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病時代》:從老鼠到瑪麗蓮夢露,「凹背姿」的性感魅力

《共病時代》:從老鼠到瑪麗蓮夢露,「凹背姿」的性感魅力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人類為中心的觀點來看性事,性高潮似乎是人類獨有的特殊現象。可是,一個更有力的論述指出,以「愉悅」作為性交獎賞的這種機制,是動物界共有的現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芭芭拉・奈特森赫洛維茲(Barbara Natterson-Horowitz)、凱瑟琳.鮑爾斯(Kathryn Bowers)

性感凹背姿

當加大戴維斯分校的種馬蘭斯洛在馬房使勁想駕乘幻影時,大約有一打的母馬待在馬房外一處名為牝馬旅館的特別畜欄裡。這間馬旅館不像四季飯店那樣高檔,反而比較接近內華達州聲名狼藉的野馬牧場(譯注:Mustang Ranch,是內華達州第一家合法妓院)。母馬在這兒受人挑逗。如果你跟我一樣,是個只養過金魚的城市女孩,觀看母馬被挑逗,肯定會讓你瞠目結舌。

訓練師領著一匹種馬走向牝馬的畜欄。他讓這匹公馬在每一匹母馬的畜欄前暫停。那些母馬的尾巴迅速揚起,展現自己閃閃發光、腫脹的陰脣。牠們排出一股熱烘烘的尿液,把自己的下半身用力推向種馬。有些母馬會扭動背部,擺出微微蹲伏的姿勢,彷彿邀請這匹公馬騎乘自己。其他母馬則是露出康乃爾獸醫暨動物行為專家凱薩琳・郝普特(Katherine Houpt)口中的「那種渴望交配的表情」,「這時,母馬的雙耳會朝後旋轉,嘴巴開開的。」

還有些母馬則是瞥了這匹種馬一眼,就立刻低頭繼續津津有味地嚼著眼前的乾草。有些則是看了一眼,接著就耷拉著耳朵,露出成排牙齒,邊發出威脅性的嘶聲,邊衝向這匹公馬。這些不同的行為取決於母馬是不是就快要排卵。那些對種馬展現出交尾前行為的母馬不是正在排卵,就是即將要排卵。訓練師告訴我,這些母馬是「適合受孕的」(receptive)。至於那些忽略種馬或將牠推開的母馬,則是「不適合受孕的」(nonreceptive)。

感謝老天,人類女性不會在男人出現時或在月經週期的第十四天左右,就揚起尾巴,還撒泡尿。人家說我們這叫做「隱藏無徵的」排卵("concealed" ovulation),意思是說我們的排卵狀態缺乏明顯的「宣傳」。不過演化學者,如加大洛杉磯分校的瑪蒂・哈賽騰(Martie Haselton),開始仔細觀察我們散發的線索——其中有些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難以捉摸。女性排卵時,往往會穿得比較大膽撩人,活動範圍也會比平日離家較遠。男性認為排卵中的女性較具吸引力;脫衣舞孃在月經週期中最容易受孕的階段會得到較多的小費。大學學齡的女孩在排卵期會比平日大幅減少打電話給父親的次數——這項行為被假定為某種對抗家庭內性吸引力(intrafamily attraction)的遠古防衛機制。但是,就算排卵期之外,人類女性也會尋求性愉悅與性高潮。

就肉體而言,女性和男性的性高潮非常類似。副交感神經逐漸增強,突然轉移到交感神經的爆發肌肉收縮,最後以大量的報償性神經化學物質及腦波變化做結尾。兩性間性高潮的感官與生理反應的相似性,由幾乎完全相同的神經與荷爾蒙網絡引起。在胚胎發展過程中,男性與女性的生殖器源自相同的生殖母細胞(primordial cells)。確實,無論是人類、犬隻或鱷魚,許多生物的胚胎剛開始時都沒有特定的性別。其後,在諸如荷爾蒙、溫度與環境效應的影響下,男性身上會長出陰莖,在女性身上卻會壓抑陰莖的成長。換句話說,妻子的陰脣與丈夫的陰囊在胚胎期曾經是相同的組織,就像她的陰蒂與他的龜頭及上半部的陰莖體源自同一組織。

