《紅色滲透》:失去「擁抱熊貓派」加持,意味中國失去了美國

《紅色滲透》:失去「擁抱熊貓派」加持,意味中國失去了美國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共多年以來的全球擴張——尤其是在美國的紅色滲透,一直一帆風順,終於第一次遇到阻力。熟悉中美外交史、尤其是近二十多年的兩國關係,對這種阻力的嚴重程度判斷並不一樣,這些人的主力雖然行將老去,但中國仍然希望2020年美國民主黨或許可以奪回白宮,擁抱熊貓派能夠捲土重來。

文:何清漣

失去「擁抱熊貓派」加持,意味中國失去了美國

「擁抱熊貓派」暫時離場,由中國政府出資的孔子學院、及在大學中的中國研究(資訊)中心等也紛紛關閉。中共多年以來的全球擴張——尤其是在美國的紅色滲透,一直一帆風順,終於第一次遇到阻力。熟悉中美外交史、尤其是近二十多年的兩國關係,對這種阻力的嚴重程度判斷並不一樣,這些人的主力雖然行將老去,但中國仍然希望2020年美國民主黨或許可以奪回白宮,擁抱熊貓派能夠捲土重來。

擁抱熊貓派自身也對此充滿期待。2016年總統大選之後的40天,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補辦了該機構成立50周年的慶典活動。說是「補辦」,是因為該委員會成立於1966年6月,周年紀念活動本應在6月舉辦,遲至12月15日補辦慶生活動,當然是向候任總統川普展示其政治力量。中國媒體大書特書這次活動,繪聲繪影地描繪了會場景象: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會長歐倫斯(Stephen Orlins),向參加慶祝餐會的500多位嘉賓致辭時,用中文字正腔圓地念了一段《毛澤東語錄》:「我們的同志在困難的時候要看到成績,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們的勇氣。」美媒稱,嘉賓們的掌聲顯示了大家都理解了會長的潛台詞,也反映了美中關係所面臨的壓力,並反覆從各種角度報導了季辛吉聲稱「一個中國」是美國毫無爭議的主張。中國官媒「環球網」於2018年重提此舊事,當然是對擁抱熊貓派重歸中美友好大政治舞台充滿期待。

我認為,中國失去「擁抱熊貓派」的加持,就意味著失去了美國。失去美國,就意味著中國將失去不小的國際空間。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之後,各國一開始還處於觀望狀態。到了11月分,各國開始選邊站,不少「一帶一路」國家紛紛出來指責中國令他們深陷債務泥潭。今後擁抱熊貓派的重歸美國政壇,目前只能是期待。畢竟兩年當中,美國政治將發生什麼,幾乎難以預測。中美貿易戰開打之後,中國苦無良策應付美國,乃因遇到的第一道難題就是根本無法瞭解川普到底想幹什麼。第二道難題則是無法通過原有的說客團隊對白宮加以遊說。被譽為「知美派」的王歧山,雖然想方設法與到中國訪問的商界領袖、學界精英、記者接觸,傾聽他們的意見。可惜,這些人本來絕大多數就是擁抱熊貓派,都屬於反川普陣營,既無從瞭解川普團隊的所思所想,也無從介入遊說。正因如此,中共對川普幾乎無計可施,從柯林頓時期開始的中國方式——通過美國利益集團施壓以改變白宮對華外交政策的方式完全失靈。

