障礙者的保險困境:那些被拒於門外的精障者和重障者

障礙者的保險困境:那些被拒於門外的精障者和重障者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保險的運作機制是透過眾人繳納保費形成一個安全網,在發生急難時能有理賠金支應。但是並非所有人都能被保險保障。在台灣就有117萬人、佔全體人口5%的身心障礙族群,被保險公司「拒絕納保」或是「加收保費」。

文:何品緯(礙的萬物論 The Theory of Disability編輯)

在台灣,商業保險模式的運作已行之有年,大眾對於保險觀念與時俱進,人手一張保單已司空見慣。而保險的出現,使每一位保戶遭遇重大災變時能運用理賠金渡過危機,形成保障機制。

保險的運作機制

保險為何能分散風險?保險的運作機制便是透過眾人之力,以平時繳納保費的方式形成一個安全網,在發生急難時能有理賠金支應。因此,關鍵便在於被保險人出意外的風險高低與保費收受的價錢高低,若所有被保險人風險過高,頻繁的高額理賠金會造成保險機制無法順利運作。

但是,並非所有人都能如願被保險保障。在台灣擁有117萬人口數、佔全體人口5%的身心障礙族群,被保險公司「拒絕納保」或是「加收保費」都是家常便飯。

保險業的改進──為身心障礙族群所設計的保險

經過各團體的呼籲與努力,保險業紛紛推出「微型保險」,針對弱勢族群提供低保額、低保費且保障內容簡單之保險;2018年,第一張專屬於身心障礙之終身醫療險也順利問世。

但是,身心障礙者能因此獲得充足的保障嗎?

保單內容的缺失──那些不被接受的一群

打開醫療險以及微型保險的保單條款,裡頭對於被保險的定義除了明確指出「特定於輕度、中度身心障礙者」,也限定納保障別為「視覺、聽覺、聲音機能或語言機能、肢體、顏損障礙」。

也因此,重度、極重度以及重器臟(第四五六類)、精神相關之身心障礙者直接被排除於納保範圍內。他們所能做的,似乎是被動祈禱自身一生不要有重病症與龐大醫藥費的發生。

造成精障者被排除的原因

精神障礙者被保險公司明定排除原因,可以追溯至《保險法第107條》修正前的條文。原定於「精神障礙者」與「受監護宣告者」除喪葬費用補助之外,其餘死亡部分給付無效。隨著時間經過,修正為僅規範受監護宣告者。

此條文的修正,讓精神障礙族群權利有了小幅度「意義上」的進步。雖然《保險業招攬及核保辦法第7條》明定保險公司不得因被保險人為身心障礙者而有不公平待遇,但仍可以保險精算及統計資料作為基礎估計。換句話說,保險公司仍依據其被保險人之身體、精神等狀況拒絕保險。

保險公司的缺失──主管機關的檢討

此外,依照106年度金管會保險局決算書表示:

身心障礙者投保人壽保險,可以增加保費方式,或出具除外責任同意書(註:在某些特定意外發生時,保險公司可不必理賠。),以避免日後事故發生時的爭議。但多數保險業務員或因教育訓練不足,或因公司內部作業標準模糊不明,往往以身心障礙為由拒絕承保。

漠視人權 身心障礙者怒嗆保險業〉這篇文章也說明,根據99年保險業務發展基金管理委員會進行的「身心障礙者投保相關法令與實務問題之檢討」研究報告指出,國內十一家壽險公司坦承,因承保身心障礙者的契約數量有限,至今尚未進行任何經驗分析,對各類身心障礙者也沒有辦法拿出精算統計資料。

保險公司與身心障礙族群

站在保險公司的角度而言,為保持其承擔風險與保費收益能符合比例,保險公司會依據被保險人之年齡、身體狀況、性別、生活習慣等因素,收取不同保費,甚至拒絕承保。且依照民法所賦予的契約自由原則本就可依不同人選擇契約及差別待遇。因此,對於高風險族群,收取較高保費,甚至拒絕承保,尚能理解。

但若站在身障族群而言,此契約自由卻成了他們無法納保原因,在面對生活重大事件時,無法有效地藉由保險分攤風險。再者,《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第25也明文規定:「提供健康保險與國家法律許可之人壽保險方面,禁止歧視身心障礙者,該等保險應以公平合理之方式提供。

「契約自由」與「平等保護」的拉扯

若是依照契約自由原則,身障者無法納保卻有違國際公約的精神;但若不管控風險的高低,有可能造成保險機制的運作不良。「契約自由」與「平等保護」便是在討論身障與保險議題時的難處。

隨著時間推進,身障者的保險承保率逐漸提高,但不可否認的是,身心障礙族群的承保率依舊低於大眾。雖然依舊有精神障礙者,或是重度、極重度身障者被保險公司承保的案例,可是無明確統一的納保標準仍讓多數人拒於保險門外。

在這議題上,契約自由是一項重要的精神,但在契約自由背後,是否還隱藏了更多尚未明朗的核保標準?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本文由礙的萬物論 The Theory of Disability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