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佛老師問》:梭巴仁波切——修持「菩提心」是學佛法最好的方法

《活佛老師問》:梭巴仁波切——修持「菩提心」是學佛法最好的方法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佛陀說:「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這四句偈,已經涵蓋了佛法的核心,包含聲聞乘、波羅蜜多乘和金剛乘。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牽涉到業的問題。修行佛法,必須對此深入、廣泛的了解,因為這是佛法的精要。

文:巴麥欽哲仁波切(黃英傑博士)

修菩提心習空性見

[格魯派]梭巴仁波切(Thubten Zopa Rinpoche, ཐུབ་བསྟན་བཟོད་པ་རིན་པོ་ཆེ། 1945–)

梭巴仁波切是耶喜喇嘛生前的心子,從小被認證為該區大成就者勞朵喇嘛的轉世。離開西藏到印度巴薩修學時遇見耶喜喇嘛,兩人從此一起獻身弘法利生。一九八四年耶喜喇嘛圓寂,他承繼耶喜喇嘛遺志,成為護持大乘法脈聯合會(FPMT)的導師。

訪問日期:一九八八年十月二十五日

  • 問:達賴喇嘛曾經說過,西藏佛教涵蓋了聲聞乘、大乘、金剛乘,是一個完整的佛教系統。可否請仁波切為我們闡釋其意義?

答:以西藏拉薩的三大寺院——色拉寺、噶丹寺、哲蚌寺的僧院教育為例,基本的必修課程如下:

  1. 戒律:這部分和聲聞乘無異。西藏佛教出家,必須受沙彌、比丘戒並持守之。
  2. 《俱舍論》:這也是聲聞乘的論典,廣泛地解說蘊、處、界、色法、心法、因果、世間、業、道次第等。
  3. 中觀:主題是真、俗二諦。透過研習各宗派——主要是唯識宗和中觀宗,後者又分為自續派及應成派,主張抉擇空正見。人有各式各樣眾多的無明煩惱,其中最根本的無明是認為有一個「真實存在的我」,這是輪迴生死的根源;唯有靠空正見的智慧,才能斬斷它。
  4. 《現觀莊嚴論》:闡釋《般若經》。大乘道分為二種:一、波羅蜜多道,含五道、十地;二、祕密道。大乘菩薩要達到究竟證悟的境界,終究必須修習祕密道。
  5. 《釋量論》:共有四品,含大量的邏輯論證,以證成佛陀的圓滿及佛陀教、證法的真實不虛。

佛法分為經、續二部。完成以上經部根本教典的課程之後,在經部的基礎上,進而研習密續,這時不僅要熟悉菩提道的次第和內涵,更需要各種高深的善巧方便,以迅速地達到究竟證悟的境界。由此我們可以知道,西藏佛教含聲聞乘、大乘以及金剛乘的教、證法。

所謂「法」,不僅是文字的認識,而是要由自己的體驗中建立對三寶的信心,深信唯有皈依三寶才能救拔自己解脫輪迴之苦,更進一步地,當自己生起對所有眾生的慈悲心,發願徹底解除自己的苦及苦因,以引導眾生得到完全的證悟,確信三寶有力量幫助,自己成就利益眾生的清淨願。

這種體驗主要來自禪修(meditation)。只要我們不斷努力,就能夠自我驗證禪修力量之強大,就會愈來愈清楚,禪修對心識的裨益,它所帶來內心的平和,以及解決人生問題的智慧。禪修讓我們更明白什麼是人生的意義,以及如何過有意義的人生。因此,首先我們應該了解並體驗禪修,以便使心識熟悉菩提道。這才是入佛法之門。否則,即使讀遍經、續二部的教典,也無法入佛法之門。

聲聞乘好比旅途的中途站,先消除自己的煩惱,求解脫。大乘則不僅自覺還要覺他,以救度一切眾生為自己的責任,這份勇氣來自不忍任一眾生受苦的強烈大悲心。大乘又可分為波羅蜜多乘及金剛乘。修行波羅蜜多乘要花三大阿僧祇劫,累積成佛的福智資糧;有些行者可能不在乎修行時間的漫長。不過,有些行者連一秒鐘都無法忍受見到眾生受輪迴苦。針對他們的根機,佛陀開示密續的法門,提供更高深的善巧方便,以迅速圓滿成佛,從而救度其他眾生的悲願。好比各人身材不同,不能穿同尺寸的衣服,所以佛陀因材施教,開示不同的法門,最終目的在引導一切眾生成佛。