中國過去得到美國,是依賴擁抱熊貓派對白宮、國會從各方面施加影響。這種影響一直很有成效,僅從智慧財產權一項來說,就為中國贏得了足足二十年時間。2018年6月6日,美國參議院小組委員會曾舉行題為「千人計劃:中共滲透和利用美國學術界的運動」的聽證會,披露中國對美諜戰的內容。美國國防及情報官員在聽證會上表示,中共通過「千人計劃」吸引在美國受教育和工作的科技人才,其目標是通過合法及非法的手段將美國技術、智慧財產權和知識轉移至中國,形成強大的國家競爭力。12月12日,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舉行一個關於中國間諜問題的聽證會,美國司法部助理部長德梅斯(John Demers)在會上作證時表示:「從2011年到2018年,超過90%的間諜案涉及中國,中國的行動速度正在加快」,「劇本很簡單:掠奪、複製和取代」,「掠奪美國公司的智慧財產權,複製美國公司的技術,然後在中國市場和全球市場上取代美國公司」。在這次會議上,FBI高官嚴厲警告:中國間諜活動已演變成國家和經濟安全威脅。

但如果熟悉中美外交史,就會想起這些指控似曾相識,因為二十年前被擱淺的《考克斯報告》對中國間諜類型的指控與2018年的陳述相比並無二致,這些間諜瞄準的目標也是當時美國最先進的技術。

美國是世界上的科技大國,每項科研成果的取得都花費巨大,因而重視保護智慧財產權。1996年,美國通過了《經濟間諜法》(Economic Espionage Act,簡稱EEA),首次規定「竊取商業機密或智慧財產權等無形資財」為刑事犯罪。這種經濟間諜有別於竊取政治、軍事情報的間諜,美國司法部為此特別頒發指導手冊,指出經濟間諜罪必須同時具備四個要件:一、被告人竊取或在未獲得商業機密持有人允許的情況下獲取、破壞或者傳播資訊;二、被告人明知相關資訊是他人所專有;三、資訊內容是商業機密;四、被告人的行為是基於使外國政府、外國機構或者外國代理人獲益的目的。第四要件成為犯罪能否成立的關鍵。

《經濟間諜法》出爐之後,美國眾議院由來自加利福尼亞州的共和黨眾議員克里斯多夫.考克斯(Christopher Cox)主持起草了一份機密報告,稱《考克斯報告》(Cox Report),於1998年6月18日以409對10票的結果,決定成立一個特別委員會,其任務是調查技術或其他資訊是否轉移到中國,因為這些技術很有可能被用於加強已有的核武器、發展洲際彈道飛彈或研發其他大規模毀滅性武器。

該報告指出,中國於1980年代至1990年代在美國展開了大量的間諜活動。中國搜集情報並非依靠專業人員,而是通過訪問學者、學術交流專案、在美國科技界或重要部門工作的華人、記者等。當時正是美國結束「六四」時期宣布的經濟制裁,中美各方剛剛恢復正常交流,亟盼加強中美交流的美國學界、商界、科技界對這個報告強烈反對,甚至有人將其批評為「麥卡錫主義」。在美國國內各方的巨大壓力下,《考克斯報告》束之高閣。美國的科技公司與研究型大學從此成為不設防之地,中國通過「千人計劃」從美國引進兩頭就職的人才,向美國高科技公司以「求、借、偷」的方式取得技術,科技水準在這二十年裡獲得大幅度躍升,最後居然拿著偷來的鑼鼓當眾敲,將《中國製造2025》當作國策宣示於世,終於惹惱了美國。美國總統川普向中國發動貿易戰的原因之一,就是針對中國盜竊智慧財產權與《中國製造2025》。

擁抱熊貓派的大本營是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這個委員會在改善促進美中關係上可謂深耕細耘,從2006年至2014年,一共組織過五次眾議員訪華,每次五人。副會長白麗娟(Jan Berris)女士公開表示,她希望這種訪問能促使議員學會換位思考,理解「為什麼中國做出這樣的決策」。此外,還多次組織國會工作人員訪華,每次訪華都多少改變了訪問者對中國的印象。英文《中國日報》稱這類訪問活動為「文化交流」,期間的「一切費用均來自中方的好意」。現在失去擁抱熊貓派,就意味著失去美國,中美關係將從戰略接觸走向對抗性競爭。儘管中國的全球戰略的終極目標是要超越甚至擊垮美國,但要達到那個目標非常遙遠。目前,中國失去美國,就意味著失去一半世界,這個說法毫不誇張。

