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熙熙攘攘的汕頭街坊,見證日治時期台灣先民打拼的蹤跡

在熙熙攘攘的汕頭街坊,見證日治時期台灣先民打拼的蹤跡
汕頭海關鐘樓舊址,現為海關博物館|Photo Credit: 本文作者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是日治時期的台灣人到潮汕,或是戰後潮汕移民來台,一來一往之間,族群的互動產生許多有趣的故事,本文的「大東製冰公司」只是其中一個案例,未來還有許多值得探討的研究議題。

文:曾齡儀(台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台南市西門路的「三山國王廟」是國定古蹟,由十八世紀來台的潮汕人士集資興建,潮州風格的廟宇古樸典雅,斑駁的廊柱訴說著歷史痕跡,三百年來肩負宗教信仰與同鄉會館的角色,撫慰了無數遊子的心靈。潮人擅長經商,十九世紀汕頭開港以後,大量潮汕人移居今天的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和越南等地,對當地經濟甚具影響力。1949年國共內戰,不少潮人跟隨蔣介石部隊來到台灣,落腳於台北、台南、高雄和屏東等地。有的當軍人,有的進入糖廠工作,有的從事中藥買賣,更多則是做點小生意,販售「杏仁茶」、「豆花」和「沙茶麵」,一步步地在台灣建立新家園。

百年前的台灣商人在汕頭

對於多數台灣人而言,「潮汕」是個遙遠的存在,既不像上海那般摩登,也不若廈門來得親近,知名度更遜於廣州。然而,若將時間倒轉百年,1920年代的汕頭其實相當「國際化」,在舊城區和崎碌一帶有許多西式建築,領事館、洋行、外國銀行、醫院與住宅林立,商業繁盛且充滿異國風情。當時中國各通商口岸的貿易排名裏,汕頭位居第七位,次於上海、天津、大連、漢口、廣州與青島。在如此一個商業掛帥的城市,台灣人是不會缺席的。

「台商」是我們熟悉的詞彙,但這並非晚近才有的現象,早在一百年前就有許多台灣商人前進中國。當時台灣人的國籍是日本,在中國享有治外法權和最惠國待遇,汕頭地理上離台灣很近,氣候風俗相通,加上潮州話屬於閩南語系,語言隔閡少,因此吸引不少台灣人前進汕頭。

台商在汕頭的發展與日本帝國的擴張息息相關,1904年「三五公司」(台灣總督府在廈門成立的對中事業機構)承辦「潮汕鐵道」鋪設工程,台灣總督府派遣鐵道技師和事務員至汕頭,爾後日本人和台灣人陸續前往並逐漸形成一個社群。在汕頭生活的日本人多屬於「俸給生活者」,服務於當地的日本機構(領事館、台銀汕頭分行、汕頭博愛會醫院、汕頭東瀛學校、日本人小學等),領取固定薪水。相對於日本上班族,台灣人喜歡做生意,將台灣的糖蜜酒精、基隆煤炭、日本海產、棉製品、火柴與藥品賣給汕頭人。汕頭的「好賺食」吸引來自台灣各地的商人,例如:台南紳商陳冠英家族在汕頭開設「萬源洋行」,販賣台灣鳳梨、日本火柴等商品;桃園中壢的余圓妹家族開設「裕泰洋行」,販賣日本機械和化學藥品;新竹的饒維珍家族在汕頭開設「神州洋行」販賣雜貨,並跨足經營「神州飯店」和「華安旅館」;屏東佳冬望族蕭信棟投資汕頭的鐵道設施(「汕樟輕便鐵道」)並成立「永和洋行」,開採廣東隆豐地區的鎢礦輸往歐美。根據汕頭日本領事內田五郎出版的《新汕頭》(1927),當地尚有從事海運、菸草、染料、陶器與苧麻生意的台灣人,且當時台灣是汕頭最大的「外國人」社群,老城區「台灣左巷」與「台灣右巷」的街名顯示了汕頭台商堅強的經濟力量。

2013年,我到汕頭進行田野考察,看到了百年前的「日本領事館」(現在是「出入境檢疫技術中心」)以及「台灣銀行汕頭分行」(如今是「汕頭開埠文化陳列館」),巍峨的建築宣示了日本帝國的雄心壯志。在居民口中的老城區內,刻有老鷹與獅子圖案的門窗雕花雖然早已殘破不堪,卻透露著百年前的西洋風華。在香火鼎盛的天后宮附近,我找尋「台灣左巷」與「台灣右巷」的街名。霎時,史料文書上的記載全都立體了起來,在熙熙攘攘的汕頭街坊,我見證了台灣先民打拼的蹤跡!

6a01a3fce68f54970b0240a447172f200c-500wi
Photo Credit: 本文作者攝影
台灣左巷,汕頭老城區

大東製冰公司的故事

日治時期在中國經商的台灣人,面對陌生的環境想必有許多「心酸吞腹內」的遭遇。今天我與讀者分享一則非常有趣的故事,主角們串連了台灣、日本與潮汕地區。

1930年,台南名紳黃欣在汕頭成立了一間「大東製冰公司」。黃欣是「固園」的創建者,當年佔地四千坪的日式庭園與洋房是老一輩台南人最嚮往與懷念的風景。黃欣曾擔任台灣總督府評議員,家大業大,在其號召下,胞弟黃溪泉、醫師陳介臣、教師黃木邑和陳長生(人類學家陳奇祿的父親)等台南鄉親相繼入股。黃欣考量到異地經營的問題,找了幾位潮商加入,不過絕大多數仍為台人資金。

6a01a3fce68f54970b0240a470b2f5200d-500wi
Photo Credit: 黃隆正提供
固園黃家兄弟,右為黃欣(兄),左為黃溪泉(弟)

一般來說,我們對於日本官員的印象多半是守規矩、重紀律、競競業業,不過,1930年代汕頭領事別府雄吉卻是個例外。「大東製冰公司」才剛成立就面臨嚴峻挑戰,遭到汕頭日本領事的壓迫。當時台灣屬日本帝國管轄,日本領事對於台人應該多加照拂才是。然而,這位日本領事卻意圖「喬事情」和「插乾股」,安排毫無經驗的親信擔任公司經理,遭到黃欣等人拒絕。惱羞成怒的日本領事嚥不下這口氣,遲遲不發營業許可給「大東製冰公司」,並且利用職務之便向公司的台人股東發出「退去命令書」(驅逐出境),稱其妨害當地安寧,必須離汕。

收到退去命令的台灣股東分別是:簡永祿、陳棋輝、陳長生與黃木邑。簡永祿是醫生,在汕頭經營「大和醫院」十餘年,頗具聲望。陳棋輝是台南陳冠英家族的成員,在汕頭經營「萬源洋行」。至於陳長生,他本來是「汕頭東瀛學校」的教師,後來從商。黃木邑原在台南任教,應黃欣之邀來到汕頭,加入「大東製冰公司」。上述台人如何妨礙汕頭地方安寧?很明顯地,這是日本領事假公濟私的報復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