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脫魯法》:應該叫它「沒有力」——意志力的可悲現實

《科學脫魯法》:應該叫它「沒有力」——意志力的可悲現實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更糟的是,意志力不只是「在你的腦袋裡」,它更是一種心理以及身體上的反應,屬於另一個「體現認知」的例子,也就是「心靈比頭腦更廣大」。因此,餓了或是累了,會讓你更難抵擋誘惑,包括避免做任何決定的誘惑。

文:艾美・奧康(Amy Alkon)

應該叫它「沒有力」——意志力的可悲現實

最好的意圖常常一點屁用也沒有。

舉例來說,如果有誰很懂大啖含糖碳水化合物的危害,那就是我的朋友麥克・伊德斯(Mike Eades)。

伊德斯的正式名號是麥克・伊德斯醫師。他和妻子瑪麗丹・伊德斯醫師兩人是飲食醫療的先鋒,我在第七章提過他們對於養成新習慣的建議。一九八〇年代,他們開始建議病人吃低醣飲食,當時的一般觀念是,如果吃進一丁點菲力牛排,可能會立刻心臟病發作。

但是伊德斯醫師夫婦始終明白,問題出在碳水化合物,這包括糖、麵粉、含澱粉量高的蔬菜例如馬鈴薯,甚至是蘋果汁。碳水化合物促使胰島素分泌,進而造成脂肪堆積,並且導致一大堆健康問題。

當然,作為飲食治療醫生,有時候就要扮演行為大師,伊德斯醫師夫婦在他們合著的低醣飲食《紐約時報》暢銷書《高蛋白質飲食完全手冊》(Protein Power)中,針對抑制吃的衝動,分享了這個妙方:

「可惜,甜食吃了一個之後,通常會想吃第二個,而且不健康的吃糖嗜好會延續終身。好消息是,如果不理會這種誘惑,渴望會很快消失。試試看,等個十分鐘,然後重新考慮一下。」

很聰明吧?了解到這種不舒服的感覺會過去,就等這種感覺過去,這種方法對我有效。曾經有毒癮、酒癮、性成癮的艾美・崔絲納,也用這個方法來保持神智清醒及行為不脫軌。

有一天,麥克在他的部落格上抱怨,瑪麗丹向一個募款的孩子買了一盒巧克力:「為什麼她不乾脆給那個孩子五美元,然後說『糖果你留著』,我真不明白。」

瑪麗丹把那盒巧克力放在抽屜裡,麥克很少用那個抽屜,那盒巧克力就待在那裡好幾個月。

瑪麗丹很會做菜,有一晚的晚餐她做了肋排。麥克寫道,用完晚餐之後他覺得「吃飽了而且滿足」,但是「不曉得為什麼,我知道那些糖果就在那裡」,這個念頭開始盤據在他腦中。

還好他可以採用自己的建議,等待這股渴望過去。

但是麥克承認:「我打開了盒子,盡快吞下五、六片巧克力。」

滿口廢話的小引擎

我們經常很軟弱,不管是面對欺負人的同事,或是向你招手的巧克力。

意志力是會被擊垮的,麥克・伊德斯就是絕佳的例子。雖然我們可以竊笑連專家也做不到自己的建議,但這不是我提出這個例子的原因。軟弱的懶人經常被欲望拉出軌,但是伊德斯大概是反例。

伊德斯不僅用功讀完醫學院,通過執業資格檢定,成為令人敬重的醫生以及暢銷書作家,他還和瑪麗丹創辦了一些成功的公司,有些甚至在國際上也取得成就。

開展這些事業通常是因為麥克對某件事感到好奇,例如他和瑪麗丹在一家飯店住宿時,吃了一份非常棒的豬排。事實上,那份豬排幾乎是令人意想不到地出色。於是他去廚房問廚師怎麼做。答案很簡短:從法國來的一台又大又貴的精緻水中烹調的什麼東東。好了,經過幾年在自家倉庫裡敲敲打打,麥克和瑪麗丹創造出家庭用的烹調神器,超級舒肥機(SousVide Supreme)非常暢銷,還鋪貨到全世界的商店,甚至還在某個廚具展上得到最佳新廚具大獎。

這個麥克・伊德斯投入相當多努力及自制力,成為獲獎的廚具界大亨;而那個麥克・伊德斯卻會一時失去意志力,敗給一盒巧克力。

很鮮明的對比,是吧?

