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低調會見的「中聯辦」是什麼?黃之鋒:把香港「一國兩制」變「全面管制」

韓國瑜低調會見的「中聯辦」是什麼?黃之鋒:把香港「一國兩制」變「全面管制」
Photo Credit:香港中聯辦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民主派人士表示,自2003年中聯辦高調介入香港事務外,『一國兩制』中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成泡影,換來的是人權、自由被侵害,並表示,中聯辦是「一國兩制操盤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9.3.23 16:00更新)

高雄市長韓國瑜昨(22)日起7天出訪香港、澳門、深圳及廈門,22日傍晚,韓國瑜被台灣媒體直擊進入中國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公室(全稱「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簡稱「中聯辦」),時代力量、香港民主派人士等都認為此舉踩了台灣主權紅線,幾乎是接受中國對台灣「一國兩制」的指示,引發軒然大波。

韓國瑜會見中聯辦主任2小時,強調「沒有談到台灣未來」

《ETtoday》報導,韓國瑜22日下午結束在香港會展中心舉辦的高雄市經貿簡介會後,約莫5時30分,韓國瑜車隊轉往西環,下車後不發一語地進入中聯辦,並在晚間7時20分離開中聯辦,逗留了兩個小時。據透露,為務求低調,中聯辦與韓國瑜一行約法三章,連入內會見時,也不得用手機拍照。《中央社》也報導,韓國瑜拜訪中聯辦的行程,出發前並未公布給媒體。

中聯辦晚間發布「王志民會見台灣高雄市長韓國瑜一行」消息,內容指出,「我辦主任王志民在辦內會見台灣高雄市長韓國瑜一行,對其來港參訪交流表示歡迎,並介紹了香港回歸祖國21年來取得的巨大成就和進步。我辦副主任楊建平及有關部門負責人參加會見。」

《中央社》報導,對此,韓國瑜22日晚間前往維多利亞港搭船遊港結束後,接受媒體詢問會見王志民一事時表示,「我們尊重香港本地政府一切的安排,這是第一點;在高雄選舉講得非常清楚,高雄市的未來只有朋友、沒有敵人,只有道路、沒有圍牆,所有香港政府的安排只要時間允許,都欣然接受。」

他強調說:「歪嘴雞不需要挑米吃,所有來對我們伸出溫暖的手,都當成好朋友,至於香港的內部有什麼不同的看法,是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意見不一樣等等,讓香港內部自己去處理,我們完全尊重。」

《新頭殼》報導,韓國瑜今日一早出發前往澳門之前,記者詢問他進入中聯辦談了哪些內容?他說,雙方就是天南地北,過去的工作崗位、人生甘苦談、老婆、孩子、香港跟高雄的未來,什麼都談,但沒有談到台灣的未來這麼敏感的問題。

「中聯辦」是什麼機構?

然而,韓國瑜進入中聯辦的行程,卻引發包括香港民主派人士黃之鋒、時代力量黨團等大力抨擊,中聯辦究竟是什麼樣的機構?

《聯合報》報導,香港的中聯辦前身是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立於1947年5月,2000年1月18日,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更名為中聯辦,直屬於中國國務院,是中國中央駐港最高機關。中聯辦是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的三大機構之一,其他兩者分別是「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和「解放軍駐香港部隊」。

香港民主派政黨「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22日晚間 透過臉書表示,中聯辦就是中共在港代理人。他說「香港的各級選舉、重要的政策落實、甚至政府議會的日常運作,中聯辦均會直接干預,甚至替香港政府作主,是香港最大權力的管治隊伍。」但是,「中聯辦的規模、工作範疇、日常運作屬於國家機密,完全是黑箱作業,香港市民只知道香港最大的政務均由他們操盤,卻從無制衡、監察。」

羅冠聰表示,「自2003年中聯辦高調介入香港事務外,『一國兩制』中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成泡影,換來的是人權、自由被侵害,落實民主遙遙無期。」並表示,中聯辦是「一國兩制操盤手」。

時代力量則在臉書批評,中聯辦「就是中共在香港的代理人,更是在香港一步步打壓民主、迫害人權、破壞法治、主導愛國教育、抹殺香港認同及生活方式的幕後黑手。」

時代力量:韓國瑜踩了台灣主權紅線

《中央社》報導,總統蔡英文今日下午表示,高雄市長韓國瑜至香港中聯辦拜訪,中聯辦是中國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的重要機構,很難排除是在製造一國兩制的氛圍,「不清楚韓國瑜是否有這樣的警覺」。

