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方便廉價的健保背後,被砍的絕不只是「藥價」

在方便廉價的健保背後,被砍的絕不只是「藥價」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方便廉價的健保,給了我們一個如此虛幻又美麗的假象。不斷像沙子般流失與漏走的,是優秀的人才、是品質好的藥品、是不斷進步更新、與國際接軌的、原本台灣如此、如此美好的醫療。然而許多醫師們心裡都知道,這般美好的醫療,卻再也回不去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我是亮亮

有著抗生素界「藍波」之稱的泰寧注射劑(Tienam)驚傳退出台灣,由於健保價格連年調降,導致成本不敷進口。Tienam是比較後線的抗生素,常用於泌尿道感染、腹腔感染與肺炎等治療上。

連抗生素中的「藍波」都撤走了,以後有複雜的腹腔感染,該召喚誰來抵擋暴風般的病情?其它的抗生素現在來練肌肉來得及嗎?

悲劇不只一樁,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就連憂鬱症患者常服用的百憂解,受健保砍藥價影響,藥廠也公告停止供貨了。健保開辦時,核定百憂解的價格是49元,逐年砍削,今年依法調整為1.96元,砍到見骨,削到連血肉都不剩。

金莎巧克力3顆37元,買1顆金莎可以買6顆百憂解。如果吃金莎就可以治療憂鬱症就好了。不然國外的原廠藥退出市場,只剩副廠藥可以吃,大藥廠不跟健保玩耍了,小藥廠又剩哪家可以信任?

「合理的利潤」,是品質好的商品與企業,最核心、最重要的支架與骨骼。一旦沒有了合理利潤,百病開始叢生。

堅持品質的大廠商覺得不敷成本,只好退出台灣;而有些不肖廠商只能靠著減低品質、或是進口劣質原料來充數。之前爆發的高血壓藥物進口中國劣質會致癌的原料,發現的只是冰山一角,藏在海面下的冰山不知還有多大塊?

曾經有70歲的阿媽跟我抱怨:「醫生,我吃這顆藥頭都好暈喔……。後來我在國外的兒子寫這個藥名給我,說是美國的醫師開給他的,治療相同的疾病,但他吃都不會有頭暈的副作用。他就要我拿來給醫師看,看能不能開這種的。」

我看了一下,其實這顆藥的成份跟阿媽在台灣開的藥一樣,只是一顆是美國大藥廠原廠的、一顆是台灣副廠的。

原廠藥的價格會高,是因為投入大量的時間與金錢去做研發,且有口碑的藥廠、品管很嚴格。藥廠所添加的額外成分,都會影響這個藥物在人體內的動力學,另外,安全性、甚至在副作用上也可以得到改善。所以就算主成分一樣,可是效果是會有不同的。所以才會有病人抱怨,吃台廠的會頭暈,吃原廠的就是不會。

曾有腎臟科的醫師,幫一個水腫的病人打利尿劑。打台廠的就是沒尿,沒想到換了原廠之後,就開始有尿出來了。在大醫院曾有主治醫師不喜歡我們開台廠的抗生素給病人,他說效價低,病人的燒都退不下來,結果一打原廠的抗生素、病人就退燒了。

一分錢,就有一分貨。沒有錢,就沒有貨。

可怕的是,原廠藥退出台灣後,想買還買不到。藥品的成本,除了原料,藥品還需要嚴格品管、還需要非常多年的醫學研究、動物實驗、人體試驗,成本非常昂貴。當健保把藥品變得比糖果還便宜,就連人生中最貴重的健康,也變得廉價了。

幾年前,國際公認首選治療梅毒的藥物——長效型盤尼西林代理商,因健保的給付過低,停止供貨給台灣。初期梅毒患者打一針長效型盤尼西林即治癒,用替代藥的患者則需要住院打點滴、或回家吃2周四環黴素。若患者不住院或回家漏吃藥,梅毒即可能透過性行為四散。簡便的把梅毒治療好,其實有公衛上的重要性,因為大家都怕麻煩。治療不完全的後果,當然可想而知。

