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說「親美友中」是國家戰略,再拋「為何不從貨貿開始」?

柯文哲說「親美友中」是國家戰略,再拋「為何不從貨貿開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柯文哲提到,美國政壇整體態度是「防中」,那台灣跟中國要談什麼?他認為當初服貿協定會搞砸,為何不從貨貿開始,是因為把財團的利益或是政黨的利益放在第一線。

台北市長柯文哲訪美行程來到華盛頓,除了拜訪國務院、國防部和國安會,還有不少智庫,而在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發表演說時,柯文哲再度提到,「親美友中」才是台灣最適當的國家戰略,此外也強調「不管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和大陸方面是『完全沒有辦法對話』⋯⋯」

柯文哲的訪美行程從紐約到華盛頓,除了也發布一張「白宮照」,他第一次拜訪「雙橡園」,該處曾是中華民國大使館駐地,後由為駐美代表處購回,柯文哲在拜訪國務院、國防部、國安會及智庫後後在直播中指出,「美國有很多的智庫,老實講他們對台灣的了解,可能比我們自己還清楚,太可怕了!」

不過,參加駐美代表高碩泰在雙橡園舉辦的晚宴時,柯文哲除了再度提出「5個互相」,也致詞表示「美國是台灣最重要的盟邦」,台美共享價值、信念,能更堅固走在一起。

柯文哲隨後來到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發表演說,談及兩岸、美中台關係等議題,由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主任羅曼(Walter Lohman)主持,美國方面除有國務院人員到場聆聽外,包括民進黨駐美辦公室主任彭光理(Michael Fonte)與美台商會會長韓儒伯(Rupert Hammond-Chambers)也出席。

傳統基金會」成立於1973年,總部設於華府哥倫比亞特區,該基金會對美國公共政策制定有長遠的影響力,被視為美國保守派重要智庫之一,曾在雷根總統任內扮演保守派的領導角色。許多共和黨政治人物也出身於傳統基金會,或者卸任公職後服務於此,常被評為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智庫之一。

關於「兩岸問題」

柯文哲指出,台灣與中國間最大問題是雙方「沒有互信」,他提到國民黨的「九二共識」是「一中各表」,但中國的「九二共識」只有「一中」,而民進黨的總統蔡英文講「維持現狀」,但中國只看到「去中國化」、「去蔣化」還是不高興。

「有一句話講說what is important is not what you say or do is what I feel.(重點不是你說了什麼、做了什麼,而是中國感受到了什麼?)今天很大的問題是,不管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大概跟大陸方面是完全沒有辦法對話。」

「我們不要幻想在很短的時間可以解決所有問題。但是是這樣,善意,這也是作為一個醫生的信念。我們當醫生,我們對病人好,病人不一定對我們有善意,99.5%的事。所以我們活在世界上不要為了0.5%放棄了99.5%。」

柯文哲還提到,很難在世界上找到經濟如此緊密、政治上如此敵對的例子,台灣有38多萬的陸配,有200萬台灣人在中國,去年台灣對中國的出超有850億美金,「兩邊有相當緊密的來往。在這個狀態下,如果雙方都是用那種互相仇視的態度,對兩岸之間不是好事。我倒覺得是這樣,開始對話、重新建立互信才是第一步,開放和友善的態度,透過交流才會有信任,當彼此沒有信任的時候,做什麼都沒有用。」

關於「台美關係」

柯文哲說自己跟美國智庫的人提到,台灣的硬體是中國做的,但是軟體是美國做的,也就是說我們跟中國可能是同文同種,可是我們的價值理念是和美國比較接近,台灣的位置尷尬。

柯文哲強調,對台灣來說,最適當的國家戰略就是「親美友中」,「親美友中,態度上親美,但也不要把中國當敵人,是台灣最適當的國家戰略。」他還將日本與美國劃在一起,並增述台灣的國家戰略應該是「親美日、友中」,他的「台灣價值」就是在台灣已實現且和美國共享的許多「普世價值」。

「美中對抗那是一個局面,但是台灣應該想的是說,我們如何survive,而不要說有什麼leverage,這個是在國內的政治當中。人民的福祉還是最優先考量,如果沒有把人民的福祉放在第一優先,而是在想說政黨怎麼去用這個美中對抗來當leverage,對台灣不利。」

不過,柯文哲又提到,美國政壇整體態度是「防中」,那台灣跟中國要談什麼?他認為當初服貿協定會搞砸,為何不從貨貿開始,是因為把財團的利益或是政黨的利益放在第一線。

「事實上並沒有人反對台灣跟中國有貿易往來,可是台灣的民眾在太陽花學運真正反對的是,那種雙方貿易往來的利益,被少數買辦把持,那才是台灣人民會生氣的地方。所以坦白講回到服貿,太陽花學運引起的事件,為什麼當時是服貿先而不是貨貿先,因為到底是為了誰的利益?所以到底才會引起太陽花學運。所以還是那句話,台灣的政治人物能夠把人民的利益、福祉擺在第一順位,其實很多問題可以避免掉。」

對於柯文哲提到要以開放及友善態度,多和中國溝通,民進黨駐美辦公室主任彭光理認為,聽來就像是柯文哲「不知道中國對台灣的立場是什麼,這是真的嗎?」「他真以為多溝通就能緩和兩岸關係?」彭光理指出,聽到柯文哲這麼說有點難以置信。

彭光理表示,「對中國那邊友善,中國那邊有沒有對台友善,好像都沒看到?」彭光理認為柯文哲的主張,只是淪於口號,無法在現實環境中實踐。

美國密歇根大學政治博士候選人、也是「菜市場政治學」共同編輯陳方隅則認為,柯文哲迴避了諸多關鍵問題,「他一直說要繼續兩岸交流,那交流之後,如果沒改變呢?中國不放棄武力統一台灣,台灣如何『友中』?智慧的對外政策,具體包括什麼內容呢?」

對於彭光理的質疑,柯文哲今天回應,將秉持「5個互相」處理,而兩岸關係最麻煩的就是沒有互信,「什麼都玩不下去」;而截至目前為止,台北市政府在處理兩岸關係上是穩紮穩打,沒有太大差錯,「至少我們講的,還做得到」,「用英文來講是so far so good」,表示在他任內,從世大運到雙城論壇,兩岸關係到現在為止都還好,還能繼續走下去,不是僵局。

柯文哲
台北市長柯文哲(左)在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HeritageFoundation)發表演說,右為主持人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主任羅曼(Walter Lohman)|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不過,主持研討會的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主任羅曼則說,這是他第一次見柯文哲,留下「良好印象」。

對於柯文哲在兩岸上是否有拿出實際「政策」?羅曼回覆,柯文哲是陳述現實情況,中國就是台灣最近鄰居,「台灣沒辦法搬家」,但這不代表中國怎麼說、台灣就要怎麼做,而必須認清的現實是,雙方得有某種「可運作的兩岸關係」,在柯文哲演說中,他沒看到有任何違反這一現實的陳述,至於如何打交道、要有哪些妥協,是另一問題。

對於中國是否會願在無「九二共識」下、以「兩岸一家親」與柯文哲對話,羅曼則說,他不知道,他不確定「兩岸一家親」是否就是柯文哲要與中國打交道的架構,但柯文哲點出「九二共識」的效力問題是很「有意思」的觀察。

不論中國是否會和柯文哲打交道,羅曼說,他認為柯文哲在兩岸關係上似乎有「合理觀點」。而柯文哲如果要追求更高職位,在他看來,中國似乎應該明智地與柯文哲打交道,但他同樣也認為中國應該要與蔡英文總統打交道,但中國沒這麼做。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