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地球不是圓的》一窺地平論者①︰他們並非特別蠢

從《地球不是圓的》一窺地平論者①︰他們並非特別蠢
《地球不是圓的》電影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我知道,看到地平論者相信如此荒誕的論調,很難不認為他們愚蠢、輕信,不過地平論者有不少思維傾向其實跟普通人相似,只是他們把這些傾向推至極端,以致我們難以辨認。

起初我在Netflix上見到記錄片《地球不是圓的》(Behind the Curve)的時候,誤以為那是宣揚陰謀論的電影,看了後我認為這套影片非常值得有志於科學傳播、普及的人觀看。

導演雖然明顯不是地平論者,但拍攝手法非常克制,沒有醜化、嘲弄這些地平論者,反而把他們呈現得頗為立體,同時不會變相宣揚地平論。此外我也欣賞影片中訪問的天文學家、心理學家的態度,如果希望消滅偽科學、反科學的說法,應該向他們學習。

電影主要拍攝幾個地平論者的經歷,特別是他們如何從網上平台宣揚地平論到舉辦或參與「地平論國際會議」(Flat Ear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的故事︰

  • 馬克.薩金特(Mark Sargent)因製作地平論影片上載到YouTube,成為了地平論者之間的明星;
  • 傳教者內森.湯普森(Nathan Thompson)因為不斷被踢出Facebook群組而自己開了一個「官方地平與地圓討論小組」(Official Flat Earth & Globe Discussion),14個月內有近5萬4千個成員(現時Facebook顯示有超過12萬成員),這是他非常自豪的成就;
  • 帕翠西亞.史提爾(Patricia Steere)在YouTube上製作節目《地平說跟其他的燙手山芋》(Flat Earth And Other Hot Potatoes),認識了薩金特後一起做節目;
  • 工程師巴伯.諾德(Bob Knodel)具備專業知識,會進行實驗嘗試證明地平論;
  • 工匠克里斯.彭提斯(Chris Pontius)自言不懂製作影片,他協助宣揚地平論的方式是製作地平模型,讓人更容易明白地平論的概念。

這些人既在地平論群體中為人熟識,又各有特色,不會太過單一。

Screenshot_from_2019-03-26_15-32-44
《地球不是圓的》電影截圖
史提爾(左)和薩金特(右)

雖然我知道,看到地平論者相信如此荒誕的論調,很難不認為他們愚蠢、輕信,不過地平論者有不少思維傾向其實跟普通人相似,只是他們把這些傾向推至極端,以致我們難以辨認。

信念的網絡

地平論者都會接觸其他陰謀論,這個現象在《地球不是圓的》可謂顯而易見。

薩金特表示他最初接觸地平論時希望反駁其說法,更稱所有地平論者都是如此︰起初打算駁斥地平論,最終卻相信了。不過這種說法即使屬實,也不代表地平論可信,畢竟薩金特本來已對各種陰謀論都非常有興趣,直到對「普通的陰謀論」感到沉悶時,便開始看地平論。

身為傳教者的湯普森信念顯然深受基督教影響,例如他認為地平論以地球為中心,符合聖經的宇宙觀,批評「太陽中心的模型基本上就是太陽崇拜」;又認為「學校系統裡的人」虛構恐龍存在,以「鞏固地球有60億年歷史的說法」,想法跟美國基要派相信地球僅有數千年歷史的「年輕地球創世論」(Young Earth Creationism)吻合。

在電影中史提爾展示了她的書櫃,並提到有若干陰謀論書藉,畫面拍攝到的除了地平論著作外,可見到其他書本標題宣稱九一一恐襲是由「定向能量武器」引致、不明飛行物體(UFO)存在,以及陰謀論者古柏(Milton William Cooper)暢銷著作《Behold a Pale Horse》——此書集合各種陰謀論,例如認為某個秘密的世界政府存在、美國前總統甘迺迪(John F. Kennedy)因意圖公開外星人存在而被暗殺等。

Screenshot_from_2019-03-26_15-29-51
《地球不是圓的》電影截圖
史提爾的書櫃。

其實史提爾有一點說得不錯,她認為「所有的陰謀論或是信仰系統就像是個蜘蛛網」,對她而言地平論就在中心。

我們都會相信很多東西,但信念——此處指我們相信的說法,可以有證據支持,也可以沒有——往往不是獨立存在,而是連結着相關的信念。例如相信演化論的人,應會接受細菌演化出抗藥性的說法;相信地平說的人,通常不會相信日心說(雖然邏輯上兩者可以並存);相信另類療法的人,往往傾向質疑主流醫學,甚至會持反疫苗信念。這些關聯可想像成史提爾用來比喻的的「蜘蛛網」,有些信念處於核心位置,有些則在邊緣——邊緣的信念容易改變,中心的信念較難拆除。

位於這張網中心那些難以動搖的信念,除了我們所認定的事實之外,還有身分認同——包括宗教信仰、政治傾向、道德觀等等。對於事實和價值的信念會互相影響(有時候也難以區分兩者),而處於核心的信念不但不易改變,更可能是修改其他信念的基礎,例如相信了地平論,便需要認定美國太空總署(NASA)以至整個體制都在說謊,自然更容易相信登月片段造假的陰謀論、認為反抗體制的一切都合理。

正如加州理工學院的天文物理學家漢那奈.格寧—鄧斯摩爾(Hannalore Gerling-Dunsmore)所言︰「你不能只相信地平論而不相信有某個重大陰謀,因為你需要一個解釋『現時所有(地圓說的)證明都有問題』的理由。假如那些證明都錯誤,背後一定有人偽造——這樣陰謀就出現了。」

依賴直覺

基於自身經驗,我們的祖先最初相信地球是平的,要是跟那時候的人類說「地球是個球體」,他們應該覺得難以置信——為甚麼另一邊的人類不會「掉下去」?當然,現在我們知道因為有重力。我們在地球上亦看到太陽圍繞地球轉,古人按此觀察發展出各個星體圍繞地球運行的理論,不過隨着日心說模型出現,成功取代了地心說模型,人類不再誤以為地球是宇宙中心。

科學史上出現不少起初看來違反直覺的理論,正因為科學家致力進一步了解世界,才能夠發現真相,使人類不受表象誤導。不過,有些地平論者似乎想走回頭路。

Screenshot_from_2019-03-26_15-39-04
《地球不是圓的》電影截圖
彭提斯及他製作的地平模型。

被問到相信甚麼資訊來源的時候,史提爾說︰「我自己。」甚至舉例說除非她自己的腿被炸掉,否則她不會相信波士頓爆炸案發生了。對她而言,地平論「就是能夠觀察到的東西,要知道自己住在哪裡,不需要複雜的數學算式」。

薩金特亦持類似態度,他認為地平論勝過(主流)科學,原因是科學只會拋出數字,他們則會(在海邊指向對岸)說「那邊是西雅圖」來「證明」沒有曲面。他更稱「一張圖勝過千言萬語」,認為這種直觀的「證據」比科學理論可靠。

我們固然不像地平論者極端,全盤否定科學、認為自己眼見的才是證據,不過依賴直覺的思考傾向絕非地平論者獨有。心理學家發現人類思考時有不少認知偏誤(cognitive bias),除非我們小心思考,否則往往難逃認知偏誤的陷阱——而這些「陷阱」對我們而言,往往是最直觀的選擇。跟統計數據相比,故事——那怕是道聽途說——要打動人心容易得多。

從《地球不是圓的》一窺地平論者②︰當實驗結果與信念不符

核稿編輯︰黎家樂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