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媽祖有約》:信不信由你,但做人最好不要鐵齒

《與媽祖有約》:信不信由你,但做人最好不要鐵齒
Photo Credit:采實文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要說巧合是巧合,要說神蹟也是神蹟,說不定那一籠梗粽裡面有很多沒包到紅豆餡的,偏偏就這麼剛好,我們這一團每一個人都有紅豆餡,就只有他沒有。一顆粽子裡有沒有紅豆,其實也不算是什麼懲罰或者獎賞,只是冥冥之中,就好像媽祖婆在跟他說,要選擇走那一小段捷徑是他的自由意志,但是並不是沒有人知道。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宴平樂

人生的痛苦都是一樣的,不同的是你怎麼去面對痛苦而已。

大甲媽祖徒步遶境,我參與了七年,完成了六年。阿伯帶我走的那一年,是我啟發最大的一年,每當我撐不住,或者有任何藉口的時候都會去想,阿伯七十二歲走了二十九年,路上多少孤單、痛苦,他都笑著走過來了,甚至在路上幫助的人不計其數,除非我已經七老八十,否則有什麼理由放棄。

這條百年香路,一直有人加入、有人退出,它始終都在那裡。每個人上路要面對的痛苦都是一樣的,多走了幾年只是比別人多一點經驗,更重要的是能夠把這一切傳承下去,或是在這之中學到了些什麼,就好比多了可以幫助人的能力,領教到施比受更有福。

這一段路就像座山,數百年過去一代人換過一代,它仍然屹立在那裡;參與的人就像水,有人今年來明年去,能從中學習體驗的東西,卻是無窮無盡。

信不信由你,但做人最好不要鐵齒

走這一段路畢竟牽涉到宗教信仰,很多人都喜歡問,走了這麼多年,有沒有遇到什麼神蹟?

我必須說,神蹟沒有,但是巧合的事情碰到、聽到不少,而且更多的是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故事。畢竟這一段路把人的身心狀態逼到了一種極限,所以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與偏見都會冒出來,尤其是對很多第一次踏上這段路的人來說,都和當初桀驁不馴的我有類似的想法,覺得不就是走路嗎,到底有什麼困難。

記得有一次,一位友人臨時插團,在我們快要出發的時候跑來說,希望可以跟我們一起到彰化。我們一向是來者不拒,只要能準時跟我們一起出發,路上能夠盡量把持住節奏就好,並不會特別拒人於千里之外,所以他就這樣跟著我們上路了。

我們一路從大甲出發,穿過了龍井、追分、王田都相安無事,大家頂多也就是唉個兩聲,然後站起來拉拉筋、扭扭腰就咬牙繼續往前走。過了王田之後,時間差不多到了早上六、七點,熱情的彰化人紛紛醒來,扶老攜幼的出來迎接媽祖婆大轎。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來到了考驗新手的茄苳王公廟,那是一個V字型的髮夾彎,遶境路上許多人在這個地方都會選擇直接走台一線進南瑤宮,但我們說好了跟著媽祖婆遶境,當然要乖乖地繞路進茄苳王公廟。

針對這一點,我們早有打過預防針,因此那位臨時加入的友人也沒有意見,只是當他看到大道旁的一條小岔路,路的另一頭許多香客絡繹不絕。

友人好奇地問:「為什麼那邊也有隨香客?」

我跟這位友人說,因為我們走到前面之後,要拐個彎從國聖路再折回來往王公廟前進。結果友人指著小路就說:「既然這樣,那為什麼我們不從這裡直接穿過去就好,還要特地走到前面然後才折返回來,這裡不就是一條捷徑嗎?」

我跟樂爸無言的苦笑,跟他解釋為什麼不能走,道理很簡單,因為媽祖的大轎是不走這種小路的。

但是友人卻說:「這一條路穿過去少說省了半個小時,反正又沒有人看到,為什麼不走?」我跟樂爸表示說如果他想走,那他可以穿過這條捷徑在前面等我們,我們還是必須乖乖地去前面做折返。這位友人毫不客氣,直接穿過了捷徑,繞到前面去坐在路旁的樹蔭下吹風納涼,待我跟樂爸規規矩矩折返後會合。

