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出訪分別會晤港澳中聯辦,為何兩地反應大不同?

韓國瑜出訪分別會晤港澳中聯辦,為何兩地反應大不同?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聽話的孩子有糖吃」還是「會哭的孩子有奶吃」,這在中國家長論壇中經常吵翻天。中國常常說自己是祖國母親,香港澳門都是「回到母親身邊的孩子。」這種比喻雖然在外人看來不倫不類,但在中國「大家長的思維」下卻順理成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韓國瑜出訪中國,先後訪問香港和澳門。在這兩個實行一國兩制的地方,韓國瑜都會晤了當地中聯辦主任。在香港,民主派反應強烈,指責韓國瑜向中共叩頭。在澳門倒是無聲無息,幾乎沒有波瀾。港澳兩地同為「一國兩制」的地方,反應為何不一樣?大致上有三個理由。

首先在政治上,澳門人缺乏像香港人一樣熱烈的對自由民主的追求

香港有長期的自由法治傳統。在英國管治下,香港很早已經形成了較為完善的法治保障自由的體系。在英國人社群和部分高等華人中,也建立了較久遠的民主傳統。到了六、七十年代之後,英國進一步把「普遍民主」帶入香港。雖然這也離不開香港人民的爭取,而不是完全由英國人主動給予的,但英國確實為建立這種制度立下大功。

相反,葡萄牙雖然在澳門管治遠遠長過英國在香港的管治,但由於葡萄牙本身就不具有英國式的自由法治的傳統,同在世界政治轉型的六、七十年代,澳門也錯失了走向民主自由的時機。

在1960年代之前,澳門的大權由葡萄牙(和土生葡人)掌控,華人被排斥在權力之外。1966年12月3日,部分由於中國文革的影響,更主要由於澳門華人對政治不平等的不滿,在中國支持下澳門人發動「一二三革命」。與香港同類事件「六七事件」最終失敗相比,一二三事件非常成功。於是澳門華人實際掌握了澳門的政權。澳葡政府得過且過,澳門華人本身沒有民主自由法治的傳統,在「三不管」的狀態,更不可能自發地形成對民主自由的追求。

因此,回歸後,兩地對自由的追求相差太遠。香港民主派在回歸初期的選舉中壓倒性勝利,至今在立法會普選中,還占小量優勢。而澳門的選舉,一面倒是「建制派」勝利。

兩者的追求不一,當然導致對政治狀態的感覺不一樣。

RTXS0V8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其次在經濟上,澳門在回歸後是大贏家

由於中國(和台灣)一直「港澳」並稱,於是很多中國人誤解回歸前澳門與香港差不多。這種印象錯得離譜。

在回歸前,澳門與香港差距巨大:香港是舉世矚目的東方之珠,「女王皇冠上的明珠」,而澳門只是一個不起眼的遠東賭城。香港人眼中的澳門,不是「過大海渡兩把」,就是「買手信」,購買豬油糕、牛肉乾、杏仁餅等送禮的「澳門街」。2000年TVB劇集《十月初五的月光》(張智霖和佘詩曼主演),準確地反映了澳門當時的經濟凋零。澳門人覺得留在澳門沒有出路,紛紛希望子女走出澳門到香港尋找未來。

在1997年,香港人均GDP達到2萬7330美元,澳門只有1萬7978美元。但到了2014年,澳門人均GDP到達9萬4004美元,香港只有4萬0315美元。雖然近幾年澳門經濟下滑,但人均GDP還維持8萬0892美元的高位。短短20年,澳門從不到香港三分二到越香港的兩倍,成績非常耀眼。現在,澳門政府每年給澳門居民派錢,令香港人相當眼紅。

有的人認為,澳門在回歸後經濟急速增長,是因為中國大量貪官和有錢人到澳門賭錢,撐起澳門經濟之故。這只能算是部分正確。誠然,澳門經濟騰飛的關鍵就是賭業的發展,但中國人到澳門賭錢的「泵水」只是其中一個因素。至少還有另外兩個關鍵因素。

第一,在中國支持下,澳門向國際開放賭權,外國賭業巨頭紛紛進駐,打破何家(葡京賭場)的壟斷,賭業多元化。

第二,在中國支持下,澳門政府強力打擊黑社會,澳葡政府治下混亂不堪的秩序得到穩定。這樣澳門再也不是「黃賭毒」的天下,賭業被扭轉為一項正常的行業,不再被黑社會把持。

正是這幾個因素疊加,澳門才迅速發展成超越拉斯維加斯的世界第一賭城。

在賭業之外,澳門經濟急速增長的動力還有房地產業。澳門的房價躍升跑贏香港和中國。但與香港不同,澳門的房地產飆升,沒有導致香港那種程度的住房危機。像香港那種面積比車位還小的蚊型樓盤,澳門從未出現過。

這裡的經驗是,澳門的填海非常積極。人們每次去澳門,都會為澳門「又大了一點」而驚奇。澳門原先由澳門半島、氹仔、路氹及路環四部分組成,在不斷填海下,氹仔和路環這兩個離島都被填海而成的路氹城連為一體。新增的土地為澳門帶來開拓的空間。澳門房價上升快,但置業壓力沒有香港大,因為新房出現不斷為澳門人提供住房的上升渠道。而澳門能不斷填海,也是與中國支持分不開的。

經濟永遠是人們的第一選項。澳門在回歸後,經濟上成了大贏家,人們經濟的改善得到極大的提高,得到實惠(中國的說法是有獲得感),當然不會太不滿意。

RTR4PYLP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最後,聽話的孩子有糖吃

何況,澳門的經濟成就與中國的支持有很大關係。澳葡政府長期處於不作為的狀態,缺乏長期規劃,澳門社會治安惡化。回歸後,「澳人治澳」下,澳門政府實行積極政策,這是重要因素。但從上文分析可知,如果沒有中央的扶持,澳門政府根本沒有可能做到這些。現在中央又在「大灣區」規劃中,讓澳門成為「大灣區」五個中心之一。以澳門區區62萬人口,可以與廣州、深圳、香港等超大城市並列為「中心」,沒有中央的刻意扶持根本不可能做到。

中央為何刻意扶持澳門呢?這有多個原因,但最重要的恐怕就是要給香港樹立一個「聽話的孩子有糖吃」的榜樣。

「聽話的孩子有糖吃」還是「會哭的孩子有奶吃」,這在中國家長論壇中經常吵翻天。中國常常說自己是祖國母親,香港澳門都是「回到母親身邊的孩子。」這種比喻雖然在外人看來不倫不類,但在中國「大家長的思維」下卻順理成章。

中國統治香港和澳門運用了「聽話的孩子有糖吃」的模式,香港越爭取民主,中國就認為他哭閙,更加不給好臉色,更加嚴苛。澳門則是「聽話孩子」的好榜樣。澳門人對此也心知肚明,於是作為一國兩制下的既得利益者,儘管澳門遲遲沒有民主,對一國兩制沒有抵觸也就不難理解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黎蝸藤』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