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南向成效如何?從「一國一中心」醫療計畫來檢視

新南向成效如何?從「一國一中心」醫療計畫來檢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國一中心」的計畫內容中,另有針對打造「國家隊形象」而新增的目標,例如「醫衛產業搭橋」,這是台灣醫院過去較少著墨的面向,「我們要讓夥伴國了解台灣不只有好的醫療技術,而且這是有賴於台灣廠商的支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吳學展

「新南向政策」是由總統蔡英文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提出的政策概念。距離下次總統大選已經剩下不到一年的時間,「新南向」作為台灣當前的一項大型外交政策,從提出以來就不斷和台灣敏感神經「兩岸議題」扯上關係——新南向作為西進中國的另一種選項——因此,新南向政策至今的成效,或多或少代表著蔡英文政府能否在北京日益明顯的打壓下,為台灣找到一條新的外交道路。

從政策名稱來看,「新南向」三個字僅揭示了要往「南」走,以及相對於舊的「新」。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副執行長李淳解釋,這次的「新」南向,不同於過去「南向政策」純粹追求貿易與投資的邏輯,而是更強調「互利雙贏」、「分享台灣軟實力成就」以及「建立共同體意識」。中經院WTO及RTA中心副研究員顏慧欣補充,「台灣以前在新南向國家沒有形象,甚至是偏負面的重商形象,所以其中一個目標要重塑台灣的形象。」

DSC09289
中經院WTO中心副執行長李淳(中)、中經院WTO中心副研究員顏慧欣(左)、中經院WTO中心研究員劉大年(右)

這些抽象政策目標的具體落地過程,可用衛福部的「一國一中心」計畫為例子,來做初步檢視。「一國一中心」計畫在2018年6月正式啟動,由台大醫院、彰化基督教醫院、成大醫院等六家醫院,分別負責新南向的六個夥伴國如印尼、泰國、印度等,執行「醫衛人才培訓、醫衛產業搭橋、醫衛相關產業之法規及市場調查」等工作,希望秉持「以人為本」的南向精神、憑藉台灣的醫衛實力,帶領相關醫衛產業走向國際,並達到「重塑台灣形象」、「共創區域醫療環境」等目標。

顏慧欣提到,「一國一中心」的計畫內容中,有些是台灣醫院本來就在做的工作,例如醫衛人才培訓,但多是以個別醫院的角色去執行,結果就未能凸顯「台灣」的國家形象;相對的,另有針對打造「國家隊形象」而新增的目標,例如「醫衛產業搭橋」,這是台灣醫院過去較少著墨的面向,「我們要讓夥伴國了解台灣不只有好的醫療技術,而且這是有賴於台灣廠商的支持。」

醫衛產業交流著重信任,台灣的強項是人員培訓

李淳進一步解釋,在醫療衛生領域中,不全然是交易和買賣,「醫衛人員之間、醫院之間、醫師與廠商之間的信任感更重要。醫療人員是醫衛領域的核心角色。」在這樣的思路下,既有的人員培訓仍是重要的工作,在「一國一中心」計畫第一線的台大醫院國際醫療中心執行長朱家瑜就說,「讓其他國家的醫生都變成你的學生,久而久之他們就比較相信你。」

S__4071437
台大醫院國際醫療中心執行長朱家瑜|Photo Credit: 台灣數位外交協會提供

在人員培訓的相關工作中,台大醫院最近才完成一項重要的成績。2018年「一國一中心」計畫啟動的同時,由台大醫院徐紹勛醫師所帶領的肺臟移植團隊,經由衛生福利部「全球外科種子醫師培訓計畫」的支持,由台大醫院培訓3位從越南越德醫院(Bệnh viện Việt Đức)來的年輕醫生,教導其執行肺臟移植手術與胸腔手術的相關照護。在結束為期5個月的訓練後,三位越南醫師回國才不到一個月,就成功地完成了越南醫療史上第一例由越南本國醫療團隊獨立執行的肺臟移植手術。

此項醫療突破實屬不易,因此不僅越德醫院召開記者會說明此醫療成果,感謝台大醫院的培訓,越南媒體也大幅報導,彰顯出台灣培訓外國醫療人員的實力。徐紹勛醫師說,從2005年到現在,從越南來到台大醫院接受培訓的各領域醫護人員已有118位。

S__4071449
台大醫院醫師徐紹勛|Photo Credit: 台灣數位外交協會提供

從新南向的角度看,徐紹勛醫師特別點出「語言」的重要性。在這次的培訓過程中,為了讓越德醫院的醫護同仁能清楚瞭解台大醫院所發展出來的肺臟移植手術標準作業流程(SOP),須先由台灣的醫療人員將此份SOP從中文翻譯成英文,再由三位越南醫師從英文翻譯成越南文。

徐紹勛醫師強調,「一個複雜的手術要能順利完成,不是只有醫生需知道整個手術的流程,所有參與手術的醫療團隊同仁,包括護理師、呼吸治療師、體外循環師等,都要清楚知道每個手術的細節,才能合作無間。因此用大家都能方便閱讀的文字所書寫出來的手術標準作業流程,就是整個醫療團隊一個很重要的溝通平台。」但因越南醫療人員未必熟諳英語,所以基於台灣未來要持續與新南向國家交流的立場,徐紹勛醫師認為,「如果台灣這邊有人會說對方的母語就會更好,不管是讓台灣醫療人員學習第二外語,或是有新住民二代願意加入醫界,都可以大幅減低雙方語言的隔閡,也會讓雙方的交流更無障礙。」