時代力量也在臉書貼文呼籲「進中聯辦已踩主權紅線」,貼文表示「我們非常確信,高雄市長的職權範圍絕對不包括國防外交,韓市長也絕對沒有得到台灣人民的授權,竟擅自跑去跟中聯辦這樣高度敏感的單位進行接觸,韓市長的行為已踩台灣主權紅線。」並要求韓國瑜「公開(與中聯辦的)談話內容」。

曾任律師的民進黨立委蘇巧慧也指出,從法律面來看,韓國瑜的密會行動,可能已經違反《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33-1條,蘇巧慧呼籲「韓國瑜必須自己必須向主管機關詳盡說明,主管機關也應該主動進行調查。」

「台灣地區人民、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非經各該主管機關許可,不得與大陸地區黨務、軍事、行政、具政治性機關 (構) 、團體或涉及對台政治工作、影響國家安全或利益之機關 (構) 、團體為任何形式之合作行為。」

《中央社》報導,大陸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邱垂正上午受訪時表示,依現行港澳相關法令,對於縣市首長在港澳和中共官員接觸並無限制,除非涉及公權力的協商,甚至簽署協議,屬中央政府職權,依法必須獲得授權。不過,邱垂正也提到,高雄市政府事前並未列入造訪中聯辦行程,且昨天也未公開,引起外界諸多猜測,因此,希望高雄市府能進一步對外說明會面情形,以釋疑慮,也讓民眾安心。

《自由時報》報導,韓國瑜23日中午受訪時再次針對前往中聯辦一事回應:「憂慮什麼?我帶著老婆、帶著市府團隊,還有旁邊10位市議員監督下,我要準備出賣高雄嗎?」韓國瑜說,我只想賣水果、賣農產品,「只要跨越台灣海峽到香港、澳門、中國南方城市,陸委會都是憂慮的。」

他強調,未來高雄一定要把心胸打開來,廣納英雄好漢,掌握住每一個商業發展機會。這些城市的任何接待,只要時間允許,我都敞開胸懷,「完全沒有任何陰暗面,迎向陽光。」

而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吳介民表示,進中聯辦「就是直接在認可『一國兩制』,認共產黨是他老闆」。

但常在臉書發表政治評論的Yik Lim不這麼認為,他在臉書撰文指出:「天朝對台統戰機制中有個重點,就是城市對接。在這個分工中,上海對接台北市,深圳對接高雄市,是老早就安排的分工體制;其中由於香港的特殊性,加上一國兩制實驗基地的獨特性,香港與深圳會做為同一單位來對接高雄,而香港企業身份,其實也是中資國企很好的掩護。」

黃之鋒:中聯辦讓香港的「一國兩制」變「全面管制」

羅冠聰認為,韓國瑜這次會見中聯辦主任,代表了「中共對韓的高度重視,儼然是宣佈韓市長在中共及兩岸關係中的重要特殊地位。」

曾因發動學運而引發佔中運動(雨傘革命)的「香港眾志」創黨成員黃之鋒也在22日晚間,發表了一封「致韓國瑜市長公開信」,標題表明「迎合中共統戰 台灣終招損失」。

黃之鋒從經濟角度切入表示,「自香港與中國簽署《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後,香港經濟及產業結構已逐步向中國傾斜」,「加快兩地生活融合,增加中國在香港的影響力」但他說,「表面的經濟利益,根本未能實質改善市民生活,反而物價上漲,樓價高企。」

黃之鋒提到,「時至今日,北京對港實施『一國兩制』的方針已易轍為『全面管治權』。中共假港府之手肆無忌憚破壞香港法治,以法律作為政治武器,篡改選舉結果;又制定多項箝制自由的惡法。『一國兩制』已淪為騙局。」

他說,「既然韓市長多番強調『拼經濟』,更應顧及台商權益及人身安全」、「近年國際社會憂慮香港的自由權利日漸收窄,不利投資。」最後,黃之鋒呼籲「今日香港,明日台灣。謹請韓市長拼經濟的同時,不忘以『一國兩制』為鑑,莫縱容中共統戰侵害台灣。」

香港民主派議員連署聲明:中聯辦無權代表香港

「香港眾志」議員朱凱廸、區諾軒、梁耀忠也聯署發表聲明,認為「中聯辦無權代表香港」,韓國瑜此舉等於「對香港市民發出錯誤的信息」。

連署書表示,「根據一國兩制原則和《基本法》(指《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高雄與香港的貿易肯定是香港特區政府的自治範圍,跟中聯辦沒有關係。」連署書更提到,「1997主權移交後,凡有外賓到訪,本於對香港制度的尊重,從沒聽聞會先見特首,再見中聯辦主任的。韓市長這次打破成規,明顯是經過北京精心安排,看在香港人眼裏,正是為扭曲版本的一國兩制背書,助紂為虐。」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