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間互相知道薪金,好嗎?

同事間互相知道薪金,好嗎?
Photo Credit: David Wall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做,法律容許我們做,不代表我們需要做。

文:蔡東豪(精電前行政總裁、《主場新聞》、《立場新聞》創辦人)

想像以下情況:星期一如常上班,每個同事座位或辦公室多了一個牌,寫住同事的薪金。你看到自己的薪金坦蕩蕩,也看到別人的薪金,原來……忽然百般滋味在心頭。這種情況沒可能發生吧! Well,我不敢說。

在美國,薪金透明化的聲音的確存在,近年愈趨響亮,特別是男女平等成為嚴肅社會議題。女性強調同工同酬的重要,透明化可揭穿一直存在的不公平。例如歐美影視圈走得很前,透明化不再是禁忌,女演員發現有些情況誇張至女主角片酬少過男配角,透明是爭取平等的先決條件。初創科技公司也覺得薪金無須遮掩,年輕人視公平為真理,況且真正的頭獎是股票,他日上市後的身家,所有人遲早知道,薪金是細數。美國有間大型超級市場Whole Foods,由CEO到收銀員共九萬名員工,所有人的薪金公開。Whole Foods最近被亞馬遜收購,作價一千億港元。

碰不得的紅線?

然而,以上屬極端例子,薪金在大部分企業屬於碰不得的紅線。同事食飯講敏感話題,講性、講政治、講宗教,也不講薪金。薪金的確非常複雜,包含的意義遠超過一個數字。高或低,絕對或相對,長期或短期,薪金引發豐富的情感,牽涉沒有人懂得應對的難題︰作為一個人,我們值多少錢?我們口講,錢不是萬能,錢不代表人的內在價值,對不起,在辦公室的環境,錢代表打工族的所有價值。

有人做,法律容許我們做,不代表我們需要做。衡量得與失,我認為薪金透明化不是好事。首先,我們欠缺公開討論薪金的經驗,而這種經驗受制於澎湃情感,永遠累積不到。當我們認定跟某同事夠熟,友情去到肝膽相照層次,提起勇氣講薪金,對方的反應令我們失預算,發現原來大家不夠熟。更壞的情況是, 對方說了個數字,事後發現是大話,這是背叛友情,比不夠熟更差。

世上沒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人,擁有相同的經驗和能力,遑論性格,任何人與人之間的比較都要萬分小心。單從薪金數字下判斷,錯的機會很大。同樣職位, 做同樣工作,一個同事的經驗較豐富,處事較成熟,薪金高一點屬合理。薪金透明化的問題,是薪金一下子成為一個人的整體故事,但其實它只是故事一部分。薪金透明化的問題,是直覺上數字不說謊,高或低,一目了然,我們沒興趣深究數字背後的因由。

打開潘多拉盒子

我們口說可以冷靜分析事物,但當觸及敏感的數字,立即失控。薪金透明化的話,在同事眼中,公司忽然變成壓榨機器,以分化手段影響同事,一班人圍起來鬥數臭公司。同事之間的猜忌走向公開化,打開後,世界變了樣。

比較一組數字,我們容易從不完整的資訊作出錯誤的判斷。作比較,我們用的比喻是蘋果和橙,同事的薪金就是蘋果和橙,數字上的比較不能反映所有事實。一個常見的「不公平」例子是,幾年前公司急需某職位的人,當年市況特別好,公司以較高薪聘請同事甲。幾年之後,大家的薪金在不同基數上調整,同事甲薪金比做同類型工作的同事高出一截,這是不公平嗎?數字上,是。處理方法一是把同樣職位的同事一律加薪,公司這樣做的可能性不大,因為牽一髮動全身,影響可大可小。另外方法是放棄同事甲,以求做到「公平」,但同事甲表現良好,這做法更不合理。這就是數字沒法解釋的故事。

「同工同酬」的問題是,同事不可以「工」或職位來劃分。同一個職位,兩個人,帶著兩個不可能相同的故事。如果強制薪金透明化,後果是公司不再視同事為人,所有事情以職位行先,某職位便賺取某薪金,人的故事難以量化,所以不理。當人被職位取代,公司文化將起重大變化,我肯定是走向負面。

礙於很多因素,同事掌握到的資訊,不反映全局,單憑同事手頭上的資訊作出判斷,害多於益。「分享」本身沒問題,但當我們所知有限,而且對某數字的反應很大,不如不知。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的豬隊友》,天窗出版

作者:蔡東豪

§Úªº½Þ¶¤¤Í_cover_front_H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