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娜娜是不是台獨?「大祖國」時代的文革式批鬥

歐陽娜娜是不是台獨?「大祖國」時代的文革式批鬥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尤其歐陽娜娜一家,在台灣也是在國民黨工作的外省族群,就文化意識及血緣上比起許多人更為「中華傳統」,甚至要說中國人也不為過,然而中國網民卻連這樣的在文化以及血統上親近中國人的「台灣人」都不放過,這不是批鬥是什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WL

2016年黃安舉報了1999年出生的周子瑜為台獨,2019年歐陽娜娜被指出台獨,兩人皆藉由影片及工作室發表聲明,間接及直接的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及自己是中國人。

2000年,張惠妹在陳水扁的就職典禮上唱中華民國國歌,被中國封殺,2010年徐若瑄因為出席東京影展缺席抵制中國方要求「中國台灣」也被封殺,林志玲家庭的綠色背景讓她也遭非議,得站出來說自己身為「彩色」。

曾幾何時,中華民國與台灣已經成為共同詞,在台灣這塊土地還在為九二共識爭論不休時,中國已經步步逼近,縮減了台灣的模糊空間。「台獨」在台灣這塊土地曾經也是避諱的詞彙,不能提及的敏感詞,時至今日,卻成為逼問政治人物的口號,打壓在中國演藝圈生存的台灣藝人的標語,「你有辦法台灣獨立嗎?」、「 你是中國人嗎?」 句句都逼問著「九二共識」是否存在。

若是台灣政府開放台灣藝人的棄籍與否,或許也是解決之道,但其實大部分的藝人對於這個議題只是模糊的共識,若是哪位中國網民去追殺林飛帆是否台獨,那答案是肯定的,在台灣從政的人,無須看中國網民的臉色,被追殺台獨與否。弔詭的是,通常被貼上「台獨」標籤的卻是在台灣人看來與「台獨」較為無關的人,真正的大獨派,是中國人不在意的,那畢竟趨近於理想,然而現在的氛圍是追殺那些左右逢源,模糊定位的「中國台灣」人,他們必須表態,不能一邊是「台灣人」,一邊要在中國賺鈔票。

周子瑜在韓國演藝圈發展,韓國演藝圈有一部份的收入來源來自中國商演及大型節目,價碼是韓國演藝圈的好幾倍,無獨有偶,歐陽娜娜在中國接綜藝節目及表演,也是台灣綜藝圈給不出的天價。然而這些人除了在台灣出生長大外,都已經將生活重心移到海外,中國網民卻要求這些人表態是否支持「一中原則」,是否為「中國人」,這是一種文革批鬥的移植。

尤其歐陽娜娜一家,在台灣是在國民黨工作的外省族群,就文化意識及血緣上比起許多人更為「中國」,甚至要說是中國人也不為過,當然這與過去我們所熟悉的中國人以及中國目前定義上的中國人可能有出入,但中國網民卻連這樣在文化以及血統上親近中國人的「台灣人」都不放過,何況歐陽一家並無明確的「台獨傾向」,她們雖稱自己來自台灣,卻也不避諱「內地」這個商業詞語,也曾經回去老家祭祖,這樣的人都被打成「台獨」,掛上紅色的狗牌,要這些人下跪,讚揚中國的美好,「祖國」的偉大,將「一個中國」的意識貼在腦門上。

立委補選結果揭曉 國民黨歐陽龍出面回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習近平時代,中國的言論自由緊縮,政治空間更是壓減,台灣公司赤燭遊戲的《還願》因為有「習近平小熊維尼」的符咒,而被中國網民抵制,中國本來稱之為「國產遊戲」,這樣的行為在台灣網友中被稱為「吃豆腐」,然而一夕之間遊戲下架了,至今還沒重新上架。

蔡英文政府曾說,在她任內沒有人需要為了國家認同而道歉,台灣從1895年經歷了51年的日本殖民統治,到後來1945年歸還中國政府,1949年國民黨撤退來台,民族意識一直是模糊的,外來政權的統治總是被接受,外省本省日本美國相互的角力,國家認同不穩定,到近代才出現了一個維持現狀的共同意識,認同自己是台灣人,回歸及獨立的意識都逐漸削弱,人民逐漸在這土地生根。

然而現在,在中國求生的藝人們先後必須接受文革式的「質問」,必須接受「愛國」的審判,把「國家意識」及「中華民族」以及「共產黨政府」三位一體的綑綁,來逼問從事藝術工作且明顯對政治並無特別立場的藝人們,要求18歲甚至是16歲的青少年們需要選邊站。對中國網民來說,他們已經接近成人或是成年了,必須知道「台獨」是邪惡的,甚至是不被容許的,不能拿「尚且年幼」這個說法來避免戴上紅領巾,這樣的政治審問,在台灣是不習慣的,台灣習慣孩子成長的過程中不要過於政治化,然而中國人的「政治觀」只有一種,必須以身為中華民族及中國人為榮,「台獨拷問」不停地出現在有影響力的網路上,下一個是誰被舉報?無人得知。

或許,未來這將出現在不僅止於演藝界,也會是一種對於要進出中國作商業往來的台灣人民的審查,只有越縮越減,「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一個既定的事實,然而「中國台灣」是一種謬誤,中國政府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已不是新聞,現在更進一步製造出一種錯覺,台灣屬於中國,使得所有認為台灣是一個可以自主做決定的國家意識,出了台灣後像是一種幻覺,一種指鹿為馬已經產生,從最為顯眼的台灣藝人開始施行,喜愛台灣藝人的中國民眾們,一聽到「台獨」就像文革時聽到了「走資派」,瞬間滿滿的愛意成為了仇恨,誰是「台獨」就開始丟石頭。

當縣市首長藉著人氣,反智的一再宣稱自己支持九二共識,卻沒有意識到台灣的經濟空間及政治空間一再縮減,現任的執政政府雖然喊口號——「無須為了認同道歉」,卻也無法解決一再的「中國台灣」問題,台灣的下一步及台灣人這個共同意識,還有已行之有年的民主政治以及法律,一路走來艱難的認同以及共同經營的生活基準該如何維持下去?這是一個難題,也是對於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的考驗。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