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國6成車輛使用過、進行超過1500萬次停車的App,開發者是李顯龍兒子

星國6成車輛使用過、進行超過1500萬次停車的App,開發者是李顯龍兒子
Photo Credit: 新加坡紅螞蟻沈澤瑋沈、曾慶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顯龍的兒子李鴻毅率領的團隊,如何在短短時間內成功做出「parking.sg」這個全新加坡人都在使用的停車手機應用程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沈澤瑋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和何晶的兒子李鴻毅近日在一項公開活動上發表主題演講,穿著比過去正式很多,至少收起了拖鞋。一件黑色T恤、一條深色休閒褲、一雙運動鞋遮腳趾。頭髮有梳,臉上有鬍渣,背著一個雙肩包,標準「IT男」打扮。不認識他的人,可能會以為是哪一位大學生來聽講座。

這場關於科技如何影響中小企業的講座陣容相當強大。請到兩位部長,早上是總理公署部長、職總秘書長黃志明坐鎮,下午是貿工部高級政務部長許寶琨壓軸。一個是開過戰鬥機的前三軍總長、一個是結腸直腸外科醫生。

這場「工業4.0暨服務業4.0大會」由職總就業與職能培訓中心和人力資本新加坡聯辦。為了幫中小企業應對科技帶來的挑戰,兩位部長算是拚了。但不管兩位講得多精彩,媒體朋友私下還是比較關注李鴻毅。

他以政府科技局(GovTech)政府數位服務數據科學署副署長的身份發表主旨演講,主要講述他所率領的團隊如何成功做出「parking.sg」這個手機應用程式。

20190314_li_hongyi
Photo Credit:: 翻攝 GovTech

有些讀者可能還不知道什麼是「parking.sg」,筆者用過很多次,真的很好用,已經用過的parking.sg的讀者可以直接跳過下面這一段:

只要一機在手,不管你在新加坡的哪個角落停車,要停多久,全部都可以通過手機搞定。不用再像住在石器年代那樣,用手指去戳停車固本,只要拿出手機按幾下就可以延長停車時間了。

根據國家發展部長黃循財今年2月在國會上回答議員質詢時透露的數據,自2017年10月推出以來,已有55萬輛車,也就是新加坡約6成車輛,通過parking.sg應用程式進行超過1500萬次停車。

身為parking.sg團隊的領導人,李鴻毅在講座上向大家介紹了這個應用程式的前生今世。

這位李家第三代開場的自我介紹很特別:「Hi everyone, so my name is Hong.」 (我是一陣風?這好像是比較美國式的自我介紹方式?)

李鴻毅很快就帶大家進入一個「IT男」的工作世界,從製作樣板到推出一個成熟的手機應用程式。這當中還包括提交建議書、說服別人接受建議,測試用戶體驗,以及最後可能要根據用戶反饋做調整。

如果在Youtube上看過李鴻毅在其他場合的演講,那你肯定覺得新意不多,基本上還是靠parking.sg成功史為主。但李鴻毅的演講不會沈悶,因為他語速快、手勢多,動作大。

自己看看影片:

這個影片講的的是:

工程師要確保APP的功能越簡單越好。你可以花上好幾個月去做一個應用程式,但用戶每天用只用不過幾分鐘,你必須在30秒內就讓用戶知道怎麼用,一切越簡單越好,別想讓應用程式「無所不能」。(這個原理跟寫稿差不多,作者因為花很多時間看很多資料,所以就越寫越長,但結果海量訊息反而無法讓讀者失掉閱讀的興趣。)

「用最簡單的科技去解決問題」

李鴻毅也提到關鍵一點:科技創新的重點是用最簡單的科技去解決問題,而不是為了展示你懂得人工智慧,說到底,科技只是一個工具,一切要為用戶設想。

另一個影片:

這個影片講的是parking.sg的工作團隊只有三個人,李鴻毅認為要創新並不需要動用幾百人,也不需要「整個政府」或舉國之力去做,專注在小問題並把它做好,時刻記住目標是什麼就對了。「小而精、小而美」還是能做出產品,這讓人丁單薄的筆者產生共鳴。

李鴻毅也透露創作過程的辛酸。做App不難,難的是要說服政府開發項目。為此,他還學記者那樣,在茶水間攔住部長推銷產品。部長看了樣板認為設計不錯,可以「找人做出來」,但後來因為資金和繁文縟節而耽擱進度。

最後是什麼人什麼事幫了大忙?是因為停車固本漲價和一位計程車司機的話帶來轉機。停車固本從五角漲到六角,引起諸多不滿,很多人擔心舊固本無法使用要虧大了,當時有一名部長和一位計程車司機談話,司機問部長:「為什麼你們不用應用程式?」 就因為這句話,parking.sg加快製作,幾個月後正式推出。

停多久、付多少

精打細算的我再說parking.sg的一個好:停多久、付多少,提早取車還可以拿回那些用不上的款額,不會白白給政府賺。

《聯合早報》報導,負責社區事務署的文化、社區及青年部長傅海燕在國會撥款委員會辯論國家發展部開支預算時就透露,Parking.sg過去一年多幫駕車人士節省330萬元,因為近一半用戶的停車時間都提早結束。

看來,這位李家三代是懂得一點心理學,知道「退錢」功能會讓用戶小開心一下,即便也只是幾毛錢。果然,根據Advisory網站一篇文章的介紹,李鴻毅平時開車上下班,喜歡在車裡聽「有聲書」,內容廣泛,除了物理和電腦安全,也包括心理學。

年僅31歲就在政府部門坐上DD(副署長)的位置,文憑當然是大大張。李鴻毅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之後在谷歌工作過兩年,任產品經理,然後投身新加坡政府部門。讀到這裡,關心新加坡政治的各路人士心中肯定有兩個問題:

第一:李鴻毅會不會從政參選?

祖父和父親都是新加坡重要的政治人物,李鴻毅有沒有受啟發?2017年,李家因故居問題而鬧內訌,李鴻毅被捲入家庭恩怨後,在臉書上公開表態稱:「不論你們相不相信,我對政治真的沒有興趣。」那是2017年的事,隨著他更多涉入公共事務領域,「對政治沒興趣」的想法會改變嗎?

第二:李鴻毅有朝一日會不會當上交通部長?

帶隊創造parking.sg,算是解決了人們出行的民生大事。人工智能非常適用於解決交通出行的問題,他如果從政,會不會有一天當上交通部長呢?

把格局拉得更大一些。20多年後,當這些20多、30多歲熟悉人工智能和大數據的年輕精英當上國家棟梁時,不一定是國家領導人或政府部門主管,也可能是私人企業的領導人,那個時候的施政面貌或社會面貌會是什麼樣子?因為他們懂得用戶心理而更能換位思考,更能從民眾的角度想事情,還是會像大數據那樣冷冰冰,一切跟著數據走?

延伸閱讀:

本文獲得新加坡紅螞蟻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新加坡紅螞蟻』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