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衝突不是新十字軍東征,簡化成「對伊斯蘭戰爭」沒有道理

宗教衝突不是新十字軍東征,簡化成「對伊斯蘭戰爭」沒有道理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單純增加不同信仰間的交流活動或讓清真寺開放更多天,沒有辦法達到真正的社會和諧,要有效的應對這樣的威脅,我們必須要激進的重新思考我們所談論的自由、平等、尊重的內涵到底為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Osama Bhutta(國際特赦組織通訊部的負責人,先前曾經擔任半島電視台通訊部負責人與蘇格蘭民族黨的顧問)
譯:曾勢喨

種族主義者與偏執狂認為多元民族的社會是不可行的,而在認為他們的意見不被社會聽到與認同的情況下,他們開始拿起武器,試圖證明自己的論點。

去(2018)年,一個白人至上主義者闖進了匹茲堡的猶太教堂,射殺了11個教徒,在這樣駭人聽聞的事件後,社會大眾展現了莫大的恐懼,但那也僅只於一開始,幾天後,世界仍運轉如常。我們不能再表現震驚而不做任何行動,只靜靜等待下次屠殺的到來。

這些仇恨者正在動搖社會,而我們必須齊心協力的做出行動,避免局勢更加惡化。

這不只是西方社會的問題。3月15日在基督城清真寺的這場槍擊,導致了50人死亡,但對於穆斯林來說,這只是由西方國家缺乏安全感的主流社群所領導的,全球反穆斯林的偏執浪潮中的冰山一角。

在緬甸,數十年間的仇恨言論與迫害在2017年達到了高峰,在一場邪惡的種族清洗下,超過70萬的羅興亞人被迫逃到了相鄰的孟加拉,而這場似乎由軍方領導的行動,實際上得到了許多來自中國的外交掩護與協助。而在中國,目前有超過100萬的維吾爾、哈薩克與其他信奉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正在新疆的再教育營中遭受「教育轉化」的洗禮,這是我們時代的故事,一場史詩規模的壓迫。

同時,印度在莫迪(Narendra Modi)的領導之下,多信仰的傳統也開始遭到了衝擊。莫迪在2002年古吉拉特騷亂(Gujarat pogrom)時擔任省長,據稱他放任了印度教徒的攻擊,導致了數百名穆斯林死亡,而他的印度教民族主義也導致了印度社會的分裂,而非團結,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下,「與聖牛相關的暴力事件」也持續增加。

越來越多歐洲的政治人物也開始兜售反穆斯林的言論來爭取民眾的支持。法國的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將穆斯林結束周五的禱告、從擁擠的清真寺出來的景象與納粹的佔領者做比較。另一方面,英國脫歐陣營的一項理由也是因為土耳其可能加入歐盟所帶來的威脅,如脫歐陣營的法拉奇(Nigel Farage)就曾指控英國的穆斯林對於國家的忠誠並不專一。

反伊斯蘭主義下最大的收穫者則無疑是特朗普(Donald Trump),他的陣營曾承諾要「完全阻止穆斯林進入美國」直到他們能「了解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為止。同時,特朗普的反伊斯蘭支持者也支持在伊拉克與阿富汗的爭議性戰爭,而這些戰爭已經導致了數以萬計穆斯林的死亡。

在這樣嚴峻的國際局勢下,難怪許多穆斯林感覺被主流社會所包圍,特別是雖然他們已生活得如此悲慘,還被指控為侵略者的情況之下。

然而,這不是一場宗教衝突,數以百萬失去生命、遭到監禁、被其他方式多方壓迫的穆斯林,從未在過去的宗教戰爭中被如此對待過。這不是一場新的十字軍東征,因為在這場戰爭中的加害者與受害者的來源都太多元而迥異,基督徒在中國、巴基斯坦與印尼被壓迫,基督徒與穆斯林每天在巴勒斯坦遭遇暴力與歧視,而法國與德國從去年開始興起了一波新的反猶太主義。誰能忘記在法國東部的厄爾利海姆和廓特深海姆,猶太教徒的墓碑上被塗上納粹黨徽的景象呢?在這些衝突的證據之下,「對伊斯蘭戰爭」的理論是沒有道理的。

這一切反而是關於民族國家應該如何對待他們國內的少數群體。在這樣的觀點之下,穆斯林多數的國家在這方面也相當欠缺,例如沙地阿拉伯國內找不到任何一間教堂。而在這樣的情況下,或許我們在看到沙地王子肯定中國在新疆迫害穆斯林的行為時,也不會如此驚訝了。

單純增加不同信仰間的交流活動或讓清真寺開放更多天,沒有辦法達到真正的社會和諧,要有效的應對這樣的威脅,我們必須要激進的重新思考我們所談論的自由、平等、尊重的內涵到底為何。

國家的力量在於你如何善待你的人民,如果你能讚揚每個活在你身邊的人,這就是一種力量的表徵。當每個人都能擁有用自己想要的方式過生活的自由、用自己適合的方式貢獻社會的自由、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人的自由,我們的社會就能向前邁進。

我成長於蘇格蘭,我以我的國家以及信仰為傲。我們以前常說編一條蘇格蘭紋的衣物需要許多顏色的線,正如同我們需要許多不同樣的人來組成蘇格蘭。每個文化都一定要找到讓人們凝聚在一起,而非分裂人們的語言。1945年,我們用戰爭打敗了納粹,現在,讓我們用愛、熱情、人性的力量,來打敗這些仇恨者們。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