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我的老師林仁波切》:打從小時候我就喜樂地受著這位上師的眷顧

達賴喇嘛《我的老師林仁波切》:打從小時候我就喜樂地受著這位上師的眷顧
Photo Credit: Dalai Lama facebooo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恣意攝受得自上師的所有傳承教授,就像瓶中灌注甘露,滿溢瓶口。我持守這些教法,決心加以實修,同時將之廣傳。我持續祈願,只要佛法存在,來自這位殊勝金剛總持親教師的法雨甘露將生生不息,如蜂湧而來的幸運弟子們將得以如意圓滿。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達賴喇嘛(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Tenzin Gyatso)

林仁波切生平綜述

依照過去的聖徒傳記格式,以下我要總結親教師的一生,提綱挈領使讀者易於記憶。

殊勝的林仁波切有三十位上師。當他年幼時,拉章會調查並決定聘任老師來固定教授經論。但自從林仁波切長大成人,他自己會仔細觀察某位老師是否具足資格,是否值得虔誠追隨,不論是小乘、大乘、金剛乘之中哪一種老師。他不會急著下決定,從以下例子就可以了解:林仁波切請問帕繃喀仁波切,是否值得接受卓尼仁波切——佛法如意寶雲——的教誨。後來,他也在釋迦牟尼佛等身像、覺沃仁波切佛像前進行糌粑麵糰占卜,看看是否應該接受貢布明雅仁波切的傳承。

通常,傳法的所有上師喇嘛都是具格的。即使他們的知識和理解程度和林仁波切一樣,甚或不若林仁波切。然而一旦林仁波切接受過他們的教導,只會提起他們身語意的傑出修行,從不曾顯示不敬或批評。他對穹拉惹對仁波切說過,從金剛總持上師帕繃喀教導的事師法讓他學習到,正如道次第所授,自己的知覺未必正確。因此,他的上師不論表現出什麼平凡的特質,他也不介意。

林仁波完全投入弘法之後,有一次,教他繪製壇城的上密院昂然巴洛桑尼瑪曾提及每次餐前念誦《隨念三寶經》的重要性,林仁波切立刻採納這個建議。由此可知,不論是喇嘛高僧或是一般僧侶,林仁波切並不會忽略對方所說,而會如實照做,以行為方式供養讓他們欣喜。

年輕時,林仁波切從帕繃喀仁波切等人座下接受獨勇及十三尊大威德金剛灌頂,與其生圓二次第的教授。經過實修之後,他再廣傳給他人。然而,在他人生後來的階段,林仁波切希望再對這本尊進行生起成次第閉關。因此在菩提伽耶時,他又從赤江仁波切那裡接受灌頂。從那天起,在讚頌帕繃喀仁波切——他第一次接受這灌頂的來源——名號後,林仁波切也穿插並誦念他自己寫下對赤江仁波切的禮讚偈頌。他對上師的恭敬之心不僅限於赤江仁波切,從他親自寫了所有上師名字的稱號頌,並且持續每天念誦即可見一斑。哪怕只從別人那裡聽過一段偈頌的佛法,他都視之為佛,牢記對方的慈悲,對他們十分虔敬。

林仁波切並沒有接受很多法脈傳承,但他接了許多灌頂和經驗教授。更有甚之,他以熱切的願望接受所有教法且付諸實修。他說:「每當我聆聽講經,我總會想:『像我這樣的人,該如何把這些內容教授給他人呢?』因此,後來我經常和我的法友扎日仁波切等人討論,例如什麼樣的灌頂法本,能夠運用於某一特定的灌頂等等。」

每當聆聽說法時,林仁波切都非常注意應該專注於哪些觀想等等。以下例子可以說明這一點:林仁波切早先已經從康薩仁波切那裡接受了盧伊巴的勝樂金剛灌頂,也做了筆記。然而,他想不起來觀修的確實程序。因此,即將進行勝樂金剛閉關持修之前,他再次接受了赤江仁波切的灌頂。

