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女權有多糟?連女校長都帶頭「獵巫」反對女教師

波蘭女權有多糟?連女校長都帶頭「獵巫」反對女教師
Photo Credit:Human Rights Watch@Privat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部分政治人物和受教會支持的團體激烈抨擊女權組織及其工作——將女權和破壞婚姻、家庭等「傳統價值」劃等號——這種公然抹黑行動有時甚至有執政黨政治人物在背後撐腰。

文:菲莉芭・H・史都華(Philippa H Stewart,人權觀察資深媒體專員)

27年來,艾娃・伍諾洛斯卡(Ewa Wnorowska)奉獻她的人生,在波蘭一所小學幫助身心障礙學生。

在被稱為「黑色抗議」的波蘭女權運動首日,她和11位同事身穿黑衣合照,表示支持運動訴求。艾娃告訴人權觀察,雖然當天有很多人請假上街示威,她和同事們選擇照常上班,因為她們有責任照顧學校的孩子們。

自從2016年10月3日拍照那天開始,原本發布在瞼書的這張自拍照就被波蘭各大報章、社交媒體輪番轉載,引發廣泛爭論。照片中部分女性受到同事排斥,升遷受阻,甚至因壓力而病倒。

她們因為支持女權而受到打擊,在波蘭已成常態。

艾娃是扎布熱(Zabrze)鎮上小學的物理治療師,她向人權觀察研究員希拉蕊・馬戈利斯(Hillary Margolis)表示,她和封面照片中其他人遭到的報復,目的是為了嚇阻大家上街抗議。

「目的是製造寒蟬效應,使人們不敢上街,留在家裡,」她說。「我們可能遭到公開斥責、解聘,甚至在教育界永不錄用的處分。」

2016年10月的「黑色抗議」是波蘭首次群眾示威,人們在街頭集會要求平等,反對政府推動全面禁止人工流產的法案。

首次「黑色抗議」已過去兩年多,波蘭女權依舊飽受攻擊。

人權觀察發佈的最新報告《政府壓力揮之不去:對波蘭女性權利的攻擊》指出,波蘭的法律與正義黨(Prawo i Sprawiedliwość,簡稱PiS)自從2015年上台執政以後,就經常以幾乎無預警的臨檢和削減經費打擊女權團體。

受到打擊的不只是女權人士和非政府組織。許多支持女權示威或與女權團體合作的公務員也被移送懲戒,甚至飯碗不保。

部分政治人物和受教會支持的團體激烈抨擊女權組織及其工作——將女權和破壞婚姻、家庭等「傳統價值」劃等號——這種公然抹黑行動有時甚至有執政黨政治人物在背後撐腰。

「波蘭現在已濔漫恐懼氛圍,」馬戈利斯說。艾娃等人的案例也被拿來向一般人說明,反對政府是要承擔後果的。

對艾娃來說,它的後果開始於一位前同事在瞼書上看到她們的照片,並且留言指責。他又把這則圖文配上煽動性的評語,說圖中女性和納粹一樣支持墮胎。

馬戈利斯說,波蘭人大多一提到女權就想到墮胎,雖然女權的內涵遠不止此——例如援助家庭暴力和性侵受害者。

艾娃的前同事提出檢舉,於是當地教育局(Kuratorium)對照片中的九名教師和校長展開調查。審查的依據是《教師守則》(Teacher’s Code),關鍵在她們公開表達政治觀點的行為是否違背職責,並且「妨害教學專業的倫理與尊嚴」。照片中另外兩名女性因屬行政人員而未列入調查範圍內。

雖然紀律委員會最後認定她們不必受到正式處分,但照片中的女性有半數都因為來自校長和公眾的壓力而認錯道歉。

不處分的決定也未能平息眾怒。「網路上也出現排山倒海的仇恨言論。他們留言說我們應該剃光頭,甚至受火刑,」艾娃說。「其中五位老師從此夾起尾巴,不敢再參與倡議活動。」

另五位堅持下來的女性則在學校走廊上、教室裡成為心理戰的目標。

她們的女校長——本身也在照片中但企圖洗刷名聲——帶頭指揮這場獵巫行動,羞辱照片中的其他女性,把她們當成替罪羊。「她好像一心一意盡快把我們除掉。」艾娃說。

校內其他老師都避免和她們目光交接,也不和她們分享有關學生的重要訊息。

「我們被當做一群瘟神看待,」艾娃說。「整個氣氛讓我們難以正常工作。」

艾娃和三位同事都在2017-2018學年請病假,據她們自述,長期壓力使她們產生胃痛、焦慮、失眠和憂鬱等症狀。這些老師說,其他沒請假也不聽從校長的女同事們都被減少教學時數並且改為定期約聘——她們因此收入下降、升遷困難。艾娃最後決定回學校上班,拒絕被排擠離職。

「我可不想讓他們稱心如意。」她說。

這種不惜生涯規劃被徹底打亂的抗爭精神,以及社運人士說的,反對政府剝奪女權的公眾抗議方興未艾,使馬戈利斯對波蘭的未來仍抱有希望。

「我想政府恐怕低估了波蘭女性。」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