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清容許「一國兩制」?看雍正皇帝如何「改土歸流」

滿清容許「一國兩制」?看雍正皇帝如何「改土歸流」
Photo Credit:An anonymous court painter of the Qing dynasty@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滿洲人雍正和鄂爾泰如此積極推行改土歸流,哪裡有一點像是被「漢人士大夫官僚」推著走的樣子?大力推動改土歸流的還有漢軍旗人雲貴總督高其倬,他在雍正元年已經奏請在麗江改土歸流。這些都不是「正宗漢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近二十年,有關「何為中國人」和「内亞史觀」的討論日盛,漸有對比滿洲人統治和漢人統治的分析。一些人認為,滿洲人對「一國兩制」和「容忍多元化」的態度,遠比漢人要好。比如,八旗出版社總編富察就在臉書上寫道

古代東亞大陸政權的羈縻州府,大致是類似今天的香港,當然香港也很可能「郡縣之」,變成皇權直接延伸之地。這是因為傳統東亞的憲制結構使然,他們活在單一政治結構裡太久,早就喪失了各種想像力。一國兩制這種東西,對於大清皇帝而言簡直是小兒科;可對鄧老先生而言已經是大膽創新。

他的意思是,滿清皇帝早就想到了「一國兩制」,比「傳統東亞」下的漢人統治者(鄧小平)要領先很多。

這種說法當然有一定道理,但抽離了其他歷史脈絡,就會得出過分簡單化的結論。實際上,滿人統治下的「一國兩制」並非富察等人形容得那麽好。

說它有一定道理,是指在滿清帝國的滿洲人治下,蒙古、西藏、當然還有龍興之地滿洲都實行與漢地不同的制度。

滿洲由皇帝派盛京將軍、吉林將軍、黑龍江將軍直接管轄,人選大都是皇族宗室,實行八旗制度。

蒙古是與滿洲人通過聯姻而結盟的地區。分為内屬蒙古外藩蒙古。内屬蒙古歸「流官」統治,實行蒙古八旗制度。

外藩蒙古又依據結盟時間,分内札薩克蒙古(即現在内蒙古)和外札薩克蒙古(即大致上現在的蒙古)兩類。内札薩克蒙古基本由王公自治,外札薩克蒙古名義上還由烏里雅蘇臺將軍管理,但實際上也自治。

西藏則同樣基本自治,駐藏大臣在大部分時間只起到儀式上的作用。

以上地區的制度與在漢地的制度都不同,都相當「一國兩制」(甚至一國多制)。

但在另一方面,滿清對鎮壓對新疆的蒙古人和回人(即後來的維吾爾人)都非常殘酷。所謂一國兩制也非常「縮水」。

新疆的蒙古人,一開始屬於準噶爾汗國,與滿清作戰,最後準噶爾被滅國,幾乎所有準噶爾蒙古人都被滿洲皇帝種族滅絕。

位於天山南路的回人則數次被鎮壓,在擊敗大小和卓之後,乾隆在回疆部署大量軍隊,由伊犁將軍管轄,轄區下有十六個駐區,派遣駐劄大臣,各駐劄大臣有很大權力,是當地人的太上皇。乾隆還改革了原先回人沿用的伯克制。廢除伯克世襲,轉為流官。所有伯克均歸當地駐劄大臣管轄,又實行伯克迴避制度(即本地出生的回人,不得在本地擔任伯克)。

這樣,在回疆實行的制度與蒙古和西藏的制度有很大區別,本質上說,這最多算是半自治制度。於是,到了19世紀70年代,左宗棠「平定回疆」之後,回疆被滿清改編為「新疆省」。這不是沒有歷史淵源的,原因就在於回疆此前的「一國兩制」形式大於實際(與蒙藏相比)。

Storming_of_the_Camp_at_Gadan-Ola
Photo Credit:郎世寧@Wiki Public Domain

更有甚者,在漢人統治的明朝的中國界内,本身就存在「一國兩制」,即西南地區(雲貴川等)的長期保持土司制度。承認各民族的世襲首領地位(即土司),給予其官職頭銜,讓其自治。

雖然明朝也有「改土歸流」事件,比如較著名的就是萬曆年間播州(現貴州遵義)的楊氏土司被攻滅,但總體而言,規模很小。絕大部分土司都平安渡過整個明朝。

正是滿清雍正時期,土司被大規模「改土歸流」了。

富察在解釋「為什麽一國兩制對滿洲皇帝是小兒科,卻要改變一國兩制的土司制度」時,認為「因為中國士大夫官僚一直鼓吹大一統啊!雍正想了想,也罷,在你們中國西南部的土地和人民,就照你們中國的制度去治理吧。」

這種「歷史浪漫主義」的想法沒有什麽根據,事實上、實際上,對改土歸流最熱心的,就是滿人鄂爾泰

鄂爾泰是滿洲鑲藍旗人,康熙年間即與李衛、田文鏡三人並列雍親王心腹。雍正上臺後,在雍正三年任雲南巡撫管雲貴總督事宜,即積極籌謀改土歸流,多次上疏。雍正四年,他上奏《改土歸流疏》,推行全面改土歸流,曰:「雲貴大患,無如苗蠻,欲安民,必制夷,欲制夷,必改土歸流。」

雍正立即讚許,「邊看奏摺,變批『好』字」,最後還批道:「朕心中嘉悅,竟至於感矣,有何可諭?勉之。」為了提高鄂爾泰的聲望,他不但實授鄂爾泰雲貴總督,還特地把廣西從兩廣總督下劃出來,歸鄂爾泰管轄,還把一些原先屬於四川總督的地區也劃入雲南,以便鄂爾泰統一籌謀,全面主持改土歸流。

滿洲人雍正和鄂爾泰如此積極推行改土歸流,哪裡有一點像是被「漢人士大夫官僚」推著走的樣子?此後主事改土歸流的,分別是鄂爾泰、張廣泗、哈元生。張廣泗是漢軍旗人,哈原生是回人。大力推動改土歸流的還有漢軍旗人雲貴總督高其倬,他在雍正元年已經奏請在麗江改土歸流。這些都不是富察口中宣稱的「正宗漢人」(比如富察認為漢軍旗人的曹雪芹算是滿人)。

倒是標準的漢人當地官員,廣西巡撫李紱、雲貴總督楊名時均是改土歸流的反對者。當時還有不少漢人加入土司反改土歸流的鬥爭中,被雍正稱為「漢奸」(即漢族人奸細)。《清實錄.世宗憲皇帝實錄.卷二十》中,雍正二年五月辛酉條有:「然土司之敢於恣肆者,大率皆由漢姦指使。」《大義覺迷錄》中有雍正六年的硃批:「就其言論天下時勢光景、朕之用人行政,一些不知未聞之人,非是苗疆內多年漢奸,即系外洋逆黨。」可見,不少漢人均反對「改土歸流」這種大一統的做法。

可以斷言,正是雍正時期,在滿洲人主導下的大規模的改土歸流,消滅了西南地區的「一國兩制」。

可見,滿洲人是不是喜歡「一國兩制」,是不是「容忍多元化」,這是因對象而定。對滿人、蒙古人、藏人,這些被視為親近的族裔,滿洲皇帝確實是允許他們「一國兩制」,也支持其「多元化」,但對漢人、回人、西南各民族等,滿洲人就沒有所謂「一國兩制」和「容忍多元化」一說。

因此,所謂滿洲人能容忍多元化的說辭,即便能部分成立,歸根到底,其背後不過是民族優越和民族歧視思維的產物而已。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