  • 問:請仁波切開示學佛的次第。

答:佛陀說八萬四千個法門,每一個法門是為了對治不同的惑、業、苦。所有的教法可以整合為菩提道次第,亦即從初發心到證得無上菩提之大道,其內容為三士道——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

首先我們應該思惟閒暇、圓滿的人身是多麼寶貴、有意義,而且非常稀有、難得,是由於我們過去世累積無數的福德……持戒、布施等等,才獲得的。但是,另方面我們無法確定何時會失去這寶貴、難得的人身,因為死亡隨時都可能到來。一旦失去了人身,我們所珍惜的東西——財富、地位、家庭、朋友……一切的一切都無法帶走。

經過這樣的思惟,我們自然明白,那些我們所珍惜的東西全是短暫的。我們不應該利用寶貴的人身追求這些,而空過一生,因為如果我們不趁這一生好好修行持戒、布施等善業,一定會墮入惡趣,那時不可能修善,再得到人身的機會微乎其微。事實上,只要我們仔細檢視每天的身、口、意三業,就會發現,即使是最基本的五戒,都極難持守清淨。外在的障礙很多,要非常努力去克服。不善的念頭像瀑布般奔流,善念的滋長好比逆流上行,十分困難。正因為如此,我們更不能絲毫懈怠,即使是一分一秒都要把握,實踐佛法,努力行善,以累積功德。總之,我們要好好利用這寶貴、難得易失的人身,不可片刻離開佛法,因為唯有佛法能帶來真正的利益、究竟的安樂。

佛陀說:「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這四句偈,已經涵蓋了佛法的核心,包含聲聞乘、波羅蜜多乘和金剛乘。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牽涉到業的問題。修行佛法,必須對業盡量深入、廣泛地去了解,因為這是佛法的精要。換句話說,我們要以業為主要的修習內容,才能在解脫道上有所進展。無論是現在的安樂,個人的解脫,乃至為了利益一切眾生而成就佛果,都是來自行善去惡。

為什麼任何的惡業都不應該做呢?因為惡業是苦因,而所有的眾生都不願意受苦,既然如此,就要捨棄惡業。同樣地,我們應該要造圓滿的善業,也就是要以清淨的動機行善,同時必須把行善的功德迴向給一切眾生。如果能夠這麼做,就是在造樂因,而不造苦因。

宗喀巴大師說過,身、命就像水流一樣,很快就會趨於壞滅,死亡隨時可能來臨。死後我們的善惡業如影隨形,決定我們投生到善趣或惡趣。我們要祈請佛陀加持,讓我們對此產生定解,能夠捨棄所有的惡業,即使是最微細的惡業都不去做。相反地,要以種種善巧方便,不放逸地奉行一切善業,無論多麼微小的善業都努力去做。

在這麼多的修行法門之中,究竟什麼對盡虛空界一切眾生最有益呢?那就是修習菩提心!時時持守菩提心,發利他願,愛惜其眾生。

宗喀巴大師曾經說,菩提心就像樹的主幹,有了菩提心才能生出枝葉花果。菩提心是菩薩行六度的主要原動力,也是得到智慧和方便的基礎,因此菩薩都以珍貴的菩提心當做主要的修行法門,宗喀巴大師自己也是如此,同時也勸請佛教的修行者這麼做。

在修習菩提心之前,必須先修平等心和大慈悲心。亦即觀一切眾生平等,不管是喜歡我或討厭我的人,都不要生起貪愛或厭惡的分別心,經過這樣的觀修,會覺得與所有眾生都很親近,有如朋友般關愛他們,而生起慈悲心。

接著可以修兩種開展菩提心的方法。其一是自他交換法:思惟所有眾生都和自己一樣,希求快樂,不喜受苦,所以我沒有任何理由特別珍愛自己,而不愛惜別人。既然自己深知輪迴之苦,猶如身處火中,而希求解脫,所以同樣也無法忍受其他眾生受輪迴之苦,而想救拔他們解脫輪迴,這是菩提心的根本。

另一種是七支因果觀修法:首先觀一切眾生都如同我們的母親,憶念他們的恩德,生起大慈、大悲心,進而發起一份殊勝的利他心,堅定地以引導一切眾生得到安樂,尤其是證得無上正覺的究竟樂為自己的責任,亦即生起為了利他而欲證佛果的菩提心。

