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媽祖有約》:每個手推車主人的故事,九天八夜也聊不盡

《與媽祖有約》:每個手推車主人的故事,九天八夜也聊不盡
Photo Credit:采實文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的內心都清楚,媽祖婆從來沒有拿著藤條叫我們來。或許有的人在鎮瀾宮許了願,有的人只是為了心中的一點信念,總之信者恆信,對很多人來說,九天八夜就是一段承諾的旅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宴平樂

每個人都有自己跟媽祖婆約定的事情,也有想跟媽祖婆說的話。

不管天南地北甚至遠在海外,也不管身分高貴與否,出現在這一路上的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就好像阿伯、樂爸,還有接下來會提到的蔣先生、千萬大哥、徐大哥等等。

大家的內心都清楚,媽祖婆從來沒有拿著藤條叫我們來。或許有的人在鎮瀾宮許了願,有的人只是為了心中的一點信念,總之信者恆信,對很多人來說,九天八夜就是一段承諾的旅程。

樂爸總說,一台手推車就是一個故事,其實假如你有空坐在廟埕、涼亭邊,仔細地與這些手推車的主人聊聊,就會發現那帶點濕潤的眼中滿盈人生故事,哪怕是聊上個九天八夜,也說不完道不盡。

有人為了妻子、有人為了兒子、有人為了父母、有人為了姻緣,原由不一而論,他們都不約而同地踏上這段路,然而十有八九,都不是為了自己而來。

常常看到同團的幾位大老闆,平時在社會上有頭有臉,混的是風生水起,但是這九天裡總會聽到他們笑著說:「好幾次為了洗一場熱水澡,跟路旁願意借熱水的商家、民家感謝鞠躬,頭都快鞠到地上去了。」

這還真應了那一句話:「眾生平等、心誠則靈。」

踏駭浪驚濤如履平地的阿伯

阿伯林祥雄帶我走完第一年之後,他的腿就出了點狀況。

大概是因為上了年紀左腳膝蓋有些退化,這幾年下來走路一跛一跛的,雖然不影響生活,卻無法負荷九天八夜的漫長苦行。

這些年下來,我們都戲稱阿伯帶出來的徒子徒孫遍布江湖,即便他沒有來,大家出發前也都會先到阿伯的家裡集合,有的合影留念,有的互相打氣,等待今年打算一起走的夥伴。不論是否踏上旅程,阿伯已然成為我們這群人的精神象徵,他的身影在曾經受過他幫助的人心中,已留下深刻的印象。

當初阿伯為什麼要來走大甲媽遶境,而且還二十九年如一日地走?有時會聽到路上的人口耳相傳,還有樂爸的轉述。

二十九年前阿伯的母親生了重病,纏綿病榻藥石罔效,最後台北榮總請阿伯來將母親帶回,病情已經可以說是到了宣判死刑的地步。阿伯是大甲人,帶著母親回家後到鎮瀾宮發了一個願,他和媽祖婆說:「如果能讓母親好起來,我就跟著大甲媽去遶境,走到不能走為止。」

那一年阿伯四十三歲正值壯年,從廟裡回到家後台北榮總來了一通電話,表示目前有一種最新的治療方式,但因為還在研究階段,所以問阿伯是否願意讓母親試試看。

畢竟母親已經病入膏肓,阿伯想說死馬當活馬醫,不然就試試看吧。他將母親送回台北榮總,結果沒想到新式治療非常有效,他母親的病況逐漸好轉,最後甚至能夠下床走路。阿伯只好摸摸鼻子,乖乖跟著大甲媽祖徒步遶境,這一走,就是二十九個春秋過去。

曾經有好幾年阿伯真的走到受不了,在大甲媽起駕前去擲筊,想耍賴皮地問今年是否可以不要參加,儘管每一年他都去擲筊問說能不能不要參加,但是每一年大甲媽祖都不給他「聖筊」,所以阿伯只好年復一年的走著,就這樣走了二十九年。甚至在阿伯母親壽終正寢的那一年,他都仍然堅持著當年的約定,乖乖跟著去遶境。

1
Photo Credit:采實文化
1985年的林祥雄與手推車。(翻拍:王家興)

每當談起這一段,阿伯總是笑著說,二十九年前當他緩慢地走過嘉義迎賓橋時,兩腳痛得幾乎無法前行,然而看見大病初癒的母親在橋邊笑著迎接他,即便痛苦到快要流下淚來,還是只能咬牙笑著跟母親揮手,我們都被阿伯的這番話給逗得笑了出來。

如果時光倒轉二十九年,我想當年阿伯看到原本病入膏肓的母親還能康復,那不斷閃著晶瑩的眼眶裡,除了痛苦之外,還有更多的感動與欣慰吧。

金剛經說:「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恆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復以恆河沙等身布施。後日分。亦以恆河沙等身布施。如是無量百千萬憶劫。」若能以一人布施一人得康健,不論此行多難多苦痛,我亦甘之如飴。

