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場死、立場生:佔中過後,2015是香港網路媒體變革的一年

主場死、立場生:佔中過後,2015是香港網路媒體變革的一年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成立十年的獨立媒體在佔領運動期間更加壯大,而這兩年我們目睹新的網絡新聞媒體不斷出現,連《100毛》都即將創辦新的網站,然後到了最新的震撼消息是「主場」轉身成為「立場」。這些新媒體將如何改變我們對香港與世界的理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蘇靈茵

雨傘運動為香港開啟了後佔領時代。清場過後,鳩嗚(購物)團一浪接一浪,警隊疲於奔命見證港人的鳩嗚能力,團友適時快捷的人手調動,全拜社交網絡便利。

一人一手機,Facebook成為了佔領資訊的集散地。但運動之初,大量資訊不分是非黑白流通,造成了不少恐慌/混亂,可見社交網絡還是一把兩刃刀,公信性存疑。

此時,網絡媒體的角色就顯得尤為重要,他們比傳統媒體靈活,又比一般社交網絡可靠,既監察政府,同時質疑主流傳媒。

網媒「監督」功能再次受重視

網媒第五權的角色再一次被高舉,更為這塊版圖帶來了新局面:《獨立媒體》的Like一下子從十幾萬跳到40幾萬;蔡東豪辭任精電執行董事回歸東山再起的《立場新聞》;《100毛》也有意發展自家網絡媒體。2015,將會是香港網媒變革的一年。

經營逾兩年的《主場新聞》去年7月突然死亡,社交網絡上27萬多個Like頓成無主孤魂,Archives(資料庫)的舊文章也一夜蒸發。後起的《主場新聞博客群》算是留住了部份讀者,但缺少了新聞策展的部份,網站只變成博客們共同擁有的分享平台,凝聚力不可同日而語。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另一邊廂,《輔仁網》、《評台》、《熱血時報》,在過去兩年間漸漸壯大起來;信報「紀曉風」離棄主流媒體,半途出家創立《852郵報》;還有蕭若元、林雨陽等人成立的網台《謎米》,《主場》殞落,網媒依舊不愁寂寞。

然後,《主場》以《立場》之名回歸了,在突然死亡不到半年的時間,當日因反國教催生,現在又因雨傘清場復活。新《主場》還是原班人馬操刀,新場不再由個別人士擁有,股權改以信託安排持有,只接受公眾不附帶條件的捐款,維持編採獨立自主。上月官方Page首天登上Facebook,就引來三萬多個Like,可是留言版上引來眾多網民攻擊,惡搞多個X場新聞,矛頭主要針對蔡東豪。

甫創刊就惹來如此抨擊,下筆時《立場》還沒有正式在網上回應,「我認為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日後的工作,讓網民看清楚我們是一個怎樣的媒體。除了評論,《立場》還會多做採訪報導,希望能容納不同意識形態、政見,只要是好文章我們就歡迎。」雖然總編輯鍾沛權對其營運方式還是三緘其口,但《立場》到底代表了誰的立場,很快就會揭曉。

網媒發展無標準模式可循,摸石過河

網媒是大勢所趨,這個大概是毋庸置疑,但這個遊戲該怎麼玩,多年來似乎還沒有一個特定答案。國外的成功例子也不見得照辦煮碗(整套採用)就能成功,畢竟市場大小、城市的閱讀習慣,甚至是廣告商的偏好也各有不同。沒有先例可依,只得摸石過河。

一向在社交網絡贏盡先機的《100毛》,其出版風格,一言以蔽之就是「網絡語言實體書」,但有趣的是,到了今年才有發展網媒業務的打算。

「毫無驚喜地,都係網站加個app。網絡流行了十幾廿年,現在才搞網媒其實真係(是)out(遲),香港好像只有蘋果走得最前。其實我覺得傳媒不是不想去做,可是現階段要賺回成本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多年來也望而卻步,而為何偏偏選現在做這件事情呢?我覺得是逼到埋身(逼到極限),不得不去做。

「大眾對電腦手機的依賴只會越來越深,而近年廣告客戶的預算慢慢從平面媒體轉移到網絡上。《100毛》在這方面其實沒經驗,因為廣告從來沒多過,所以我對紙書(紙本)更沒有任何感情包袱。

「說到底,媒介的意義對我來說並不大,只要能與人溝通就OK,不會留戀紙香,只要能賺錢就行。當然現在談賺錢還太早,所以紙書跟網媒還是要並駕齊驅,補貼這個敗家仔。」林日曦(《100毛》創辦人)解釋。

影響力不等於公信力,「網媒」邊界在哪裡?

社交網絡粉絲專頁盛行,受歡迎的,數十萬的Subscribers也是等閒事,受眾的基數是不少傳統媒體望塵莫及的,影響力是有的,可是公信力成疑。

Facebook page算不算是網媒一種,就是一個頗為值得討論的問題,「其實近年社交網絡流行一種生意模式,由傳媒或製作公司扮素人開大量Page,例如新傳媒屬下的《對白CAP圖王》、《環球膠報》,網絡流行什麼內容就做什麼,呃(騙)Like就是他們的營運模式。

「當Subscriber的數量到達某個程度(號外編按:如《環球膠報》就有30多萬個Like),廣告商就會落廣告,當然廣告也不會是什麼大客戶,所以這些公司都是以人海戰術的方式開Page,密食當三番(以量取勝)。但由於開Page門檻太低,以至不少Page也是冒牌貨,例如《高登起底組》,還有新近開的《100毫》(編按:截至現時就有4000多個Like),但其實也阻止不了,讓他們繼續玩玩吧,趁還沒有什麼影響力。」

