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發展地方創生的最後一哩路,就是「接地氣」

台灣發展地方創生的最後一哩路,就是「接地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臺灣目前的基層民主治理樣貌,雖已從強調管制的「政府統治模式」,轉為重視分權、開放與協力,只是,地方治理目前仍然存在舊官僚體制下政策執行力不足的課題,而這讓地方創生發展的最後一哩路,增添了各樣的顛頗。

文:張力亞(國立暨南國際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水沙連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研究中心協力治理組組長)

面對台灣高齡化且少子化的衝擊,台灣總人口數正逐漸的往下降。根據國發會的研究資料統計,相較於2017年2357萬人,2065年台灣總人口推估將減少至1735萬人,兩者相差近622萬人,人口減少幅度將超過四分之一。這不僅衝擊台灣的人力資源,更影響整體經濟、社會與文化的發展。面對這個嚴峻的挑戰課題,行政院期盼產官學研社共同合作,為不同區域的地方創生提出振興之道,更將2019年宣示為台灣地方創生元年!

根據相關統計資料分析,被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簡稱:行政院國發會)列為地方創生優先的各個區域,要如何掌握地方DNA進而擘劃地方創生願景,並研擬各項事業提案嗣後予以落實,位處第一線的縣市政府、鄉鎮市公所,將扮演極為重要且關鍵性的角色,這部分不僅行政院國發會的地方創生國家戰略計畫中有所表列,同時也獲得許多學者加以關注與提醒。

例如:長期關心台灣農村發展的台灣城鄉發展學會吳勁毅理事長曾撰文提到(2018):借鏡日本而來的地方創生計畫立意甚佳,惟考量台灣與日本的公務人員差異性,在地方創生的過程中,真正該被創生的是「地方政府」,不能放棄提升「鄉鎮力」。

001
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地方創生事業提案流程示意圖 | 資料來源: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2018:13

筆者於2019年1月因公前往日本考察,分別拜訪岡山市民協働局市民協働部ESD推進課、以及西粟倉村役所,瞭解日本地方政府推動學習型城市、地方創生的具體作為。首先,拜訪岡山市民協働局市民協働部ESD推進課的期間,單位同仁不僅簡介該單位如何與國中小、高中、大學、社區教育中心、企業、組織合作推動永續發展教育(Education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ESD)各項活動的事宜,更安排筆者與團隊夥伴參訪富士清潔公司(FUJI CLEAN)。

富士清潔公司,主要是負責岡山縣、岡山市、香川縣、兵庫縣、倉敷市等地區的廢棄物處理,項目包含:污泥、廢油、木材、紙類、金屬、陶器、碎石、土方、纖維等。富士清潔公司與岡山市民協働局市民協働部ESD推進課兩者,原是因為環保檢查而產生連結,嗣後為摒除一般社會大眾對廢棄物處理等同於暴力的既定印象,富士清潔公司在岡山市民協働局市民協働部ESD推進課協助下參與環境教育學習,並且連結岡山理科大學進行產學連攜事業合作,以廢棄物作為素材研發再生建築資材。歷經一段時間努力,不僅改善公司的廢棄物處理環境,更成為岡山地方永續發展教育活動推進據點,以及地區環境教育見學場域。

參訪過程印象最深刻的是,富士清潔公司高階經理人非常榮耀的指出:在市民協働部ESD推進課的人員鼓勵與輔導協助下,公司投入環保事業的轉型工作,這個改變不僅改變公司內部人員的服務意識,讓原本沒有自信心且木訥的同仁變得有自信且可擔負見學解說,更改善公司與地域之間的鄰里關係,同時也意外獲得許多媒體報導,提升公司的的對外形象與行銷。

其次,參訪岡山縣境內少數豪雪地帶的西粟倉村。該村境內95%土地為林業用地(85%為私人林地),為林業該地區的主要產業。目前人口僅有1478人,其中65歲以上人口佔35.7%,為改善村內失衡人口比例,歷經1999年到2006年的「平成大合併」過程,拒絕合併的西粟倉村,於2004年起市役所即與地方有志之士探討地域再生事業的發展方向,經討論後決議:「森林是西粟倉村的根本,要是林業再生了,村子也重生!」。

嗣後,西粟倉村役所以「百年森林事業計畫」作為主題,對外招募家俱木工、行銷人員,並以生活居住環境及低廉的房租建構定住支援服務系統、整理「舊影石小學校」作為青年創業基地,以及協助青年申請地方創生協力隊資源等,吸引年青年搬遷至此地發展地方創生事業。從2004年到2015年為止,村役所積極託管的林地達1347公頃,共2820件,木材販賣總金額是託管前的十倍。同時間陸續已有13家公司在此創業,年營收超過8億日圓,創造出117個雇用機會,吸引100人以上的移居,佔了總人口的7%,成為日本限界聚落翻轉的重要案例。在交流過程中,西粟倉村產業觀光課的荻原勇一課長輔佐表示:身為公務人員,以前是做土木工程的事情,雖然也是造福民眾,但在西粟倉村服務的日子裡,卻因協助青年進駐創業,並為地方創造在地雇用的成效,讓人感覺這項公職變得更有意義了!

0002
西粟倉村舊影石小學校 | 作者提供

從岡山富士清潔公司與西粟倉村的兩個案例可瞭解到:地方政府職員的服務熱忱、其對政策計畫的認識,以及對地方創生事業團隊之培力與協力,是地方創生發展極為重要的工作項目。惟回顧近三、四十年來地方自治的政治、社會與文化變革,我們可以清楚瞭解到,伴隨解嚴而來的政治參與開放、公民社會力崛起,台灣目前的基層民主治理樣貌,業已從以往強調管制、命令作為基礎的「政府統治模式」,移轉為重視分權、開放與協力為主的「地方治理模式」。只是,地方治理模式的實踐與深化過程,目前仍然存在:舊官僚體制下政策執行力不足的課題,這部分含括:府際關係連結的斷裂、行政社造化缺乏整合、基層組織治理成效不彰三項問題(張力亞、江大樹,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