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通過《刑法》修正:酒駕有「故意殺人事實」可判死刑

行政院通過《刑法》修正:酒駕有「故意殺人事實」可判死刑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權團體聲明,欠缺實證研究、追求嚴刑峻法的刑事立法,是否能夠真正發揮預防酒駕的功能,或只是製造更多社會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今(28)日行政院會通過重罰酒駕,酒駕加重刑責,最重可判死刑;他並呼籲未來法官量刑能符合社會期待。法務部政務次長蔡碧仲也表示,如果大家一看就知道、法院能判斷,可以符合《刑法》第13條的故意情形,本來就可以判死刑

近期酒駕案件引發民怨,為遏止酒駕行為,行政院會今天通過攸關酒駕罰責的《刑法》第185條之3《陸海空軍刑法》第54條修正草案,將函請司法院會銜後送請立法院審議。

草案針對酒駕新增2項規定:

  1. 酒駕5年內再犯,若導致重傷,處5年以上、12年以下有期徒刑,若致死,可處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有期徒刑。
  2. 酒駕致死或致重傷若是故意造成,可比照《刑法》的「殺人罪」或「傷害罪」,意即酒駕故意殺人,最重可比照「殺人罪」判死刑。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轉述,蘇貞昌在院會中表示,酒後駕車等不安全駕駛行為,嚴重危害公共交通秩序,導致無辜死傷與無數家庭破碎。立法院26日已三讀修正通過《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部分條文,針對酒駕行為加重行政罰,本案修法加重酒駕再犯肇事致人死亡、重傷害的刑責,都是為了嚴加抑制酒駕行為。

蘇貞昌表示,酒駕者不但破壞了交通秩序,更讓許多人傷心、家庭破碎,有必要提高相關行政罰與刑罰。政院參考國外審判程序適用,對於酒駕致死,不必到累犯,只要有不確定故意、隱含的惡意都以殺人罪論處,請司法院法官在量刑時,也能符合社會期待與民眾要求。

負責審議酒駕法案的政務委員羅秉成,上午出席行政院院會後記者會時表示,討論修法過程中,外界對於酒駕致死或是酒駕再犯致死,是否該判「殺人罪」有很多討論。美國與德國都有判例,酒駕致死的情節嚴重,法院以「殺人罪」判刑;去年台北市郭姓男子酒駕撞死人,檢察官也以「殺人罪」起訴。

羅秉成指出,台灣在實務上已可用「殺人罪」起訴酒駕致死,但案件非常少,因此本次修法是宣示並強調,酒駕故意致人於死,依殺人罪處分,最重判死刑。立法是一種態度跟決心,促使法官跟檢察官仔細調查個案情形,不管是初犯還是累犯,有故意的犯意就可判死刑,「這不是多少次的問題,一次都不能允許」。

媒體詢問,法務部原本提出的草案版本,是酒駕累犯致死最高判死刑,為何政院改為無期徒刑。羅秉成回應,考量酒駕致死的樣態很多,加上國際「人權兩公約」規定締約國不要新增死刑,若直接規定再犯最高判死刑,會有違反罪刑相當原則與兩公約的疑慮,因此新增再犯刑度最高到無期徒刑,也是很重的刑責;草案並規定酒駕致死有故意犯意比照殺人罪,不算違反兩公約。

多名立委對於行政院會通過的版本,詢問法務部政務次長蔡碧仲相關修法過程、有故意殺人事實最重可判處死刑的看法。

蔡碧仲指出,最近有一名檢察官偵辦酒駕案件時,認為被告的行為有故意殺人或未必故意殺人,因此起訴被告並具體求處死刑;「蘇院長(蘇貞昌)說這種行為等同殺人,跟我之前說形同殺人,都是一樣」。蔡碧仲表示,未來大家一看就知道、法院可以判斷,可以符合《刑法》第13條的「故意情形」,本來就可以判死刑,國際公約也沒有置喙的餘地,本來就有這個法定刑。

《刑法》第13條規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故意。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以故意論。」

法務部原本的草案版本,是將酒駕致死本刑提高為5到12年,但最終的政院版本仍維持原本的3到10年,羅秉成說明,這是因為被害人家屬若願意與酒駕者和解,現行規定法官酌予減刑後,酒駕者有機會緩刑;但若提高到5年以上,減刑後最少仍須服刑2年6個月,無法緩刑,會很難促成和解,因此維持原本刑度,留下讓家屬得到和解跟賠償的機會。

另外,法務部原本也提案在刑法中對酒駕肇事車輛增加刑事沒收的規定,羅秉成說,由於日前立法院通過的《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中,已有規定行政沒入手段,執行速度較快、規定範圍也較寬,刑法中就不再另行規定。

酒駕擬修法重判,民團籲理性立法

對於立法院審查刑法中酒駕相關規定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台北律師公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永社、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冤獄平反協會、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共同發表聲明。

聲明指出,近來許多立委提出修法草案,提案將酒駕肇事致死的法定刑度提高至「無期徒刑」甚至是「死刑」,但酒駕是否具有主觀上的殺人故意,應屬法院認定事實。再者,酒駕頻傳有其社會及文化成因,刑罰功能終有極限,無法取代具有實證基礎的刑事政策。

聲明也表示,欠缺實證研究、追求嚴刑峻法的刑事立法,是否能夠真正發揮預防酒駕的功能,或只是製造更多社會問題(例如監所根本不堪負荷、受刑人長期監禁後社會復歸更加困難)均有賴於事前通盤且慎重的研究與評估。

民團認為,如果將酒駕肇事致死刑度提高到「無期徒刑」甚至「死刑」,將導致加重結果犯的刑度與故意殺人罪無異,恐紊亂現代刑事法歸責的理論基礎,並造成司法實務解釋、適用法律構成要件的困擾。再者,法院審理具體個案時,容易發生有情輕法重的情形。

此外,對於欠缺殺人故意的犯罪行為施以死刑,將違反《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6條規定。

民團呼籲,具有實證基礎且符合罪刑及比例原則的刑事立法,才是現代法治國抗制犯罪應採取的對策,也是台灣與國際人權標準接軌的重要指標,正因民眾對於酒駕高度重視,立法者更應理性行使職權,審慎通過最妥適的立法。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