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世紀華人因經濟移居東南亞,他們是如何與來自歐洲的殖民母國打交道?

16世紀華人因經濟移居東南亞,他們是如何與來自歐洲的殖民母國打交道?
Photo Credit:Ken WalkerCC BY 2.5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甲必丹是在當地華人社會中舉足輕重的富商,1641年,當荷蘭人從葡萄牙人手中奪取麻六甲之後,相關記錄顯示華人甲必丹制依然繼續存在,這說明當地華人社會一直延續著。

文:孔復禮(Philip Kuhn,1933-2016)

許多中國人是因為經濟原因而移居東南亞,然而,只有在當地統治者能夠從他們身上獲得利益時,他們才能在當地繁榮發展。在某些情況下,華人會被積極招募到當地定居,那些得到殖民當局庇護的華商小心翼翼地與其合作,避免任何可能的競爭,因此頗受歡迎。在那些華商的故里,無論商人多麼富有,也難以在仕途上有所作為,商人只能居於君主和士大夫之下。

當華商身居海外時,他們往往也不會與當地統治者爭奪政治權力,相反地,如同在祖籍地中國一樣,他們向當地統治者俯首稱臣,以換取信任,更希望能夠得到優惠,如得到行使包稅權的特別權益。華商在東南亞為統治者 效勞的領域主要是貿易和包稅(代表殖民政權向當地商業和 服務業收取稅款)。東南亞華人移民社會中那些早期的領袖人物們,正是透過商貿和包稅奠定了他們的經濟基礎。海外華人在自身發財致富的同時,也被要求為給予其特權的主人牟利,華人通常能夠獲得保護,甚至獲得社會地位的提升作為回報。這是一種雙方互惠互利的模式。

在殖民地,當時的華人移民所服務的,實際上是一個正極力以其不充分的技能、不完備的人手控制其殖民地的虛弱政權。儘管那些歐洲行政官員和歐洲商人的背後都有著強大的武力支撐,但他們其實並不太清楚應當如何從當地民眾身 上牟利,又如何從對華貿易中獲利。他們該如何徵稅以使其殖民體系獲利?他們該如何與那些使用陌生語言和習俗的土著民族打交道?還有,面對待遇存在歧視、市場難以捉摸、 語言難以交流的情況,他們該如何跟中國做生意?正是基於這種種原因,在早期的殖民體制中,僑居當地的華人就成為殖民當局不可替代的臂膀。

儘管海外華商本身並非殖民帝國的締造者,但他們很快就成為在他人建造帝國進程中不可或缺的助手。儘管在政治上,殖民體制並不屬於華人,但是華 人漸漸將重要的經濟命脈控制在自己手中,並參與管理。身為華人,他們是二等公民,屈居於殖民者之下,但與此同 時,他們又位居由當地土著民族構成的三等公民之上。在長 達將近三個世紀的歷史進程中,這一特殊的殖民等級制度的 確給予華人以特殊的成功機遇,然而,它也在當地本土民眾 心中留下了深深的怨恨,以至於在日後引爆了可怕的結果。

麻六甲

當葡萄牙殖民者於1511年占領了麻六甲伊斯蘭王國時,他們認為能夠以此控制整個東南亞的香料貿易,還可望進一步控制與中國的貿易。作為溝通南中國海與印度洋的要道,麻六甲海峽無疑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而曾經控制麻六甲海峽長達近一個世紀的麻六甲王國,歷史上曾是一個繁榮興盛的馬來商業王國。15世紀50年代,當鄭和下西洋途經麻六甲時,雖然還不清楚那裡是否已形成中國人的聚居地, 但已經在那兒發現了中國的船隻。在麻六甲被葡萄牙人占領之後,當地華商謀求其支持,並繼續在麻六甲港充當中間商。

到了16世紀後期,當地華人數量已經多到葡萄牙人認為有必要任命一位華人「甲必丹」(kapitan)來同他們打交道。甲必丹是在當地華人社會中舉足輕重的富商,1641年,當荷蘭人從葡萄牙人手中奪取麻六甲之後,相關記錄顯示華人甲必丹制依然繼續存在,這說明當地華人社會一直延續著。甲必丹制是東南亞當地一個歷時久遠的制度,該制度任命外國商人中的要人擔任官職,並由他負責管理自己的同胞。這是在單一政治體制下管理多元種族社會的一種方式, 即透過合作而不是同化的方式來管理少數族群。

800px-Melaka_03
Photo Credit:Ken WalkerCC BY 2.5
麻六甲的紅屋,東方最古老的荷蘭建築

在麻六甲, 華人「官員」無一例外都是福建人,因為該殖民地絕大多數華人都屬閩南方言群;而且,該地區貿易、金融等最為有利可圖的行業也都掌握在福建人手中。那些福建商人大多娶當地女子為妻,被納為妻妾的女子中有的是當地的馬來人,也有來自東印度的女僕。到了18 世紀,這些由不同種族結合而成的家庭所養育的下一代已經在當地成長,並且孕育出一 種混合的文化。在現今麻六甲的荷蘭街,仍然可以看到當年那些富有的「峇峇」(Baba)商人(混血華人)建造的中西合璧的奢華大屋。

