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院子的家》小說選摘:「我丈夫是被殺害的」,這是我唯一可以說的實話

《有院子的家》小說選摘:「我丈夫是被殺害的」,這是我唯一可以說的實話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先生死掉的那一天,說要去見朴在浩醫生,他是和我先生有過交易的小兒科院長,那個人呢?為什麼不調查他?我先生的車子為什麼到隔天才被居民發現?聽說我先生被發現的時候,在水庫裡看見車子的後車箱,為什麼那個醫生沒有報案呢?

文:金真英

二○一六年四月十五日 週五

尚恩

我搭上傢俱店的電梯,身穿黑色西裝的男職員認出了我,顯得很慌張。他是負責提案給顧客的室內設計師,男人想要說什麼,但我裝不知情,他又把話給吞了回去。

一出電梯來到二樓寢具專櫃,聞到熟悉的味道,心裡覺得很高興。為了給顧客舒適感,櫃上隱約彌漫著香氣。像是提早為夏天做準備,涼爽輕薄的夏被都擺出來了。每當我走過去,職員們的表情都很沉重,丈夫死掉的事看來大家都知道了。大家在煩惱怎麼安慰我嗎?我故意裝不知情,快步走過,我想減輕他們的苦惱。

我的寢具專櫃有個陌生女人代替我在接待顧客,她胸前掛著印有黑色字體的金色正式名牌。公司不會提供正式名牌給臨時職員,她是床墊公司僱用來代替我的職員,可笑的是,她是這裡唯一不認識我的人。我走向到上週為止都還在銷售的床墊旁邊,以顧客的身分坐上去。它總是擺在我旁邊,但我卻從來沒坐過,直到辭職不幹,我才敢安心坐上去,這事還真可笑。

「客人,您躺躺看,這組床墊使用的是獨立彈簧,躺下來時床墊會隨著身體的曲線調整彈簧的硬度,您躺看看就會知道這和一般床墊不同。」

女人照本宣科念著一模一樣的臺詞,我按照她的推薦躺在床上。

「怎麼樣?您看看這使用的是百分之百羊毛布料製作的天然乳膠床墊,現在打八折,不要錯過這個好機會,買下它您一定會滿意。」

為了感受硬度,我用手壓了壓床墊彈簧。

「嗯,我完全感受不到這種獨立彈簧的差別?」

「不會啦,您壓這裡看看,怎麼樣?有感到不一樣吧?您摸摸這觸感,因為是百分之百羊毛,所以細菌不易繁殖……」

「沒有,沒什麼不一樣。」

我施加力量再次跌坐在床墊上,「這個怎麼會是舒適的床墊?」

女人努力保持微笑。

「您如果在這床墊上睡一晚,對睡眠會很有幫助,最近不都說睡眠品質很重要嗎?用化學纖維做的床墊很容易滋生細菌,但這款床墊是天然纖維製作,不會有這種困擾,還有它會隨著身體的曲線調整彈簧的硬度……」

「這點您剛才說過了,只是換個床墊就可以睡得好嗎?您有在這床墊上睡過嗎?」

「當然,我們會在銷售前先試用,這樣才能跟顧客推薦,不然沒辦法說明產品。」

「您說謊。」

「什麼?」

「您明明連坐都沒坐過,不知道就說不知道,不要想盡方法說謊硬賣,不必那麼努力,您又不會在這裡做一輩子。」

「呃?」

女人瞬間露出驚慌的表情,但立刻又下意識地帶著微笑。不管遇見多麼奇怪的顧客都要面帶微笑親切對待,那是我一開始受到的教育,她一定也反覆受過同樣的訓練。

「尚恩!」

我轉過頭,京姬姐見到我,正揮著手,京姬姐跟女人微微致意,這時她才猜到我是誰,她會在這裡工作的理由就是因為我丈夫死了。

「妳來公司做什麼?」

京姬姐不斷地攪拌,摩卡咖啡裡的白色鮮奶油溶化了。

「公司一開始要我請無薪假,現在說要跟我解約。」

我來告知丈夫死訊,說要休幾天假,Neigene寢具公司高層面有難色,我一點也不意外,反正再過不久我的肚子大起來,他們自然也會解僱我。

「這些賤人……哎……算了,罵了也沒屁用,只是弄髒自己的嘴,可是他們也太過分了,不知道什麼是身為人的道義嗎?王八蛋!一句安慰的話也沒有,沒提供幫助,還敢說要解約這種屁話!」

