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沒有「風吹草低見牛羊」,只有英文比蒙文好的蒙古青年

內蒙古沒有「風吹草低見牛羊」,只有英文比蒙文好的蒙古青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呼和浩特既是一座媲美台北的首府,都會區該有的娛樂場所、購物中心、精品百貨等應有盡有。一路走來,也多半是操中文的居民或遊客,除了店家中文招牌上必備的蒙古文與觀光景區「蒙元文化街」部分建築外,傳統蒙古的痕跡不深。

近來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傳出有上百萬穆斯林,被拘禁在「再教育營」,另有大約200萬人被迫接受各種思想改造課程。中國政府隨即否認,央視更直接專題報導,播出「職業培訓中心」畫面反擊。

此處除有中國人權的爭議性問題外,同時帶出中國獨特的民族政策「民族區域自治」。由於中國仍屬社會主義國家,與台灣學習的歐美西方民主政體有別,加上台灣連原住民自治區都未能設立,其實很難理解該項政策。

中共的民族區域自治

按照中國共產黨的論述,簡單來說,民族區域自治是奠基於中國憲法所創設的獨特制度,肇因於中國複雜的民族成分與少數民族「小聚居、大雜居」的特點,意思是從全中國範圍來看,各民族混合居住,但自各省區縣市著眼,會有部分少數民族相對比例高,聚居在一地域的特色。

因此為讓民族自治與區域自治相結合,並配合政治經濟條件,特別設立民族自治地方(即民族自治區、自治州、自治縣/自治旗),但在推動民族區域自治的同時,須強化國家統一與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作用。直白地講,統一是自治的前提,任何的民族區域自治都要為統一服務。不過關於民族區域自治的運行成敗實在是大哉問,本文僅就走訪的內蒙古自治區分享所見所聞。

內蒙古自治區屬中國五大民族自治區之一,與省、直轄市、特別行政區同級,為一級行政區。因蒙古族控制地域歸附清朝有先後之別,並粗略以戈壁即大漠為界,形成先來的「漠南蒙古」與後到的「漠北蒙古」。漠南蒙古最終納入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行政區劃幾經調整,便成為如今的「內蒙古自治區」。

而漠北蒙古大部分成功獨立為「蒙古國」,台灣俗稱「外蒙古」。台灣人一般會認為成吉思汗發跡於漠北蒙古,且建立一國,故蒙古國當為蒙古族正統,但若細究歷史來看,成吉思汗的直系後裔,即黃金家族的末代大汗林丹汗之根據地察哈爾部還在今內蒙古境內,以正統論斷內蒙古其實也不盡公平。

內蒙古博物院內成吉思汗像
內蒙古博物院內成吉思汗像|Photo Credit:高紹沖提供
沒有「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內蒙古呼和浩特

言歸正傳,當年我先走兩岸航線飛往石家莊過夜後,高鐵北上到北京轉巴士,舟車勞頓下,才輾轉抵達內蒙古自治區首府——呼和浩特市,得以一睹內蒙風采。

而呼和浩特原名「歸綏」,亦為中華民國大陸時期綏遠省省會,現今台北市尚有「歸綏街」,台中市則有「綏遠路」,紀念這段被人淡忘的歷史。呼和浩特另有個「青城」稱號,原來呼和浩特為蒙古語音譯,「呼和」為青色,「浩特」為城市。如今的呼和浩特基本上就是座繁榮都市,市區雖有點綴的蒙古包,但絕無台灣人對蒙古琅琅上口的「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之印象。

呼和浩特既是一座媲美台北的首府,都會區該有的娛樂場所、購物中心、精品百貨等應有盡有。一路走來,也多半是操中文的居民或遊客,除了店家中文招牌上必備的蒙古文與觀光景區「蒙元文化街」部分建築外,傳統蒙古的痕跡不深。

其實整個內蒙古自治區漢族數量早已遠超蒙古族等少數民族,熱鬧好討生活的青城自不例外。此外尚有許多回族居住於青城,亦有清真寺等回族聚居區,與以伊斯蘭建築取勝的伊斯蘭風情街,其街口的廣場上除有雪白阿拉伯宮,還有個大型阿拉丁神燈供人拍照,極富異國風味(對台灣人來說)。

伊斯蘭風情街之阿拉丁神燈
伊斯蘭風情街之阿拉丁神燈|Photo Credit: 高紹沖提供

飲食上呼和浩特除相應的清真料理,大江南北及異國菜色都有,但仍屬蒙古族飲食大塊吃肉,大口喝酒最具特色,販售馬奶酒的超市也相當多。蒙古羊肉更是一絕,主餐我點過羊肉麵,絲毫沒有台灣人詬病的羊騷味,那個麵湯實在是生平喝過之最,整個給我喝個碗底朝天,好鮮甜!知名的蒙古奶茶口感則是極為紮實,與台灣鮮奶茶走濃醇香路線不同,專攻濃,化不開的濃郁,且極為暖身,入口馬上通體熱了起來。

蒙古族飲食:蒙古羊肉麵、駝肉餡餅、奶茶
蒙古族飲食:蒙古羊肉麵、駝肉餡餅、奶茶|Photo Credit:高紹沖提供

由於呼和浩特人口稠密,大眾運輸自是王道,市區還提供免費公車提振觀光,就在類似台北忠孝東路的主幹道上來回運行,車班密集,幾個重要景點如內蒙古博物院、綏遠城將軍衙署等都設站,購物中心等商城也在同條大路上。其中內蒙古博物院是寓教於樂的優質景點,分為6大展廳,自內蒙古的地貌、歷史、資源、民族、航太等方方面面介紹,院內服務人員皆身著亮白緞面民族服飾親切講解。

內蒙古所見所聞

不過我在內蒙古數日,其實待在城市院校跟許多青年師生或社會人士交流的時間最多。內蒙古幾年前仰賴原物料的開採,的確有段風光時光,但經濟快速成長同時產生泡沫。鄂爾多斯市因炒作房地產,大肆蓋樓房,最後周轉不靈,形成所謂的「爛尾樓」,且空屋率極高,成為著名的「鬼城」,竟然是現在的新興景點,值得台灣警惕與戒慎恐懼。

內蒙古力求現代化的同時,內蒙古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育的兩難更成為當地人熱衷討論的議題,漠化形成的沙塵暴已是當地政府全力整治的目標,惡化的沙塵暴甚至能遠渡重洋直達台灣。而環境問題背後也反應出另個深刻議題,即漢人追逐經濟利益至上的價值觀,造成過度開墾與放牧的衝擊,已使蒙古族傳統生活與文化發生質變。

於酒酣耳熱之際,蒙古族青年學子仍能來段搖曳生姿,抖動肩膀的傳統蒙古舞蹈,但更有許多身分證明載蒙古族的學生自承說不來幾句蒙古話,甚至表示考量就業,僅願意花時間學好英語等外語。蒙古文化內涵流失或者是說「觀光化」的速度極快,成為我最深刻的印象。

台灣能做的事

最後,中國邊疆其實是探討中國政治與經貿議題的重要一環,台灣有許多關注「北上廣」與一、二線城市經濟發展的學者或媒體,但在民族政策此一面向鮮少探討。對中國既缺乏全面性的瞭解,便無法準確預判與規劃政策,個人認為相當可惜,也希望台灣有識之士能不偏廢放棄,多多認識這塊繽紛多彩的神祕領域。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