Baba_house
Photo Credit:JeroenCC BY SA 2.0
麻六甲娘惹的房子

馬尼拉

在菲律賓,馬尼拉被中國人叫做「呂宋」,很早以前即已成為吸引中國商人的重要港口。1571年,西班牙人占領 了馬尼拉港,他們被馬尼拉與中國之間繁榮興盛的貿易所吸引,並最終將那一地區完全基督教化了。西班牙人剛到馬尼拉時,發現有大約150個在此地經商的福建人,他們構成了當地華商的主體,並為西班牙人充當中間商。中國商人從中國一船一船地將絲綢、瓷器運往馬尼拉,西班牙人則用墨西哥銀元買下他們的貨物,再用大帆船將這些東方寶物運往墨西哥,然後再帶著更多銀元過來進行下一輪交易。與此同 時,中國商人則將銀元一船一船地運回福建,成為當地經貿交易中的重要通貨。儘管未能以馬尼拉為據點進而使中國基督教化,令西班牙人感到大失所望,但事實仍然證明菲律賓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傳教基地(除了西班牙人以外,不少中國人也參與傳教事務)。

馬尼拉的殖民者與其華人夥伴之間很快就顯示出一種共生關係:華人移民(無論是短暫僑居或長久定居)成為殖民經濟的支柱;可是,華人同時又屢遭懷疑,被認為不可信賴,被懷疑可能充當了那個野心勃勃的中華帝國的代理人,這一切導致菲律賓華人後來慘遭浩劫。如此友好合作與殘酷迫害交互進行的社會現實,使得中國人前往東南亞之歐洲殖民地的移民歷程危機四伏。儘管如此,依舊有成千上萬人冒 險前行,因為他們相信遷移能夠給家人帶來可觀的回報。

西班牙在菲律賓實施的政策是從地理上和法律上都將不同文化的族群分隔開來。西班牙當局對西班牙人、當地人(菲律賓土著)和華人分別進行管理,這反映了殖民地經濟 被按照族群進行劃分的事實:西班牙人經營與墨西哥的大帆船貿易、本地人集中從事基礎農業、華人則主要經營與中國的帆船貿易。此外,華人同時還為軍事設防的城市提供食品和服務,並且從事城市與農村之間的貿易。

由於西班牙當局給予皈依天主教的華人以若干優待,促使好些華人率先隨西班牙人皈依了天主教。在西班牙殖民早期,大多數華人並不接受天主教,不信教華人與信教華人之比例可能是10: 1。不信教的華人被規定只能居住在八連(Parian),那是 一個位於設防城市高牆之外的孤立社區。反之,那些皈依了天主教的華人,或至少在形式上皈依了天主教的華人,則在法律上被允許與同樣信教的當地女性結婚,另一項至少同樣 對於華人具有吸引力的優惠待遇是信教者可以自由流動。

西班牙當局不允許華人異教徒自由離開居住地八連,理由是不能讓異教華人與其他當地人混雜,不能讓華人傳播他們的異端邪說,但皈依了天主教的華人則可以自由出入,作為中間商活躍於內陸民眾與城市之間,華人的聚居地隨後漸漸拓展到呂宋島各地。華人與當地人結合而養育的混血兒,在西班牙語中稱為「麥士蒂索」(Mestizos),他們也可以自由流動,並漸漸在商貿領域占據了重要地位,後來有些人又擁有 土地而成為地主。殖民者通過天主教向麥士蒂索們灌輸西班牙文化,使得麥士蒂索們從語言到習俗都與來自中國的華人群體漸行漸遠,並最終在相當程度上被西班牙化了。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華人在他鄉:中華近現代海外移民史,臺灣商務印書館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美國著名漢學家孔復禮最後絕唱!繼《叫魂》之後的最新一部、也是其最後一部中國史學鉅作,厤經十年,潛心研究五百年華人移民史。跨越歷史時間與地理空間,熟練運用社會心理剖析法,以大視野、大敘事、大歷史的獨特視角,重新審視海外華人移民史之重要地位!

華人的移民最早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鄭和七次下西洋如何影響當時中國向外發展的渴求?海外移民的華人,如何與本地人互為「異族」(others)的情況下,找到其平衡及生存之道?「僑居」(sojourning),如何讓華人海外移民出現了一種與眾不同的特質──讓「移民」的本質成為與故里的「聯繫」(connection),而非「離散」(separation)?

華人在他鄉_正封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