無論中國是否願意承認,中國在閉關鎖國多年後,只與有限的幾個西方國家比如法國、加拿大、英國等建立了外交關係。中國真正為世界所接納,是獲得美國認同之後、再得到西方世界的普遍認同。

1971年7月9至11日,為實現尼克森總統訪華和中美關係正常化,時任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季辛吉秘密訪問中國,這次訪問被稱為「破冰之旅」。日本政府聞風而動,於1972年9月29日中日宣布正式建交,兩國政府簽署一份聯合聲明,其時距季辛吉秘密訪華才半個多月。此後,德國、澳洲、紐西蘭等紛紛在當年建交。1989年「六四屠殺」之後,西方國家對中國實行經濟制裁,也是老布希總統率先放棄制裁,才帶動了西方國家紛紛取消。當時,老布希對鄧小平以「老朋友」相稱,提議派密使訪中談判,並在同年舉行的G7高峰會上,聯合日本政府一道降低了七國集團原本強硬譴責北京的聲明語調,才算是重新打開了中國通往世界的門。此後,柯林頓時期在開展對華人權外交的同時,也設立了對華法律援助專案。小布希因為「九一一事件」需要中國在反恐方面合作因而採取了「熊貓避險」策略。

這一期間最重要的事情是美國同意中國加入WTO,成為世界工廠,迎來經濟上的黃金十年,才有了「中國崛起」。但只有到了歐巴馬當政的八年,中國才真正由經濟合作夥伴關係進入到戰略合作夥伴。

歐巴馬時期是「擁抱熊貓派」全面主導美國對華關係時期,而且到了肆無忌憚的程度。2008年11月大選獲勝之後,委託位於美國紐約的智庫「東西方研究中心」起草對華外交政策。東西方研究中心做了美國外交史上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將這一任務發包給美國外交目標國——中國外交部下屬機構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中國外交部下屬機構),所長馬振崗掛帥、研究員劉學成撰稿,一份開給歐巴馬的「期望清單」及時在歐巴馬接掌白宮之時奉上,提議中美兩國建立五個夥伴關係:經濟夥伴關係、反恐夥伴關係、防擴散夥伴關係、綠色夥伴關係、跨太平洋夥伴關係。並特地指出「這份『期望清單』不僅僅反映美國的聲音,也包含中國的視角;其內容一半由美方起草,另一半則由中方撰寫」。2009年1月,歐巴馬剛舉行完就職典禮,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布里辛斯基、前美國常務副國務卿勞勃.佐利克、世界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英國歷史學家尼爾.弗格森等人就向歐巴馬提出,要將構建「G2」(兩國集團)作為中國和美國之間一個非正式特殊關係,以此作為中美關係的中心。

所謂「G2」,就是讓中美兩國共同承擔世界領導者的責任,連這種有意忽視中共是極權政體這一特點的建議都能提出來,這就決定了歐巴馬在白宮八年,與中國的關係就在「合作夥伴」、「戰略合作夥伴」、「重要的戰略合作夥伴」之間游移不定,直到歐巴馬第二任期行將結束的2015年,美國還放棄了自己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的一票否決權,同意中國人民幣入籃,讓中國圓了人民幣國際化征程開始之夢。歐巴馬在離任前最後一年,在接受《大西洋月刊》的採訪時,將自己的政治遺產歸納成「歐巴馬主義」,其中對中國的最重要的觀點仍然是「對世界而言,一個衰落的中國比一個強大的中國更可怕」。

正因為失去了「擁抱熊貓派」的加持,2018年美國才得以開展反中國的學術間諜與技術間諜、反紅色滲透的各種活動,其中最直接的打擊是針對中國引進在美華人科學家的「千人計劃」,不少人被抓捕。其中最傑出的千人計劃參與者之一、史丹佛大學物理學教授張首晟於2018年12月1日自殺,死因是因為他開辦的丹華公司被11月20日公布的「301調查報告」點名,指其通過風險投資向中國轉移技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雖然說了要自力更生,但多年來依靠向在華外企強制「購買」,甚至依靠「千人計劃」在美國偷竊技術的國度,又如何能夠頓時就變成「自力更生」?

