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劇追追追】《我們與惡的距離》: 被埋葬的家庭與媒體的再次謀殺

【台劇追追追】《我們與惡的距離》: 被埋葬的家庭與媒體的再次謀殺
Photo Credit: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眼前的悲傷場景,正是一手養育的兒子親手造成的,這要如何賠償、如何填補、如何鼓起勇氣一一向家屬道歉?對於父母來說,無論如何都沒法挽回人命,更無法撫平傷痛。比起兒子犯下的罪更可怕的,卻是連一聲道歉都難以啟齒的鬱悶與痛心。

如果親哥哥是隨機殺人犯,人生接下來要如何度過?兒子在母親節前一天被槍殺,如何在媒體的崗位上保持專業?作為殺人犯的辯護律師,被社會大眾唾棄為何還能保持初心?這一切的疑問,都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交織成複雜的網,叩問著觀眾的心。或許,罪惡與我們的距離,就只是那脆弱的一線之隔,一不小心就會闖入我們自以為平靜的人生。

槍響之後:母親節前夕與苟活的妹妹

能看到吳慷仁、溫昇豪、賈靜雯一同飆演技,想必是相當過癮而幸福的。而《我們與惡的距離》就做到了這件事。首播的兩小時中,節奏緊湊、張力十足,可說如同歐美劇集般的明快。剛開場,辯護律師王赦(吳慷仁飾)就被憤怒民眾潑了滿身屎,而他辯護的對象,正是在母親節前夕,犯下冷血槍殺案的李曉明。

另一方面,身為受害者家屬的媒體總監宋喬安(賈靜雯飾),在工作的龐大壓力下,卻沒有時間陪伴女兒。與丈夫之間的關係,早在兒子死去之後就出現裂痕,只剩下名存實亡的「夫妻」二字,以及內心無比牽掛的女兒天晴。

「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如果哥哥還在,你應該會比較開心吧!」天晴在母親節卡片上寫道。

between_1
Photo Credit:公共電視《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

也許是因為戲劇張力,劇中將被害者家屬與加害者的家屬,相聚在同一家公司。面對家屬的愧疚,讓身為殺人犯妹妹的大芝(陳妤 飾)難以承受。畢竟,上司摯愛的家人被莫名奪走,下手的卻是自己的手足。於此,陳妤將角色詮釋得相當出色,完全扛起這個承受罪惡與掙扎的小菜鳥。

封閉內心的冷漠、垂頭喪氣的放棄理想,最後卻故作開朗的掛著笑容,以上狀態讓她作為殺人犯妹妹的角色相當具有說服力。殺戮發生後,毀去的往往不只是無數被害者家庭,加害者家庭也同時被輿論和罪咎撕成一片片碎塊。

罪惡血緣:埋葬的家庭與重生之人

前兩集最大的哭點,落在槍手李曉明的父母想去公祭致意,卻無法跨越內心的障礙,只能在門外無力的啜泣。人命的重量在一個個傷心欲絕的家庭面前表露無疑,如此多心碎的人們,因為母親節前夕的隨機殺人,美好的人生從此變調,留下了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

眼前的悲傷場景,正是一手養育的兒子親手造成的,這要如何賠償、如何填補、如何鼓起勇氣一一向家屬道歉?對於父母來說,無論如何都沒法挽回人命,更無法撫平傷痛。比起兒子犯下的罪更可怕的,卻是連一聲道歉都難以啟齒的鬱悶與痛心。

「我沒辦法⋯⋯我真的沒辦法⋯⋯這麼多的人⋯⋯我們要怎麼道歉⋯⋯我們要怎麼賠償?」父親顫抖著。

between_2
Photo Credit:公共電視《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

之後,一家三人陷入了軟爛的日常,爸爸成天沉浸於酒精,女兒躺在床上無所事事,連澡都不願去洗。槍響之後留下的家人,內心被無盡的罪惡感填滿,從喉嚨溢出到整個房間,儼然失去了生存的動力,跟著兒子的隨機殺人一同埋葬。

目睹這情況,媽媽再也無法忍受,決心讓女兒重獲新生。她把女兒拖去戶政事務所改名,從此以後,李曉文不再是殺人犯李曉明的妹妹,而是「李大芝」--父母出車禍雙亡的獨生女。對於母親來說,要陪葬讓兩老去陪葬就好,若能換得女兒重生,一切都值得了。

「家裡要死,死三個人就好,不能連妳也葬在這裡。」媽媽親手脫下女兒的口罩。

between_3
Photo Credit:公共電視《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
媒體和殺人犯:聳動吸睛的再次謀殺

劇中另一個重要的主題,是探討作為媒體的職責。究竟,是追求收視不擇手段,為了搶快即使是假消息也照樣播出?還是要為了真相與新聞倫理,呈現正確的新聞給閱聽大眾,即使不夠聳動、快速也無所謂?

常理來說,選擇後者似乎是合乎良知的判斷。但在生存壓力與收視率的考量下,誰又能保證每次都可以不被誘惑,扭曲自己的原則?因此,當喬安遇上了精神病患挾持幼兒園的事件,便是天人交戰的時刻。擺盪於道德與利益的天秤之間,真有絕對正確的選擇嗎?

「不要教我怎麼播新聞!」宋喬安霸氣喊道。

對於喬安來說,她身為上次隨機殺人的受害者家屬,卻要保持自己的專業,不能被情緒沖昏頭。雖然直播會帶來收視率,卻可能引發不必要的恐慌與模仿效應,這對社會或許才是殺傷力最大的地方。最後,她便做出了不要直播的決定,即使她的採訪記者是最早到現場的。

幼兒園挾持事件裡,律師王赦年幼的女兒不幸地深陷其中。當親愛的家人受到威脅,他為殺人犯辯護的初衷還能保持嗎?他還能平常心的看待所謂「殺人犯」,即使摯愛的骨肉受到傷害?日後,這問題或將為他帶來困擾,甚至狠狠的給予他重擊。

g08-b
Photo Credit:公共電視《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

最後更諷刺的是,正當大芝試圖努力展開全新的生活,這次挾持幼兒院的嫌犯,卻是房東的弟弟,這將為她的人生掀起一陣滔天巨浪。到頭來,我們與惡的距離,永遠比我們想像中的近上許多。但對於大芝來說,或許有點太近了⋯⋯

核稿編輯:游千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