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世紀荷蘭東印度公司建巴達維亞,華人被任命為「甲必丹」成殖民者合作夥伴

17世紀荷蘭東印度公司建巴達維亞,華人被任命為「甲必丹」成殖民者合作夥伴
Photo Credit: Gunawan KartapranataCC BY SA 2.5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福建人是中國商業領域重要的中間商,因而也是荷蘭貿易不可或缺的環節。中國帆船將瓷器、絲綢一船船從廈門運到巴達維亞,吸引東南亞各地商人帶著香料前來交易。

文:孔復禮(Philip Kuhn,1933-2016)

上篇:16世紀華人因經濟移居東南亞,他們又是如何與來自歐洲的殖民母國打交道?,談華人16世紀移民麻六甲、馬尼拉如何與殖民母國互動,本文是以巴達維亞為例。

巴達維亞

1619年,荷蘭東印度公司驅逐了今天雅加達地區的本土統治者,築起了一座以高牆護衛的城市,即巴達維亞(Batavia)。幾乎從建城伊始,華人就參與了巴達維亞的建設。萬丹王國位於巴達維亞附近,在那裡長期從事與中國胡椒貿易的華商被吸引到巴達維亞,他們充當了荷蘭人的承包商和包稅人,負責從中國招募建城的勞工和手藝人,並且還為巴達維亞的房屋和城牆建設提供磚瓦和木料。

當荷蘭人來到爪哇時,那裡的華人主要都是福建人, 他們自然而然地成為殖民者的合作夥伴。他們當中最有權勢的商人被荷蘭人任命為「華人甲必丹」,在理論上他們受到荷蘭殖民當局的充分信任。與菲律賓的西班牙人不同,荷蘭人沒有採取任何措施要華人改信荷蘭人的宗教,也沒有向華人灌輸荷蘭人的文化。華商菁菁英之所以為荷蘭當局所重用,主要是由於他們個人的威望、樂善好施的精神和手中的財富,表現出了管理當地華人社會的能力,以及他們所保持的與家鄉的聯繫。

巴達維亞首任華人甲必丹蘇鳴崗(1580- 1644),是當地一位富有的福建人,與荷蘭總督私交甚篤。雖然不能完全肯定,但華商的社會地位似乎也可以從此類任命當中得到提升,或者,可以將此類任命視為相當於在中國本土獲得朝廷任命而得到晉升。不過,從以下這段文字中,似乎也可以看出一些普通民眾對於這一「官員體制」其實並不太信任。

一位中國人關於 18 世紀在三寶壟(位於爪哇)任命華人甲必丹情況的描述

凡推舉華人為甲必丹者,必申詳其祖家,甲必丹擇吉招集親友門客及鄉里之投契者數十人。至期,和蘭一人捧字而 來,甲必丹及諸人出門迎接。和蘭之人入門,止於庭中,露立開字捧讀。上指天、下指地云:「此人俊秀聰明,事理通曉,推為甲必丹,汝等鄉耆以為何如?」諸人齊應曰:「甚美甚善。」和蘭俱與諸人握手為禮畢,諸人退,方與甲必丹攜手升階至堂中,繾綣敘賓主禮。其籠絡人皆如此類也。

福建人是中國商業領域重要的中間商,因而也是荷蘭貿易不可或缺的環節。中國帆船將瓷器、絲綢一船船從廈門運到巴達維亞,吸引東南亞各地商人帶著香料前來交易。中國帆船同樣也帶來巴達維亞華人每天生活的必需品(例如每個海外華人社會都不可或缺的中國食品),而且,每年隨船可能還送來大約100名殖民地所需要的勞動力。在了解華 人在巴達維亞與中國貿易中所具有的絕對優勢之後,荷蘭在1890年代解散了當時已經麻煩不斷的荷蘭東印度公司,所有貿易業務一概轉移到華商及相關航運公司手中。從1691年至1740年期間,可謂為巴達維亞帆船貿易的黃金年代, 平均每年有1艘大商船從中國航抵巴達維亞。

17世紀末,巴達維亞的華人人數變得如此之多,以至於荷蘭官員與華人甲必丹之間出現了摩擦,源源湧入的華人似乎對公共秩序造成某種威脅。但是,殖民當局從移民身上獲利良多(每名入境者需交納10荷盾),加上華人擁有並經營的甘蔗園迅速發展,也需要大量勞動力,因此殖民當局並無法完全制止移民入境。到了1800年,雖然荷蘭人一再設法阻止華人湧入,但荷屬東印度華人總數還是增長到了大約10萬人。

800px-Stadhuis_Batavia,_Jakarta
Photo Credit: Gunawan KartapranataCC BY SA 2.5
前荷蘭東印度公司總督府,現為雅加達歷史博物館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華人在他鄉:中華近現代海外移民史,臺灣商務印書館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美國著名漢學家孔復禮最後絕唱!繼《叫魂》之後的最新一部、也是其最後一部中國史學鉅作,厤經十年,潛心研究五百年華人移民史。跨越歷史時間與地理空間,熟練運用社會心理剖析法,以大視野、大敘事、大歷史的獨特視角,重新審視海外華人移民史之重要地位!

華人的移民最早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鄭和七次下西洋如何影響當時中國向外發展的渴求?海外移民的華人,如何與本地人互為「異族」(others)的情況下,找到其平衡及生存之道?「僑居」(sojourning),如何讓華人海外移民出現了一種與眾不同的特質──讓「移民」的本質成為與故里的「聯繫」(connection),而非「離散」(separation)?

華人在他鄉_正封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