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分子是穆斯林的專利?從紐西蘭恐襲看「白人至上主義」

恐怖分子是穆斯林的專利?從紐西蘭恐襲看「白人至上主義」
Photo Credit: epa-ef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紐西蘭總理阿爾登直截了當的在聲明中多次稱槍手為「恐怖分子」,第一時間各大主流媒體卻不願意讓兇手被貼上「恐怖分子」標籤,是否西方的主流媒體仍刻意的將恐怖分子與恐怖主義與伊斯蘭、穆斯林掛勾?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紐西蘭基督城(Christchurch)於15日爆發一起嚴重恐怖襲擊,一名身襲黑衣的白人恐怖分子於當地時間約下午1:40時,持半自動步槍闖入位於市中心的努爾清真寺(Al Noor Mosque)和林伍德清真寺(Linwood Mosque)掃射、無差別攻擊任何眼前所見之人,造成50名穆斯林死亡、逾40人受輕重傷。這是繼1997年華利姆大屠殺(Raurimu Massacre)後,紐西蘭首宗大型恐怖襲擊,亦是自1809年的博依德大屠殺(Boyd massacre)以來發生在紐西蘭最嚴重的屠殺事件。

這場攻擊震驚全球,事件發生以來數日各國都加派警力嚴守會有較多穆斯林出沒的地區與清真寺,也有許多人自發性的來到清真寺門口支持與鼓勵來禮拜的穆斯林。

「這場攻擊事件很明顯的,是起經過精心策劃的『恐怖襲擊事件』。」紐西蘭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第一時間站上媒體火線發布聲明,強力譴責攻擊事件背後的策劃者,並表示這種以極右派優越主義針對攻擊、歧視「新移民」與「難民」的分裂性意識形態,是不受到紐西蘭歡迎的。

此次執行攻擊的主要槍手布倫頓・塔倫(Brenton Tarrant),擁有澳洲籍,在父親過世後開始環遊世界,媒體報導特別指出,他曾造訪土耳其、以色列、巴基斯坦、北韓等國,試圖釐清是否在某一段旅程中,塔倫曾遇見什麼特別的事件或人,激起他策劃這起攻擊的動機。

在攻擊發生前的30分鐘,他將自己寫的萬字書宣言寄出,裡頭寫著:「我說的語言起源自歐洲,我的文化背景、政治思想、哲學信仰來自歐洲,我的自我認同意識是歐洲,更重要的,我的血液裡流著的是歐洲的傳承的血脈。」

除此之外,塔倫即使生為澳洲籍,但他認為,澳洲只是「一個歐洲的殖民地」,因此也是一塊「歐洲的延伸土地。」

塔倫也推崇並大讚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是一位讓白人至上意識主義重新提升的標誌人物,最後並宣稱,歐洲近年來發生的攻擊難民移民事件,是給予他此次攻擊靈感的來源。

在一支他攜帶用來攻擊受難者的的槍枝彈匣上寫著:「為了羅瑟勒姆、亞歷山大・比索內特和盧卡・特拉伊尼」(For Rotherham, Alexandre Bissonette 〔sic〕, Luca Traini)。其中,亞歷山大・比索內特和盧卡・特拉伊尼相繼在2017與2018年在加拿大魁北克市清真寺(Quebec City mosque shooting)與義大利馬切拉塔市向穆斯林與非洲裔難民開槍(Attentato di Macerata)。種種跡象與他發布的宣言裡都明顯的指出,塔倫的殺人動機與白人至上與法西斯主義,以及近年來興起的反難民、移民意識形態脫不了關係。

h_55065246
Photo Credit: epa-efe

然而,還有另外一個因素,促成了塔倫,以及世界上其他仇穆斯林意識形態的推波助瀾的幕後推手——媒體的偏頗。

在此事件發生後,即使紐西蘭總理阿爾登直截了當的在聲明中多次點出了「恐怖主義」,並稱槍手為「恐怖分子」等關鍵詞,第一時間各大主流媒體發出的新聞快報稿件中,包含CNN、紐時、加拿大的多倫多星報、環球郵報等等,仍在報導內避重就輕僅使用「槍手」、「極右派分子」或者「白人至上主義者」作為代名詞,而不願意讓兇手被貼上「恐怖分子」標籤。

這使得許多穆斯林與非西方國家再次跳出來憤怒質詢,是否西方的主流媒體仍刻意的將恐怖分子與恐怖主義與伊斯蘭、穆斯林掛勾,讓閱聽眾在長期耳濡目染的影響下,開始自動產生連結恐怖襲擊的主使者必是穆斯林的意識形態。一直到數日後,隨著紐西蘭當局的聲明與社群媒體湧入的抗議聲浪不斷,才開始有主流媒體跟進,改善下標寫作時選擇的用字遣詞。

半島電視台主持人麥赫迪・哈桑(Mehdi Hasan)在接受美國MSNBC電視採訪時,嚴詞指出,媒體帶領著人們相信「恐怖主義」一詞只會與穆斯林、伊斯蘭有關係是造成現今高漲的「伊斯蘭恐懼症」(Islamophobia)主因,「我們被潛移默化地相信恐怖分子絕對都是棕色肌膚、蓄鬍、高喊阿拉伯文的那群人,但實際上,研究數據告訴我們的答案卻不是如此。」

他提出由喬治亞州立大學於二月19日發表的一項針對媒體報導恐怖襲擊的學術研究,結論顯示出,針對「恐怖襲擊事件」的媒體報導,穆斯林人口擔任兇手被媒體報導的曝光率遠遠高出非穆斯林人口357%的比例。

「根據統計,過去十幾年來由有四分之三的恐怖襲擊主使者是白人至上主義的極右派人士,而僅僅有四分之一的攻擊者是穆斯林。」哈桑補充道。

而這些不斷由媒體領頭,在社群媒體上渲染發酵,透過演算法盡情的散播在許多本已對於非白人、非基督教派信仰的族群十分反感的白人社群中,最終造成加倍的恐懼效應,使得他們深深相信,自己生存與主導世界的地位正嚴重被威脅。在特朗普當選後,這樣的恐懼又再次被推上頂峰。特朗普從來就不是白人至上主義者的製造者,而同樣的是這個主義下的產物,但在通過他的宣傳,這樣的意識形態更加根深柢固。

過去百年的歷史來,白人主導的社會一直都處在優勢地位,尤其以英、法為首的殖民主義擴散荼毒世界各大洲,而這些殖民主義的餘毒,至今仍濃濃的圍繞各殖民地上。

紐西蘭與澳洲兩國皆是在「定居殖民主義」(Settler Colonialism)下建國的產物,在兩國建國與殖民史上,對於原本居住此地原住民的血腥殺戮仍未平反。在原就不屬於這群歐洲殖民者的土地上,他們卻對於新一代的移民與逃離戰火的難民抱著更深的恐懼與排斥。面對越加分裂的世界,面對日漸增加的恐怖襲擊事件——無論攻擊者是白人抑或非白人,除了原本就深耕於殖民者社群內意識形態裡、在兩次大戰中興起的的白人至上主義和國家主義以外,主流媒體也必須負起責任。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