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有能力影響社會時,我們希望給後代繼承怎樣的未來?

當有能力影響社會時,我們希望給後代繼承怎樣的未來?
Photo Credit: Marion Doss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paz.ca  CC BY 2.0

Photo Credit: paz.ca CC BY 2.0

之前看過一本小說,它的名字叫做《雲圖》(Cloud Atlas),裡面講述著六個不同時代的故事。包含黑奴時代的航海故事、未來擁有複製人的消費主義社會、記者與核電廠興建弊案等。在小說中的每個時代,都會有一些弱勢的族群,像是被販賣的黑奴、被當做物品使用卻又活生生的複製人們。他們在那個時空條件下,沒有能力、也沒有思想去解救自己的困境,因為他們的環境造成了他們絕對的弱勢。

這些弱勢的人自己無法改變,但書中有許多人,處在高位享受所有利益,卻選擇伸出援手幫助他們——即使伸出援手的結果可能是被排擠、甚至死亡。身為貴族卻想解救黑奴、身為人類卻想幫助被當成奴僕的複製人、身為擁有高科技的人類卻幫助無法有任何貢獻的原始人……。

為什麼這些處在高位的人,不「順其自然」,讓弱肉強食自然的發生,盡情享用這個世界為他準備的豐盛果實?其實他們可以對於一切的不平等視而不見,並說服自己的良心說:「這些人的苦難與我無關,我的人生還有許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像是經營企業、賺更多的錢、照顧家人、遊歷各國等等。」

這些行為是他們的選擇。這些在高位的人選擇去改善這個世界,如同比爾.蓋茲在離開微軟後便全力投入慈善事業中,他成立基金會去幫助非洲兒童接種瘧疾疫苗,因此拯救了將近600萬條生命。這不是件「順其自然」的事情,這是發自於他心中的信念。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也常會看到一些不合理的現象:某些地區的人民被迫遷移、某些團體受到不合理的壓迫、弱勢族群不受到社會的照顧……。

由於受到不平等待遇,因此他們會起而反抗、走上街頭,要求該屬於自己的權益;然而這些人的社會地位低下,能夠發揮的力量渺小,難以改變現狀。

有時他們100個人加起來的影響力,都不及社會經濟地位較高的一個人在媒體前面所說的一句話。

但當他們抗爭時,必須面對的,往往就是一群社經地位較高的人們,這些人是造成不平等的始作俑者,擁有較多的權力。例如統治黑奴的莊園主、歧視印度女性的男性族群、壓低勞動階級成本的資本家、使用軍隊壓制人民的軍閥們…。

這是一個讓人難以翻身的困境。

但其實在每個時代,都有許多人是處在局外、有能力且有地位能夠幫助這些受到壓迫的人。就像《雲圖》裡伸出援手的那群人一般,他們其實可以改變這個現象,只是在大多時候,這些人都選擇不予介入。

其中最大的原因是,這些不平等或壓迫往往不會讓這些局外人的生活變差,有時甚至還會讓生活變好;基於利己的自然心態,局外人實在沒有理由介入其中。例如在黑奴時代,大多數人並不販賣黑奴,但由於黑奴的存在,他們的生活可以過得較為輕鬆,享有以低成本獲取建設鐵路、開採作物的好處。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低薪的社會,由於服務成本降低,薪水相對較高的族群可以有很好的消費能力。

低階層的人無力翻身,壓迫者高高在上,而有力量的人們則享受著這樣的成果,袖手旁觀不平等的事物,這樣的世界便會難以翻轉。但這一切不是無法改變的,只要有力量的人做出屬於自己的「選擇」,讓這些選擇,引導世界走向不同的方向。

Photo Credit:  Marion Doss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Marion Doss CC BY SA 2.0

《雲圖》這本書的最後,主角說了下面這段話:

信念既是獎項也是戰場,在人心裡,也在人心的鏡像—世界裡。

如果我們相信人類文明是由各個人種構成的梯子,一個充滿衝突、壓榨與獸慾的羅馬競技場,這樣的人類文明就會跟著被製造出來,而歷史中的侯若斯、波哈夫,以及古斯(註:書中貪婪的角色們)就會占盡優勢。你,還有我,還有我們這些有錢的、有特權的、幸運的人,在這樣的世界中也不會過得太糟,只要我們的好運能繼續下去。萬一我們的良心不安怎麼辦?為什麼要去破壞我們人種的絕對優勢、我們強勢的武力、我們承繼的卓越遺產,以及我們的傳奇?為什麼要與事物的「自然」(喔,多狡猾的用詞)秩序對抗?