記得我第一次成功走到明道大學的時候,阿伯跟路旁發咖啡的大哥聊著天,他們兩個就像熟稔的朋友,然後阿伯睡著了大哥也沒叫他,著實急壞了我們幾個跟在身旁的小夥子。

看著媽祖婆鑾轎前的開路鼓緩緩靠近,阿伯還是歪頭呼呼大睡,正當我們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開路鼓的幾位阿公級大哥喊了喊阿伯。阿伯醒來後推著手推車上路,不疾不徐的跟幾位大哥邊走邊聊,我們就這樣自然地融入陣頭團,彷彿成了開路鼓的一份子。

最後陣頭團要轉進去明道大學表演,阿伯才跟他們揮手,往下一間宮廟前進。原來這些年下來他們早已相熟,開路鼓的大哥們都知道阿伯是誰,路上像這樣叫他起床的經驗早不在少數。

某一年,我和樂爸從土庫媽出來正好碰上大轎,大多數隨香客都拚命地邁開步伐往前急行。而我只是推著手推車,跟著大轎後頭的人群與媽祖婆一起前進,萬頭鑽動中,只看得見鑾轎的轎頂在大太陽底下緩步推進。

想起那天跟開路鼓大哥聊天的阿伯,其實怕的不是在路邊睡著,只要是正常時間,媽祖婆前進,你也在前進,就不用太過緊張,怕的是睡過頭而已。我抬頭看著路上行色匆匆的人們,或許是這五、六年的洗禮,讓我比較清楚自己的節奏與前方的路途還剩多遠。

樂爸看到路旁一處公園微風正徐,我們便推著手推車到小公園納涼去了,當如潮水的人群簇擁著媽祖婆離開土庫,我倆早已呼呼大睡進入夢鄉。之後走到嘉義迎賓橋的時候,又見媽祖婆的大轎被堵在橋頭,夾道滿是人聲鼎沸的陣頭、舞蹈表演,或是政治人物的致詞。我與樂爸便對著鑾轎點點頭,快速從人群中穿梭而過,先一步往嘉義奉天宮去了。

2
Photo Credit:采實文化
2014年的林祥雄與手推車。(攝影:王家興)

說到底,當年是媽祖婆治好了阿伯的母親,還是台北榮總的醫生治好的?

其實大家都知道,讓她康復的是現代醫學,是醫生、護理師,媽祖婆從來沒有親手幫阿伯的母親動手術,或是餵她吃藥等等。但是阿伯卻因為當年的那一個願,徒步走了二十九年,那一股信仰的力量,讓他一個七十二歲的老人家,還能夠連續徒步走上三百多公里的路,讓許多年輕力壯的小夥子望塵莫及。

想想自己不論是當兵、出社會,總是十分要強,以為沒有什麼事是自己做不到的,直到走過這麼一遭才從中學習成長。也漸漸地發現有太多事情,是我無法掌控。很多的歲月青黃不接,不是我想怎麼樣就能夠怎麼樣,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努力不懈也是必須的,隨時做好準備,是為了當機會來臨時我們可以更加從容地去面對。

但這一路上必須時時保持謙卑、寬容、虛懷若谷。遶境是,人生如是。

我學到了,信則有、不信則無,心願虔誠,必有迴響。

相關書摘 ►《與媽祖有約》:信不信由你,但做人最好不要鐵齒

書籍介紹

《與媽祖有約: 每位遶境者背後,都有個約定的故事;每年的徒步之旅,都是一堂心靈成長課》,采實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宴平樂

大甲媽遶境號稱台灣地表最大人類遷移活動,是世界公認的三大宗教盛事之一,除了人數逐年暴增外,隊伍中更不乏金髮碧眼的面孔。令人不禁好奇,究竟媽祖有著什麼樣的魅力?讓群眾自動自發的參與盛會,即使走得全身痠痛、腳上起一堆水泡,也要繼續走下去。

一個台中土生土長的七年級小說家,隨媽祖全程徒步遶境走了七年,每一年藉由挑戰肉體與精神的極限,沉澱心靈重新認識自已,感受與天地萬物的連結。同時也記錄這一路上,隨香客之間的感動故事。

當年,桀傲不遜的他心想:「反正就只是走路,哪有什麼難的。」便向媽祖擲筊請願挑戰,沒想到才走十三個小時就鎩羽而歸。為了信守對媽祖、對自己的承諾,隔年再度挑戰。即便有前輩帶路最後走完全程,但過程仍讓他不禁哭著自問:「我到底是做錯了什麼,才要來走這一遭?」

他用還不夠成熟的心靈去感受沿途的一切,這趟遶境之旅彷彿就像是一堂人生成長課,每年出發去探尋自己未知的可能性。

與媽祖有約_立體書封300
Photo Credit:采實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