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北極漂流到南極》:看到遊輪公司的招募訊息,我腦中想的是詐騙集團

《從北極漂流到南極》:看到遊輪公司的招募訊息,我腦中想的是詐騙集團
Photo Credit:創意市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第一個星期在船上有種魂不附體的感覺,不但一路向南,也是一路向「難」,我總是被大海環繞、眾多不同國籍的面孔、不同口音、船上工作的專有名詞、數不清的安全訓練課程、時差、帶太多毛衣……等,如同精神分裂般的錯覺產生心還留在山上、留在台灣,忽然間,我開始在海上生活了嗎?

文:虱目魚

海是船的家;船是我的家

不管你同不同意,我說,一個精彩的冒險故事都有個不預期的開始。怎麼開始在船上工作?怎麼找到船上工作?為什麼會想在船上工作?是我5年的水手生涯裡提問率最高的問題。而這3個問題老實說,自己也沒有肯定的答案。

3年前的我在以櫻花聞名的武陵山上工作,那裡有我很好的人類朋友跟狗朋友,最棒的是被自然包圍的環境裡有我最愛的山。如果說那是一段過著和神仙一樣的日子,一點也不為過,誰也不知道神仙過怎麼樣的日子,所以,我說了算。某天下班,一如往常和小狗Ruby散步回到宿舍,如例行工作般,打開電腦、檢查信件、刪除信件,就在我清除垃圾信件匣時發現一封標題詭異的英文信件,「某遊輪公司的招募訊息」,我想,不會吧!是詐騙集團嗎?遊輪上的工作是什麼?

對於那時身處「深山裡內」的我,「海」成了一個很遙遠的想像。不管這封信是不是病毒,好奇心確實可以殺死一隻貓,點進去看了內容還發現我被這封不知哪裡來的信給指名道姓了,信的內容在徵求說中文的櫃台接待員,並要我有興趣在海上工作的話,就回寄履歷。雖然送信來的不是貓頭鷹,但這麼有趣的情節,就如哈利波特般,一夕間從麻瓜變巫師。

p_13_還沒在船上工作前,從沒想過自己竟如此適應與喜愛海上的生活_/_on_t
Photo Credit:創意市集
還沒在船上工作前,從沒想過自己竟如此適應與喜愛海上的生活 / on the way to Africa

履歷當然是當天就送了出去,當時只覺得自己在進行一件好玩又神祕的事情,一點也沒放在心上,仍舊開心過著神仙生活。兩天後,這公司回信了。要了我SKYPE帳號並約定了面試時間,我想,真的嗎?就要看到詐騙集團的真面目了嗎?我很開心的答應了面試,就在面試完幾天後,遊輪公司通知我,「面試上了」,請在幾月幾號前完成信箱附件裡要求的所有文件,並在幾月幾號搭乘某航空到洛杉磯上「船」。

對於海上的工作是一點想法都沒有;對於這份工作的可信度也是一點頭緒都沒有,該就這麼離職下山,然後上海嗎?該就這麼離開台灣,隨著船到世界各地嗎?我會真的到船上當櫃台接待員還是被賣到不知名的地方去呢?這猶豫並沒有太久,甚至還沒有告知父母前就簽下了合約,當時心中只有一個想法,如果這是一個可以看到不同世界的機會,不管海上船上是個怎麼樣的環境,我都要去嘗試。

所以,第一個合約簽下後至今也經過了8個合約來到了第五年,對於當初有些魯莽的決定一點後悔也沒有。

甚至可以肯定的說,海是船的家;而船是我的家。

一路向南(難)

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想法?在我上船工作前一直以為船是往北走,往阿拉斯加或挪威這等寒冷的地方,但現在一路向南往墨西哥、加勒比海前進,碧海藍天豔陽天,我想不到我帶上船的毛衣厚外套有任何存在的理由?

究竟是上錯船還是我始終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都已經不重要,想說的是,享受現在充滿挑戰與全然不同的生活!

雖然也得承認,第一個星期在船上有種魂不附體的感覺,不但一路向南,也是一路向「難」,我總是被大海環繞、眾多不同國籍的面孔、不同口音、船上工作的專有名詞、數不清的安全訓練課程、時差、帶太多毛衣……等,如同精神分裂般的錯覺產生心還留在山上、留在台灣,忽然間,我開始在海上生活了嗎?還好,越艱難的挑戰總是激起我要勇往直前的鬥志,放棄回到台灣舒服的環境很簡單,我決定堅持下去,堅持惟有如此才能體會到人生中的另一番風景。

一開始,只知道有張到LA的機票,然後,也許是被帶到海外賣掉?忍不住想這人生好像在玩大富翁啊!機會還是命運?不管如何,我都欣然接受!

這幾天,在加勒比海,強尼・戴普一直出現在我腦海,很近又很遠,和海盜當朋友應該是很酷的事情,這裡的海好美啊!白色的沙灘、碧綠色的海,如果海也有口味之分的話,我會,這裡的海是,椰果薄荷汽水味!

p_15_休息下船玩的幾個小時裡,是灰姑娘變公主來著的/_St__Johns,_
Photo Credit:創意市集
休息下船玩的幾個小時裡,是灰姑娘變公主來著的/ St. Johns, Carribean

上岸的時間有限,大家都必須準時在船離開港口前的半個小時裡回到船上,不然就等著在陌生的國家買機票回家。這樣的生活形態,我覺得自己好像灰姑娘,時間到回船上工作服務客人,下了船就像在熱帶島嶼渡假的有閒人一樣,享受陽光與大海,可惜這裡沒有小鳥或老鼠和我作伴,但誰知道,在這千奇百怪的船上生活裡,身邊的同事們是不是小動物變來的?

一路向南或向北好像也不是多麼要緊的事情,我慶幸這地球是圓的,延著赤道走不會跑到北極,沿著換日線跑也能碰到23.5度,問題不在於身在哪裡而是心在哪裡?

讓自己活得快樂始終是件重要的事情,過多的厚衣服或許累贅但它們來自台灣,對於漂泊的人而言,那是家的味道與方向。

p_16_我比較習慣看到在街上大搖大擺的流浪狗,這群大搖大擺的鵜鶘太驚人/_Sa
Photo Credit:創意市集
我比較習慣看到在街上大搖大擺的流浪狗,這群大搖大擺的鵜鶘太驚人/ San Lucas, Mexico
p_16_船正通過著名航道連接連接太平洋與大西洋的巴拿馬運河,前進加勒比海/_P
Photo Credit:創意市集
船正通過著名航道連接連接太平洋與大西洋的巴拿馬運河,前進加勒比海/ Panama Canal

相關書摘 ►《從北極漂流到南極》:海上生涯的前兩個月,我和嘔吐物是好朋友

書籍介紹

《從北極漂流到南極 未知是唯一可預測的方向》,創意市集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虱目魚

我在流浪時思考的是—當你驕傲地以為擁有了全世界,其實是這個無私又寬容的世界擁抱了你。勇敢踏出第一步,用你想要的方式過生活;你要有些自我,有些自信!專注在自己的偉大航道。

從來不知道在遙遠的海上生活會是如何?遊輪上的工作也是一個抽象的概念?只知道自己幸運地得到一張航向全世界的入場券,在一個難得的機緣裡,從長腳的櫃檯接待員成為長鰭的櫃檯接待員。這實在很有趣,藉由工作之便,我在海上的移動旅館裡看遍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下了船之後,又以世界旅人的身分走向天涯海角,開始了環遊世界似的人生,我不再是被動地聽著故事,而是主動的寫下屬於自己的大航海日記。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