為什麼?因為,總有一天,一個全由掠食者構成的世界會消滅自己。是的,這隻惡魔會一直吃掉那最落後的,直到最先進的也成為最落後的。對個人而言,自私會讓靈魂變得醜陋;對人類而言,自私會導致人類滅種。

這是寫在我們本性中的必然命運嗎?

如果我們相信人性可以超越尖牙與利爪,如果我們相信各種族、各教派能共享這世界,就像孤兒能共享那棵燭果樹。如果我們相信領袖們會行事公正、不動用暴力、讓自己的權利受監督,陸地與海洋的豐富資源是由全人類公平分享,這樣的世界就會到來。我並不是在自欺欺人。這是最難成真的世界。許多世代的人們艱苦獲致的成果,可能會只因一個短視的總統動筆輕輕一劃,或是一個自負的將軍用指揮刀隨意一指,就毀於一旦。

我一生都花在塑造一個我希望傑克森(註:主角的兒子)能繼承的世界,而不是一個我害怕傑克森必須繼承的世界,我認為這人生值得一活。在我回到三藩市後,將會致力參與廢奴運動,因為我的性命是被一個自我解放的奴隸所救,也因為,凡事總要有個起始點。

我接到岳父的回應了。「啊哈,很好,自由黨員的情操,亞當。但是別告訴我什麼才是公正!騎一匹驢到田納西州,去說服皮膚被曬成赤褐色的白人莊稼漢,說他們只是被漂白的黑人,而他們那裏的黑人只是被曬黑的白人!乘船到舊世界,告訴他們,帝國奴隸擁有的權利和比利時女王的權利一樣不可剝奪!喔,在黨團會議中你會聲音沙啞、孤苦無依、頭髮灰白!你會被吐口水、被射殺、被處私刑、被獎章安撫、被邊境的居民趕走!被釘十字架!天真、愛作夢的亞當。願意和『人性』這隻多頭蛇對抗的人必須付上代價,他的世界充滿痛苦,而且他的家人也要與他一起付上代價,而且只有當你要嚥下臨終最後一口氣時,你才會明白:你的人生和努力不過就是無盡海洋裡的一滴水!」

但是,海洋是什麼,難道不就是一滴滴的水嗎?

若我們幸運的享用了這世界中的各種資源,有了成功的人生、爬上了高位、對社會有了影響力。這時我們可以選擇,什麼是我們希望自己後代繼承的未來?一個由尖牙利爪構成的世界,或是豐富資源公平分享的世界?

若我們爬上了高位,我們會選擇當理想主義者,來照顧並且改善別人的生活;或選擇當功利主義者,想著如何從他人身上獲取更多利益?若我們成為了資本家,我們會選擇以合理薪水照顧自己雇員的生活,或是只想著如何降低成本才能獲利?若我們成為成功的企業家,我們會選擇繼續獲取自身利益,或是積極的培養下一代的領導者?

若我們擁有力量,我們會選擇用它來操縱別人或是釋放他人?

我們會選擇用它來傷害他人或是保護他們?

如同亞馬遜CEO傑夫.貝佐斯在普林斯頓大學畢業演講所說的:「是選擇塑造了我們的人生。」同樣的,也是選擇塑造了我們所在的世界。

各式電影還有小說,都埋了許多理想主義的種子在人們心中,靜待時機萌芽。而活在現實生活中,許多利害關係、人性鬥爭會如同黑暗的潮流一般,淹過這些靜養的種子;有些種子因此再也無法萌芽,但也有些種子依然深藏在心中。

這些種子培養自己的能量,等待著自己能夠貢獻、宣揚理想的時機,他們可能透過政治宣言文學創作設立網站畫作音樂奉獻財富培育後進等方式來展現自己的思想,而這些展現出來的理想主義,成為了黑暗中的光亮,讓人相信這些理想依然存在這個世界上。

「信念既是獎項也是戰場,在人心裡,也在人心的鏡像——世界裡。」在這場戰爭裡頭,我們的心選擇站在哪一邊呢?我們希望給後代繼承怎樣的未來呢?我們該使用我們的天賦和幸運,為這個世界的人們帶來什麼樣的結果?我們會掠奪別人的希望,或是在黑暗中展現光芒給予人們希望?

當我們有能力影響這個社會時,這就是我們要去選擇的了。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St. Threa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