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卡關沒臉要求讓利,金管會主委滿手爛牌也要打到好

服貿卡關沒臉要求讓利,金管會主委滿手爛牌也要打到好
Photo Credit: 財訊雙週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家一句話就可以打死你了,上次給你的,你都還沒有過,現在還談什麼呢?」而且,「我不能每次來都是手心向上,向對方要東西。」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雖然明知在服貿卡關下,兩岸金證會的會談能達成共識有限,但會議結束後,在零下3度的寒冬中,中國證監會主席肖鋼仍然早一步走出會場,站在會場門口恭送曾銘宗,給台灣來的貴客金管會主委曾銘宗做足了面子。

金融三會 毫無實質利多

曾銘宗這次北京之行,外界雖然抱持高度期望,但顯然在會晤中國銀監、保監與證監三會後,並無實質的突破。

2014年3月台灣發生太陽花學運後,《兩岸服貿協議》整個被凍結,因此,曾銘宗在此行出發之前就心知肚明,兩岸金融業的開放條件端視服貿過關與否,而「這項期望短期內不太可能實現」。

「人家一句話就可以打死你了,上次給你的,你都還沒有過,現在還談什麼呢?」而且,「我不能每次來都是手心向上,向對方要東西。」無奈之餘,曾銘宗只好維持住兩岸交流中最基本的尊嚴底線,把這項定期會議的機制維持住。

曾銘宗則深刻了解到,如果不在2014年內舉行兩岸金證會,一旦中斷要恢復就不容易了,曾銘宗決定換一個概念來舉行這次兩岸金融三會。在《服貿協議》通過前,先暫緩向中國要求進一步給台資金融業讓利,而是把這次兩岸金融三會定調為,以兩岸金融主管機關的監理經驗交流為主軸。

因為中國正要進行各項金融改革,台灣各項金融監理經驗(例如接收問題保險公司、監管金控集團的技術等),正是中國需要的,這樣台灣此行既不是來要求讓利的,中方也可從此獲得台灣寶貴經驗,雙方會面就都有尊嚴,且有互利的基礎,兩岸金融三會也得以順利舉行。

曾銘宗坦率說,從正面思考雙方監理機構此次若能建立危機處理機制及經驗交流,把兩岸金融三會的機制維持住,這就是一項大突破,至於《服貿協議》被卡住的影響,只好徐圖再展,等以後社會更有共識,通過《服貿協議》後,再與中國商談後續的開放問題。

仕途挫折 轉為正面能量

曾銘宗這種凡事都往正面思考的態度,和他在42歲時曾在仕途上跌一跤的經驗有關。42歲時的曾銘宗就升上合庫銀行總經理,也是當時全國最年輕的總經理,那時候的曾銘宗充滿鬥志,整天加班,假日加班還把小孩帶到公司去,一邊工作同時照顧小孩。

有一天曾銘宗接到長官的電話,叫他過去一趟,曾銘宗原本想他這麼拚命的工作,應該是要升官了吧?沒想到長官竟是要將他調職,而且是從合庫總經理降調到金管會綜合規畫處副處長,這種調動法甚為奇怪,但曾銘宗還是忍下來。

這件事雖然已過了很久,但卻磨練出曾銘宗凡事看得開,並採取正面思考的態度,經過這項挫折後,他就像免疫了一般,遇到不順的時候,先沉潛把自己該做的事做好,對未來採取順勢自然的作法,時機一到自然會出現機會。

這個「順勢自然」的概念,也用到這次北京的兩岸金融三會中,曾銘宗說,他抱著這個概念,讓中國了解到他不是來北京要東西的,台灣的金融發展經驗正是中國未來金融往前走的寶貴資產。兩岸金融交流是互利的,不只是單純中國對台灣的讓利。在兩岸金融三會結束後,曾銘宗說:「行前我本來有點緊張,但放開心情後,雙方會談氣氛與結果良好,和我的預期差不多。」

曾銘宗當上金管會主委後,主要的紓壓方法就是每天走路1小時,而他也在走路中,尋求各種解決問題的點子。曾銘宗說,每天走路1小時的過程中,他可以較輕鬆的思考問題,並尋求解決問題的方式,而且,走完路後,除了有運動的效果,回家睡覺都可以睡得很沉,也可得到充分休息。

Photo Credit:  kanegen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kanegen @ Flickr CC BY 2.0

曾銘宗此次到北京也保持著這個習慣,他到北京第一天下午就失蹤,媒體就問曾銘宗是否跑去與中國人行行長周小川「巧遇」去了,事後得知曾銘宗是與證期局長吳裕群到北京去看一些「古人」,其實就是去爬北京山郊的景山公園(景山即明思宗崇禎皇帝自縊的煤山,現改為景山)。

就在爬山的過程中,曾銘宗與吳裕群兩人開始討論在台灣擬定的股市中長期發展計畫,還有哪些細節還沒有確定,以及有無修改的地方,經過兩人溝通後,整個發展方向就確定了。

邊走路紓壓 邊思考決策

隨後曾銘宗就在北京宣布,台股中長期發展方案是股市漲跌幅,將由現行的7%放寬到10%,個人融資融券的限制全部取消等重大股市政策,可見曾銘宗在運動時,正是他思考重大決策的時刻,下次民眾在路上若遇見曾銘宗在運動走路,就要注意,可能又有新的金融決策要出爐了。

本文獲財訊雙週刊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原標題:曾銘宗 滿手爛牌也要打成好牌 《服貿協議》卡關 中國難讓利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