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遭施暴被迫產子,卻被中緬兩國無視的緬甸「中國新娘」

那些遭施暴被迫產子,卻被中緬兩國無視的緬甸「中國新娘」
本圖僅為示意圖,非當事人。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權觀察」於21日發佈一份報告顯示,緬甸和中國政府未能阻止克欽族婦女和女孩成為中國家庭的「新娘」。受害者說,她們被信賴的親朋好友欺騙到中國找工作,通常遭受暴力跟性侵對待,回國後,還會遭同族人歧視排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人權觀察」於21日發佈一份112頁的報告,表示緬甸和中國政府未能阻止克欽族(Jingphaw Mungdaw)婦女和女孩成為中國家庭的「新娘」。

這份名為《給我們生孩子,就放你走:緬甸與中國之間的克欽族「新娘」販運問題》的報告中記錄,克欽邦和撣邦(Shan State)北部的婦女和少女被人口販子拐賣到中國成為性奴。人口販運受害者說,她們被信賴的親朋好友欺騙到中國找工作,實際被以相當於3,000到13,000美元的價格賣給中國家庭。在中國,她們通常被關在房間裡強迫性交,被迫懷孕。

人權觀察婦女權利部共同主任海瑟・巴爾(Heather Barr)說:「在緬甸和中國當局默許下,人口販子肆無忌憚販運克欽族婦女和少女,使她們遭受囚禁和難以形容的虐待。」她還說:「生計困難加上缺乏保護,使得女性淪為人口販運者手到擒來的獵物,而且這些販運者幾乎不必擔心中緬兩國的執法單位。」

該報告主要受訪者包括37名販運受害者、3名受害者家屬、緬甸政府官員和警察,以及在地組織工作人員。

一名16歲時被嫂子拐賣的克欽婦女說:「這家人把我帶進一個房間,我又被他們綁在房間裡。」、「他們把門鎖上,有一兩個月。吃飯時間,他們會把飯菜送進來。我一直哭。每次那個中國男人來送飯,都會性侵我。」

受害者說,中國家庭想要的是傳宗接代,而非「新娘」。生下孩子後,有些人可以逃脫,但通常必須留下孩子,永遠難再相見。回到緬甸後,受害者在努力重建人生的同時,還要背負創傷和污名。幾乎沒有任何社會服務提供給販運受害者,只有少數幾個組織為受害者提供迫切需要的援助,但供不應求。

RTS2XVL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克欽族婦女(本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
一胎化政策讓中國性別嚴重失衡,近40年3千多萬名女嬰消失

接受採訪的許多販運受害者,都是因為克欽邦和撣邦北部戰亂而流離失所,在收容逾十萬人的營地艱苦求生。緬甸政府阻止了大部分送往營地的人道援助物資,其中有些營地位在反對派克欽獨立組織(Kachin Independence Organization)控制區。由於男人大多投入戰爭,婦女往往成為唯一家計來源。因此,婦女和少女成為人口販運者容易下手的目標,被當做「新娘」、賣給娶不到媳婦的中國家庭。

女性佔中國人口的比例從1987年迄今逐年下降,導致15至29歲人口的性別差距不斷擴大。重男輕女的習俗、加上中國從1979到2015年實施一胎化政策、女性生殖權利持續受限等,導致中國有3千萬到4千萬女嬰沒有機會出生或存活。

有些家庭通過購買被拐賣的婦女或少女來解決找不到媳婦的難題。很難估計總共有多少婦女和少女被當作新娘被拐賣到中國,但緬甸政府在2017年收到226起案件舉報。據相關專家向人權觀察表示,實際數字很可能高得多。

受害婦女孤立無援,人權組織角色吃重

人權觀察發現,中緬兩國執法部門和克欽獨立組織,都沒有努力救援被拐賣的婦女和少女。許多家屬向警察求助卻一再碰壁,警方常向他們勒索金錢才願採取行動。若婦女和少女逃出來後向中國警方報案,有時不會被當作被害人,反而因違規入境而坐牢。

海瑟・巴爾表示,緬中兩國政府和克欽獨立組織都應採取更多措施制止人口販運、給予受害者康復和經濟援助,並且法辦人口販子。捐助方和國際組織應當支持那些幫助受害者的在地組織,他們為了救援被拐賣婦女和少女並協助她們康復,承擔著中緬政府該做而未做的吃重工作。

對此,人權組織精選了從訪談中節錄的內容。2011年,緬甸政府與克欽獨立組織突然爆發戰鬥,居民必須逃難求生。一名克欽婦女協會工作人員,本身也是流離失所者表示:「我們以為只要等緬甸軍隊停火,就可以回家。但我們從此沒再回去,因為緬軍會攻擊平民。」至此,中國人口販子開始出現,勸說平民。有人開始勸說中國有工作、待遇好,每個月可賺640至800美元,使年輕女孩願意冒險,未料不少克欽族婦女被拐賣。

