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天皇》(上):即使還在守喪,明治天皇仍對一条美子十分傾心

《明治天皇》(上):即使還在守喪,明治天皇仍對一条美子十分傾心
Photo Credit:宮内省@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子的父親是已故的左大臣一条忠香,母親則是伏見宮邦家親王的女兒。她的血統無可挑剔,在學問和技藝上的造詣同樣令人欽佩。美子在幼時約三、四歲時就能夠朗誦《古今和歌集》,到了五歲已經會自己創作和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唐納德・基恩(Donald Keene)

這段期間,年輕天皇的心思也許完全被另一件事情佔據,那就是他的新娘。七月二十七日,權大納言左近衛大將一条實良的妹妹美子進宮,在御學問所謁見了天皇。這次來訪的目的主要是為了向天皇展示美子的容貌風采;如果天皇不喜歡就可以拒絕這門親事,但美子的出身和博學多才很可能已經讓天皇十分傾心。

美子的父親是已故的左大臣一条忠香,母親則是伏見宮邦家親王的女兒。她的血統無可挑剔,在學問和技藝上的造詣同樣令人欽佩。美子在幼時約三、四歲時就能夠朗誦《古今和歌集》,到了五歲已經會自己創作和歌。七歲在儒家學者貫名正祈的指導下完成一本中國典籍的素讀,並接著學習書法。十二歲時她開始學習箏,不久也學會演奏笙。據說美子很喜歡能樂,時常在學習之餘哼唱一小段謠曲,除此之外還向當時的各界名師學習茶道和花道。美子從未生過什麼大病,更在八歲時就接受過種痘。

這些(以及其他的)條件使美子成為廷臣眼中年輕天皇的理想新娘。除了一個小問題:她的年紀比睦仁大。這並非無法克服的障礙,畢竟靈元天皇、櫻町天皇和仁孝天皇的女御都比她們的丈夫年長。只不過美子比明治大了三歲,這個年齡差距通常被認為不太吉利而應盡量避免。攝政於是將美子的出生年份從一八四九年改為一八五○年來解決問題,這才總算做好了讓美子與天皇見面的準備。

當天美子穿著白色和濃紫色的刺繡羽二重上衣,於下午一點左右在侍女陪伴下坐著轎子抵達御所。在御學問所裡,美子和天皇互相致意,享用了點心和清酒,美子也呈上鮮魚等贈禮。到了七點,美子拜訪皇太后的宮殿,並再次品嘗了些點心。接著她換上另一身衣服後向天皇告別。天皇送給美子許多禮物,包括煙斗、髮簪和香盒等等。事後天皇高度稱讚美子的舉止大方得體。權大納言柳原光愛很高興天皇感到滿意,便詢問公卿們是否同意讓美子成為女御。由於無人反對,封她為皇后的層層障礙算是都順利克服了。

兩天後的七月二十九日,武家傳奏日野資宗以敕使的身分來到一条實良家,通知他的妹妹已被指定為女御。消息隨即傳開,無數客人造訪表示祝賀。作為補貼準備進宮所需的諸多費用,幕府答應獻上一萬五千兩金,以及每年固定提供五百俵的米(俵是用來計算米糧的單位,一俵約為六十公斤)。但是,由於次年發生的政治變故,幕府無法顧及婚禮,最終只兌現了一小部分的補助。雖然其他藩也有送上禮金,但總額依然只夠辦一場簡單的儀式。

即使明治未來的皇后已經確定,也無法立刻成婚——他要為父親孝明服喪一年。再加上他尚未元服,而這件事雖然必須在婚禮前完成,但也得等到服喪結束後才能舉行。

婚禮之前還有一個性質迴異的難題,即京都市內治安不穩很可能威脅到一条美子的安全。七月,她身邊多了由十名武士組成的護衛團,同時也擬定好萬一發生騷亂時能讓美子疏散的寺廟,如果情況緊急則前往皇太后的宮殿避難。事實上,在一八六八年初便遇上了這種狀況;由於將軍宣布將還政於天皇,京都陷入一片混亂。朝廷和幕府雙方衝突之際,槍炮聲甚至傳進了御所。婚禮的計畫於是被迫暫時擱置。

同年五月,美子的兄長一条實良去世,這又導致了另一個問題——如果沒有採取特別措施讓美子和家人分開用餐,那麼她哥哥的死將使她觸穢。直到一八六八年年底一切穩定下來後,婚禮才終於在一八六九年一月十一日舉行。

