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學術品味」,這才是掠奪性期刊與研討會的問題根源

缺乏「學術品味」,這才是掠奪性期刊與研討會的問題根源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掠奪性期刊與研討會」這個現象行之有數十年,論者都期待政府管制,但只要有需求,類似的現象就會持續下去。真正化解需求的方式,是要提升整個學術社群的「知識品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天下雜誌第669期的專題報導是掠奪性期刊與研討會,標題聳動,內容驚(外行)人,但其實這個現象行之有數十年,既不是新聞,也不是台灣特有。論者(含學界出身的立委)都期待政府管制,殊不知只要有需求,類似的現象就會持續下去,頂多換一個面貌出現。而真正化解需求的方式,事實上是要提升整個學術社群的「知識品味」。

十年前我剛回國在台大兼課,挑了四篇寫得出色的期末報告,組了一個議題(panel)投稿到國內學會的研討會,主辦單位(某私立大學前段班,理事長是我當時中研院的同事)直接把它拒絕。於是我額外花時間帶著幾個學生把論文以英文改寫,投稿到美國權威學會的研討會,通通投上,其中一篇還是一場只有四篇的口頭報告。

當然美國人覺得好的未必就是好,那篇口頭報告的碩士班在學生,發表完之後立刻被美國國家科學院與中央研究院雙科院士帶去「建立關係」(networking),認識相關題目在美國頂尖大學任職的研究者,這才是品質的肯定。研討會的確是要交換心得,你做的研究讓頂尖學者認定有參考價值,他們才願意花更多的時間與你交流。

順道一提,由於筆者在學術界小有人脈,因此投稿時堅持讓學生單一作者,以免遭人說長道短,認為是靠筆者的後門投上國際學會的年會。學生的英文確實是筆者陪著字句編修,但從發想、資料分析,到初稿完成,都是學生個人的嘔心瀝血之作。

我在中研院歐美研究所服務期間主辦兩場風評極佳的國際研討會,曾經拒絕過某西方先進國家知名學校學者的投稿論文,對方甚至寫信來質疑,一副你這島國鬼研究單位在哪,有種不收本人論文的態度。但這就是品味。我們收了幾名當時尚未成名的學者論文,這幾位學者後來都在頂尖大學升等,睥睨一方,透過研討會學術交流,我們替中研院、歐美所與歐美社會研究學界、甚至國家,交到難能可貴的朋友。

日前我和一位高一學生合作了一篇研究,投稿到美國全國學會的年會被接受,初稿雖然稍嫌生澀,但他作為第一作者,實至名歸。這篇論文有精采的假說,經驗證據對於過去的發現有所修正,對知識有具體而顯著的貢獻,儘管以我的品味,對文獻的掌握不夠充分,被美國全國學會的學術研討會接受,我們並不覺得僥倖,這建立在對主辦單位主事者的「知識品味」信心之上。

學術聲望名列前茅的某系所,曾有助理教授被私下告知他出版的頂尖期刊論文寫得有問題,資深教授質疑他的學術水準,將不會支持他的升等,請他及早找工作。該系所的風氣是你投上頂尖期刊,只代表有兩個審稿人加主編不反對你的論文出版,不代表我們認可你的學術貢獻,我們才是這一行專家,我們比審稿人和主編有品味。同樣的,你如果回顧該系所的歷史,至少有兩個教授升等時沒有這種頂尖期刊論文,但這兩個教授後來一個選上院士,另一個做到學術副校長,都是成一家之言的學者。

拉回國內,某系請我審兼任教師聘任,我看了資料,建議他們以專任教師聘。有同事認為我的建議不妥,但我堅持我的品味。儘管在國際期刊的發表,這位候選人(本土博士)不如國外回來的洋博士,但以他對特定領域的認識與耕耘,以及在業界實務工作的成就,對於該系所的學生的求知與謀職,都是加分、加分再加分的選擇。這個歧異,在我眼中,就是「點數(期刊論文)」與「堅持品味判斷」的價值差異。

「品味」恰好是無法用「點數」,或者投上哪個期刊,甚至被引用次數來衡量的,背後支撐的是黃光國教授常講的「對知識的誠篤」。指導我國科會大專生計畫的恩師吳瑞屯教授(和他的老師劉英茂教授)在某個重要的學術議題上,我認為更趨近於真理,然而那個議題的討論卻被另一篇在頂尖期刊上結果不穩定的論文主導了幾十年。直到現在,還有人表示信者恆信,按照師承或派系選邊站,學術政治有可能介入學術品味的判斷,只不過這個風險恐怕是所有追求創造力的智識活動都必須承擔的。

科技部長陳良基回應得很好,他說鼓勵創新,不要有太多法令限制,而且「掠奪」的定義模糊,還是應該回到學術界同儕評量。這篇投書作為部長發言的註腳,要說的是學術界最重要需要培養的是「知識品味」,一個品味好的學術社群,是不會輕易上記者的論文摘要的當,就算上了當,到現場問答一番就現出原形來。之前吵過一陣子的管爺(台大管中閔校長)抄襲徒孫案,我建議的解決方案也是開個學術擂台,讓不拘小節但對那個議題(包含計量經濟分析)有些認識的筆者來問給你看,你就知道誰沒穿褲子了。

而學術問題沒有那麼容易被記者的假論文擊潰,記者應該也試著投到有頭有臉、非掠奪性的研討會試試看,看會不會被接受。被接受的話,你也準備好批那個有頭有臉的研討會「掠奪性」?歷史上最灰頭土臉,在這個操作型定義下被抓包過的「掠奪性」期刊叫做《社會文本(Social Text)》,是文化研究赫赫有名的期刊,搞它的不是記者,是紐約大學的物理學教授Alan Sokal。我剛轉學到紐約時,還特地跑到他的門口逗留朝聖了一下,想親眼目睹他是何方神聖。

後來我論文讀多了之後的結論是:這就是品味。有些學術領域的品味就是容忍胡說八道,被堂堂正正的期刊雙盲審查接受的論文也不例外,「Sokal hoax(索卡事件)」證明的就是這點。天下雜誌的記者晚了二十幾年,證明了一件我們早就知道的事,但他的貢獻不在於創新,而是提醒我們學術品味有多重要!

延伸閱讀

(作者為人口學者/教育工作者/科技業者。經歷:美國蘭德智庫、中研院歐美所/社會所[合聘]、台大、台北大學[兼任]、紐約大學[人口中心、全球公衛學院、阿布達比校區社會研究與政策學系])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游家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李瑞中』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