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流媒體之衝擊效應:Netflix、Amazon與電影產業的愛恨情仇

串流媒體之衝擊效應:Netflix、Amazon與電影產業的愛恨情仇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7年,Netflix兩部原創作品《玉子》、《邁耶維茨的故事》入選坎城主競賽單元時就引發激烈的討論;2018年坎城影展更是硬性規定,所有主競賽電影都必須在法國以戲院規模上映,Netflix則宣布撤出所有將在坎城播放的電影。

這部電影是這麼開場的。第一顆鏡頭以垂直俯角拍攝,黑白畫面、沒有音樂,鏡頭中是一塊又一塊夾雜著新舊的磁磚地板,畫面正中央有一灘水,倒映出些微斑駁的圍牆,倒影中再遠些是一片小小的天空,一架飛機正緩緩地飛過。

畫面外有細細的腳步聲以及刷地聲,演職員表配合著畫外音的節奏逐漸浮現,帶著肥皂的污水從磁磚上流過,擾亂了原先清晰平靜的倒影,此時片名「ROMA」現身畫面之中。

這是墨西哥導演Alfonso Cuarón的新作《羅馬》,根據Cuarón的童年記憶拍攝而成的大師級藝術作品,猶如費里尼的《八又二分之一》、雷奈的《去年在馬倫巴》、侯孝賢的《童年往事》,電影史每過個數十年就會出現這麼一部傳奇經典,注定要成為影迷畢生流傳的精品。

《羅馬》的藝術成就無話可說,威尼斯影展金獅獎、多倫多影展、金球獎、奧斯卡三項大獎、以及無數影評人獎的肯定。《羅馬》採黑白攝影,用最純粹的電影語言去描繪複雜的人生與世界。其中一幕在墨西哥街頭橫搖的超長鏡頭,女主角與妹妹在街道上奔馳,Cuarón的鏡頭原汁原味地記錄下當時墨西哥的生活樣貌,宛如墨西哥版的《清明上河圖》,要說《羅馬》是2018年最受注目的作品都當之無愧。

然而讓《羅馬》引起更大話題的是背後的發行公司,黑白影像中的一個顯目的鮮紅字樣「Netflix」。

就在全世界都在猜測入圍十項奧斯卡的《羅馬》最終能抱回幾座獎的前夕,法國藝術院線聯盟主席François Aymé發表了一封公開信,批判曾是影展寵兒,卻在去年都投入Netflix懷抱的Alfonso Cuarón以及柯恩兄弟

Cuarón的《羅馬》以及柯恩兄弟的《西部老巴的故事》共在本屆奧斯卡獲得13項入圍,可以說是Netflix自2015年的第一部原創電影《無境之獸》進攻獎季以來,首次在奧斯卡取得大勝利,接著加入MPAA後,象徵著串流媒體時代的來臨。今年奧斯卡的入圍名單中,史上頭一遭,Netflix、Amazon、Hulu三大串流巨頭都有原創作品入圍,足以證明線上串流浪潮襲來的勢不可擋。

於是Netflix、Amazon等串流媒體究竟會對影視產業造成什麼樣的衝擊,便成為這幾年來業界最熱門的話題。在2017年,Netflix兩部原創作品《玉子》、《邁耶維茨的故事》入選坎城主競賽單元時,就引發了激烈的討論。當時的評審團主席、西班牙國寶導演阿莫多瓦就主張反對Netflix的發行策略。

2018年坎城影展官方更是硬性規定,所有主競賽電影都必須在法國以戲院規模上映,Netflix宣布撤出所有將在坎城播放的電影,正式與坎城影展分道揚鑣,其中就包括影展方極力邀約的《羅馬》,坎城影展的藝術總監Thierry Fremaux曾希望說服Netflix能迴轉心意,雖然大呼可惜,但他仍肯定Netflix對於《羅馬》的貢獻是電影史上的一大進步。

有別於坎城影展,近年來向荷里活靠攏的威尼斯影展,去年一口氣選入三部Netflix原創電影《羅馬》、《西部老巴的故事》、《0722:極右挪威》進入主競賽單元,最終《羅馬》獲得最大獎金獅獎、《西部老巴的故事》獲得最佳劇本獎、《0722:極右挪威》則獲得人道主義精神獎。

其中有個小軼聞,去年坎城影展評審團主席、奧斯卡影后姬蒂白蘭芝悄悄現身威尼斯影展,讓影展方大吃一驚,直呼要出席怎麼不事先報備,姬蒂白蘭芝幽幽地說:「我是來看第22部坎城競賽片的」,顯示出影壇對於《羅馬》的重視程度。

身為矽谷與華爾街金童的Netflix,如今在荷里活已經是勢不可擋的勁旅,但是為了讓《羅馬》能闖入奧斯卡殿堂,Netflix也為《羅馬》改變了向來的發行策略。

首先是Netflix最令戲院頭痛的「Day-to-Date」模式,以往的Netflix原創作品如要發行,都會讓戲院與其串流平台同步上映,然而《羅馬》在表訂的2018年12月14日上線之前,就已提前在LA進行了將近三週的戲院上映,此舉無非是希望能平息許多業界人士對於Netflix的質疑,顯示Netflix仍重視戲院體驗的觀影儀式。

畢竟Netflix清楚明白,要獲得奧斯卡就必須有好人緣,這是再怎麼強大的數據演算法都無法達成的。在北美,戲院檔期基本上是由大片廠所霸佔,票房盈利也多半回到大片廠手中,使得小型片商、獨立電影要登上戲院簡直是天方夜譚。

Netflix在發行戲院作品的手法便與這些小型電影相同,採用的是「Four Wall Release」,意指片商向戲院以租賃的方式播放電影,直接吸收票房收入,透過此種方式,便可以跳過公布票房的環節。

對於這類非商業電影的獎季之路來說,相當有利。影藝學院在2012年為了響應線上串流的竄起,更改奧斯卡入圍規定,允許電影能同時進行戲院與非戲院的發行,使得「Day-to-Date」與「Four Wall」成為小眾電影問鼎奧斯卡的最佳方法。

除了老大哥Netflix外,其他如Amazon等平台呢?Amazon在發行上比較沒有像Netflix如此激進地去挑戰傳統,Amazon的作品都會先進行戲院發行後,才登上自家平台成為獨家內容,也因此去年我們仍能在坎城影展看到Amazon發行的《沒有煙硝的愛情》,但Amazon日前也宣布未來將會製作一些不會登上戲院的原創作品,向Netflix靠攏,引發業界的疑慮與討論。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