當天一早,美子的寢殿就為了婚禮而裝飾一新。宮廷請來陰陽師,決定美子更換婚禮衣裝的準確時間。到了建議的早上八點,婚禮的負責人近衛忠熙為她繫上下身的裳衣。下午兩點,一輛屋頂由檳榔葉編織的牛車停在美子寢殿南側的階梯旁。兩名公卿扶著車轅,一名侍女將香爐和當天早上天皇下賜的寶劍放進牛車裡。美子上車後由兩位女官陪乘,牛車被一路移至中門,在此將牛隻固定於車前。隨從護衛準備好後,牛車便從四腳門離開。抵達宮殿北側的朔平門後,牛被解開,車轅則置於一個腳架上。一名臣子向護衛通報牛車已到,接著由眾臣將牛車拉進大門。他們穿過後宮北側的玄輝門,來到飛香舍宮殿的東北門。這時,隨行的公卿上前用簾子和屏風把車圍住,避免美子下車時被外人看見身姿。女官手裡捧著寶劍和香爐跟在她身後,穿過層層走廊來到若宮御殿,等美子就坐後,寶劍和香爐就放在她身旁。公卿貴族們則沒有繞行走廊直接進入若宮御殿,並口頭向美子道賀。

經過短暫的休息,美子穿上五層單衣,重新整理頭髮後再次出現。她前往飛香舍享用餐點,並在不久後接受女御宣下。依照慣例,女御宣下通常會在進入後宮的隔天才舉行,但由於美子即將在當天被指名為皇后,因此率先封其為女御。皇后這個頭銜可以說是備受寵愛的象徵;孝明天皇的女御直到最後也沒有得到這個封號。

在宣布美子為女御和皇后的儀式上,廷臣們的每個動作都相當精確,令人不禁聯想到細緻入微的芭蕾舞蹈。儀式結束後,美子前往清涼殿拜謁未來的丈夫。陪同者有近衛忠熙和中山忠能,且由一名女官托著美子的下襬,另外兩名則捧著寶劍和香爐。接下來舉行的則是「夜御殿之儀」。晚上八點,天皇在淨身處換上草履,從夜御殿西門進入覆蓋著帷幕的洞房之後,這時近衛忠熙為天皇脫下草履。隨後美子也進入帷幕中。中山忠能作為天皇的外祖父和妻子仍健在的老年代表,為他們蓋上被褥。接著他端來供新人在結婚第三天晚上食用的米餅,這通常會由年邁的夫婦親手製作奉上。

夜御殿之儀結束後,一名女官將米餅拿到飛香舍,置於吉祥的方位供奉三天。接著一名命婦(有身份的婦女)拿來一盞帶燈芯的油燈,用掛在夜御殿東北角的燈火點燃後,前往飛香舍點亮外面一盞塗漆的燈籠。此時忠熙和忠能退場,燈籠將在接下來三天保持不滅。當天夜裡,女官們還會輪流高捧著寶劍。

而後在常御殿舉行了不公開的飲酒儀式,即三獻之儀。美子於北側就坐,到了第三獻時,她親自倒了一杯酒獻給天皇,隨後再由天皇為她斟酒。待品嘗過簡單的餐點,兩人一同返回皇后的宮殿,這時才終於有了獨處的機會。

很顯然這一連串儀式完全遵循了傳統。這些儀式對皇室而言意義深遠,因為人們一直都相信天皇的幸福、多子與長壽和國家的繁榮昌盛有密切關聯。關係十分和睦的明治和美子皇后雖然日後無子,但美子作為一位公眾人物卻比數百年來的任何一位皇后都要傑出許多。

相關書摘 ▶《明治天皇》(上):即位後巡幸東京,首度看到難忘的大海與富士山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明治天皇:睦仁和他的時代1852-1912》,遠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唐納德・基恩(Donald Keene)
譯者:曾小楚、伍秋玉

明治維新150周年必讀鉅作 完整考察天皇生態的史詩級傳記

跟隨知名日本籍美國日本學權威一同抽絲剝繭
走進幕末明治的宮廷生活、政治陰謀和國際事務的錯綜複雜
重新審視明治天皇史詩般的一生與他輝煌的時代

「我將在這本書中試著描繪明治天皇這個人物,他生於一個幾百年來都拒絕與西方接觸的國家,卻用一生見證了日本如何躋身世界列強,成為國際社會的一員。」
——唐納德・基恩

海外媒體一致好評推薦

這是一項不朽的成就,更是多年辛勤鑽研和細心學問研究的結晶;它難以被本世紀任何有關明治天皇的書所取代,同時也是所有想瞭解明治維新和近代日本形成的外國學生不容錯過的必讀書目。——原英國駐日大使休・科塔茲(Hugh Cortazzi)

很少有學者能肩負起如此浩大的工程……基恩掌握了在歷史和文學之間的關鍵平衡。他在書中展現了獨到的天賦,使我們盡可能地貼近明治天皇的內心生活。——《紐約時報書評》

出色至極……堪稱英語圈描寫日本近代歷史的傑作。——《洛杉磯時報》

傑出且獨具權威性……這本書就好比直接見到了本人,是如此貼近傳記人物本身的存在。——《泰晤士報文學增刊》

這是所有語言中第一本最為可靠又完整的日本天皇傳記……內容經過精心雕琢、充滿睿智,臻於平衡而富有權威性,是一位傑出的美國作家送給世間另一個非凡的禮物。——《華盛頓郵報》

明治天皇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