林仁波切的學養

林仁波切在哲蚌寺求學時,即被尊為傑出辯經者等級之列。許多學者都記得當年,林仁波切如何在立宗或答辯時打擊辯經對手的信心。即使在他接受格西學位後,除了修行或接見賓客,他總是在研讀法本,因此奠定了他在經續及科學上優越的自信心。同時,他也是一名演說大師。

然而,他從來不會以遍知法本的態度自居。若弟子們針對法本的論點或修行方面提問,林仁波切會先與當時在場的喇嘛或格西們進行討論。如果他們無法得出確切的答案,殊勝的親教師便會明確回答。和親近的弟子輕鬆談話時,林仁波切也會引經據典,甚至講出引文的正確頁數和行數。博學的學者們來拜會時,即使林仁波切上了年紀,也會談論經續的深義,而他們就在那裡修行靜默!林仁波切仍然非常確定經典法本中的論題,就像他在辯經場時一樣。有些法本,儘管他已多年未再閱讀,但總能隨心所欲地背誦出來。這似乎是他獲得了法陀羅尼的徵兆——能對佛法聞持不忘。

嚴守清淨戒律

對林仁波切而言,受戒並不僅止於下定決心。他去除所有戒律的錯誤詮釋,將之融會貫通。不過,在他常念誦的幾本法本中,他還是保留一本貢唐丹白仲美的《三戒學處攝頌》,並珍惜耶喜堅贊《心與心所攝頌》的根本法本及註釋。林仁波切認為,上座禪修和下座之後都要反省內心,在煩惱生起之際立即修適當的對治法,這是最重要也最殊勝的修行,他勸別人也這麼做。

每當太陰月(陰曆)十日、二十五日,林仁波切會修獨勇大威德金剛及金剛瑜伽母的自灌頂成就法。他也每天修持金剛薩錘儀軌、念誦金剛薩錘百字明,以及獨勇大威德金剛四灌頂加持儀軌。如果偶爾犯了微細的戒,他會效法偉大人物修法懺悔,不讓犯戒的惡業存留到隔天。

林仁波切的殊勝行為

林仁波切非常希望能居住在與世隔絕的阿蘭若,但當他成為我的親教師後,除非休假等日子,大部分時間他都必須住在羅布林卡或我在布達拉宮的居所。然而,這並沒有讓他不悅。每當沒有賓客造訪,他就會誦經、閱讀法本。念誦時,也不會躁進,而是跟著儀軌的每字每句,專注於觀修的程序。有時候,為了能清楚地觀想,他會重複四、五次儀軌中那個段落或特別的咒語。

如前所述,當林仁波切在西藏布達拉宮進行盧伊巴勝樂金剛生成次第閉關修行時,光是念誦自生本尊成就法,就花了三個小時。林仁波切對待這樣的修行,態度非常嚴謹。年輕時,他完成了十萬遍大禮拜;即使後來上了年紀、變胖了,他還是每天早晚頂禮三拜。修持六座瑜伽當中的供曼達供時,他會安立壇城。他盡力修集資淨障的法門。在這基礎上,他持續精進聞、思、修,就像大河之流源源不絕。因此,他在心中發展慈悲及其他偉大的功德,我已在前面各章提及明確的事蹟。

還有另一個跡象顯示林仁波切具備神通能力。圓寂前一個月,某天晚上十一點左右,林仁波切突然對一位上密院僧侶——拉章成員貢卓丹增說:「去看看你的房間是不是被偷了。」貢卓丹增馬上回房間查看,結果發現有人闖空門,偷走了他的收錄音機等物品後逃之夭夭。當時有幾位拉章成員在場目睹這件往事。

由於因果不虛,因此效法林仁波切方法修行的人,一定能對密教發展深刻的理解。基於殊勝的內在素養,林仁波切能夠差遣佛法護法者做為己用。曾有一次,林仁波切似乎發揮了這種能力。