1
Photo Credit:采實文化

他笑著對我們說,就這樣穿過來,他快了我們將近半個小時,已經在這裡休息充足,體力恢復可以繼續往前走了,實在搞不懂為什麼我們要特地去繞這麼一段,而且又沒有人看到。

我與樂爸還是沉默不答,我們有我們的堅持,不管是被笑憨人還是傻子,媽祖婆大轎不走小路,我們雖然沒有跟在大轎旁邊,自然也不能走捷徑小路。

後來到了國聖里永安宮大約是接近中午時分,我們一行人拜拜完,卸下了裝備開始用餐。那一年永安宮綁了甜品「紅豆梗粽」招待隨香客,我們一行人拖著痠痛的身體,擠進人群一人拿了一顆,然後找了旁邊一塊乾淨的地坐下。

拆掉竹葉,一口咬下。

結果,那一位走了捷徑的友人的紅豆梗粽裡面,沒有紅豆。大家看著他的粽子全傻了,他的就是糯米梗粽,裡面一顆紅豆都沒有,我們手上的粽子,全都有飽滿的紅豆餡。

大家面面相覷,然後看著那一位友人,他不死心地把整顆梗粽狼吞虎嚥吃完,裡面確實一顆紅豆都沒有。我們拍拍他的肩膀,並且告訴他,走了這一段捷徑誰說沒有人看見,媽祖婆都有看見。

友人吃完了梗粽後彷彿被嚇到了,連忙走進廟裡,虔誠地補上了三炷香,並且誠心誠意地跟玄天上帝以及媽祖婆道歉。

2
Photo Credit:采實文化

這要說巧合是巧合,要說神蹟也是神蹟,說不定那一籠梗粽裡面有很多沒包到紅豆餡的,偏偏就這麼剛好,我們這一團每一個人都有紅豆餡,就只有他沒有。

一顆粽子裡有沒有紅豆,其實也不算是什麼懲罰或者獎賞,只是冥冥之中,就好像媽祖婆在跟他說,要選擇走那一小段捷徑是他的自由意志,但是並不是沒有人知道。

我學到了,人在做天在看。

相關書摘 ►《與媽祖有約》:每個手推車主人的故事,九天八夜也聊不盡

書籍介紹

《與媽祖有約: 每位遶境者背後,都有個約定的故事;每年的徒步之旅,都是一堂心靈成長課》,采實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宴平樂

大甲媽遶境號稱台灣地表最大人類遷移活動,是世界公認的三大宗教盛事之一,除了人數逐年暴增外,隊伍中更不乏金髮碧眼的面孔。令人不禁好奇,究竟媽祖有著什麼樣的魅力?讓群眾自動自發的參與盛會,即使走得全身痠痛、腳上起一堆水泡,也要繼續走下去。

一個台中土生土長的七年級小說家,隨媽祖全程徒步遶境走了七年,每一年藉由挑戰肉體與精神的極限,沉澱心靈重新認識自已,感受與天地萬物的連結。同時也記錄這一路上,隨香客之間的感動故事。

當年,桀傲不遜的他心想:「反正就只是走路,哪有什麼難的。」便向媽祖擲筊請願挑戰,沒想到才走十三個小時就鎩羽而歸。為了信守對媽祖、對自己的承諾,隔年再度挑戰。即便有前輩帶路最後走完全程,但過程仍讓他不禁哭著自問:「我到底是做錯了什麼,才要來走這一遭?」

他用還不夠成熟的心靈去感受沿途的一切,這趟遶境之旅彷彿就像是一堂人生成長課,每年出發去探尋自己未知的可能性。

與媽祖有約_立體書封300
Photo Credit:采實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