然而,這種自制力會失敗,其實並不令人驚訝,對麥克・伊德斯或我們其他人來說都一樣。我們要想想,意志力有一些不幸的現實面向。

意志力(也就是自制力)是在當下打敗誘惑,並像遇到海難而攀在浮木上的老鼠一樣緊攀著長期目標的能力。

在抵擋誘惑的戰爭中,你對抗的是兩個陣線:渴望及「迴避」。在其中一個陣線,你明知道有些對你無益的事(或至少不夠理想),但你很想做這些事,所以你要對抗自己的欲望。在另一個陣線,你要像個成年人一樣去面對責任,雖然很害怕,但是你很清楚那是你應該要去做的事,例如在你的屁股大到足以派遣聯合國代表之前,要去健身房運動,你在對抗的是迴避去做這些事的衝動。

當然,誘惑在招手的時候,一般人會叫你應該「把持住!」,他們說這句話的意思是:「拜託,你就做那個正確的事就好了嘛。」意思好像你只是忘記要這樣做而已。

這些人會這樣想是因為有個常見的誤解:意志力可以隨我們呼之即來,供應不竭。我們只要打個電話給內在的粉紅點點(Pink Dot),叫一份六罐裝的意志力外送,就能阻止自己吃蛋糕,或是從事可能致病的性交。簡單得不得了。

是啊,沒錯。

這並不是說,我們不應該把持自己或自己的人生,剛好相反。但是如果要說意志力在哪方面可靠,那就是,它經常不可靠。

有個原因是,情緒是我們心理上的先遣部隊,通常跑在理性前面。心理學家丹尼爾・康納曼及阿莫斯・特維斯基(Amos Tversky)表示,我們有兩個大腦系統,一個是快速反應的情緒系統,另一個是稍微慢一點的理性系統。理性系統通常是在我們已經掃光半打甜甜圈,或是把某段人際關係地毯式轟炸殆盡之後,才會進來參一腳。

研究自制力的學者珍娜・麥特卡芙(Janet Metcalfe)和華特・米歇爾(Walter Mischel),兩人都用了類似說法「熱」和「冷」,來描述這種迅速和緩慢的系統。我們火熱的情緒系統會立刻跳出來,觸發我們對食物、性或其他誘人事物的飢渴感受,也觸發恐懼及防衛反應,以保護我們不被生吞活剝。麥特卡芙和米歇爾把這些反應稱為「上!」(Go!)行為,而這些火熱的情緒對於後果所顯示的興趣,就和我對克里夫蘭騎士隊哪個球員被交易到公羊隊的興趣差不多(假設這兩個球隊是打同樣的運動。不,文字編輯先生,不用幫我改掉,我是沾沾自喜根本不在乎,可別讓你破壞了)。

麥特卡芙以及米歇爾解釋,這個火熱情緒系統的對立面,就是冷靜自制的認知系統,這對於「未來取向的決定」以及成功貫徹自制力至關重大。欲望、追尋、渴求這些「上!」行為,是由杏仁核以及它的低層次「理性」夥伴驅動,另一方面,冷靜系統則「主要以前額葉皮質為中心」,這是高層次的理性部門。

你可能會想,「嗯,好吧,那我就把冷靜的理性系統,用在火熱情緒起伏的時候吧。」可惜,情況通常不是這麼簡單。即使你非常有意識地打電話給你的理性系統,請它幫你一把,不要讓你把自己丟進一大包多力多滋裡面,但這個理性系統經常把你的來電接到語音留言信箱。

為什麼會這樣,研究意志力的學者有各種分歧的解釋。有一個長久以來被接受的詮釋,是由社會心理學家羅伊・鮑梅斯特(Roy Baumeister)提出,他表示,意志力有點像一種限量供應貨物——一種會用完的自制力燃料,就和一桶汽油或一罐柳橙汁一樣。

根據鮑梅斯特的解釋,意志力是有限的資源,在某一天之內,你把一罐意志力果汁喝掉越多,剩下的就越少。沒錯,這表示每一次你過度發洩「我要!」或「我不要!」的情緒,就越削弱你去健身課程的決心,或者是不要一直傳訊息給爛前任的決心。

更糟的是,意志力不只是「在你的腦袋裡」,它更是一種心理以及身體上的反應,屬於另一個「體現認知」的例子,也就是「心靈比頭腦更廣大」。因此,餓了或是累了,會讓你更難抵擋誘惑,包括避免做任何決定的誘惑。(避免做決定,就讓事情維持原樣,會讓你覺得你已經決定說不。)