RTS1Q3LE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因緬甸政府與克欽獨立軍長年交戰,部分學生參與遊行要求停火(2018年照)。

根據訪談表示,仲介往往都不是陌生人,而是受害婦女的親朋好友。一名被拐賣的受害者說:「仲介是我阿姨。是她說服我的。」緬甸仲介把她們交給中國仲介,中國仲介會供她們吃住,再將她們展示給中國男子挑選,按女孩美貌程度付錢,從人民幣幾千到十萬不等,「跟買賣玉石沒兩樣」。

但是顯然的是,這些婦女並沒被當做「玉石」對待;抵達當地完全不懂中文、也沒有朋友,還會被仲介警告不得逃跑,一位14歲與表姊妹一同被拐賣的女子說:「仲介說逃跑被抓到的話,要把我們斷手斷腳。」有些惡質仲介不給吃飯、會對婦女暴力相待,甚至性侵婦女。一位36歲被拐賣的女子表示:「仲介過來帶我見那些男人,問我喜歡哪一個。我說我一個也不喜歡,仲介馬上賞我一耳光。這樣過了好幾天,我還是拒絕。最後仲介很生氣,為了發洩怒氣,就在夜裡性侵了我,過程非常粗暴。」

生存或親骨肉只能選一個

不僅仲介暴力相待,連強迫配對的「丈夫」及「家庭」也會行凶。一名2011年被拐賣的女子表示:「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打我,有時候連鄰居都過來想阻止他們。媽媽被鄰居拉住了,兒子又上來打我。」「我每次都被打到鼻子嘴巴都流血了,但他們照樣打我。」另一名2013年被拐賣的女子表示:「我每天晚上都被迫行房。如果我拒絕,他會拿刀子出來威脅我」、「我要做很多家事。我要幫全家人洗衣服、做飯,還要幫他父母洗澡。」

一名30歲被拐賣的女子說,她曾被鎖在屋裡一年:「我沒生孩子前,全家人都對我很凶,尤其是婆婆。她總是怒氣衝衝、有時還不給我飯吃,因為我一直沒有懷孕。」

為了強迫受騙婦女生小孩,有些中國男人連拐帶騙地說:「緬甸女生來到中國,通常生了孩子就回去了,或許你也可以。」

一位18歲被拐賣的女性表示:「我的買主雇用的翻譯告訴我,你現在想回家很難。你必須嫁人,你得待下來,住在這裡。」最後婦女在哪裡待了4年,她帶女兒逃出來,但被迫留下兒子。

另一名20歲被拐賣的女子,為求安保,於是決定跟他生小孩,一年後,經過討價還價,他們允許這名女子回家,但不能帶走小孩。她說:「他們家人不准我照顧孩子,只讓我生孩子、餵奶。餵完母奶,孩子就被婆婆抱回去照顧。他們根本不讓我做孩子的媽。」後來這名女子,因為太思念孩子,在逃離後又返回中國。

RTS172C2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克欽族婦女(本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

某些被拐賣女子,因親生骨肉失蹤感到沮喪、又沒有錢,在孤立無援下找上緬甸反販運警察求助,但通常未果。一名被拐賣女子的母親表示:「我們去找緬甸警察五次了。我們把自己知道的都一五一十告訴警察了,但他們什麼都不說,他們根本沒法解決。」

對此,一名緬甸人口販運問題專家表示:「我們緬甸有禁止人口販運的法律,但我們貪污很嚴重。仲介從來不會被抓,因為他們賄賂警察,總是跑得掉。警察、法院和邊界哨兵全都收賄。」

受害者自慚形穢,回家也是「永遠被看不起」

更糟的是,有些人逃離中國,但因自慚形穢而不敢回家。一名46歲曾被拐賣的婦人說:「在克欽族社會,我們看不起那種沒結婚就同居、或沒結婚就跟人上床的人。我們如果回家,會被鄰居瞧不起。就算我們將來找個克欽男人嫁了,我敢說他的親戚、他的家人,一定也會責備我,永遠也看不起我。」

一名曾被拐賣囚禁四個月的婦女說:「我的身體沒有受傷。但被男人強行侵犯的經驗永遠揮之不去,非常痛苦,影響我一輩子。」

一位克欽婦女協會工作人員也表示,大多數受害者的處境很糟糕,她們回國後和大家形同陌路,甚至不敢出門見人。她認為這些婦女亟需心理諮詢和照顧,然而目前資源並無法滿足這些需求。

一名外交官表示緬甸當地的社會服務完全不到位:「緬甸政府社會福利部很好,人人都喜歡他們。但他們沒有資源可以做事。他們資源不足到已經失去功能的地步」。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林柏宏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