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平民與萬世一系的天皇,描繪出《日本史》迷人的浮世繪

武士、平民與萬世一系的天皇,描繪出《日本史》迷人的浮世繪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將聚焦在黑船入港前的日本歷史(1600~1852)。要理解日本是怎麼在現代脫穎而出,就得先理解日本到底是怎麼煉成的。近世是武士的時代,也是平民的時代;是傳統的極盛,也是現代的黎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日本或許是跟台灣最親密,但也最遙遠的國家。日本文化雖風靡全台,但街上招牌仍隨處可見誤用的「の」;日本繁榮雖使人羨慕,但日劇中詭譎的職場仍讓人心驚;日台情誼雖使人心暖,但過往殘暴留下的傷痕也從未癒合。日本的種種總帶著一點矛盾,一絲神秘,讓人不禁探究這崇拜櫻花的國家。

黑船入港前的日本就是個亞洲傳統國家,但改革的成功使她擠身先進國家之林。獲得了工業的力量,擠身先進國家之林的日本打起了落後鄰居的主意,然帝國主義的大夢最後還是在蘑菇雲中粉碎。不過,日本卻又在戰後廢墟中重建出了一片繁榮,震驚了全世界的人們。

詹姆斯.麥克萊厚達800頁的巨著《日本史》,講的就是日本從德川幕府到平成年間這峰迴路轉的歷史。他用平易近人的文筆寫出了一個個屬於武士、商人、平民與不變的天皇的故事;用形形色色的人們,畫出日本迷人獨特的浮世繪。

1
圖片來源:博客來官網
「這是本卓越非凡的鉅作。」
──出版者週刊

由於篇幅宏大,想在一篇文章中說完這整本書是不可能的。本文將聚焦在黑船入港前的日本歷史(1600~1852)。要理解日本是怎麼在現代脫穎而出,就得先理解日本到底是怎麼煉成的。近世是武士的時代,也是平民的時代;是傳統的極盛,也是現代的黎明。

政治:天皇、武士與幕府

西元5世紀末,大和族在散居日本四島的部落中崛起,在本州中部建立了霸權雛形。但大和皇室並不滿於受氏族瓜分的權力,因此在7世紀的「乙巳之變」除掉對手後,借採唐朝制度建立中央政府。不僅如此,史官也通過「紀錄」歷史,將大和家族的起源附上神性。大和的家長成為太陽女神的直系後裔,也就是日本神聖的統治者──天皇。

萬世一系的天皇在大化革新後從未中斷統治。半神半人(註1)的天皇是日本精神上的象徵,激勵著日本人著名的愛國情操。政治上雖說不時喪失實權,但仍一直是正統性的來源,大政奉還後也保有相當的權力(註2)。天皇給了日本獨一無二的國體,在日本歷史各轉折點也扮演了關鍵的角色。

2
圖片來源:Wikicommons
伊勢神宮,祭祀天皇祖先天照大神

不過大化革新也有失敗的地方,大和政府本想透過徵兵建立永久性的軍隊,卻因為民眾反抗失敗,只能透過一批專業化的士兵來保衛家園,也就是武士。其實武士的出現可說是時代的必然,與西方的騎士貴族同理,在貨幣市場經濟未興時,沒有政府有能力支付常備軍隊的薪資。加上當時武器的昂貴以及熟練操作武器所需的巨量訓練(與現代火器相比),使職業化的軍隊遠比徵招來的軍隊有效率。

社會學之父韋伯曾說國家就是對暴力的壟斷,那麼壟斷暴力的武士最終統治國家,也不那麼令人意外了。在12世紀京城的一番鬥爭中,公家兩方各自引來了武士集團支援。沒想到請神容易送神難,一番波折後獲勝的源家武士,在大戰後留在權力中心,成為了以武力協助統治的機構,也就是鎌倉幕府

3
圖片來源:Wikicommons
平家物語繪卷

在15世紀一連串的戰亂後,幕府與皇室的統治衰微,地方諸侯「大名」擁地自立,讓日本進入了戰國時代。這樣的割據持續到16世紀末,直到織田信長、豐臣秀吉等一代豪傑的奮鬥下,各地大名才逐漸被統合。最終,老謀深算的德川家康統一了全國,得到了全國大名的效忠以建立新的江戶幕府