在日常生活中,修持菩提心是修學佛法最好的方法。為什麼呢?佛法是為了解決我們的問題,讓我們遠離苦及苦因,造樂因,無論你只懂得一點點佛法,或者能夠背誦三藏佛典,其意義都在於能夠實踐,應用在生活上面,否則就像扛著藥袋而不吃藥,是不可能把痛治好的。如果內心不守護菩提心,所做所為就不可能變成佛法,心中就沒有皈依處。反之,雖然生活忙碌,沒有時間修行,在菩提心的修持上面,無論你遭遇多少障礙、困難,從菩提心就可以生起無窮的利益,帶來現世及來世的安樂,是成就利他事業,引導一切眾生成就究竟圓滿佛果最殊勝的因。

怎麼做呢?每天早晨一醒來,必須思惟:我的人生目的就在於令所有眾生離苦得樂,尤其是得到究竟的安樂;要強烈地感覺,這是我的責任。眾生的安樂決定於我是否有慈悲心。若我對一切眾生具有慈悲心,就不能傷害任一眾生,從最接近的人、動物,包括小小的昆蟲做起。當我決定不傷害他們的那一刻,他們就不再因我而受苦,這一切全操之在我。我必須對所有眾生的安樂負起責任,持守菩提心,因為這是眾生安樂、成功、得到無上正覺的根本。

無始以來,由於自我中心、自我愛執的思想作祟,使這五蘊和合的身心相續,一直被煩惱染污,在輪迴中受苦,得不到自由、解脫。我所遭遇的一切問題、失敗、不如意、修行不能成就等等,都來自於自我中心的愛執,因此直接或間接傷害了其他眾生。只要自我愛執還存在, _就無處容納菩提心;沒有菩提心,就不能證悟,得一切種智,欠缺一切種智,就無法依每一眾生的根性,以善巧方便度化所有眾生。因此,從今以後我連一秒鐘都不容許自我愛執思想存在,而且決不忘失菩提心,時時要以利益其他眾生為己任。

同樣地,穿衣服的時候,必須思惟:我的人生意義在於服務所有眾生,帶給他們安樂,為此之故,我必須保護身體,所以要穿著衣服。飲食的時候,思惟人生的意義在利益眾生,飲食是為了延續生命,以服務眾生。睡眠之前,也是一樣,思惟令一切眾生離苦得樂是自己的責任,為了善盡這份責任,必須維持生命,保持健康,而睡眠猶如藥品,可以治療身心疲勞。

總之,所有的日常生活各種活動——食、衣、住、行、工作、休息,都以利益一切眾生為出發點,怨親平等;即使是每一呼吸都不是為了自己。這樣逐步把愛惜自己的心轉變為最純淨的菩提心,愛惜其他眾生,每件事情都會變成非常有意義的菩薩行,譬如:生病的人給予醫藥,飢餓的人給他食物,為迷路的人指路,就是在行六度的持戒波羅蜜多中的饒益有情戒。

如果一個人還沒有實踐行菩提心,他必須時時憶念菩提心,自我檢視其行為的動機是自私的還是利他的,如果是前者,就要立刻轉化為利益他人的行為。久而久之,當你安住在行菩提心時,自然而然一天二十四小時,時刻都只會生起利益他人的念頭,你工作多久,就是利益眾生那麼久。即使你是在為雇主工作,取得酬勞,由於安住於行菩提心,認定自己的人生是為了利益所有眾生,不是為了自己,所以你的工作全變成利益他人的清淨善法。

你愈能夠把生命奉獻在利益眾生,你就能夠在生命中得到愈多的喜樂,以及內心的滿足、平安。所以,如果有人要尋求安樂的人生,最好的方法是以愛惜其他眾生的菩提心行生活。

  • 問:對一個普通人來說,要把愛惜自我的心轉化為愛惜其他眾生的心,是相當困難的事。請仁波切詳細開示心識轉化的方法。

答:寂天菩薩說過:「若不能了知佛法的最主要關鍵:心的奧祕及無上法的話,即使想追求快樂,避免痛苦,終將毫無意義地在輪迴中受苦。」

心的作用——思惟方式決定我們是否在製造問題或者止息煩惱,也就是心是苦樂的根源。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不斷地對周遭的人、事、物安上標籤,如:朋友、仇敵;成功、失敗等,這些標籤隨著我們的思惟方式而變化。既然如此,我們可以善巧地運用心態的轉化技巧,改變苦樂的因緣條件,離苦得樂。

如果修行的人有強烈的捨離心,不貪著今世的一切,如:名譽、財富、地位、權勢等,那麼就不會對別人的批評起分別心,歡喜或瞋恨,內心隨外境上下浮動。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應該時時觀察自己的心態,究竟是隨順貪愛、瞋心,還是持守捨離心?這一切完全操之在自己,譬如:若有人處心積慮害你,如果你用嗔恨心看待,會把他當做仇敵。相反地,如果抱著忍辱心,看到的就不是仇敵,而是仁慈的師長,在考驗自己的忍辱心。當你能夠安忍,內心所獲得的甚深安詳、喜悅,是無價的珍寶。

