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義大利向「一帶一路」低頭,中資帶來的會是期待還是傷害?

當義大利向「一帶一路」低頭,中資帶來的會是期待還是傷害?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幾年間,當歐盟發現歐盟企業不見得可以在「一帶一路」項目中獲利,且憂心中國「一帶一路」挾著經濟優勢擴張勢力的情況下,在2018年9月多時推出歐盟版的「歐亞互聯」計畫,打算以「歐洲方式」跟中國在亞洲展開競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3月23日上午到訪義大利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義大利總理孔蒂(Giuseppe Conte)會面簽署多份合作文件,包括「一帶一路」合作諒解備忘錄,義大利名符其實成為首個加入一帶一路的七大工業國(G7)國家。只是經濟往北京靠攏的動作,擴大了對方的政治影響力,加深了與歐盟間德法軸心的猜疑與刺激了北約美國老大的神經。

義大利對中資的期待與立場的轉變

歐債危機爆發迄今已近11年之久,義大利尚未完全復甦,國內負債總額高達GDP的131%,僅優於希臘。經濟問題之外,2015年至2017年之間義大利流入難民總計為43.2萬人,儘管並非難民流入最多者,但難民所引發社會問題,讓民粹的政黨支持度扶搖直上。上述兩個問題在多年無法獲得歐盟支持後,2018年6月(在折騰近三個月後)義大利兩個主張「義大利優先」的政黨(五星運動與聯盟黨),以反移民及擴大公共開支等政策獲取民眾支持並組閣成功。

他們上台後,急需兌現選舉承諾,在擴大公共支出之餘,需要外國投資方能刺激資本流動、活絡經濟市場達到經濟成長的目的。無奈囿於歐盟的預算規範,義大利難以增加開支,於是乎出現了2018年9月至12月與歐盟執委會的預算對峙,最終因為市場的殖利率急速上揚及執委會祭出懲罰的箝制因素,義大利無奈地臣服於歐盟。換言之,為了擴大開資必須有外資挹注,同時義大利向北京靠攏是對歐盟依從德國多年來實行緊縮政策,以及沒有兌現大量投資的新政承諾的報復,不過此舉除了開罪歐盟之外,也跟美國產生了外交隔閡。

義大利對於中國國家主席來訪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期望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帶來基礎建設的投資、減少貿易赤字、大量進口義大利的產品、保護義大利廠商在中國的商業利益等,此外,更期待習近平造訪西西里能帶來觀光利益,吸引中國遊客來訪。

事實上,中國的投資早已登堂入室,2016年以美元5.8億購得義大利Vado港40%的股權。「一帶一路」的效應更在2017年5月民主黨的前總理簡提洛尼(Paolo Gentiloni)在出席北京「一帶一路」會議達到了高潮,他曾云:「義大利可以在這場中國非常關心的大型活動中扮演主角。」現任的義大利副總理迪馬尤(Luigi Di Maio)更進一步宣稱,義大利有望2018年底前與中國簽署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諒解備忘錄,有機會成為七大工業國中首個參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

迪馬尤需款孔急,希望義大利產品能進入中國市場,義大利需要清除貿易障礙、改善基礎設施,而這恰好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所包含的內容。義大利於2018年10月1日在羅馬正式成立義大利中國任務小組,以協調和強化與中國的經貿合作,並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合作。甚至迪馬尤偕同經濟部長,於2019年初訪中參加中國首屆國際進口博覽會,表態對「一帶一路」的支持。

義大利立場的轉變

今(2019)年3月,歐盟會員國投票通過「歐盟外資審查機制」,賦予各國更大的權力來審查和阻止外國投資,尤其是有著外國政府撐腰的投資,然而,義大利卻投了棄權票。相較於兩年前,義大利攜手德國、法國從2017年2月開始持續向歐盟提議建立歐盟投資審查機制,並要求歐盟賦予(被收購)目標企業所在的會員國法律基礎,可以審查與市場規則不符的股權收購,若目標企業歸屬於敏感高科技產業,會員國有權約束收購方或禁止他們交易。該機制於2019年2月14日經歐洲議會通過,成為歐盟的第一個防止外資威脅國家安全的規定,該法律將於2020年10月生效,歐盟會員國政府獲准擁有新的審查權力,換言之,最終決定權仍握在歐盟會員國手上。

RTS2EHFW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義大利內部不同的疑慮

不過,真是天降甘霖或是枯木逢春,仍有待時間證明。誠如前歐盟執委會主席與曾任多次義大利總理的普羅迪(Romano Prodi)就直陳,義大利錯失了多年前中國想要投資南部卡拉布里亞大區港口的契機(因光榮會作祟),而讓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奪得機先。倘若的里也斯特(Trieste)與熱那亞(Genova)港口能引進中資,因錯失佳機,未來規模應難以撼動比雷埃夫斯港的地位。