接下來,國際的骨科大廠,不鏽鋼鋼板、螺絲、鋼針等等,因給付過低,不敷成本,台灣市場又太小,也決定全面退出台灣的健保。骨科醫師只好選用近十年才發明的新式耗材,但需鉅額自費4到8萬;不然就只剩下50年前發明的舊式不鏽鋼耗材。

再接下來,極常用的抗組織胺Clarityne(多少人想念這顆藥,我也很愛開!)、帶狀皰疹的藥Zovirax(那麼常用的藥也可以退出?!)、常用到不行的便秘藥、結核病的針劑……到現在的抗生素界藍波Tienam、百憂解,這些常見且基本的原廠藥,一一退出台灣。

那些年,我們一起用的藥,如此熟悉、常用、親切……怎麼都不見了?

曾有一個頭皮發癢的中年男性來診所,我們一開始跟他說開健保藥膏就可以了。他卻極度堅持不要我們開健保的給他,他說:「我以前用,健保的藥膏都沒有效,自費的才有用。」

對於我們親臨病人的臨床醫師來說,病人吃藥的感受不管是好是壞,都在我們眼前,直接又完全的展現。我們除了依據書本上標準的學理去用藥,病人用藥的真實感受,不管多麼細微,都會成為我們下一次用藥的經驗與背景、成為我們不斷調整與修正藥物的養分與土壤。

有些醫師為什麼會讓病人覺得有效、喜歡給他看病?因為他會不斷仔細的去觀察病人用藥之後的感受,有的打了針很有效、有的打了怎麼腰還是很痛、有的吃了藥之後會有怎樣的不舒服、什麼藥加什麼藥之後會讓病人病情好轉……

也因此,我們每天親自接觸著許多的病人,看著不同的病情變化、與不一樣的病人的抱怨,看到病人虛弱的緊皺眉頭進來、舒開眉頭展開笑顏的回去,我們也覺得開心;看到病人藥物怎麼都沒效,我們也覺得憂鬱。

漸漸的,我們覺得越來越憂心,因為發現光鮮亮麗的健保底下,我們民眾得到的醫療品質,一點一滴的流失,一點一滴的下降。

方便廉價的健保,給了我們一個如此虛幻又美麗的假象。不斷像沙子般流失與漏走的,是優秀的人才、是品質好的藥品、是不斷進步更新、與國際接軌的、原本台灣如此、如此美好的醫療。然而許多醫師們心裡都知道,這般美好的醫療,卻再也回不去了。

有個笑話是這麼說的,一法官審問了一個販賣雞肉的黑心商人:「聽說你為了降低成本,在雞肉裡面添加了馬肉。你大概是加了多少的馬肉進去?」商人支支吾吾地說:「回答法官,小的不敢說謊。我大概是加了一比一的量。」法官說:「是一半的雞肉加上一半的馬肉嗎?」商人說:「是一隻馬加一隻雞的比例。」

所以,你真的知道你手上的這顆藥,裡面組成的成分到底是什麼嗎?價格不斷壓低的結果是什麼?藥物的「品質」其實就是由「價格」決定的,原因當然是因為廠商出品藥物就是為了營利,若不敷成本,就只好壓低成本。這就很像在食品的市場裡,橄欖油裡面沒有橄欖,咖啡粉中沒有咖啡,只有色素與香精,我們以為自己吃的是食物,原來都是假食物。

商品的「品質」跟著「價格」跑,上上下下,這是顯而易見、理當如此的道理:一分錢、就有一分貨。但這不是最可怕的,更夭壽的是一分錢,最後還買不到貨。健保想要砍削藥價、用最低廉的價格買到藥,結果只有兩種,一種就是藥商無法生存,只好退出台灣市場,再也買不到國際大廠做的品質超棒的好藥;第二種就是其它小廠商為了壓低成本,進了劣質原料,才會發生這種血壓藥竟含致癌成分的可怕新聞。

希望健保可以從這些接踵而來冒出的、令人搖頭的新聞中學到教訓,便宜的價格並不能買到昂貴的健康,真的不要再無止盡的砍低藥價了。

「合理的利潤」,是品質好的商品與企業,最核心、最重要的支架與骨骼。一旦沒有了合理利潤,百病開始叢生。

本文經我是亮亮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