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成為密友大概總帶著愛——向秀故事,魏晉時代的斷背山?

能成為密友大概總帶著愛——向秀故事,魏晉時代的斷背山?
Photo Credit: va_va_val,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2.5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司馬昭胸有城府,派人試探他的人生志向,問道:「向秀,你不是想要隱居嗎,為什麼還留在朝野?」向秀的回答值得玩味:「隱居之士,全部都是垃圾,不值效法!」

文:戈登探長(德尼思化創辦人,希望讓文藝更加貼地)

余與嵇康、呂安居止接近,其人並有不羈之才,嵇意遠而疏,呂心曠而放,其後並以事見法。嵇博綜伎藝,於絲竹特妙,臨當就命,顧視日影,索琴而彈之。逝將西邁,經其舊廬。於時日薄虞泉,寒冰淒然。鄰人有吹笛者,發聲寥亮。

——向秀《思舊賦》

向秀,字子期,河內懷人。據史書記「少年清悟有遠識」,魏晉資優生,考試滿級分。青年時期和嵇康、山濤等人交好,因此也有幸去「竹林之遊」,共列七賢之一。

竹林七賢,向秀的記載最少,《世說新語》講及向秀,或多或少都和嵇康有些關係。

1523939779-1184487660
圖片來源:南京西善寺大磚牆竹林七賢圖(南朝),CC0
向秀,「竹林七賢」之一

型男基情,BL夢想

《晉書.向秀傳》:
康善鍛,秀為之佐,相對欣然,傍若無人。

之前談及嵇康時,有提到他喜歡在郊外開趴。鍾會聞嵇康之美名,特意來訪,嵇康看不起他,並不理會,種下了日後莫須有死罪之因。

其時,向秀也很有可能在場。史書所記,向秀常常會協助嵇康,可以想像兩人因為爐火熾熱,脫去多餘的衣服,赤裸上身,露出六塊腹肌。

兩位美男子自然而不造作的動作畫面,莫怪引起後人無數腐女,不論漫畫、小說,都一再重複他們的BL故事。

嵇康、向秀開趴時,互望對方汗流浹背的Body,夾著一陣啪啪啪啪啪啪,相視而笑,眼中只有對方,容不下其他人存在(鍾會不受關注,也很合理),真是人人心中都有一座斷背山啊……

一則抄襲的千古懸案?

《世說新語.文學》:
初,注莊子者數十家,莫能究其旨要。向秀於舊注外為解義,妙析奇致,大暢玄風。唯秋水、至樂二篇未竟而秀卒。秀子幼,義遂零落,然猶有別本。郭象者,為人薄行,有俊才。見秀義不傳於世,遂竊以為己注。乃自注秋水、至樂二篇,又易馬蹄一篇,其餘眾篇,或定點文句而已。後秀義別本出,故今有向、郭二莊,其義一也。

向秀之名,一直是中國思想史之中的謎團,除非發明了時光機,我們將永遠無法得知真相。

大多數人都想名留青史,但如果情況是「薛丁格的貓」,到底向秀是否值得留名,只是50/50的機率,那就尷尬非常了。

向秀「雅好老莊之學」,作品大多亡佚,他曾經注過《莊子》一書,舉世無雙,突破前人十多家的注解,可惜卻在完成之前逝世了。向秀雖有兒子,尚是幼小,無法承繼他的學問。

郭象知道了這件事,竊取抄襲向秀的版本,自己再完成餘下的各篇注解,說是自己獨力完成。 其時無人能分真偽,更枉論如今。而郭象的注本,卻成為研究莊子之流,無人不讀的經典。

大體而言,我們往往只知郭象之名,而末聞向秀。名留青史而如此拖泥帶水,向秀泉下有知,大概也哭笑不得吧?

1280px-7_sages_of_the_bamboo_grove_witti
Photo Credit: Yukinobu ,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名士悲劇,生命虛無

《世說新語.言語》:
嵇中散既被誅,向子期舉郡計入洛,文王引進,問曰:「聞君有箕山之志,何以在此?」對曰:「巢、許狷介之士,不足多慕。」王大咨嗟。

箕山之志:傳說堯想讓位給巢父、許由,他們不欲接受,隱居箕山。

嵇康、呂安因政治罪名而被誅殺,三千太學生哀求,只餘下廣陵散的絕響。

向秀目暏至友之死,傷心欲絕,更知自己隨時有相同下場。他為保性命,唯有應徵入京,官位雖然做到黃門侍、散騎常侍,「在朝不任職,容跡而已」,所任皆為虛職,並無實權,從不賣力做事。

向秀原本隱居山陽,後來委身司馬政權之下,大家都知道他是迫得不已。司馬昭胸有城府,派人試探他的人生志向,問道:「向秀,你不是想要隱居嗎,為什麼還留在朝野?」

他的回答值得玩味:「隱居之士,全部都是垃圾,不值效法!」

向秀知道,這是他能說的唯一答案。他最好的朋友,嵇康,不就是這種隱居之士嗎?但為了保全自身及家族的安危,只有講出違心之論,屈居在殺人政權的陰影,極為悲涼。

悲涼極致,當是向秀重臨故地,滿目只見嵇康往日身影,憶起嵇康行刑前為他彈奏的悲曲,揮淚書就〈思舊賦〉:

余與嵇康、呂安居止接近,其人並有不羈之才。然嵇志遠而疏,呂心曠而放,其後各以事見法。嵇博綜技藝,於絲竹特妙。臨當就命,顧視日影,索琴而彈之。余逝將西邁,經其舊廬。於時日薄虞淵,寒冰悽然。

魏晉名士看似風流,實則生命「無所掛搭」,無從自主,無能自立,一切可能實現的理想,皆已斷絕,尚有骨氣的人,在魏晉時代注定只有寒冰相伴罷了。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請看《德尼思化》Medium

伸延閱讀: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