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不出去的家書:北韓綁架日本人四十多年

寄不出去的家書:北韓綁架日本人四十多年
Photo Credit: epa-ef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沒有綁架事件的話,父親跟我,大概就是會這樣安穩度過此生。但是,妳身影在昭和52年11月15日開始消失之後,我們就過著地獄般的煎熬日子。」

寄不出去的家書

日本產經新聞在3月16日,刊出一封媽媽寄給女兒的家書,內容寫道「小惠,午安,又到了新的一年。瞬息萬變的每一天中,不知不覺也是三月了。」中間一如繼往地陳述最近的生活,還有近日美國帶領下,與北韓會談的進展不順利,還有日本在檯面下的各種斡旋。乍看之下平凡的信件,其中卻也陳述國際局勢的詭譎。

約莫到中段,信中突然語氣轉感傷,談到「媽媽在上個月,正式滿83歲了,我的年齡又增添了一筆,悲傷也變得多了些。我們家族只不過是日本隨處可見的普通人,回想起跟小惠、弟弟拓也、哲也一起快快樂樂地生活的41年前,只有無限思念。如果沒有綁架事件的話,父親跟我,大概就是會這樣安穩度過此生。但是,妳身影在昭和52年11月15日開始消失之後,我們就過著地獄般的煎熬日子。」

信件主人橫田早紀江是被北韓特工綁架過去當地、目前仍生死未卜的橫田惠的親生母親。就在1977年的11月15日,正在放學途中、年僅13歲的中學生橫田惠,在新潟縣新潟市區內的路上遭到北韓特工綁架後,就此失去蹤影,震驚日本國內。一直到2002年在北韓平壤舉辦的日朝首腦會談上,當時北韓國防委員長金正日才鬆口跟小泉純一郎承認,在1970至80年代,透過特務或諜報小組,綁架日本人回北韓教授日文,訓練北韓間諜,一共有13人(日方調查為17人)。

在日本官方的強烈抗議下,北韓於2002年10月送回了在北韓生活的5人,其他的8人則表示「已經死亡或未入境。」日本官方則於同年設立「綁架被害者家族支援室」,將援救正式官方化。

而對於橫田惠,北韓官方說她早於1986年與北韓人結婚,隔年產下一子,但在1994年時入院治療時輕生不治,最後於1997年火化。2004年11月,北韓官方還提供了火葬遺骨樣本給日本官方,然而檢驗出來的結果與橫田夫妻DNA不一致,日本認定這是不合理,卻因此激怒北韓,認為日方「不可理喻」,至此不再對橫田惠多做詳述,一貫認定她已死亡。這封橫田早紀江的家書,在41年後,依舊是無法寄出。

諜報作戰的活性化

時間回到1950年,當時金日成率軍越過38度線進攻韓國政府,爆發長達4年的韓戰。在1953年,雙方於板門店簽訂停戰後,南北韓就從陸地上的軍事較勁,轉為地下化的諜報作戰。這些諜報作戰,必要時還會跟隨播壞行動一起交叉運用,兩韓間就一直在間諜運用上你來我往。而同時就在韓戰結束後不久,北韓也發起在日朝鮮人的歸國運動,希望同胞能夠來歸響應「朝鮮祖國復興」。

在韓戰的時候,多數的朝鮮人為了躲避戰亂,選擇偷渡到前殖民母國日本尋求避難,一來是語言相通(殖民時期多數朝鮮人都通日文),二來是日本因為韓戰而物資需求大增,朝鮮人對於薪水與勞動條件相對不挑惕,成為日本工廠應急之用。不過就在戰爭結束後,需求一時銳減,加上1956年新版的生活保護法修訂,無國籍的在日朝鮮人無法享有日本國民最低待遇,大大增加了朝鮮人歸國想跟北韓一起響應「偉大的祖國復興運動」。

日本與北韓雖然素無邦交,但是日本為了幫助遣送朝鮮人回國,也在1959年起開通了第一班正式從新潟縣的新潟港出航的歸國事業船。一直到1984年為止,斷斷續續總共運送了近10萬朝鮮人,其中有六千多位是與日本人結婚,或是育有日本籍子女的。除了北韓政府外,1955年在東京成立的親北韓組織朝鮮總聯,更負責這段期間北韓與日本的各項民間溝通,與親韓國的民團相比,隸屬朝鮮總聯下的學校與組織至今仍是壓倒性勝利。