「招聘臨時職員很尷尬啊,聽說最近這樣發布招聘廣告都沒有人要來。」

「用工讀生不就好了!什麼奇怪的藉口都敢說!」

替我發火的京姬姐,不知為何讓我的心情也變得輕鬆。

「我在那寢具公司工作也快二年了……他們不可能幫我轉成正職……所以就趁機開除我,我早有心理準備了。」

「不是啊,就算這樣,像妳這樣不耍心眼,做好自己本分的人要去哪裡找啊,就算合約快要到期,要解僱也不是現在啊!真是太過分了。」

「我懷孕了,現在五個月了。」

京姬姐很驚訝地看著我,沒有接話就這樣沉默了一會,京姬姐總是很會轉換話題,不會讓對話冷場,她的沉默讓我覺得有點陌生,但也感受到她的真心。

「不是……我……真的……哎……」

京姬姐這個人話雖然有點多,又愛多管閒事,有時候讓人感到疲倦,但是她不會為了求表現而包裝自我,她會依照自己的感覺說話和行動,雖然有時會引起衝突,但也很容易就原諒對方,有四個孩子的京姬姐,對於懷孕這句話,內心的波動似乎很大。

京姬姐好一陣子說不出話來,小心地把紙袋交給我,紙袋中裝的是我平常穿的黑色平底鞋和髮夾,漱口杯和牙刷,以及粉餅和口紅、香水等物品,但是這不是我來這裡的理由,我需要京姬姐的見解,她過去曾做過保險業務員,我拿出丈夫的保單放在桌上。

「其實我有事想請教姐。」

京姬姐一陣錯愕,拿起我放在桌上的文件,取下近視眼鏡,把文件放在眼前看了起來。

「我現在連辦我先生喪禮的錢都沒有,又被公司開除,生計堪憂……」

也許保險業務員之間有可以獲得死亡保險金的訣竅也說不定。

「警察來是因為這個啊?」

京姬姐這時才理解似地點了點頭。

警察?什麼警察。

「什麼?」

「沒什麼,前幾天警察來問我們一些事情,因為我和妳最熟,所以問了我一些關於妳的事,我還覺得奇怪呢。」

「警察說了什麼?」

「我想一下,問了什麼呢?就問妳是否誠實……有沒有和別人發生摩擦……對先生是否有不滿……有沒有財務糾紛……等等。」

我不知道警察來過,一想到被暗中調查,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我覺得我好像做錯了什麼。