總之,如果我們內心貪著現世的快樂,那麼所作所為,包括誦經、坐禪等都是世間法,只會種下輪迴的苦因。反之,若安住在捨離心,利益一切眾生,那麼基於這樣的動機所做的一切,都是佛法,因為它們是樂因,能夠成就佛果。這就是心的奧祕。

所謂無上法,就是要了悟空性。佛陀說過,我、朋友、陌生人,一切人、事、物的現象都由因緣和合而生,是無常的,每一剎那都在變化,不可能停止。因此這一切都沒有真實存在基礎,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去貪著或厭惡它們。但是一般人的心被無明蒙蔽,誤以為有獨立、真實存在的法,包括自己的身心五蘊、外境。無始以來,這種錯誤的認知在心識種下種子,成為俱生我執。

譬如,當一個人說:「有人傷害我」時,內心深信有個真實存在的人,傷害了真實存在的我,而傷害的行為以及所造成的傷害也都真實存在。若加以分析,這一切都是因緣法,沒有真實存在的基礎。但是因為愛惜自我的無明作祟,產生實有的幻覺,困住自己,引生瞋恨心,甚至對別人報復,造下惡業,來世墮惡趣受苦。換句話說,只要這種錯誤的認知存在,人的一生可以說都活在幻覺中,會不斷造下輪迴生死的因,把自己繫縛在生死輪迴中。這種錯誤的認知來自尚未了悟空性。

如何在日常生活觀修空理,是一個重要的課題,尤其是面臨重大的困難,可能會造下嚴重惡業,妨礙解脫、成佛、利益有情,在這些時刻要憶持這個扼要的開示:「不要執著諸法表面的現象,要徹底了解真相。」所謂真相是指空性。

在日常生活中,當「我」的意識生起時,譬如:「我在誦經」必須思惟,如果心識不名言假立「我」,「我」就無從顯現、存在,所以顯現出來的,看似真實的我,其實沒有獨立真實存在的基礎。不僅由五蘊和合的我不是實有,就連色、受、想、行、識五蘊也都不是實有的。只要我們一心一意思惟空義,譬如以色蘊為例,分析身體、四肢,乃至極微塵的構成因素,就能夠了知無一不是因緣假合,非獨立、實存的法,這就是諸法皆空的真相。

在日常生活中,必須時時維持這樣的正見,觀待一切法,行為者、行為本身及對象都如夢幻,沒有獨立、真實存在的基礎,就不會執著諸法表面的現象,而能徹底了解空性的真象。唯有如此,才能超越俱生我執——愛惜自我的心,斷除輪迴生死的根本。

(附註:本文錄自法光雜誌,並經允諾刊登。)

相關書摘 ►《活佛老師問》:賈西祖古仁波切——上師與弟子都要視對方為佛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活佛老師問:參訪29位藏密大上師的歷史現場》,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巴麥欽哲仁波切(黃英傑博士)

這是還未被認證為轉世仁波切時的黃英傑博士
與來自西藏赫赫有名的大仁波切們的對話錄與譯文
囊括二十九位當代大師的外、內、密精要開示
是了解佛法中金剛乘的必讀之書

本書是遍訪來台藏傳佛教仁波切的珍貴第一手資料。在藏密四大派數十位大仁波切的開示下,藏密原貌與許多修學佛法、對西藏佛教的認識得以澄清,錯誤觀念得以一掃。對修學藏密的行者,是絕對不可或缺的心要指示。

篇章例舉

  • 日常生活為道用的修行訣竅——寧瑪派 第三世貝諾法王
  • 完整地修學一套有傳承有系統的密法——寧瑪派 塔千仁波切
  • 佛法的重點不在自己而在與眾生同享——薩迦派 教主達欽仁波切
  • 悉達多成佛只是一場戲——薩迦派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
  • 觀想和加持是源於自心的顯現——噶瑪噶舉派 第二世波卡仁波切
  • 起執著的是心不是身體——噶瑪噶舉派 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
  • 外雙運的戒律——香巴噶舉 第一世卡盧仁波切
  • 正確親近上師的方法——竹巴噶舉 蔣揚欽哲依喜仁波切
  • 修菩提心習空性見——格魯派 梭巴仁波切
  • 如實修行比灌頂重要——格魯派 義成法師
getImage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