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家雅各比的五十道陰影(一)

哲學家雅各比的五十道陰影(一)
Photo Credit: zeno.or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雅各比在生時的影響力不亞於康德之餘,更不是默默無聞。而且,他的影響力不止於哲學,甚至乎在政治上,也見其足跡。將雅各比當成康德,不知道是對康德不敬,抑或是侮辱雅各比。

這幅畫是雅各比(F. H. Jacobi),不是康德(I. Kant)。很多人,甚至研究康德的學者,都會弄錯。

Friedrich Heinrich Jacobi
Photo Credit: zeno.org

例如香港網媒《01哲學》不斷將雅各比當成是康德。如果對雅各比的哲學有基本理解,就知道他是康德哲學的批評者,而非擁護者。將雅各比當成康德,不知道是對康德不敬,抑或是侮辱雅各比。(一笑)

Photo Credit: 《01哲學》網頁截圖

在1781年,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Kritik der reinen Vernunft)正式出版,不過反應相當冷淡。誤解他的人甚多,批評他的人不少,那時其中一個最有影響力的哲學家,非雅各比莫屬。

最為人所熟悉的,莫過於他對康德「物自身」(Das Ding an sich)的批評。不過,值得留意的是,雅各比並沒有直接批評「物自身」這個概念,而是批評「超驗對象」(Das transzendentale Objekt),雖然這兩個概念在康德系統中有些微妙而不易察覺(subtle)的分別,不過有時可交換使用。

根據雅各比對康德的理解,一方面,人類沒法對「物自身」有任何知識;另一方面,「物自身」同時又是「現象」(Phenomena)的基礎。這樣宣稱,似乎令康德的哲學系統有點不一致,因為「範疇」(Kategorie)僅可以應用到「現象」,而非「物自身」。如果宣稱「物自身」是「現象」的基礎,則將因果範疇應用到「物自身」,違反了對「物自身」沒有任何知識的預設。

事實上,雅各比並沒有真的作以這些批評,這是他批評所蘊含的結果。在他的著作中,沒有直接作以上的宣稱。不過,在一般的情況下,都將這些批評歸咎於他。無可否認,雅各比的批評的確是一針見血,當代對康德「物自身」問題的研究,都難以棄之不顧。

然而,雅各比真正的貢獻,是他對啟蒙運動(Aufklärung)的批評,引起的泛神論論爭(Pantheismusstreit)。這場論爭主導當時整個德國的思潮,並且決定後康德哲學的發展。論爭在1783年的夏天開始,原本只是他跟另一個哲學家孟德桑(Moses Mendelssohn)的私人爭辯。沒想到,兩年後卻演變成一場公開論戰,令德國最重要的知識分子,如康德、赫德(J. G. Herder)、歌德(J. W. von Goethe)、哈曼(J. G. Hamann)等都捲入論戰的漩渦。

這場論戰的出現,實在有點意想不到。雅各比曾拜訪萊辛(G. E. Lessing),萊辛是當時文化界的巨人。兩人的對話中,萊辛親口承認自己是個斯賓諾莎主義者(Spinozist)。這個名號在當時德國,即是等同無神論者。一但被視為無神論者,在政治經濟上,都會處於相當不利的位置。所以,當時幾乎沒人會公開承認自己的無神論立場。

萊辛在當時德國文化界甚有影響力。可是,當雅各比揭露他的哲學立場時,他已經過世。孟德桑生怕雅各比的舉動,會影響萊辛死後的名節。為保朋友的名節,決定與雅各比筆戰。沒想到,這本來是兩個人,關於一個人哲學立場的爭辯,最後會演變成了一場公開論戰,並且延續到十九世紀,仍然揮之不去。

整個論爭的主題是理性(Vernunft)和信仰(Glauben)兩者是否可以共融。雅各比的立場是:斯賓諾莎主義的必然結果是虛無主義(Nihilismus)。虛無主義在當時可以理解成一種的懷疑論(Skeptizismus);同時,理性與信仰僅可二擇其一,兩者是不可能共存。由於前者會導致虛無主義,但雅各比不是虛無主義者,因此,知識的基礎只能依靠信仰,而不是理性。要注意的是,雅各比不是徹底反對理性,而是認為知識的最後的根據是信仰,而非理性。因此,他對康德的理性作為知識基礎批評甚多(Glauben這個德文,當中包含了「信念」或「信仰」兩個意思,翻成英文可以是「belief」和「faith」,視乎具體脈絡,不贅)。在雅各比的詮釋下,康德的批判哲學也是一種斯賓諾莎式哲學,他借助斯賓諾莎來攻擊康德,表示兩者哲學殊途同歸。雅各比的質疑,令整個德國學界對斯賓諾莎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成為哲學家眼中非官方的宗教。整個文化界的巨人,對斯賓諾莎的哲學或多或少有研究。

然而,這個理性與信仰之間的對立,並非轉眼即逝,而是成為後來德國觀念論(Deutscher Idealismus)的中心要旨。費希特(J. G. Fichte)、謝林(F. W. J. Schelling)、黑格爾(G. W. F. Hegel)都無可避免地面對他提出的挑戰,即是理性與信仰是否可以共存的問題。整個觀念論的發展都籠罩在他的陰影下,他可以說是背後的老大哥。甚至,後來齊克果(S. A. Kierkegaard)與尼采(F. W. Nietzsche)的哲學的發展,都可說是他提倡那套非理性主義(Irrationalism)的延續。

因此之故,雅各比當時的影響力不亞於康德之餘,更不是默默無聞。而且,他的影響力不止於哲學,甚至乎在政治上,也見其足跡。

(待續)

參考資料:Frederick C. Beiser, The Fate of Reason: German Philosophy from Kant to Fichte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題目為「雅各比的五十道陰影(一)」,原文見作者Mediu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