「那個……像這樣關係到死亡保險金都會先進行調查,當然最先被懷疑的對象就是保險受益人。」

我也有想過警察也許在懷疑我,但是他們竟然來工作場所調查我,這件事讓我再次受到打擊,警察是不是已經取得證據,有種不安的感覺向我襲來。

「別擔心,我只是實話實說,說妳很誠實,不是那種會製造問題的人,和先生的關係也很好,就是沒錢才會在這裡工作,不是有錢人,但就算貧窮也不顯得寒酸。」

「嗯,對不起,害您要接受調查。」

此時手機剛好震動了起來,來電者是金美淑刑警,坐在我前面的京姬姐看著我望著手機猶豫的模樣,雙眼充滿好奇盯著我,我心想我得盡量自然點才行,於是我接起電話。

「喂。」

「喂,我是金美淑刑警,可以在您家裡和您見一面嗎?」

「我家嗎?」

「是,可以嗎?」

頓時我感到十分猶豫,但心想不能做出讓人懷疑的舉動。

「嗯,可以,但是我家離警察局不會太遠嗎?」

「那倒不用擔心,我剛好在附近辦事。」

「好,但是我大約需要一個小時才會到家。」

「那麼一個小時後見如何?現在兩點,就三點見吧!」

金美淑刑警從容不迫地和我約好時間並掛斷電話。

「警察啊?」

京姬姐擔心地看著我,我在意的是警察說在我家附近有事要辦,警察上次去查訪警衛大叔也是一樣,這次也是因為懷疑我而調查我身邊的人。

京姬姐觀察我臉上複雜的表情,把保單推到我面前。

「妳還是先辦喪事,之後再打聽保險的事比較好……是吧?這樣做才對……」

京姬姐說完,我直點頭,開始有種心急會把一切搞砸的想法。

*

「是溺死。」

尹昌根刑警簡潔有力地說出丈夫的死因,他比上次見面時更積極地觀察我,我不知不覺避開他的視線,低頭看著指甲。指甲有點過長顯得很邋遢,心想等他們回去之後,得修剪一下這令人羞愧的指甲才行。

「詳細的驗屍報告一星期後會通知您,死者的驗屍已經完成,在發出正式報告前由我們先來轉告你,辦喪禮應該是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肩膀感受到一股暖意,金美淑刑警的手搭著我的肩膀上,她不知何時來到身邊,適合警察制服的她穿著T恤和牛仔褲。

我低著頭,尹昌根刑警收回視線觀察客廳各個角落。

「那些是什麼啊?」

尹昌根刑警手指著堆放在客廳窗邊的藥品箱子。

「那是我先生拿回來的東西。」

關於箱子的事,我有些話想對刑警們說。

「這些藥品我先生公司不回收,但必須要退回友進藥廠,我才能拿回我的錢,因為藥局退貨的時候,他先用私房錢退錢給藥局了,所以……」

「感冒藥通常帶有嗜睡成分吧?」

尹昌根刑警打開箱子,查看箱內物品,是誰都可以很容易就買到的感冒藥。

「金允範生前很有野心嗎?例如很執著於第一名……或是無法忍受輸給別人……」

我想了一下,刑警是要問,我對丈夫的想法還是客觀的評價?他是什麼都想做好,什麼都想贏別人的類型,但卻沒有得到相對的成果。他像個有強烈欲望想成為班上第一名的學生,事實上也很努力,但是名次卻總是停留在第十名左右。

「嗯,他一直都有業績的壓力。」

金美淑刑警從尹昌根刑警手上接過感冒藥,仔細看著背面記載的成分表,看起像是在用手機查詢著什麼,接著打開所有的箱子,查看裡面的藥品。

「您在做什麼?」

金美淑刑警完全不理會我的疑問,翻找各個箱子裡的藥品,她找到想找的東西露出微笑,那個藥是睡眠誘導劑,藥名為羅查爾民,她查看睡眠誘導劑的成分。

「金允範平常也會服用這種安眠藥嗎?」

「不知道……這些藥要重新還給公司,所以我們不會打開來吃。」

「如果他沒有想要還給公司的想法呢?」

「什麼?」

「金允範怕業績沒達標,所以才沒有把這些藥退還給公司,公司很可能不知道這些藥品被這樣堆放在這裡,雖然要問一下才會知道,但公司很有可能會拒收……總之,金允範很有可能拿這些藥來吃,因為他根本沒有想退還這些藥。」

我露出不是很理解的表情,這時尹昌根補充說明。

「金允範先生血液中檢驗出大量的杜西拉明成分,睡眠誘導劑裡也有這個成分,在落水之前,他吃了安眠藥。」

「不是的,我先生很鄙視用安眠藥幫助入睡的人。」

事實上丈夫很不屑有藥癮的人,他想在各方面都變強。即便身為藥廠業務,就算感冒也不吃藥,他說要和病毒對抗,我不知道他是否對病毒產生了扺抗力,但是對藥物的反應卻很敏感。只是攝取淡咖啡中小量咖啡因就會受到影響,他只吃了二十顆安眠藥,比我估計的要快,不到十分鐘就昏睡過去了。