快速檢視動物性徵後會發現,陰蒂並非人類獨有的器官。這個「柔嫩敏感的按鈕」存在於許許多多的雌性動物身上,包括馬、小型齧齒動物、各種靈長動物、浣熊、海象、海豹、熊與豬。巴諾布黑猩猩的陰蒂與陰脣能腫脹到足球大小。多虧了高含量的睪固酮,使得非洲斑點鬣狗(spotted hyena)引人注目的陰蒂大到有「擬陰莖」(pseudopenis)的稱號。在這些凶殘的母權社會中,舔舐陰蒂是一種臣服的信號。歐洲鼴鼠、某些狐猴、猴子以及熊貍(binturong,一種東南亞的食肉動物)都具有特大號尺寸的陰蒂。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動物的陰蒂就像一般動物的陰莖一樣,上頭神經密布。這表示性高潮的那一整套感覺可能是不分性別、不分物種的。

然而,就算具備了感受性高潮的生理能力,許多女性卻感覺不到它的存在。據估計,全球所有女性當中,約有四成有性功能障礙,其中包括性交疼痛(dyspareunia,在性交時產生持續性或重複性疼痛)及陰道痙攣(vaginismus,一種罕見的苦惱,指性交時陰道肌肉會產生不可控制的強烈收縮,不但疼痛難當,還會緊閉陰道入口,使陰莖無法進入)。

不過,顯然最常見的女性性功能障礙是性慾低落、性喚起不足、性嫌惡(sexual aversion)、 壓抑性慾,以及高潮障礙(inorgasmia)。這些病症有時被統稱為性慾減退障礙(hypoactive sexual desire disorder, HSDD);這些病症有可能持續發生且令人無比苦惱。全世界約有四分之一的女性為此所苦。在美國,儘管各方的估計數字高低不一,但約有兩成的女性被認為患有性慾減退障礙。這是指每年飽受性慾低落及無法達到性高潮所苦的女性,遠多於被診斷出罹患乳癌、心臟病、骨質疏鬆與腎結石等疾病的女性人數總和。就像男性勃起與射精障礙,獨立來看,女性性慾減退並不會致命;可是它會造成嚴峻的生活品質難題,進而帶來嚴重的健康危機,比方憂鬱症。

性慾低落和性慾減退障礙可能是有針對性的(針對某個伴侶),也可能是一般性的(對所有的性事均興趣缺缺)。病患訴說的可能會是其他症狀,包括憂鬱症、焦慮、衝突、疲勞及壓力。讓她神遊太虛的原因可以從乏味、不情願卻接受性事的順從,到主動察覺性這檔事令人不快或教人厭惡。恐懼或恐慌的反應有可能在極端案例中出現。有些女性會感受到一股強烈的生理衝動,想要推開自己的伴侶;有些女性則會想要踢、咬、打或回以猛烈的言辭攻擊。

醫師會運用心理治療及開立睪固酮補充藥物來治療性慾減退障礙。睪固酮能提振性慾,對男性和女性同樣有效。儘管如此,這些干預通常只能帶來適度改善。運用睪固酮治療性慾減退障礙,目前並未得到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的核准(它肯定是採取「適應症外使用」〔off-label〕的用藥方式),而且相關研究指出,女性病患躺在心理治療長椅上的時間,對於改善她和伴侶床上活動的品質,效果極為有限。病患會被要求停止服用某些藥物,尤其是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 SSRI)的抗憂鬱藥物,比方百憂解(Prozac)、百可舒 (Paxil)與樂復得(Zoloft),因為它們可能會使性慾變得遲鈍。除了這些基本的處置外,性慾減退障礙的治療前景其實有點黯淡無光。有一部線上醫學百科全書警告道,「伴侶對彼此不滿的案例,經這類治療後通常難有成效,往往會以分居、另覓新的性伴侶及離婚收場」。

我問珍娜・羅瑟博士(Dr. Janet Roser),如果她注意到某隻雌性動物躲避雄性獻殷情,不理會勾引誘惑,甚至對不想要的侵犯回擊,她會開立什麼樣的處方呢?她回答道,「除非該名病患處於盛怒之下,否則就什麼也不做。」羅瑟是神經內分泌學家,負責治療加大戴維斯分校馬房的馬群。對她而言,聽見性趣減弱會讓她立刻想到:這隻雌性動物不在發情期內,牠目前不願性交。對於一頭雌性動物來說,當牠並不處於接近排卵期時,不願性交是非常正常,而且完全可以預期的。