《獨立媒體》創辦人葉蔭聰更認為網媒只是一個含糊的概念,「其實現在所有傳統媒體也會出現於互聯網中,或泛指主要透過互聯網做出版的媒體,但獨媒都不會自稱是網媒。開初(起初)我們是一個社會運動積極份子背景,近四五年較貼近成公民媒體,正因為我們不是大眾傳媒,所以我們的內容不需要過於取悅大眾。佔領過後,主要希望在新聞資訊以外,提供多些深入的分析和報導,既然是獨立,就無需看著一般大眾傳媒來跑。」

速度已不是唯一關鍵,要和觀眾分享「共同語言」

網媒、社交網絡、紙書身份重重疊疊,內容如何拿捏也是一門學問,不少傳統紙媒對電子出版的概念依然是將紙書數碼化而已,未能深入了解網絡特質,「紙書受制於排版印刷等工序,反應自然不夠快,就似龍蝦那期封面,從事件發生到構思,再去找一個扮得最啜核(到位)的人,已經是兩三星期後的事,我稱此為二次創作三次搞笑。

「但網媒再放封面故事就Out(遲),我們希望做到7成內容是網上獨有的,寫得更精煉,特色一定要笑要快,未必似紙書咁(這麼)大陣仗,氣力花在如何與人同步。

「但快不是唯一條件,在這個人人也是媒體的時代,要做網媒就要搶到公信力;下一步,就是如何搶得大批群眾。

「遺憾地說一句這年頭,新聞已經不值錢,訊息流通太快,每家幾乎都是一樣的。如何跟目標群眾分享共同語言,就是取勝的地方。而我所說的,不是中英文那種宏觀的語言,而是你對新聞的處理方法,能否令人笑令人哭令人有共鳴,有沒有下一步行動,Share到自己的Facebook繼續討論。」

網媒將是90後的天下,機不離手的一群

林日曦總是說網絡世界,三張嘢經已老(50歲的人已經算老的),網媒是90後的天下,最機不離手那一群。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泛民主派夠話(敢說)想搞網台啦,年輕人做目標群眾。也許是雨傘運動令他們醒覺了,發現流失了一大批網民選票,終於想做翻少少嘢(想開始做一點事)。結果呢?我聽過節目睇(看)過網頁,都幾(很)肯定不會在年輕人族群中成功。單是改名叫《仙人掌》已是一大敗筆,Google唔倒(用Google搜尋不到)﹗只找到Wiki的仙人掌,出事啦﹗

「這其實不是要俾幾多錢Search engine排頭位嘅問題(這其實不是要付多少錢給搜尋引擎、讓該網站可以排在搜尋結果前頭的問題),改個獨特啲嘅名得唔得(改個獨特一點的名字可不可以)?可見他們的思想跟網絡是很抽離的。員工可能是90後,但話事的一定還是老人家。只要做個批人同你想接觸個批是兩類人(做事的這批人和你想接觸的那批人是兩類人),其實已經輸了一半。」

林表示,新網媒希望做到跟網絡世界同呼同吸,吸納到足夠的群眾後,下一步就是發展一個更廣的媒體。「現在我們的題材都是Ride on一些時下熱話,但網站推出以後,其實是想Generate更多自家的Content,年輕人關注什麼我們就關注什麼。為何《100毛》不做?因為沒有足夠財力,所以才從最簡單的入手,但最終我們不想只停留在那個層次。」林日曦表示。

網媒「群眾募資」,讓觀眾直接資助自己想看的報導

既然廣告商的步伐還沒能趕上網媒的節奏,也不是所有網媒都有實體書支持營運。就以《獨立媒體》為例,他們超過6成的收入是從讀者捐款中得來的,其餘4成就是透過媒體倡議/教育的工作申請外國基金。

葉蔭聰說,「獨媒的讀者捐款近年都有一個緩慢增長,沒減少已經很難得,因為是公民機構,所以我們都不接廣告,不受私人企業/政府資助,而不少採訪/報導也是靠公民/實習記者去做。

「但資金有限,某程度上也局限了我們的工作。其實這也是不少網媒面對的問題,所以一般來就內容都以評論、整理資訊的文章較多,因為人手資源要求比較低,原創新聞內容方面,商業傳媒就佔了很大優勢。

「過往我們也曾實驗一年,試試深入的新聞節目,可是很快就發現投入太大,最後還是無以為繼,所以現在都只做一些現場拍攝,但我終於認為網媒需要多做一些原創新聞內容,因為這樣才能顯出一個媒體的獨特性,但要找到足夠的資金,還是需要多一點創意。台灣的WeREPORT雖然還在摸索階段,但我們也希望能跟獨立記者合作,引入這種新的捐款模式。」

2011年開發的WeREPORT,簡單來說就是新聞界的Kickstarter(群眾募資),推動優質的深度報導。記者無需看編輯/老闆面色,只要有認為值得的調查/報導,就可以把計畫上載到網站,尋求公眾贊助。這類平台顛覆了傳統媒體製作新聞的流程,觀眾直接以鈔票支持自己想看的新聞報導,不再是被動接受的一群。

2015,香港的網路世界,可能將會同時有更多搞笑有趣的內容,和挖掘政治與社會黑暗的深度新聞報導。多元的媒體世界值得教人期待。

此文獲《號外》授權刊載,為本期封面專題「香港的十種未來」系列文章之一。《號外》2015年1月號現於全港各大書店、便利店、書報攤,以及App Store讀冊博客來網路書店發售。

責任編輯:余佩樺
核稿編輯:楊士範

》為香港讀者而設的FB專頁,記住按讚,關注更多我們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