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奈及利亞也有恐怖攻擊,死亡人數是法國百倍,為什麼媒體不關注?

你知道嗎?奈及利亞也有恐怖攻擊,死亡人數是法國百倍,為什麼媒體不關注?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可否認,西方對於發生在自己社會的現象,會投入較多的關注,但這似乎仍不能解釋如此巨大的差別待遇。CNN從美國(西方)媒體觀點探討這個值得省視的現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翻譯:觀念座標

上週三(1月7日),法國巴黎發生恐怖攻擊,造成17人受害死亡。此事受到舉世關注。「我是查理 Je suis Charlie」隨即傳遍法國與全世界。週日,超過50個國家的元首與150萬民眾遊行巴黎街頭。

同一段時間的星期六,奈及利亞一名約10歲女童全身綁的炸彈被引爆,在繁忙的市場中炸死了至少20人。在這個國家,去年(2014 年)4月有200名學齡女童被綁架。今年稍早,伊斯蘭恐怖組織博科聖地(Boko Haram)對一個村落波加(Boga)發動攻擊,屠殺了兩千人。這起女童人肉炸彈攻擊,可以被視為是這一串攻擊的延續與升級。

相關報導:

法國與奈及利亞都遭到伊斯蘭恐怖分子攻擊,這些攻擊都令人感到震驚與可怖,但許多人注意到:國際反應的程度卻大不相同。無可否認,西方對於發生在自己社會的現象,會投入較多的關注,但這似乎仍不能解釋如此巨大的差別待遇。CNN從美國(西方)媒體觀點探討這個值得省視的現象,以下是部分摘要。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象徵性

恐怖份子在巴黎攻擊《查理週刊》,除了血腥暴力,還具有高度的象徵性。

在奈及利亞北部,恐怖組織博科聖地選擇繁忙的市集與地理戰略重要的邊境城市為攻擊目標,造成許多無辜人民傷亡。在巴黎,恐怖份子選擇《查理週刊》為目標進行攻擊,雖然一樣有無辜死傷,但這個目標所象徵的意義直搗法國共和的基本精神—言論自由。因此大多數的法國人覺得也被侵犯。

法國的立國精神:自由、平等、博愛,在西方世界有高度的象徵性。對這些價值的攻擊,在西方社會有立即的迴響。這些反應都是自發的,但歐蘭德政府利用這個機會,呼籲公眾團結,使得迴響被擴大,並且提升到國際的層面。

原本極不受歡迎的歐蘭德總統,在這個關鍵點上,成功地團結了社會上不同的勢力。

但是,奈及利亞總統喬納森卻有更在意的事。

弔詭的是,喬納森總統發表聲明公開譴責對《查理週刊》的恐怖攻擊,表示奈及利亞人民「跟法國人民站在一起」。但他卻沒有用類似的態度面對自己國內的恐怖攻擊。

喬納森總統正忙著下個月的總統大選,博科聖地的恐怖攻擊,是他最不想提起的事。

奈及利亞近年遭受的多起恐怖攻擊,似乎都沒有成為國際焦點。美國駐奈及利亞大使坎培爾(John Campbell)說:這些攻擊甚至「沒有在拉哥斯(註:Lagos,是奈及利亞最大的城市)造成很大的影響」。

「美國人民直接(把巴黎恐怖攻擊)連結到言論自由,他們可以直接把法國的恐怖攻擊連結到自身的九一一恐怖攻擊經驗。」坎培爾說:「相比之下,博科聖地的攻擊被視為是某種內戰,而且發生在很遠很遠的地方。」

法國國內所渴求的團結

自從上次的世界盃,法國已經很久沒有這種團結一致的氣氛了。

支持度13%的歐蘭德,是法國歷史上支持度最低的總統。而經濟不景氣、歷史新高的失業率,也使得法國極右政黨民族陣線支持度大升。透過炒作移民增長與相關社會議題的恐懼,民族陣線挑戰了法國的認同問題。

只不過,《查理週刊》事發後的發展,並沒有讓民族陣線因此受益:基督徒、穆斯林、猶太人、以及其他移民一起在巴黎街頭遊行宣告「我是查理」。

不僅僅於此,由於恐怖份子同時選擇猶太超市為攻擊對象,不少穆斯林還舉起了「我是猶太人」的牌子。然後,在巴黎的遊行中,不同背景的參加者高唱「馬賽曲」——強大振臂高呼的法國國歌。

共同的恐懼

在巴黎攻擊的恐怖份子,不但沒有阻止他們眼中對伊斯蘭的詆毀,反而令西方國內土生土長伊斯蘭恐怖分子的議題浮上檯面—而且不僅是在歐洲,還包括美國。

三名在巴黎攻擊的恐怖份子都是法國公民,其中兩名宣稱受命於阿拉伯半島的蓋達組織、一名在網路上表示對伊斯蘭國效忠。於是,在中東的恐怖組織,血腥攻擊的範圍不局限於中東,它們也可以在西方啟發、動員西方國家的恐怖份子。於是,許多西方國家立刻檢視國內類似的威脅。

然而,奈及利亞的博科聖地卻沒有在西方引起類似的反應。

同樣是伊斯蘭恐怖組織,博科聖地原先受到蓋達分支的資助,但該組織目前的行徑,在某種程度上,比較像是一個當地的政治分裂反叛勢力。

雖然,博科聖地一時尚未對歐美造成類似的威脅,前白宮情報委員會主席羅傑斯(Mike Rogers)警告:若是繼續下去,遲早會透過其他非洲國家的政經發展,影響到非洲大陸以外的國家。

不過因爲沒有立即威脅,歐美對於博科聖地的反應,不似對巴黎恐怖份子急迫。

除此之外,智庫大西洋評議會(Atlantic Council)的非洲中心主任彼得.范(J. Peter Pham)說:「多年以來,我們已經習慣接收來自非洲的壞消息,所以對這種消息似乎不意外。」

「有一種反應是:『那是非洲,很多壞事發生,這是巴黎,在西方國家,這不應該發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媒體全天候報導

巴黎的恐怖攻擊,國際媒體進行即時報導。全球都在看巴黎:先是恐怖攻擊,然後是警方追擊。在歐美國家,人們透過電視、網路、社交媒介、YouTube,幾乎是同時間取得事態發展的資訊,以及相關畫面。

在此同時,奈及利亞兩千人被屠殺的後續報導,卻沒有引起太多篇幅。許多人甚至是上個週末才知道發生在1月3日的兩千人屠殺。

在奈及利亞的記者人數不僅遠遠少於在巴黎的記者,進入受到攻擊的奈及利亞北部極度危險,在現實上不可行。

彼得.范說:「我們沒有看到波加屠殺(註:波加為博科聖地屠殺兩千人的村落)的圖像。」但是在巴黎,事態進展的影像都是「同步播出」的。

※ 2015.01.14 奈及利亞 ※伊斯蘭恐怖組織屠殺平民,死亡人數達兩千
※ 2015.01.11 奈及利亞 ※恐怖份子爆炸攻擊最新技倆:女童自殺客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觀念座標』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