在西藏夏巴阿蘭若,林仁波切主持繁盛法會,儀軌僧阿旺倫珠和他的助理慈誠也都參與。那天法會結束,林仁波切為撢除乃穹護法神像外衣的灰塵時,把圍裙穿戴回去時拉得太高了。慈誠指出這一點,林仁波切開玩笑地回答說:「今晚祂會去探訪你!」午夜,慈誠驚醒,因為他床邊的香座盤發出很大的碎裂聲。然而,他立刻記起林仁波切所說的那句玩笑話,認定是林仁波切派了護法神過來。慈誠於是鬆了一口氣,卻也加深了他對林仁波切的虔敬。這件往事是慈誠自己告訴大家的。

我本人也曾見證過,就連「欲界之主」吉祥天母都無法勝過這位偉大上師,最後必須圓滿林仁波切的心願,不過在此暫不贅述。

林仁波切保存了文殊菩薩化現的宗喀巴大師清淨傳承,並將之傳授給其他人。然而,他從來沒有對其他藏傳派別或教師們懷有不敬或鄙視之意。不論誰來拜訪他,他總是微笑歡迎,完整回答他們的問題。他也從未忽視或看不起任何人。如果你經常拜會他,那麼對他身、語、意的修鍊之崇敬將會與日俱增。

每個人都看到,金剛總持親教師就像一座高山,不論情勢如何改變,從不會改變他所堅信之事。歷代諸位林仁波切都擁有四聖種性的功德,而林仁波切也隨喜接受侍從們提供給他的食物、服裝等,從來不會說「我要這個、我要那個」。簡而言之,跟他親近多年的弟子或侍從,從沒有人說他執著於所有物品,或者對親近的人顯示偏心。

許多人請求林仁波切著述新作品,對此他答道:「現在缺少的是聞與修,我們並不缺乏聞與修的法本。」他多半拒絕這類請求,因此他的著作並不多。然而,他的著作完美闡釋佛法,是能讓智者欣喜的傑出教本。

口傳時,林波切會以準確的發音來念誦,不疾不徐地,清晰而正確發出每個字音。經驗教授時,他主要依循過去大德們的修行與傳承,屢次深廣解釋等。解說經文時,對於經典法本中最困難的難義處,他會以理路和引經據典的方式授予廣大甚深的說明。這些都讓學者們心服口服。除了在年事已高的階段,林仁波切傳灌頂時,總是親自發予灌頂物,不會草草了事。他也會完整解釋全部灌頂程序,從前行的發願開始,到解釋如何在道次第修行中運用灌頂。

在西藏,曾有次他對一位僧侶教授並傳承宗喀巴大師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後來,林仁波切對我和其他人四度深入教授《菩提道次第廣論》,也曾教授六次五世班禪洛桑耶喜的《菩提道次第捷徑面授法》。因為他是以身為熱譯師再世而聞名,幾乎每年都有許多信眾請求他傳獨勇大威德金剛灌頂,並教授其生、圓二次第,他也都會圓滿信眾的願望。林仁波切也傳「毗盧遮那灌頂」,這法脈非常稀有;他也會解說西藏中部罕見的傳承法脈經典伏藏。他的這一世都在傳別人諸如此類的許多傳承。

為往生者度亡祈願

一旦有人前來請求林仁波切賜予祈願文,林仁波切便會立刻念誦一段。林仁波切甚至會保存一張寫上往生者名字的紙張,為了引導往生者投生解脫道,每個月或每兩個星期他會為往生者祈禱。為此,林仁波切本人會念誦宗喀巴大師的《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發願文》,有時也和別人一起念誦。之後,他會依照習俗燒掉那張紙。這是這位偉大眾生導師不可思議行儀的又一例。

林仁波切的弟子們

在法脈傳承中,和林仁波切彼此互換師生角色的法友們包括:我的經師暨攝政達扎仁波切——曼達大海之大師;我的初級親教師至尊赤江仁波切——宗喀巴大師教義的明燈;庫努喇嘛仁波切丹增堅贊——偉大的佛法闡釋者。

林仁波切的其他弟子,包括頂果欽哲仁波切,寧瑪派教法的闡釋者;薩迦派度母宮的崔津法王,他是西藏貴族昆氏家族的明燈。林仁波切升座為甘丹赤巴後,格魯派幾乎沒有人不是這位殊勝護法者的弟子。藉由過去前數世的善業及祈願的力量,打從小時候我就喜樂地受著這位上師的眷顧。我恣意攝受得自上師的所有傳承教授,就像瓶中灌注甘露,滿溢瓶口。我持守這些教法,決心加以實修,同時將之廣傳。我持續祈願,只要佛法存在,來自這位殊勝金剛總持親教師的法雨甘露將生生不息,如蜂湧而來的幸運弟子們將得以如意圓滿。