德川政權的權力遠超過去的幕府。在地方,他軟硬兼施的將本來分封世襲的「國」轉為中央指派的「藩」,讓幕府有權轉封,甚至沒收大名的領地。同時又令大名每年進京「參勤交代」,還扣留妻小作為人質,牢牢確保這些大名的忠誠。在中央,德川將女兒嫁給了天皇,通過天皇的神性加強統治的正統性,還立法管制皇族,最後甚至將德川家康本人也奉為神靈

經濟:商人、產業與城市

雖說獲得了前所未見的權力,德川幕府未能多干擾產業,使得江戶時代的經濟十分繁榮。

16世紀中,伊勢地方的小武士三井高俊看準了未來和平的榮景,放棄前途堪憂的武士生涯,開了一家酒屋,之後又經營了吳服生意「越後屋」。由於創新的經營方式,「越後屋」很快的變成了全國知名的商店,也在京都、大阪等城開了分店。數代後,他的遺產最終變成了日本三大財閥之一──三井財閥的基石。三井財閥一路從江戶時期走到明治的工業革命,又挺過了戰後的改革,至今仍是日本經濟的一大支柱,產業遍布東亞。

4
圖片來源:新北市政府
林口的三井Outlet以及三越百貨皆是三井財團關係產業。(圖源:新北市政府)

三井的故事並不是特例,在戰國帶來的動亂結束後,越來越多武士放下武士刀拿起算盤,做起生意。和平時期身為武士並沒有太多用處,朝廷配給的糧食也不夠用,因此,走無頭路的下階武士就開始經商或從事手工,希望藉此養活自己。

棄武從商的武士與不甘貧窮的農民,組成了日本近世產業的基礎。這些追求更好生活的人們湧進了城郭附近的街市,形成了一個個繁榮的「城下町」。

當時日本最大的都市三個都市京都、大阪、江戶(東京)各有特色;京都自古代就是貴族與高官的住所,因此吸引了醫生、藝術家、與生產各式高品質手工品的職人群居。大阪是日本的商人之城,是日常用品的製造與貿易中心,使大阪也被稱之為「天下台所」(廚房)。至於幕府所在的江戶駐紮了高達50萬的武士,因此吸引了無數的人提供所需,使總人數遠遠超過了100萬,是當時世界最大的城市。

多如繁星的新興城市也出現了。當今日本的主要都市中,有一半以上在江戶幕府初創的百年內興起,大約有140個城市的人口達到了5000,大者如名古屋、金澤則有10萬以上。這些新興的小城市加上三大城,使江戶時代的日本成為當時世界上都市化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高達6%(同時代的歐洲為2%)。城市的興起為繁榮所賜,經濟成長也深受城市影響。

5
圖片來源:Unsplash
東京至今仍是全世界最大的都會區

這些新興商人推動了日本的產業變革。來自九州的香菇、來自富山的藥物、以及來自甲府的葡萄在大阪灣中來往,在江戶的日本橋中被叫賣。無數如「越後屋」般的商店出現,銷售各地特產。原始的金融服務也開始出現,提供商人與大名們借款。隨著市場興盛,農業也逐漸產業化,農家努力提升產量,用金錢購買城市裡令人眼花撩亂的商品。大名們為了負擔沉重的支出,也努力推動產業進步,換取稅收。幕府也通過統一度量衡、發行貨幣、修築道路等措施,進一步推動了發展。

結果是在戰亂結束後的1世紀內日本的人口翻了將近3倍、可用耕地增加1倍。日本在江戶時代的和平中完成了一場商業革命,大幅提高了家庭的生活品質,從農業社會轉變為一個以城市與市場為本的產業社會,為日後的現代工業化做好了準備。