事實證明,中共的撒幣購買媒體在贏得半心半意的追隨者與服從者方面非常有效,西方與貧窮國家的記者們一邊從中國政府那裡拿錢,一邊用「文學創作」的方式寫各種有關中國的「新聞」,這些新聞他們自己都不怎麼相信。這個歷經十年、由一個極權政府花巨額金錢打造、遍及全球的紅色媒體王國,堪稱中共創造的人類歷史上最荒誕的「1984」圖景。

追根溯源,這個1984媒體王國的建成是拜全球化之賜:中國1978年宣布改革開放時,GDP總量只有2,185億美元(0.2185兆);加入WTO的2001年,中國GDP總量為1.34 兆,北京承諾開放市場,用半開放的市場換來了西方國家的全方位開放,經濟獲得長足發展;到2009年,中國的GDP總量就高達5.11兆美元,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從此有了底氣,開始在全球範圍內大張旗鼓地推行其大外宣「宏圖偉業」,在美國等西方國家肆無忌憚地進行紅色滲透。

如今美國剛剛開始省悟,但要將放出來的魔鬼收回瓶中,談何容易。2018年,中國與美國一爭雄長的全球戰略嚴重受阻,中國對海外尤其是對美國的紅色滲透腳步暫時放緩,大外宣只能暫時稍斂其鋒芒。這一年的12月,前BBC記者Louisa Lim(林慕蓮@limlouisa)與Julia Bergin(@juliabergin1)寫了一篇調查性報導《解密北京雄心勃勃的全球宣傳布局》,其中談到她們的西方同行如何為了金錢而放棄新聞原則加盟中國大外宣隊伍。兩位記者特別提到,相對現實利益的吸引,所謂道義考量對這些西方記者來說實在微不足道。

通觀當今世界局勢,中國紅色大外宣的擴張步伐,僅僅依靠美國屠龍派的扼制很難根除,就在我寫這篇結語的時候,看到了一條驚人的消息,執世界通訊牛耳的美聯社執行長普魯特,於11月底前往北京會晤中國新華社社長蔡明照,雙方同意兩家機構在新媒體、人工智慧運用與經濟訊息等領域合作。這項合作引來美國國會關注,國會議員日前致函美聯社,要求公布與新華社簽訂的備忘錄內容並做說明。

美聯社成立於1846年5月,是由各成員單位聯合組成的合作型通訊社。經過多年發展,擊敗了傳統的競爭對手合眾國際社,成為美國第一大通訊社與世界最大的通訊社。截至2005年年底,美聯社的合作夥伴包括1700多家報紙、超過5000家電視和廣播電台、243家新聞分社,在全球121個國家設有辦事處,還經營美聯社衛星網路覆蓋全球,報導重大事件。美聯社在絕大部分美國媒體開有專版,事實上已經成為新聞報導的標竿。如果美國國會未能阻止這項合作,這將是中國大外宣與西方媒體的頂級合作。

但是,中國經濟衰退與財政壓力,將迫使中共不得不減少大外宣的巨額投入。2018年中國GDP增速嚴重下滑。12月中旬,中國農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向松祚在中國人民大學演講時披露:2018年經濟嚴重下行,國家統計局公布的資料是6.5%;另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構的研究小組內部發布的報告是,目前中國GDP的增長率為1.67%。這種情況下,政府財政收入必然下降,依靠金錢支撐的大外宣的投入資金也必然隨之縮水。只有在財政收入持續下降的情況下,中國當局才會減少大外宣這一相對國內維穩來說比較次要的政治工程投入。

