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生活就是我的A片:南韓「色情報復」與「停止偷拍殺人」運動

你的生活就是我的A片:南韓「色情報復」與「停止偷拍殺人」運動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今南韓與台灣對偷拍和色情報復的法制規定尚不周全,除了制裁效力較輕,適用的法律(如刑法妨害秘密罪、散播猥褻物品罪等)也 未能完全對應數位時代的性別暴力犯罪情勢,政府與社群平台也沒有建立阻斷私密影像擴散的程序和機制,還有很大的制度改進空間。

文:胡家瑜

最近的南韓不平靜,演藝圈深陷逃稅、偷拍、迷姦、性招待和警政商勾結的風波,尤其藝人把性侵和合意性交的偷拍影片傳到私人群組的對話曝光後,受到南韓民眾的嚴厲撻伐。

有鑑於此,這次辣台妹想要跟大家聊聊南韓社會的偷拍文化和色情報復有多嚴重、民間長出什麼力量應對,以及相關的法律與國際公約又有哪些。

無孔不入的針孔攝影機

大家使用台北捷運的廁所時,有看過「本廁所已加裝反偷拍偵測器,請安心如廁」的標示嗎?在台灣的我們可能對偷拍沒有那麼警覺,但對南韓女性來說,上廁所前檢查有沒有針孔是已是一種習慣。

在南韓,廁所、旅館、公共澡堂、商場更衣室都常有針孔攝影機存在,一週前警方查獲有40間旅館被設置針孔攝影機,就是近期最聳動的例子。

現在的針孔攝影機越做越小巧,容易隱身在各種日常用品中,市面上還出現跟鴨舌帽、寶特瓶或行動電源「一體成型」的針孔攝影機,讓人更難辨識針孔的存在。根據統計,每年約有6000起偷拍案件,受害者中有八成是女性。然而,這些數據還不包含不敢報案或根本不知情的偷拍事件,有相當大的黑數。

偷拍者不只是陌生人,根據南韓女性律師協會的資料,有一成的偷拍者是被害者的熟人,諸如夫妻、情侶、上司或同事。若偷拍影像被伴侶散佈或威脅,就形成「色情報復」,在數位時代是一種新型態的性別暴力。

你的生活就是我的A片: 色情網站的傳播效應

針孔攝影機攝下私密影像,色情網站則極大化這些影像的傳播成效,背後更涉及龐大金錢利益。南韓最大的色情網站(已下架)有超過一百萬名會員,每天至少會新增20到30部非法偷拍或色情報復影像,供會員恣意評論、分享和下載,經營者也因此賺取上百億韓元。

偷拍色情影像在網路上大肆傳播,讓南韓總統文在寅也感歎「在網路上散播的大量非法偷拍色情影像,已經成為南韓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網站現在雖然已經關閉,但在網站經營的17年間已經有無數女性受害,倍受精神折磨與名譽損害,甚至因此了結性命。

為什麼南韓的偷拍層出不窮?

南韓的偷拍文化難以被遏止,主因是追蹤和查證困難。

偷拍者通常在15分鐘內會拆掉裝置,警方就算趕到現場也很難人贓俱獲。此外,承載私密影像的色情網站多使用國外伺服器,使警方難以追查。就算真的查到偷拍或散佈影像的嫌疑人,常被檢察官或法官認為「沒拍到受害者的臉,難辨識受害者身份,不構成對受害者的羞辱」而不起訴或輕判。

寬鬆的法律無法有效控制偷拍之下,本應以完備法律為優先考量,但南韓政府選擇投入更多經費添購反偷拍偵測設備,繼續用打地鼠的治標方式對抗偷拍文化。

我的生活不是你的A片:弘大事件與MeToo運動

偷拍文化依舊猖獗,警政與司法沒辦法有效發揮作用, 弘大事件與MeToo運動的催化下,反偷拍的力量從民間湧出,南韓女性開啟了一連串抗議偷拍的運動。

2018年5月,一位弘大男性學生在擔任裸體模特兒時,遭學姊偷拍並上傳仇男網站。事發後警察迅速逮捕女性加害者,引起南韓女性質疑警察用雙重標準辦案:花了17年才偵破充斥女性私密影像的色情網站,這起男性被偷拍的案件卻只花12天就破案。

弘大事件與MeToo風潮在南韓引發數次遊行抗議,南韓女性開始說出她們對偷拍文化的抨擊,以及對父權社會的不滿,讓女性的聲音被社會聽見,也為後續更多元的性別運動拉開序幕。

南韓新型態打擊偷拍手法與受害者援助

除了女性發起的社會運動,釜山警察與曾經的偷拍受害者,也發展新型態手法打擊偷拍文化。

釜山警察在2017年祭出名為StopDownloadKill的手段,他們製造並上傳一百多部「假偷拍影片」到色情網站供人下載,以片尾「繼續看偷拍影像,你可能就是讓女性自殺的幫凶」的警醒字樣,嚇阻觀看偷拍影像的人。曾為偷拍受害者的朴素妍,則在2015年化名成立反網路性犯罪小組,與警方合作打擊色情網站,並持續提供受害女性心靈支持與報案協助,獲得2018年BBC年度百大影響力女性的肯定。

台灣和美國怎麼做

除了南韓,我們也來看看台灣和美國怎麼對抗偷拍和色情報復。之前介紹過台灣的婦女救援基金會 ,即建立色情復仇資訊網、設立求助專線,也提供被害人法律及各種諮詢服務。

美國的Cyber Civil Rights Initiative(CCRI)則服務受害者,並推動相關立法工作。CCRI串連臉書、推特、微軟、Google 等科技產業,共同推動移除色情報復影像的程序和機制。截至2016年,美國有30多個州願意制定刑法禁止「未得同意散佈性私密影像」行為,CCRI的倡議功不可沒。

SDGs與CEDAW的建議與展望

偷拍與散播偷拍影像不只是侵犯隱私權的罪行,對於受害者的精神折磨更是一種性別暴力,聯合國透過SDG 5 「提升性別平等」細項目標「消除在公、私領域針對婦女和女童一切形式的暴力,與其他各種形式的剝削」提出對性別平等的追求,也是打擊偷拍文化的目標。此外,CEDAW第35號一般性建議認為政府應承擔「消除對婦女性別暴力」的義務,以立法和建議制度的方式,預防性別暴力的產生、協助性別暴力受害者,並制裁性別暴力加害者。

現今南韓與台灣對偷拍和色情報復的法制規定尚不周全,除了制裁效力較輕,適用的法律(如刑法妨害秘密罪、散播猥褻物品罪等)也 未能完全對應數位時代的性別暴力犯罪情勢,政府與社群平台也沒有建立阻斷私密影像擴散的程序和機制,還有很大的制度改進空間。

更根本的是,如何讓民眾有自覺地拒絕觀看與傳播,甚至願意檢舉,亦是政府乃至民間單位當前主要的任務之一。而先於政府,我們更應當有此自覺。

延伸閱讀

本文經辣台妹聊性別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