先前我在馬房觀察訓練師挑逗母馬時,就看見不適合受孕的母馬會對著走近自己的種馬嘶叫、 啃咬、衝撞或踢對方。許多其他雌性動物會用同樣清楚明白的方式向頻頻進逼的雄性表明,牠們現在不想性交;母鼠會抓、咬、發出聲音;母貓會發出嘶嘶聲或用爪子攻擊對方;母獼猴會聯合起來對付走近的公猴;母駱馬會朝追求者吐口水,接著跑得離對方遠遠的;母吸血蝙蝠會露出牠們駭人的犬齒刺向對方;不願性交的雌蝶會將自己的腹部扭轉朝上,遠離正抵達的雄蝶;雌果蠅也會展現相同的行為,有些甚至還會踢那些糾纏不休的雄果蠅;某些甲蟲具有由幾丁質構成的滑動薄板以擋住生殖孔,使不想要的插入轉向。

非人類的雌性動物在無法生育或不適合受孕時,面對性事有幾套劇本。昆蟲學家蘭迪・桑希爾(Randy Thornhill)和約翰・艾考克(John Alcock)曾描述一種他們稱為「權宜的一妻多夫」(convenience polyandry)現象。在那情境下,雌性會接受(或忍受)某個特別不畏障礙或格外固 執的雄性與自己性交,只求對方完事後別再打擾自己。此外,觀察性接納行為在自然環境和圈養狀態下的差異很是有趣。加拿大康寇迪亞大學(Concordia University)心理學家詹姆士・符傲思 (James Pfaus)專攻性行為的神經生理學。他告訴我,若將母獼猴與一頭公猴圈養在一起,牠們會每天交合;當母獼猴發情時,甚至會達到一天兩到三回。

不過,等牠回到比較自然的獼猴社群後——能生育的母猴會聯合起來,只有在能受孕的日子才向公猴央求性交——牠只會在接近排卵期時交配。強制交合或強暴則是另一套劇本,在此狀況下,雌性會在自己不適合受孕的時期配合性交;然而老實講,許多生物的雄性確實會尊重雌性不願接納的信號,假如雌性叫牠退後,有些雄性會去其他地方碰碰運氣——通常是找另一隻有意願的雌性交合。可是,某些物種在每年的特定時候會找另一頭雄性交配。

對性事興趣缺缺、盡可能地逃避性事或偶爾會對性致勃勃的雄性伴侶產生敵意或暴力相向。如果我們把這些動物的不願接受性交和女性的性慾減退障礙兩相對照,就會發現其中有若干有趣的交集。我很懷疑,性慾低落這種病之所以如此普遍,是因為無論女性目前處在月經週期的哪個位置,都期待自己可以隨時隨地接納性事。雖然人類女性在排卵期外也會產生性反應,但事實上,女性每個月只有三到五天是適合懷孕的。這也許會讓女性在其他時間沒有那麼樂於接受性事。

雌性動物對性事的接納程度會受到體內性荷爾蒙激增的操控。這些荷爾蒙透過脊髓與大腦的複雜神經線路運作,能引發可預期的特定交配行為,甚至是身體姿態。有個姿勢尤其徹底洩露雌性動物是願意接納性事的。牧場主人、生物學家、專業繁殖者與獸醫師都能認出這個叫做「凹背姿」 (lordosis)的姿勢。凹背姿是一種非常特定,由荷爾蒙驅動的姿勢。雌性動物會彎曲牠的脊柱下半部,形成背部凹陷的姿勢,此時牠的臀部是朝後翹起。牠的骨盆變得柔軟且能伸展。假如牠有尾巴,擺出凹背姿時,牠的尾巴會揚起或倒向一側,暴露出牠的生殖器官。馬、貓、鼠都會擺出誇張的凹背姿反應,在母豬、天竺鼠和某些靈長動物身上也能見到。

根據洛克斐勒大學(Rockefeller University)研究凹背姿的專家唐納德・法夫(Donald Pfaff)表示,這其實是所有雌性四足動物身上極為普遍常見的神經化學反應。他寫道,基本上,一頭乘騎的雄性的觸碰會引發一個神經訊號,「竄上雌性動物的脊髓,首先抵達牠的後腦,再傳至中腦。在那兒,神經細胞會接收從腹內側下視丘(ventromedial hypothalamus)傳來的受到性荷爾蒙影響的訊號。假如這隻雌性動物接收到足夠劑量的動情素(estrogen)與助孕素(progesterone),來自下視丘的訊號就會說:『開始交配吧!做出凹背姿!』如果劑量不足,訊號就會說:『反抗,踢,逃離那隻雄性動物!』」