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國熱情地張開雙臂歡迎中國,希望它與國際接軌,成為國際社會負責任的成員,為此大力促進幫助中國經濟的發展。西方的全方位開放得到的回報是中國政府嚴格限制下的市場部分開放,結果種瓜得豆,不是西方改造了中國,而是中國滲透了西方,讓西方人變得中國化。中國政府投入巨資推行大外宣戰略,在西方收購媒體與記者服務於北京的「恩庇侍從」結構,得益於金錢,也將失敗於金錢枯竭。

相關書摘 ▶《紅色滲透》:從暗渡陳倉到大張旗鼓,中共勢力如何逐步滲入台灣媒體?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何清漣

「把地球管起來,讓全世界都能聽到我們的聲音。」——毛澤東

全球媒體大一統的中國夢
正快速滲透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紅色宣傳」正在剝奪你的閱聽自由?

2009年,中國決定投入450億元人民幣鉅資在全球推廣「大外宣計畫」,藉此與西方媒體「爭奪話語權」。至今十年已經過去,中國的紅色滲透效果如何?民主世界最引以為傲的言論自由,如果被中共的宣傳機器徹底佔據後,會發生怎樣的事情?當民主國家獨立運作、作為第四權的媒體,都變成中國官方關係企業以後,我們還能知道新聞背後的真相嗎?長期關注中國政治、經濟和媒體的學者何清漣提供了她的精彩分析和答案。

  • 世界華文媒體已呈現粉紅色狀態

中文媒體、華人社團與中文學校,一向是中共「海外統戰三寶」。按照中國政府的統計,目前全球有4500多萬華人、二萬多個僑團、5000多所中文學校、數百家中文媒體。如何控制、管理這些中文媒體,影響華人的思想,增強對中國的凝聚力,被中共視為相當重要的「海外統戰工作」。

自1990年代中期開始,隨著中國的海外滲透,世界各國的中文媒體就已經開始在政治上重新定位,2009年之後尤其如此。中共支持的世界中文媒體的目的,用中共的術語說,是教育「生活在資本主義國家的華人」。

中國的手法五花八門,從統一與中國相同的詞彙開始、進而是發音,甚至把許多傳統的粵語廣播與新聞都加入普通話時段。中共還專門開辦海外中文媒體研究中心、網站、雜誌;舉辦各種海外研修班,規訓海外華文媒體的從業者,讓他們變成中國的「宣傳先鋒」。而在採訪角度上,也改為對中共有利的角度來報導。全球華文媒體陷入單一新聞取向的趨勢已經迫在眉睫,許多媒體都已經淪為北京的傳聲筒,基本上是中共宣傳機器的延伸。

  • 香港和台灣成為紅色滲透重災區

香港媒體的內地化已經成為事實。亞視早已被戲稱為「央視第十台」,即中國中央電視台第十台,而TVB也被戲稱為「CCTVB」。在香港,登廣告這種商業活動,被中共做成了政治誘餌。而利用黑社會威脅記者人身安全時有發生。其結果是,「無國界記者」(RSF)歷年公佈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香港呈逐年下降趨勢:2011年在全球排名第34位,尚屬「接近自由區域」;2016年排名第69位,進入「新聞受限制區域」;2017年度下降4位,排名第73位。

中共滲入台灣媒體業,在2008年以前採用的是迂迴繞道的方式,借道海外中資入股台灣媒體。2008年以後,北京勢力滲透台灣媒體走的完全是陽光大道,無須隱身。這一現象被概括為「在台灣媒體場域」的「中國因素」。此外,本地媒體也因為中國的新聞置入帶來的金錢收益而開始「自律」,中國的負面新聞幾乎都不見。作者引用並讚同台大教授張錦華的觀點:這種台灣媒體形同被中國政府「收買」的現象,其實已經是台灣國家安全層級的問題。

getImage-3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