螢幕快照_2019-03-04_13_19_41
肺臟移植手術SOP的三種語言版本(中文、英文、越南文)|Photo Credit: 台灣數位外交協會提供
交流層級從醫院提升到國家,挑戰在於產業的參與

另一方面,朱家瑜坦言,醫療專業的培訓對於以教學為目的的台大醫院來說完全不是問題,台大醫院於「一國一中心」計畫負責的是印尼,「台大的復健科過去幾年就有訓練超過30個印尼學生」,但在這次「一國一中心」計畫中,新增的「醫衛產業搭橋」項目,對於台大醫院來說就比較陌生。

朱家瑜解釋,台大醫院不是營利導向的醫院,在接到這項新任務後,「一開始也只能到處詢問廠商」,而且困難不只如此,例如對於台灣藥廠來說,如果要去印尼投資、行銷,不只要面對公司自身資本額與投資風險評估的限制,也要遵守當地的法規要求,「藥商除了得到許可證,而且滿四年就一定要『落地』,也就是必須在當地找到合夥人,並且在印尼生產」。從台大醫院的立場,朱家瑜說,「我們只能告知廠商這些資訊,但要不要去印尼,也是廠商自己才能決定。」

不過,現實也沒這麼悲觀。專門做癌症基因檢測的台灣公司「行動基因」,就在2018年由朱家瑜成功推薦給印尼的醫院,「我們去印尼演講的時候,行動基因的新加坡總經理直接飛到印尼跟我們會合,我們再幫忙約當地醫院院長見面。我們9月去,11月就簽好訂單了。」但朱家瑜也強調,「前提是他們在那邊已經有代理商和證書,不然我也很難讓你從無到有。」

能夠成功促成這樣的結果,朱家瑜進一步解釋,台大醫院從2014年就開始派醫療團到印尼參加研討會,正是這幾年的交流累積,讓台大醫院了解印尼方面有何需求,「這個癌症基因篩檢的需求,就是從這邊知道的。」這個例子也印證了李淳所說的,醫衛產業的交流中,醫療人員之間的信任是重中之重。

天時地利:彰基在泰國專攻「智慧醫療」

在「一國一中心」的計畫下,彰化基督教醫院(下稱「彰基」)負責的目標國家是泰國。彰基海外醫療中心執行長高小玲說明,彰基在泰國就是要推「智慧醫療」。

APC_0019_(1)
彰化基督教醫院海外醫療中心執行長高小玲|Photo Credit: 台灣數位外交協會提供

高小玲解釋,彰基在泰國推動的醫療合作策略是要同時符合政府新南向政策、泰國需求及彰基能量。泰國自2017年起,未來10到20年正在推動兩項重要政策:「泰國 4.0」 和「東部經濟走廊」。前者包含了現有及創新產業智慧化與醫療產業升級,後者則是類似經濟示範區的角色,其中將包含「智慧醫療城」。此外,泰國的公共衛生部(Ministry of Public Health,MOPH)也同時提出e-Health的政策目標。

前述是泰國的需求。對台灣而言,高小玲說,台灣的醫療水準在東南亞、甚至亞洲是有目共睹的,IT技術也沒問題,更重要的是,彰基於2015年正式開始營運的員林基督教醫院,是台灣第一個智慧醫療的醫院,在各種條件的配合下,「這可說是很天時地利的結合」。同時高小玲也舉例,有些泰國企業也曾在過去帶隊前來參訪員基,希望學習員林基督教醫院的智慧醫療管理系統,為他們的高端客戶提供更加完善的健康整合服務與最佳醫療保險。

彰基看準了泰國政府的政策方向,以及極待滿足的智慧醫療市場需求,因此今(2019)年7月,彰基已規劃台灣智慧醫療專區,並將帶著台灣的11家智慧醫療廠商,到泰國參加「東協醫療器材展」(Medical Devices ASEAN 2019),「我們在主舞台會有兩個小時的論壇,除了讓部分廠商去介紹相關醫材,也會讓負責『一國一中心』的中經院李淳副執行長介紹台灣的新南向政策。」,此外也與泰國工業院合作,在會展期間辦理B2B媒合會,讓台灣的醫院、廠商和政府能共同以「國家隊」的形象登上新南向國家的舞台。

新南向終究是一部外交政策,核心在於理解與信任

新南向政策的定位,不該只是擺在兩岸議題中,被視為西進中國的替代選項,更根本的意義在於重新打造台灣在新南向國家眼中的「國家隊」形象——新南向終究是一部外交政策。

有別於過去重商、僅追求貿易與投資額的極大化,在醫療衛生領域中,透過衛福部的「一國一中心」計畫,從台大醫院與彰化基督教醫院分別在印尼與泰國的實例,我們可以理解到,在外交政策的邏輯下,「信任」的重要性高於營利,而且這些信任更是奠基在長期交流的理解基礎之上。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台灣數位外交協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