RTR3WW2Q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進入60年代後,北韓在對韓國各項諜報滲透上愈來愈難,甚至韓國在在日朝鮮人的入國審查上都相當嚴格,為了要方便入國,如果找鄰近的日本下手,可能會更為容易,這也是目前最普遍的北韓綁架日本人說法。加上1964年當時日本舉辦東京奧運,國力與自心重新恢復,消費力大增下,也比較願意出國旅遊,都讓北韓可以在國外下手。自從70年代後,不少日本人開始不正常消失,日本警方從一系列的追查下,逮捕北韓間諜,或是從北韓流亡官員中,終於斷斷續續套出北韓在綁架日本人的事實。

四十多年長久等待

瀕臨日本海的日本新潟縣與福井縣,一直以來冬天受到來自西伯利亞的冷空氣吹拂,但在夏天的時候,無疑問是日本與朝鮮半島兩地間最好的海上運輸管道,日本貨不只從新潟港出貨到北韓,海上走私更是天天發生。然而根據調查,日本海沿岸也是最容易遭北韓特工綁架的場所,日方調查,他們多半是上岸後隨機尋找目標,輕則用花言巧語欺騙說是否要載一程,重則用暴力直接押上車,還有則是刊登假的徵人啟示,引誘當事者去面試。

北韓雖然於2002年當時,由金正日出面表示「當時是部下一時衝動」才犯案,並已經懲罰了擅作主張的部下。不過日方調查後發現,該名北韓宣稱的「部下」,卻是在北韓依舊被當成國民英雄稱讚,但之後不論日方如何要求重啟調查,北韓都表示「事情已經解決」,並表示日本「對過去戰爭還有欺壓朝鮮人民的罪惡沒有反省,想挑起事端」,行程兩造雙方依舊各說各話的局面。

不過值得振奮的是,就在今(2019)年2月15日,日本共同通信社駐平壤支局證實,1978年6月當年28歲的拉麵店店員田中實,遭到綁架後就此下落不明,但共同通信社透過打聽後,證實他目前依舊在北韓生活,而且娶了北韓人為妻。而在同一間店工作的26歲店員金田龍光,也被證實在當地結婚。福井縣當地援助被北韓綁架者的「拯救會」副會長、福井縣立大學教授島田洋一則說,北韓有可能是想放個消息,測試日本全國反應,「希望是日朝首腦二次會談的兆候」。

然而,對於家屬共同的祈願來說,當然是希望被綁架者不論生死,都能早日能夠回到日本本土。橫田惠曾被逃出北韓的人證實「她依舊活著,只是因為知道太多北韓的秘辛,當局不肯放她回來,才給了其他人的遺骨」,韓國的《週刊朝鮮》也曾在2005拿到極機密的平壤市民名簿,上頭有列出橫田惠的名字。橫田早紀江在信中最後寫著「我們家一定會再度迎接小惠的,一家團圓的和樂生活,一定會實現」,雖然已經邁入41年,橫田家的期望,卻始終沒有改變。

日本政府也從2006年起經濟制裁北韓至今,在金正恩繼任後,北韓官方曾在2014年時單方面表示將設立調查委員會,下分四科,要給日本政府一個全面報告。但在2015年後,北韓又片面宣布報告無限延期。包括2018年筆者在南北韓文金會的記者會現場,日本《NHK》記者仍就綁架事件討論進展持續跟韓國官方發問。

對於綁架事件,日本政府持續透過美韓兩國定期向北韓傳話抗議。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在對日媒的2019新春談話中,表示當年日本政府沒有強硬抗議,才讓國際社會錯失調查良機。他在訪問中還表示,當年就是他擔任副官房長官時幫忙傳遞資料給家屬,至今看到橫田早紀江,除了感到為人母的堅強外,更多是愧疚「現在還無法解決這事,身為總理的我極度痛心」。

只是,隨著北韓在姿態上持續強硬,還有被綁當事者與家屬的歲數逐漸老化之際,日本官方能從中拿出的對策恐怕有限。北韓綁架事件的解決,除了無情的國際現勢外,還有無情的歲月衝擊。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