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禁片《猛加拉殺手》:從2014年禁演至今,看黃明志眼下的馬來西亞騷亂

大馬禁片《猛加拉殺手》:從2014年禁演至今,看黃明志眼下的馬來西亞騷亂
Photo Credit:Banglasia 2.0 猛加拉殺手 A Namewee Film臉書粉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代馬來西亞民族之間仍然存在著固封自守的保守派,對於黃明志這種公開批評政府的人感到厭惡。不過在2018年5月9日馬國變天以後,《猛加拉殺手》被允許在當地電影院播放,我想這是新政府其中一個贏得民心的手段,要讓人民相信新政給與我們足夠的言論自由和發言空間。

文:駱芷萱

一首《飄向北方》讓黃明志在國內外知名度暴漲,與歌手王力宏的合作更是吸引了許多台灣閱聽人,強而有力的歌詞加上朗朗上口的旋律,這首歌曲是年輕人在卡拉OK的必點之歌。

而在馬來西亞,我們對於黃明志抱著又愛又恨的情感,有人把他當神崇拜,讚他才華橫溢;也有人說他的作品經常污衊國家,破壞社會安寧。

2019年2月28日,黃明志自導自演,早在2014年開拍的一部電影《猛加拉殺手》(英文片名:Bangalasia)終於在歷經禁拍、補拍、改片名再剪7刀之後,順利在馬來西亞電影院首度放映。

為什麼一部5年前拍的電影會在今年才得以在當地電影院播放?黃明志在他的社群影音頻道上向他的粉絲們交代,原因莫過於馬來西亞內政部電檢局對這部電影要求刪減31幕,並給了對黃明志來說荒謬的理由,如「衣服上的敏感字眼不宜存在」,而整部片子主角都是穿著那件衣;又或是畫面裡出現了孟加拉國旗,看起來像是馬國反對黨的黨旗,說明這是一部支持反對黨的電影。

無理的裁剪,刪除將近90%的電影情節,電檢局像是以另一種方式禁止這部電影的放映。黃明志為此欠下百萬馬幣的債務,頻頻在網絡上靠自己的知名度鼓勵大家募款,但效果杯水車薪,他於是化悲憤為力量,創作了一首《滅絕》紀念自己和團隊們為這部電影的付出和犧牲。

黃明志是馬來西亞人民口中具爭論性的一號人物,他在媒體上勇於批判政府,以惡搞的方式揭露執政黨的不足之處,成功引起許多人民的共鳴,卻也因此頻繁地出入警局,成為多次報章頭條新聞。雖然說批判國家政府是基本民主權利,但在馬國上一屆執政黨國民陣線的管理下,我們無可否認只是表面上的民主,並沒有完全的言論自由。

就算在思想開放的21世紀,馬來西亞民族之間仍然存在著固封自守的保守派,對於黃明志這種公開批評政府的人感到厭惡,甚至對他提出指控。

不過在2018年5月9日馬國變天以後,《猛加拉殺手》被允許在當地電影院播放,我想這是新政府其中一個贏得民心的手段,要讓人民相信新政給予我們足夠的言論自由和發言空間。

縱然黃明志在多數人心中是有才華、敢做敢當的愛國分子,依然遭到一些人的謾罵甚至羞辱。受不了熱就別進廚房,黃明志在出道的第一天就預見了自己將擁有數萬名「黑特」。他在YouTube頻道上的內容多以搞笑內容為主,偶爾也會出現較為粗俗的用字和兒童不宜的畫面,的確不太適合小朋友們觀看,但這並不代表家長們該對於黃明志本人提出惡評,畢竟孩子們瀏覽的網路應該由家長們負責。

黃明志透過網際網絡打造他專屬的創作世界,他絕對擁有自由來發表任何言論和作品,他有話直言的風格為他帶來許多支持者,但同時也是他的致命傷。每件事情都有正反面,他在2015年發佈了《OH MY GOD!》MV帶出了三大民族宗教和諧的訊息,卻被極端分子批作煽動民族情緒,他們斷章取義的行為更突顯出思想的狹隘和對於娛樂性媒體偏低的接受度。

無可否認黃明志是個不折不扣的愛國分子,但是他愛國的方式不是大家都能接受的。我想我們在批判他的同時,也要對自己的愛國表現做反思,想一想自己是否有對國家做出任何貢獻。把他當做看見自己愛國精神的鏡子,或許在內心最深處,我們大家都是黃明志。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