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尼拉鬧嚴重水荒,菲總統杜特蒂向新加坡討教「淨水秘方」

馬尼拉鬧嚴重水荒,菲總統杜特蒂向新加坡討教「淨水秘方」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菲律賓大馬尼拉地區近期鬧水荒,總統杜特蒂想向新加坡請教供水技術。先天嚴重缺乏水資源的新加坡,經過一番打拚,辛苦擬出「四大水喉」計劃後,竟有一天能有幸向其他國家傳授自己的供水經驗和技術。

文:蘇羽葳

雖然新加坡這個彈丸小國沒有自然的水資源,但供水技術還是挺不錯的,怎麼說呢?因為菲律賓大馬尼拉地區近期鬧水荒,總統杜特蒂困擾得想向新加坡請教供水技術。

據《聯合早報》報導,菲律賓大馬尼拉地區陷入多年來最嚴重的水荒,大大影響了1200萬人口當中約半數人的日常生活,而在馬尼拉東部地區部分民宅已完全斷水。如今,半數人家的水喉每天長達20小時一滴水都沒有,全家大小只好提著水桶長時間在街頭排隊苦等水罐車來送水;也有公寓住戶直接從游泳池取水使用。

不只住宅區,連首都中央商業區和學校也遭殃,一些醫院還因為缺水不得不將病況較不緊急的病人拒於門外。消防栓沒有水,洗車業者停止營業,商場里的部分廁所也關閉。

這場水荒在本月的第一周開始顯現,起初只有約數十個村子的水供受影響長達12小時。後來擴大到馬尼拉市、大馬尼拉地區的奎松等城市,而且缺水時間越來越長。目前,一些地區已經斷水多日。

為大馬尼拉半數地區供水的馬尼拉水務公司(Manila Water)表示,全市將分時段實施限水,以便較平均地分攤缺水的痛苦。

商店裡的水桶和簡便油罐被搶購一空。人們出動全家大小,提著大桶小桶,要盡量從好不容易等來的水車多裝些水回家。有位57歲的市民無奈道:「我學會了只用七壺水來洗澡,甚至還盛下洗澡水來衝馬桶。現在我們沒功夫辦正事,時間都花在確保有水可用。」

如今,斷水面積越來越大,連馬尼拉中央商業區的馬卡蒂市部分地區也斷水6小時,甚至將近一整天。到底為什麼會發生那麼慘重的缺水事件?

需求量太高,供給量太低

《中央社》報導,馬尼拉水公司表示因受到馬尼拉都會區人口激增影響,大馬尼拉東區每天用水需求量增加到17.4億公升。由於從安加特水庫(Angat Dam)取得水量不足,因此必須使用較小的拉梅薩壩(La Mesa Dam)水源。

不過,由於目前遭遇嚴重乾旱,拉梅薩壩水位已降到21年來新低,造成供水不足。

民眾得知後,又爭先恐後地急忙找出家裡所有的容器,把水存起來。菲律賓政府坦承,早就預見到水源會供不應求,但擴大供水能力的基建項目一再拖延,以致問題終於出現。

正在醖釀中的一個主要工程是斥資3億5500萬美元在首都以南興建的卡利瓦大壩(Kaliwa Dam)。不過,這個由中國資金援建的項目卻受到原住民、教會領袖和環保組織的反對和阻撓,原因是他們擔心工程會對環境造成破壞。

這個大壩預期今年動工,2023年建成後每天可以為馬尼拉及周邊提供6億升水,可大大緩解當地的缺水問題。不過,工程至今還未獲得菲律環境與天然資源部發放環境依從證書,能否落實還是個未知數。

面對這樣的水荒,也難怪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會連忙表示,有意請教新加坡的供水系統,學習學習。

杜特蒂:需要新加坡的供水建議

19日杜特蒂向新上任的新加坡駐菲律賓大使說:「我們需要新加坡的建議,我相信這會有效地幫助解決我們的問題,尤其是缺水的問題。」

新上任的新加坡駐菲律賓大使何韋弘(Gerard Ho)當時正在向菲律賓總統遞交國書。由於菲律賓和新加坡一樣,四面被海水包圍,所以杜特蒂尤其對我國的海水淡化技術感興趣。他表示,自己知道以色列和新加坡擁有數一數二的海水淡化器材。

去年四月,新的大士海水淡化廠(Tuaspring Desalination Plant)逐步投入運作,每天生產的水量可滿足20萬戶家庭的需求。這是我國第三座海水淡化廠。

環境及水源部長馬善高為新海水淡化廠主持開幕儀式時強調:「海水淡化和新生水一樣,都是不受天氣影響的水供來源。海水淡化能更有效地輔助新加坡應對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

也許在菲律賓受乾旱之苦的杜特蒂正是想起了這句話,才萌生起向我國請教供水建議的念頭。

雖說如此,但根據《海峽時報》報導,有專家指出使用海水淡化技術太貴了,對菲律賓來說不切實際。他們估計,每立方米的水會要價至少2美元。而且,馬尼拉的兩大供水公司去年才宣佈從今年開始會逐漸上調居民用水價格。整個淡化技術的引進,加上建設海水淡化廠,恐怕也得需要一段時間。

只是萬萬沒想到,先天嚴重缺乏水資源的新加坡,經過一番打拚,辛苦擬出「四大水喉」計劃後,竟有一天能有幸向其他國家傳授自己的供水經驗和技術。

根據菲律賓國家灌溉局(NIA),至少5月中之前,安加特水庫仍足以供應大馬尼拉居民飲用水及布拉坎省和班巴加省農田灌溉用水。短期內,供水問題可能會獲得緩解,但菲律賓還是得盡快為供水需求尋找一個長久的解決方案;或許新加坡的水傳奇已經給了杜特蒂一些啟發。

延伸閱讀:

本文獲得新加坡紅螞蟻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