至於提升西西里的中國觀光客也可能是一場空,只因2016年習近平也曾短暫造訪薩丁尼亞,卻未引發觀光熱潮。更憂心高額借貸還不出錢的下場,是否會重演斯里蘭卡事件,必須轉移港口控制權給中國。更何況還需要考慮到破壞歐盟的內部和諧,甚至是美國老大哥近來的恐嚇。

總理與副總理迪馬尤積極想出口義大利的產品,但是另一位民粹副總理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與右派前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因「一帶一路」涉及國家戰略安全部門(通信、港口、基礎設施與能源),反對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薩爾維尼甚至未出席晚宴;普羅迪在吸引外資與不開罪美歐的立場下,呼籲只要在備忘錄中不見5G的字眼,鼓勵義大利簽署備忘錄,將產品輸往中國。這位親歐前總理的言下之意道出了義大利不應排除中資,只要不採美歐的底線。

歐盟與德、法的阻撓

歐盟於「一帶一路」倡議在2013年提出後,從起初不甚明瞭「一帶一路」為何物,為了搶搭列車,先是在2015年設計了「歐盟-中國連通平台」期使「一帶一路」與歐盟自身的「榮克投資計畫」互動對接,達到投資雙贏的目的。後續有感於中國透過「中國-中東歐16國經貿合作論壇」拉攏中東歐破壞了歐盟內部和諧、重要戰略港口以及德國重要高科技產業被收購之後,於今年2月14日經歐洲議會通過「歐盟外資審查機制」,隨後歐盟理事會也於3月通過。

這幾年間,當歐盟發現歐盟企業不見得可以在「一帶一路」項目中獲利,且憂心中國「一帶一路」挾著經濟優勢擴張勢力的情況下,在2018年9月多時推出歐盟版的「歐亞互聯」計畫,打算以「歐洲方式」跟中國在亞洲展開競逐。

今年歐盟執委員會在3月12日發布10頁的「歐中戰略展望」,其中包含10項對中國的要求,並把中方稱作「追求技術領先的經濟競爭者,鼓吹其他治理模式的體制敵手。」準此,吾人可看出歐盟試圖統一對中政策的口徑。不過,歐盟選擇義中碰面的前一天召開歐盟高峰會,反制義大利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法國也因跟義大利持續的外交糾紛,找來德國與執委會主席一起在巴黎跟習近平見面,壓根不讓義大利專美於前,旨在降低G7第一個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的衝擊。

不過,儘管受制美國的壓力,歐盟內部對限制華為5G出現不同調,最終歐盟執委會無法要求歐洲各國禁用華為產品,而是讓歐盟國家基於國安因素自行決定;但先前的政治壓力,已經迫使義大利在簽署的備忘錄裡剔除了「一帶一路」協議中所有涉及技術和通信的內容。

h_55075755
Photo Credit: epa-efe
備忘錄的後續影響

儘管外界緊張,觀察最終備忘錄僅簽訂29項協議,相較之前預估會簽40至50項協議已有落差,且拿掉的敏感部分正是通訊(5G)與技術方面,以及里也斯特與熱內亞港口並未同先前討論般放上「戰略夥伴」的字眼(當然兩個港口都會開放),相當程度符合先前歐中雙方所談妥的2020、2030議程合作項目(雙方重申支持中國-歐盟全面戰略夥伴關係;雙方支持全面落實「中歐合作2020戰略規畫」)以及歐盟所提出的「歐亞互聯」戰略架構(加強一帶一路倡議同泛歐交通運輸網的對接,深化在港口、物流和海運領域的合作),並未明顯悖離歐盟的原則。

整體而言,美、歐的警告與內部另一執政黨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撓奏效。此外,為淡化外界的疑慮,義大利強調簽署協議可以平衡義大利與中國近180億美元的逆差。整個事件體現了中方獲得面子,歐、美獲得裡子,義大利則拿到些許的金子,強要資金卻須在安全範疇(聯盟黨、歐盟內部和諧與美國盟友)取得妥協。

不過,其後續影響自然有之,值得繼續觀察。第一、成為G7的第一個突破口有其強烈的政治象徵性,是否引發歐盟內部或其他國家效尤。德、法兩國與中方貿易額甚大,但礙於口中所稱的「國安問題」是否會眼紅?進而繼續杯葛義大利?第二、儘管義大利聲稱握有「黃金權力」可對備忘錄裡的涉及國安的項目進行干預;只是義大利許多港口早已期待中資入袋,一場國安與經濟溫飽的戲即將上演,換言之,聯盟黨與五星運動的內部衝突很快就會白熱化。第三、對於美國老大哥的警告置之不理,五星運動的親中與聯盟黨的親川普(Donald Trump),又是提前布局另一場外交熱戰的舞台。第三、倘若中資像經營希臘港口般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義大利是否會更加的遠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張孟仁』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