相關書摘 ►達賴喇嘛《我的老師林仁波切》導讀:跟隨指標性人物,探索西藏精神與宗教藝術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的老師林仁波切【達賴喇嘛親自為老師作傳】》,究竟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達賴喇嘛(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Tenzin Gyatso)
譯者:張明敏

最重要的傳記X最有指標性的主角X最具影響力的一生X最不能錯過的故事

世界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唯一親自撰寫的人物傳記,詳實記錄藏傳佛教大師的一生。
收錄上百張珍貴照片,感受達賴喇嘛真切文字背後的動人故事。
將能啟發許多在覺醒道路上摸索的行旅者。

林仁波切的言行宛如一道通往殊勝佛陀教法的入口。
他的人生是一段悟性覺醒旅程的詮釋、超越個人經驗的紀錄。
在兩任達賴喇嘛之間、在新舊西藏關鍵性的歷史交叉路口上,
保護並弘揚珍貴的精神及文化遺產,
但卻總是謙卑地稱自己為一名普通的佛教僧侶,
其人其行,典範動人!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林仁波切不只是我這一世的根本上師,
而且永生永世都會是我的根本上師,
慈悲地眷顧著我,直到我成就佛果。」

林仁波切是二十世紀成就圓滿的西藏喇嘛,也是偉大西藏精神導師中最具指標性的人物之一。他是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的老師、親近的共事者與推心置腹的朋友,以及徵詢意見、討論事務的不二人選,更是強大正向力量的來源。不管是西藏出現近代悲劇性發展的時期、流亡印度的年代,或是達賴喇嘛慢慢成為全球精神領袖的過程中,林仁波切的存在都發揮著強力定心丸的作用。

達賴喇嘛依照西藏傳統,透過真切的文字、真摯的情感、搭配上百張珍貴照片,記載西藏靈性導師林仁波切成就正覺的歷程、生命及傳奇。他的一生不僅激勵流亡四散於世界各地的西藏人民,這位完人般的殊勝上師曾經施行過的教導與弘法活動,更是充滿啟發與無限驚奇。

這部傳記是重要的歷史資源、宗教藝術。不但超越了記載個人生平事蹟的意義,更能將其視為一位重要宗教上師的智識及哲思如何形成、如何培育、如何訓練的詳實紀錄。同時,也能幫助讀者理解,在性格與智慧的陶冶之下,林仁波切對於達賴喇嘛的精神發展帶來何等的深遠影響。

作者簡介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藏人精神領袖。他經常說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佛教僧侶。

一九三五年生於西藏東北部,幼童時期認證為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迎接至西藏首都拉薩。身為藏人精神及政治領袖,達賴喇嘛訪問六大洲六十二個國家,與各國總統、教宗及頂尖科學家們會面、對話,目的在於創造更好的世界。一九八九年,達賴喇嘛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以表彰他為了非暴力解放西藏而不遺餘力地奔走。

達賴喇嘛經常表示,他的一生為三項主要承諾而努力:為了人類幸福而提升基本人類價值或世俗道德、維持各宗教間的和諧,以及維護藏人的利益,尤其是他們的認同、文化與宗教的存續。達賴喇嘛是接受印度佛教那爛陀傳統訓練的優秀學者,能以明確而發人深省的語言,傳達佛教思想的中心信念;他具有講經說法的天賦,並流露出富有渲染力的喜悅之情。

達賴喇嘛將科學家與佛學者連繫起來,促使哲思與現代研究方式進行統合,讓古老的技術與觀點,也能對現代社會面臨的嚴重問題發揮影響。達賴喇嘛與世界各宗教領袖的對話,讓人預見具有不同信仰的人們,能在這個星球和諧共存的未來。

getImage
Photo Credit: 究竟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