「我們調查了一下,您先生有全租保証金扺押貸款,您知道嗎?」

「知道,我們搬到這個家的時候,因為保證金不夠……可是那個不是保證金扺押,是上班族貸款。」

「啊,不是那個,您先生以保證金扺押從別的銀行又貸了五千萬,已經有一年了。根據口供,金允範被解僱也跟回扣有關,他無視公司的規勸肆意妄為,之後還去勒索之前收過回扣的醫生,看來金允範被解僱之後,打算要回自己之前應酬招待花的錢,他最近還因為民事恐嚇罪被起訴,您知道嗎?」

竟然還有別的貸款,我感到暈眩,像是死掉的丈夫對我的報復。

「您覺得我先生會因為這樣而自殺嗎?他不是會自殺的人。」

我反駁丈夫不是自殺,金美淑刑警同情地看著我,從他們的表情中,我察覺這兩位刑警推定丈夫的死因為自殺。

「還在調查中,再等一等吧!」

還在調查中,刑警說的這句話,聽來像是在說調查馬上會結束,我感到焦躁不安。

「您說我先生去恐嚇醫生,是吧?那天,我先生死掉的那一天,說要去見朴在浩醫生,他是和我先生有過交易的小兒科院長,那個人呢?為什麼不調查他?我先生的車子為什麼到隔天才被居民發現?聽說我先生被發現的時候,在水庫裡看見車子的後車箱,為什麼那個醫生沒有報案呢?」

要說出這些話需要些許的勇氣,因為怕說得不自然,反而會露出馬腳,但是當我一脫口而出,那個醫生就像真的是犯人,我投入了真感情,瞬間感到憤怒無比。

「當然,我們也立刻進行了調查,您先生最後聯絡的人是那位醫生,透過手機的通話紀錄和簡訊,我們確認到您先生和那位醫生那天約好要見面。」

「然後呢?那個醫生被收押了嗎?」

「那位醫生那天沒有赴約。」

「什麼?」

「那天晚上九點以後,只有金允範的車進入水庫。」

我以為那天朴在浩醫生大約十一點到達水庫,看見丈夫的車子落水後逃走。

「為什麼沒去?確定嗎?他也有可能搭計程車赴約啊。」

「很確定,已經確認到那個時間點,朴在浩先生不在水庫,他人在首爾。」

很明顯醫生沒有聯絡丈夫說要取消約會,為什麼不遵守和丈夫的約定呢?覺得對方是小角色,取消約會不用通知也沒關係嗎?

「聽說您要舉辦二日葬(譯註:韓國喪禮主要分成「三日葬」或是「五日葬」,喪禮在自死亡之日起第三天、第五天舉行,二日葬是韓國殯葬業者為忙碌的現代人提供的新服務,喪禮在最快時間舉行的簡易式喪禮)?」

我腦中思索著這些複雜的問題,瞬間忘記身旁還有兩位刑警。

「調查上有需要,我們可以帶走這些藥箱嗎?」

「嗯……可以是可以,但是……」

我迫切地輪流望著兩位刑警,希望能夠傳達我的真心。

「我先生很明顯是被人殺害的。」

我說得斬釘截鐵,兩位刑警沒有回答,只是看了看我,丈夫很明顯是被人殺害的,諷刺的是這句話是我唯一可以說的實話。

相關書摘 ▶《有院子的家》小說選摘:令我興奮的人不是丈夫竟然是陌生男人,這讓我感到罪惡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有院子的家》,凱特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金真英
譯者:林雯梅

我以為自己擁有的是
完美、幸福的家……

理想的生活、理想的屋宅、理想的家庭……我們是否對此產生了錯誤的幻覺?

兩個女人偶然或是必然的相遇,
美好幸福家園的幻滅之路!

席捲韓國推理界的超級新星,文壇初試啼聲之作!

故事描述兩個女人尋找幸福人生而奮鬥的過程,一位試圖找出不安的根源,一位則是下定決心逃離。
一部敘事高度影像化、結構環環相扣的心理驚悚小說,同樣擁有婚姻生活卻立場背離的兩個女人,越是破壞支撐生活的家庭,越能找回自己原來的模樣,然而、那帶來的不一定是幸福……

立體1
Photo Credit: 凱特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