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高層關係惡化,陸委會只好轉往「城市交流」

兩岸高層關係惡化,陸委會只好轉往「城市交流」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反制中方,陸委會宣布未來訪台陸方官員,均須拜會陸委會,結果訪台陸方官員大量減少,在面子上好似成功施壓但反給自身穿了小鞋,而陸委會近日拜會各地方政府,均會強調陸委會鼓勵「城市交流」,本質上,就是拜託地方政府幫中央解套。

文:豬豬俠(現任國會助理)

有些人喜歡透過觀察各式交流的頻繁程度,如:兩岸貿易額、觀光客數、交換生數等指標,來判斷兩岸關係是好是壞。但無論就理論或實務上,筆者更偏愛觀察政治人物使用的修辭,因為只要看得懂又分析得宜,政治修辭能最即時且真實地反應兩岸冷暖。

舉例來說,如果仔細觀察蔡總統如何稱呼對岸的政治實體,就能觀察到許多有趣的事實,簡單整理總統正式談話與文告如下:

  • 2016年5月20日

蔡總統府當選國家元首,就職文告通篇未提及中國、中國大陸、大陸等字,均以「兩岸」一詞界接概括中華人民共和國。

  • 2016年10月10日

2016年國慶文告中,兩岸與外交政策分別獨立成篇,蔡總統也未將兩岸政策放在國際格局中討論,僅曖昧的提到區域穩定。兩岸論述大抵以「擱置爭議」為主,與前朝基本無異。而「兩岸」一詞也不再是唯一的代名詞,「中國大陸」正式進入了總統的談話中。

  • 2017年10月10日

2017年國慶文告中蔡政府發表了「新四不」論述,即「誠意不變、善意不變、承諾不變、不會走回對抗的老路」。而文告中,不再使用「中國大陸」,全面改稱大陸,以呼應「新四不」論述釋出的善意。

  • 2018年5月24日

我國和布吉納法索斷交,在正式承認斷交的記者會中,蔡總統通篇以「中國」稱呼對岸,是蔡總統任內首次這樣做。自此中央政府的代名詞選擇就沒變過,均是以中國代稱。

我國的政治ABC是,親中派稱對岸為「大陸」或「中國大陸」,不直接稱正式國名,以符合一中原則,也順便套套近乎。而「中國」是本土派的唯一選擇,暗示著兩岸分屬不同國家。如果能理解這樣的政治修辭學,再對照蔡總統代名詞選擇的改變,能很清楚地得到兩個訊息:一是蔡政府並非打從一開始就放棄搞好兩岸關係,無論是真心還是假意,在2018年之前都表現得像是親中派。

二是兩岸關係確實在蔡總統的任期內逐漸惡化,惡化到總統都裝不下去了,這也是為何大家最近會覺得總統「撿到槍」。

外表對抗卻又想贏底子,陸委會只好轉往「城市交流」

決定台灣選舉關鍵的因素是什麼?無論你問計程車司機或是政治學教授,絕對異口同聲的說兩岸關係。舉凡左右意識形態、能源政策、社會福利政策、食安問題,都不是兩黨主要的分歧,實證研究結果當然也就顯示,這些對選舉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這也是為何蔡政府自始就未放棄經營兩岸關係的原因,即便現今對抗局勢明顯,仍是如此。或許有人認為從斷交、M503航線、強制約晤陸方人士、非洲豬瘟、一國兩制,再到最近的韓國瑜市長訪陸,好似中央政府已完全放棄搞好兩岸關係了,但事實並非如此。

目前對岸擺明了不給執政黨政府好臉色,即使換上了人稱「兩岸通」的台大教授陳明通出任陸委會主委,仍無起色。舉例來說,去年底立委江啟臣詢問陳主委,兩岸交流目前是否只剩下主委私人關係,陳主委竟無奈稱「連私下也沒有了」。

陸委會的處境難堪國人皆知,在去年底的地方改選後更是如此,因此陸委會開啟了一連串的拜會地方首長之旅。截至今日無論私下或公開,已拜會超過十名地方首長,陳主委曾公開表示,此舉是為了要拿回兩岸交流的主動權。

但實際上恰恰相反,陸委會實是在懇求地方政府協助解決中央困境,配合中央的兩面手法,一方面在中央層級採對抗姿態,另一方面希望能在地方層級得到交流的善果。以例釋之,2018年為了反制中方,陸委會宣布未來訪台陸方官員,均須拜會陸委會,即強制約晤。帶來的結果就是,訪台陸方官員大量減少,在面子上好似成功施壓了。但誠如前述,中央政府其實並不樂見兩岸交流緊縮,強制約晤制度反而給自身穿了小鞋。

明眼人可能都注意到了,陸委會此次拜會各地方政府,均會強調陸委會鼓勵「城市交流」,只要地方政府以該名義邀請對岸官員,就不須強制約晤。這樣高姿態且委婉的說法,其實相當卑微,本質上就是拜託地方政府幫中央解套。此即筆者說的兩面手法,面子也要,裡子更不能丟,類似的作法不勝枚舉。若能成功,對藍綠選民都有交代,主權也守住了,訂單也不會少。

陳明通:九二從未有共識 承認一中自我閹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互相看破手腳的結果,就是劍走偏鋒

當然,這樣的如意算盤能不能打得成,只有時間能證明,但筆者不是很樂觀,畢竟稍微有點資訊的觀察者,無論是地方政府或是中方,都能理解陸委會打了什麼牌。

在了解陸委會策略的前提下,地方政府實在沒道理配合並協助,那只會讓自身跟陸委會一起進入中方的交流黑名單。中方對台體系畢竟不是慈善企業,更實在沒道理讓陸委會裡外通吃。客觀來說,兩面討好被看破手腳是遲早的,但被看破還不打緊,畢竟只是兩岸交流停滯不前,以台灣自身的經濟實力沒非要靠對岸不可,因此短期內最危險的不是經貿風險,而是政治風險:兩岸關係持續惡化。

以台灣的選民結構來看,執政黨是不容易延續政權的,兩面手法行不通,又處於強力對抗的局勢,騎虎難下的執政黨極有可能劍走偏鋒,進一步升級對抗與危機感,藉此號召本土派與年輕族群,衝高投票進行背水一戰。而親中派勢力也很有可能隨之升高論述等級,兩岸和平協議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綜覽現今政治氛圍,這種可能越來越高,再加上賴清德前院長的參選,陸委會的壓力鍋即將爆炸,預料中央的兩岸政策即將迎來一波大調整。

但極端策略之所以稱為偏鋒,就是有其風險存在,當兩岸政策變的極端時,中方會不會有不對稱的反應?美、日、或東南亞國家又會作出什麼反應?這些都是在總統大選落幕後,才會隨之展開的有趣政治角力。

不過,相較於兩黨上演中的「中華民國/台灣保衛戰」的熱鬧戲碼,這些都只是後話了。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