跟某些勃起現象一樣,凹背姿被認為是反射性的——是一種受到接觸刺激而引發的不由自主、由荷爾蒙驅使的反應。例如,當「後宮主人」在交配前將一側前鰭肢放在接納交配的母象鼻海豹背上,後者會伸展牠們的鰭狀肢,並舉起牠們的尾端。然而有趣的是,恐懼與焦慮會干擾凹背姿,也許就像心理性勃起那樣,大腦能扮演增強或關閉這項反應的角色。

雖然有些性學研究者堅持人類女性並不會展現凹背姿的反射行為,但法夫指出,「在我們從動物大腦轉向人類大腦組織的過程中,已知在中樞神經系統中有大量的荷爾蒙作用機制被保留了下來。」他認為將「基本、化約的原則………應用在所有的哺乳動物,包括人類病患在內」是合理的。確實,正如他在《男人與女人:內幕大追擊》(Man and Woman: An Inside Story)一書中生動地寫道,「下視丘最基本的功能,諸如女性的排卵或男性的勃起與射精,運作方式相當類似……從『魚到哲學家』,從『老鼠到瑪丹娜』,全都適用。」

一頭做出凹背姿的動物在晃動背脊、展現陰道時,牠的體內有一連串的荷爾蒙、神經傳導物質與肌肉收縮正接續產生作用。人類女性也同樣擁有這一連串作用的成分。我們也許不會像老鼠或貓那樣露骨且反射性地展現凹背姿,可是凹背姿肯定是人類男性覺得很撩人,同時女性覺得這麼做很性感的姿勢。一旦你開始搜尋它們,就會發現人類凹背姿的媒體意象無所不在。貝蒂・葛萊寶 (Betty Grable)在二戰時期拍攝的經典泳裝照是最有名的美女畫報之一,這張照片展現了她的背部線條。當她回眸巧笑,對觀賞者頻送秋波時,她的背彎曲成些許凹背姿。

在電影《七年之癢》 (Seven Year Itch)中,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站在地鐵通風口上擺出令人難忘的宣傳姿態,也是用類似的凹背姿來展現她凹凸有致的身形。當她用雙臂壓住翻騰飛揚的裙襬時,她的臀部朝後翹起。俄羅斯名模伊琳娜・胥克(Irina Shayk)為二○一一年美國《運動畫刊》(Sports Illustrated)泳裝特別號拍攝的封面照,則是沒那麼一本正經的凹背姿。照片中的她跪在沙灘上弓起下背,使她的屁股微撅,背部朝雙腳彎曲(即使她的雙峰搶盡風頭,但她的背顯然是凹背姿,這點肯定錯不了)。美國流行樂天后凱蒂・佩芮(Katy Perry)將貓科動物的凹背姿推到了極致。她為了宣傳自己的香水品牌「喵!」(Purrs),穿上一套紫色緊身連衣褲,戴上面具,四肢著地,擺出經典的凹背姿。

凹背姿的「性感魅力」一點也不神祕。數億年來,從大型貓科動物到母馬、老鼠,為了表示自己接受性事,動物會展現出凹背姿。在年紀很小時,雄性就認識到接近不接納性事的雌性可能意味著被咬、被抓傷、扭打或挨拳頭。對人類男性而言,這可能也很棘手。最好是跳過那些不接納性事的雌性,改找用種種行為(包括凹背姿)誘惑與暗示自己願意交配的雌性。

掌握凹背姿的知識,並不能讓患有性慾減退障礙的女人突然開始擁有性高潮。可是,理解動物的動情與非動情的週期,能為我們提供有用的訊息。至少它能讓某些女人放心,知道自己沒有隨時想要性交是說得過去的,並且提出一個簡明的理由,解釋為什麼沒性致及何時性趣缺缺是正常的。

飽受性慾減退障礙之苦者的伴侶也許可以考慮各式的前戲。撫摸、輕咬脖頸、舔舐陰戶與舔耳性感且自覺性感的理由。康乃爾教授凱薩琳・郝普特寫道,對馬而言,「足夠時間的性前戲是不可或缺的。」種馬會輕輕啃咬、用鼻摩擦牝馬的身體,從對方的頭與耳開始,接著向後移動,然後向下來到牠的會陰部;犬隻也會在性交前用嘴梳理毛髮做為前戲;寄生蜂與果蠅會撫摸彼此的觸角;有些鳥類會輕啄對方的泄殖腔。當然,人類之間的前戲對我們具有獨特的吸引力,但是研究甲殼動物、海鷗、蝙蝠與壁虎的前戲,能產生終極的性愛行動對策。由於它們促進交配與懷孕的優異能力,方能在百萬回合的天擇篩選下仍被保留至今。

