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高科技的天氣預報未能拯救更多生命?

為何高科技的天氣預報未能拯救更多生命?
Photo Credit: Hayden Mahan via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既然我們如此擅於預測危險的天氣,為什麼仍會在一天之內喪失這麼多的生命?答案在於不僅要了解風暴,還要了解人們——以及收入、階級、種族、文化,以及最重要的是我們面對災害時遇到的不平等。

文:THOMAS E. WEBER
譯:劉松宏

3月3日摧毀阿拉巴馬州李郡(Lee County)的龍捲風令人震驚,但並不令人意外。氣象學家早已提前警告過將會有惡劣的天氣。天氣預報員密切監視該區域,一旦發現龍捲風,就立即發出警告。儘管如此,仍有23人因此喪生。

既然我們如此擅於預測危險的天氣,為什麼仍會在一天之內喪失這麼多的生命?答案在於不僅要了解風暴,還要了解人們——以及收入、階級、種族、文化,以及最重要的是我們面對災害時遇到的不平等。

有些特定群體會面臨更大的風險,要完全解決這些因素將是一項艱鉅的任務,但還有一個更實際的解決方案:更有智慧的警報方式。警報不僅可以描述天氣,還可以考慮人口統計和心理學,繼而挽救生命。然而令人驚訝地,在這方面的工作仍處於早期階段。

移動式房屋的問題

李郡的悲劇說明了一個問題:「移動式房屋」是當風速每小時170英里的強風徹底摧毀這些房屋時連帶造成多人死亡的元凶。2015年,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的國家劇烈風暴實驗室(NSSL),啟動了一個名為VORTEX-Southeast的開創性項目,以研究龍捲風在美國東南部造成不成比例致死率的原因。研究人員發現,居住在移動式房屋中的低收入族群,不僅在遭遇風暴有較高的傷亡風險,對於氣象警報的應對措施也不夠確實。

造成這種風險的因素十分簡單明瞭。移動式房屋雖然價格低廉,卻不能承受大風吹襲。對於氣象警報的災難準備方面更為複雜。VORTEX調查發現,移動式房屋的居民基本上可以像其他人在龍捲風來襲時遵循避難所的一般指導,也就是到達最底樓層的深處房間,最好是地下室。問題在於針對移動式房屋中的住民,災難建議指示不完全一樣:住民們必須要先逃出移動式房屋,再跑進地下避難所或固定建築物中避難。

劇烈風暴實驗室社會影響小組的負責人金.克拉考-麥克蘭(Kim Klockow-McClain)表示,「似乎是因為他們接收到氣象預報傳遞給每個人的訊息:應該待在室內。但是這項舉動並不適用於那些移動式房屋的居民們,因為那不是他們該做的事。」

觀察與警告之間

氣象警報,無論是來自政府機構、廣播或電視廣播公司,還是智慧手機的應用程式,都必須向合適的人提供正確的訊息。對於移動式房屋的居民而言,實際接收到氣象警報的時間──平均為15至16分鐘,但有時會更短──通常太短暫而無法保障自身安全。因此他們必須多加注意龍捲風來襲的公共警報──也就是「觀察」(watch)──並確保他們能夠在警報到來時迅速躲進避難所。這些避難守則應該在天氣預報前就該強調執行。

隨著預測龍捲風的科技越來越進步,氣象專家設想了一項介於觀察和警告(warning)之間的警報模式。這可以在龍捲風實際形成之前提醒人們該地區龍捲風增生的機率,這項模式將特別有助於那些不能快速進入地下室避難的人。

當然龍捲風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種巨大的危險,發生在李郡的風暴也足以摧毀那些固定性住宅。這將會耗費數週或數月才能完全理解為什麼阿拉巴馬州的死亡人數如此之高(沒錯,這場悲劇可能會成為一個重要的案例研究)。更實際的問題是,如果人們找不到安全的住所,那麼再聰明的警報也不夠,全國許多移動式房屋的社區仍然缺乏避難所。

準確之餘還要提供合適資訊

類似像這樣的不平等,可能以許多不同的形式存在──這些不平等都需要經過更仔細地檢查。例如:在颶風和洪水易發生的地區,研究人員正在考慮這樣的變量:確保移民人口能以適當的語言接收到關鍵警報,以及臨時搬遷的成本會如何影響低收入家庭決定是否要撤離的可能。

即使科學家致力於改善對危險天氣的預測,但光是有更準確的天氣預測還是不夠。研究人員需要更深入了解人類族群,以便為正確的人提供正確訊息。隨著氣候變化帶來極端天氣,這兩項進步管道對於挽救生命而言至關重要。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