飢餓及疲累對意志力的影響有個很棒的例子,這是認知神經科學家沙依・丹齊格(Shai Danziger)及行銷研究者強納森・勒法福(Jonathan Levav)所做的研究。他們研究以色列假釋委員會法官會決定釋放哪些犯人,哪些人被放了之後又會再度入獄。

對法官來說,假釋犯人有風險,因為他們可能會再犯。法官必須在公共安全與人道處置之間求取平衡,這要花費許多認知心力,要評估事實,要根據這些事實來做預測,然後做出公平理性的決定。總之,照理說,應該是要這樣做。

但是,研究者發現,最先在一大早就被帶到法官面前的犯人,得到假釋的機率是六十五%。接近午餐的上午時段,獲得假釋的機率就降到二十%。但是午餐之後,假釋率又回升了,幾乎接近一大早那個時段。到了當天快結束時……好吧,申請假釋的犯人比較可能得繼續待在牢房裡。

換句話說,是否會被假釋,比起那個人犯案的細節,似乎和法官的肚子是否在怒吼,還有漸漸下降的體能狀況有關。

現在我們多半認為,勞累的工作是農場勞動之類,而不是在室內坐在舒服的椅子上從事的工作。但是,花費心力的工作,也就是非常需要認知能量的工作,例如解決問題,以及在各種令人分心的事務當中必須勉力保持專注(哈囉,「開放空間辦公室」這件蠢事!),這種型態的工作非常容易吃掉自制力。可惜的是,「解決問題」指的不只是在歐洲核子研究組織(CERN)試著修好粒子束加速器,還包括使用你的心智能量,在超市從三十四種稍有不同的巴薩米可醋醬汁中選出一種。

殘酷的是,與頑強的情緒纏鬥,似乎更難維持自制力。鮑梅斯特及共同研究者發現,被冷落時會幹掉我們的意志力,剛剛被拒絕的你,因此更容易埋頭猛嚼餅乾。(令人難過的是,我在做我的布朗尼療法時,發現這個辦法不會撫平你的悲傷,只會讓你穿的褲子加大一號。)

相關書摘 ►《科學脫魯法》:要你喜歡你自己,根本沒有演化上的好理由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科學脫魯法:贏回你的主控權,活得有種,打造理想人生!》,新樂園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艾美・奧康(Amy Alkon)
譯者:林麗雪

魯蛇不是命中注定
用行為來改變大腦,活出最棒的人生!

一個人做了什麼,就定義這個人是誰,成功者就有成功者的樣子和思維。
現在就做「有科學根據的建議事項」,人生開始進化!

如果你有以下狀況:
因為怕別人討厭,所以不敢說不。
靠著不斷付出換取友誼,逃脫不了工具人宿命。
新年的願望是完成前年、去年的願望?
靠著意志力減肥老是失敗?
老是覺得自己不好,總是鞭打自己的錯誤。

快聽聽忠告女神艾美・奧康實證有效的脫魯建議。

以前,她是好用的工具人,現在的她,活出自信且滿意的人生。究竟是什麼力量讓她脫胎換骨,展開新生?

作者艾美從小就是魯蛇,她總是一直討好別人來交換友誼,不敢說不,也一直不敢表達真實的感受,總是委屈自己的她,在人際關係上卑微如塵土,曾經她以為自己永遠是魯蛇,直到有一天,她因為搬家找不到幫手,在紐約市的傾盆大雨中了悟:自己連一個真正的朋友都沒有。

她驚覺,習慣自己是魯蛇的念頭和行為,導致身邊的人都當她是魯蛇。

她開始不再像隻搖尾乞憐的狗,開始說不,行為舉止開始像個有尊嚴的人,身邊的人對她的態度開始改變。她有了真正的朋友、愛她的男友,自信的人生。

你本來就有能力,只是沒有發揮而已

艾美在重生的過程中,發現了重要的關鍵字:體現認知。

你是什麼樣的人,不只是你怎麼思考,還包括了言行舉止,因此只要持續改變行為,就能轉換你對自我的感受、別人看你或對待你的方式。

本書以行為科學為基礎,援引學術期刊和教科書,以微妙精細的手法,引介認知神經科學及人類演化學,並加上作者令人捧腹大笑的經歷,教你如何改變自己的舊習,蛻變為最好的自己。

getImage
Photo Credit: 新樂園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