也許透過能在某些母牛與牝馬身上看見的真正「慕雄狂」(nymphomania),可以找到對性慾減退障礙有所幫助的線索。性慾極強的行為是卵巢功能發生障礙,導致睪固酮與其他雄性激素增多的結果。在馬和牛的病例中,卵巢囊腫(ovarian cyst)是病因。罹患慕雄狂的母牛(大多是乳牛,而非肉牛)會衝滿幹勁地不斷抓扒,並嘗試騎乘其他母牛。而且牠們會「像頭公牛般」大聲吼叫,牠們的聲音帶著特殊的雄性化。至於受到此病侵襲的母馬則會展現出種馬般的行為。牠們會做出裂脣嗅行為、強迫性撒尿,還會騎乘其他母馬。在這種非常混亂的情境下,專家建議摘除受到侵襲的卵巢。

在我得知牧場上的慕雄狂之前,我以為這個觀念比較像是某些色情小說劇本的腳本,而不是個真正的醫學病症。可是,獸醫師不只是做出病症判斷,還擔心它帶來的影響,因為馬房或牛舍中只要出現慕雄狂,就可能造成大破壞且帶來傷害。了解到慕雄狂的病因往往來自卵巢的囊腫增長後,我不禁納悶,患有多囊性卵巢症候群(polycystic ovary syndrome, PCOS)的數百萬名美國女性,是否也感受到性驅力與性活動的增加呢?最有意思的是,患有這種男性化疾病的某些女人確實描述自己的性慾增強了。然而,體毛與頭髮的過度增長也是這種病症的特徵,這些變化可能會對患者的自我形象帶來不利影響,從而使她打消發生性關係的念頭。

在蘭斯洛因為三次騎乘守則而被判出局的隔天,我觀察另隻種馬畢吉(Biggie)經歷完全相同的交配前流程。畢吉被領入馬房,嗅聞了一點點冷凍母馬尿的氣味並對一隻動情的牝馬瞧了一眼後,就被帶到幻影身旁。接下來,靠著學來的才能,畢吉跨騎在幻影背上,抽送了四到五次後,達到高潮。我努力尋覓著性高潮的行為證據。我所看見的,是明顯的夾緊、劇烈顫動、牢牢抓住,接著是短暫的靜止,然後畢吉就從幻影身上滑落。就跟許多剛射完精的種馬一樣,畢吉看起來睡眼惺忪、「鬱鬱寡歡」。訓練師取下巨大的採精管,將它送去處理。畢吉被帶回牠的畜欄。馬房被整理好,準備供蘭斯洛使用。蘭斯洛在這個嶄新的一天毫無困難地重新回歸競賽行列當中。

顯然我們無從得知馬兒從射精當中得到什麼樣的快感。不過,一個日本研究團隊的報告指出,其他動物也能體會感官刺激。他們寫道,猴子「交尾以雄性射精的那一刻告終,在那一瞬,公猴的身體既緊繃又僵硬,也許還伴隨著性高潮」。公鼠「在緊抱住母鼠身體,重複抽插後,達到射精,此時會表現出抽搐似地伸直」。研究人員指出,就連鮭魚「也會在射出精子與卵時露出嘴巴開開、痙攣般的伸展」。至於昆蟲則會在性交中展現出一套標準化的連續動作。以蟋蟀為例,公蟋蟀會壓住母蟋蟀,「做出伸長的姿勢」,將自己的精莢送進母蟋蟀的交尾器內,接著突然「落入一種完全靜止的狀態」。他們的結論是:「也許在不同物種間,交配的最後行為都是依循類似的機制。」

在仔細審視許多動物勃起、射精與高潮的類似功能與生理機能後,要假設性交的感受沒有共通之處實在不容易。性高潮帶給海扁蟲(marine flatworm)多頭陰莖的快感,肯定和它為人類男性單一陽具創造的舒暢感受一樣深刻;一位靈長類學者觀察到,母合趾猿(siamang)的外陰部被公猿舔舐後,「一股震顫會傳遍整個身體」,那種感覺也許和詩人茉莉・皮考克(Molly Peacock)對性高潮的描述,「如紫色法蘭絨般柔滑,接著陡然清晰」是一樣的;獅子在性高潮時嘴巴開開的扭曲面容,可能表示牠達到高潮時忍不住要大聲吼叫;交配中的烏龜會發出長而尖的叫聲,藉以宣洩快感。