文化:傳統、變革與日本人

在經濟的快速發展下,日本的文化在愈發多元的同時,也發展出日本獨有的共同特色。

日本的本土宗教神道是一種泛靈信仰,也就是說各種事物如「人類、鳥獸、草木、山海」中都存有自己的靈。只要服侍好這些無所不在的神靈,就可以得到祂們的幫助獲得幸福。神道也一直是日本政權正統性的來源,天皇的直系祖先就是天的統治者「天照大神」,德川家康也通過將自己轉為藥師如來的化身「東照大權規」,鞏固德川幕府的統治。由於神道與政治間的紐帶,神道一直是日本的官方宗教(註3)

不過,神道做為較原始的信仰無法發揮如基督教、伊斯蘭教般的社會功能。因此日本統治者藉助儒學進一步合理化其統治,也加強對社會的控制。德川政權建立後,中央及地方的各大名都設立了學校,讓武士跟貴族的小孩研究儒學。儒學所強調的倫理關係、社會責任,正適合在剛脫離戰亂的日本中建立新的秩序。

提到日本文化,自然不得不提武士道。武士們以櫻花作為榮譽的象徵:櫻花絢爛盛開之時,也就是掉落之時。武士們期望自己英勇、堅毅、勇敢、最重要的是:隨時樂意赴死,這也體現在著名的切腹。切腹不只是為了榮譽自殺,還刻意以最痛苦、最緩慢的方式執行。忍受極大痛苦,凜冽地完成切腹被認為是勇敢的表現;與其相比,快速的斬首普遍的被視為不榮譽的死法。被視為「武士的論語」的《葉隱》中開宗明義地就說了「武士之道,即知死之道。」做一個真正的武士,就是知道如何體面的死。

6
圖片來源:Unsplash

不過隨著江戶的太平時代到來,武士的理想開始轉變。武士必須思索「在一個沒有戰爭,無濟於生產與商業的武士該做甚麼證明自己存在的合理性?」近代新武士道的開創人山鹿素行提出的答案,就是武士應成為道德與政治的領袖。他倡導武士應以「誠」為中心,鑽研學問以統治國家。幕府所頒布的武士守則「武家豬法度」也關注了武士定位的雙重性「修練文武藝能,包括弓馬之事,須專心致志」。武士不再只是軍人,而是文武雙修的楷模。

隨著經濟發展,平民商人們也開始挑戰儒學輕商的傳統。商人山片蟠桃在他的鉅作「夢之代」中,提出沒有群體能駕凌其同胞的思想,並認為各階層各有所能,武士懂得政治、商人懂得經濟、農人懂得農業,經濟和其他領域對社會的貢獻同等重要。以此為基礎,商人逐漸建立起自己的道理準則,也就是「町人道」。町人道仍尊重政府的統治,但更強調辛勤工作、勤儉持家、樂善好施等有點類似清教徒倫理的處事法則。

最後,日本人的認同開始建立了起來。在這天照大神庇佑的神國中,政治上的統一劃清了日本人與非日本人的界線,將日本人與中國人、朝鮮人區分開來,和平後興盛的旅行也進一步加強了日本的認同。不只是每年進京的大名,平民也開始用腳探索這個國家,在旅途中他們發現「江戶男人也能熟悉薩摩姑娘」。俳聖松尾芭蕉也在旅行中完成了《奧之細道》,其中不只描繪了日本典型的風景,更創造了專屬於日本的文學形式俳句,進一步統合了日本人的精神面貌。原來,大家都是日本人。

圖片來源:Manuel CosentinoLouie MartinezAlfred TwjSorasakTianshu Liuon Unsplash、Wikicommons

註釋:

  1. 在二戰後的「人間宣言」中,天皇放棄了他的神性
  2. 在明治憲法中天皇仍有神授之統治權,有相當大的權力,包括任命樞密院成員,且帝國議會僅是天皇立法的「輔助」,軍隊也由天皇統帥。日本在二戰後指實權由薩長集團掌握,但能推測可能是為了避免天皇站上戰爭法庭成為戰犯的刻意淡化。
  3. 盟軍認為神道的神權國家性質是日本侵略性的原因之一,因此在二戰後日本實行政教分離,天皇的「人間宣言」就是一例。
延伸閱讀

本文經蔡霖東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思考的蘆葦』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