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圈沒有值得信賴的人」,斯洛伐克選出首位「素人」女總統

「政治圈沒有值得信賴的人」,斯洛伐克選出首位「素人」女總統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去年參與抗議的民眾認為,執政黨高舉民粹主義,對移民和歐盟無情攻擊,但私底下卻貪腐事件頻傳,因此對政治人物不再信任,這時標舉「清廉政府」的「素人」律師卡普托娃,在這次總統大選獲得民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斯洛伐克選民對貪腐的怨氣,讓現年45歲的自由主義派律師卡普托娃(Zuzana Caputova)在當地時間30日一舉贏得總統大選,力阻民粹主義、反歐盟派政治人物勢力在歐陸增長。

得票率58%,政治素人打敗歐盟副主席

《路透社》報導,根據98.1%開票結果,挺歐盟的政治素人卡普托娃得票率58.3%,領先歐洲聯盟執行委員會副主席塞夫柯維奇(Maros Sefcovic)的41.7%。

塞夫柯維奇是備受敬重的外交官,立場同樣親歐,這次在執政黨「方向-社會民主黨」(Smer,簡稱「方向黨」)支持下出征。方向黨是國會最大政治團體,自2006年支配斯洛伐克政壇至今。

卡普托娃在勝選演說中告訴支持者:「我很欣慰,不僅僅因為投票結果,也是因為這證明各項可能性:不屈服於民粹主義、實實在在說話,提及利益相關議題時也用不著訴諸挑釁意味的字眼。」

「這個趨勢從去年地方選舉起步,在這次總統選舉站穩腳步,我相信,歐洲議會選舉(5月)也將再次見證。」

分析家擔心,總統沒能拿出實際政策,選民投的只是一個「希望」

多位觀察家把卡普托娃拿來和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相提並論,說兩人都是局外人,都靠改革主義議題取得執政權。

分析家維拉吉(Aneta Vilagi)告訴《法新社》:「法國上一次總統選舉也出現類似情節,由代表新興政治趨勢和新興政治運動的候選人贏得選舉。」

然而分析家馬魯西亞克(Juraj Marusiak)警告,卡普托娃和馬克宏的「計畫都型塑在模糊輪廓之上,所以也都可能讓人大失所望」,「卡普托娃和馬克宏一樣,都是一個象徵,一個倉促定義下的希望。」

選舉結果也引發選民兩極看法,66歲退休人士庫契塔(Ladislav Kuchta)就表明不希望由女人擔任一國元首,「總統是很重要的職位,我們需要男人當家」,他還說:「斯洛伐克不需要出(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

但55歲IT技術人員史垂塞克(Oliver Strycek)認為,卡普托娃缺乏政治背景的特質讓人耳目一新,「我在政治圈內看不到任何一個值得信賴的人,連反對派陣營也找不到」。

政黨在國會沒席次,環境律師因為「一位記者」決定選總統

《自由時報》報導,卡普托娃完全沒有政治經歷,她所代表的政黨「前進斯洛伐克黨」(Progressive Slovakia)在國會上0席次。而卡普托娃之所以投入政壇,跟去年2月舉國震驚的「記者暗殺案」有關。

綜合《蘋果日報》《地球圖輯隊》報導,2018年2月,著名記者古奇亞克(Jan Kuciak)和未婚妻在家中遭槍殺,由於古奇亞克,過去曾寫過多篇關於斯洛伐克寡頭商人融資和逃漏稅的報導,當中有不少都和內政部長卡琳那克(Robert Kalinak)或前財政部長波凱特克(Jan Pociatek)有關。

外界相信,他之所以被暗殺,是因為他最新的報導又打算揭發權貴逃稅,才遭到報復,古奇亞克的死引發舉國譁然,甚至促成了自1989年鐵幕瓦解以來,最大規模的一場示威抗議。

後來,包括商人科茨納(Marian Kocner)等5人被控謀殺,科茨納被指受方向黨包庇,事件也讓時任總理費格(Robert Fico)因民情洶湧被迫下台。

卡普托娃正是在那個時候決定參選,她以反貪腐與改革為訴求,打出「對抗邪惡」(stand up to evil)的口號,獲得民眾的認同。

身為律師的卡普托娃,也曾與科茨納代表的公司交手,打了14年官司阻止該公司在她的家鄉建非法掩埋場,《自由時報》報導,2013年勝訴,法院認定這家公司的垃圾掩埋場是非法的,卡普托娃也於2016年獲得人稱「環境界諾貝爾獎」的高曼環境獎(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

政界貪污太嚴重,卡普托娃用「清廉政府」的口號,獲取民心

《彭博》報導,長期以來,斯洛伐克一直被認為是歐盟東歐國家中,問題最少的國家之一,方向黨執政的幾十年,斯洛伐科都處於經濟增長。但是,揭弊記者遭謀殺的新聞,撕毀了方向黨長期的穩定形象。

根據歐盟綠黨的一份報告,貪污使斯洛伐克每年損失110億歐元(120億美元),超過經濟產出的十分之一。雖然方向黨長期以來一直誓言會打擊貪腐,但斯洛伐克去年在「透明國際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貪腐認知指數」中下滑了7個位階,掉到第57位。

《紐約時報》報導,去年參與抗議的民眾認為,執政黨高舉民粹主義,對移民和歐盟無情攻擊(更激進的甚至指稱移民是強姦犯、同性戀會對傳統家庭造成威脅),但私底下卻貪腐事件頻傳。

同時,卡普托娃打出「清廉政府」的政策,她在選前就表示,如果當選,她將放棄自己的「進步斯洛伐克黨」黨員身份,他向選民明確表示,她不想領導新的政治機器。

《斯洛伐克日報》主編柯斯托爾尼(Matus Kostolny)寫道:「我沒聽說過任何一位有經驗的政治家,遇到類似情況時,會像卡普托娃這樣公開、直接地發表這樣的談話。這是我們30年來從未見過的變化。」

斯洛伐克總統雖然只擁有象徵性權力,但卻有權否決任命高級檢察官及法官,對打擊貪腐具有重要影響力,外界認為卡普托娃的當選,標誌著斯洛伐克與鄰國波蘭和匈牙利的民族主義的偏離,也可能會扭轉歐洲近年來民粹主義領導的崛起浪潮。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