這有助於解釋動物性交的時間長短。伴隨人類性高潮時肌肉不規則顫動而來的,是腦下腺分泌的催產素激增;動物版的這個反應是一種重要的誘因,能促使動物一而再、再而三地追求性行為。軟體動物、果蠅、鱒魚、蠕蟲、大猩猩、老虎與人類的性慾會受到驅使,渴望再次體驗伴隨射精與高潮而來的一連串化學作用的衝擊。

以人類為中心的觀點來看性事,性高潮似乎是人類獨有的特殊現象。可是,一個更有力的論述指出,以「愉悅」作為性交獎賞的這種機制,是動物界共有的現象。倘若真是如此,則性高潮絕不是性交的副產物,而是允諾,是色慾的源頭,是誘餌。

相關書摘 ►《共病時代》:別自責了,你無法「只吃一口」是有原因的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共病時代:醫師、獸醫師、生態學家如何合力對抗新世代的健康難題》,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芭芭拉・奈特森赫洛維茲(Barbara Natterson-Horowitz)、凱瑟琳.鮑爾斯(Kathryn Bowers)
譯者:陳筱宛

心臟科權威醫師和醫療記者一起化身偵探,在諸多故事中找出健康的新定義和解答。
健康意識全新突破、疾病防治與診斷的新方向,就等這份關鍵報告!
為什麼狂犬病、禽流感、狂牛症會傳染給人?

國立中興大學 生命科學系副教授 吳聲海
——專業審訂

關於「生病」、關於各種疑難雜症,我們知道的太少,甚至連醫學也未必給得出好說法;
人類的許多疾病或狀況其實「有跡可循」,而這個「跡」指的不單單是有沒有吃好睡好、心情愉不愉快,而是觀察、了解動物夥伴們才能得到!

原來你的貓咪、野外的馬……也都會「暈倒」!
難道動物也會氣急攻心或傷痛欲絕?面對危難或突發事件時,「暈倒」和「戰或逃」(fight or flight)一樣,都是動物本能的選擇——因為當奮戰無用也無所遁逃時,暈倒反而提供我們更有力的保護。因此,別再以為暈倒是人類的專利了,它可是幾億年來幫助動物避開死亡的關鍵機制!

癌症存在多久了?——在化石研究中居然也找得到恐龍罹癌的證據!
癌症研究的曙光在哪裡?或許最好的方式是把癌症的成因和基因突變的證據擴充到各種動物身上,讓動物和人類的癌症研究交互辯證,藉以理出更多可能的破解線索——乳癌和哺乳的關係,就是獸醫在追蹤懷孕的母豹狀況時意外獲得驗證!

誰在嗑藥?——半夜偷偷潛入藥用鴉片種植場的竊賊,居然是小袋鼠!
對「癮頭」無法抗拒的不只是人類,甚至小袋鼠、馬、羊、鳥、猴子都有愛上吸毒的不良紀錄!此外,種種成癮行為(瘋狂購物、電腦上癮、性……)也都跟藥物上癮一樣,因為我們無法抗拒癮頭帶來的愉悅感,而不斷地在「癮」中巡迴,而克服癮頭的最有效方法居然是……

放眼望去,還有許許多多病症和行為的成因找不到線索,且看傑出的權威醫師和醫療記者如何扮演疾病偵探,為我們說動物故事的同時,也讓我們更認識自己、認識疾病、認識整個生態系其實就是一個健康共同體,「健康」從來都不只是一個人、一個物種的事!《共病時代》帶我們連續跳坑到演化人類學、社會學、生物學、獸醫學和動物學之中,告訴我們打破學科間的高牆後織就的美麗新版圖,才可能為這個醫學發展看似先進卻始終追不上疾病演化速度的時代帶來重大突破!

《共病時代》小測試:以下何者正確?

  • 只有人類才會在緊張、壓力大或遇到危難時暈倒
  • 癌症,是醫學發達以後才漸漸演變出來的恐怖病症
  • 自慰、雜交、口交、肛交、人獸交……都是人類發展出來的行為
  • 染上毒癮是人類獨有的行為偏差
  • 「肥胖」只在食物充足的人類或寵物身上才會看到
  • 自殘和厭食症是人類的文明病  

答案是以上皆非!
如果你有任何疑問,歡迎加入《共病時代》俱樂部,一次為你說明白!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臉譜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