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開戰的起點》:「中國特色的門羅主義」能把美國趕出亞洲嗎?

《美中開戰的起點》:「中國特色的門羅主義」能把美國趕出亞洲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有任何一個美國總統願意容忍這樣的行為,因為這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和經濟發展將是一記重擊。因此,雖然「台灣獨立」可能是中國、美國和台灣不敢越過的紅線,但自由航行和飛行可能會是美國在亞洲的紅線。

文: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

問題:哪一個描述最能反映國際法?

1.所有國家都有權利航行和飛行過其他國家領海十二海里以內的地方。

2.任何國家都有權限制兩百海里經濟海域內的航行和飛行權。

這可能是我們推理故事的主要問題中,最神祕難解的一個,但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因為中國不只引起多個成為戰爭導火線的領土爭議,對於美國在亞洲海域進行正常的軍事行動,中國也越來越常挑起管轄權戰爭。

這種爭端隱含的一個問題是,中國是否試圖實現中國版本的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芝加哥大學教授米爾斯海默指出:

從中國的觀點來看,理想的狀況是,他們能在亞洲複製美國在西方世界的成功,宰制所有鄰國,並驅趕美國,正如美國在十九世紀透過門羅主義驅逐了所有歐洲強權一樣。

當然,中國最能實施中國特色門羅主義的方式,就是同時使用「法律戰」和嚇阻,阻擋美國軍艦進入亞洲海域。這也是本章要探討的重點。

事實上,海域是否開放的問題,可以追溯到羅馬帝國有效封鎖地中海的時代。在此類爭議中,最重要的歷史事件是,荷蘭法官雨果・格勞秀斯(Hugo Grotius)在著作《海洋自由論》(The Free Sea)中,主張公海可以自由航行的原則。

當時的荷蘭正在激烈挑戰英國在世界海上貿易的領先地位,約翰・塞爾登(John Selden)以著述反擊格勞秀斯,書名不意外地被取名為《閉海論》(Mare Clausum)。塞爾登認為,海洋是藍色的領土,就像其他領土一樣有主權,但格勞秀斯堅持,海洋應該是開放給所有國家進行貿易的國際公海。

一七○二年,「是否開放海域」的爭論,在另一位荷蘭法官康尼留斯・范・畢克舒克(Cornelis van Bijnkershoek)想出一個聰明的務實作法,應用格勞秀斯的理論後落幕。

他認為,國家對海岸線的控制範圍應該和武器射程一樣長,於是產生了「砲彈射程原則」。這個原則將國家的領海限制設為三海里,大概和當時最進步的砲彈一樣,每個國家只能在三海里內,可以限制其他國家的航行自由。

三海里成為最廣為接受的國際海域界線定義,效力一直持續到一九八二年聯合國通過《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止。這份公約不只將領海限制延長到十二海里,更重要的是,正如我們之前討論過的,它也定義了從海岸線延伸出來的兩百海里經濟海域。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透過明文制定國家海權,促進了世界大部分區域的和平與穩定,卻在東海和南海帶來了反效果。一個關鍵原因是,中國有不同的立場,認為在經濟海域內也可以限制航行與航空權利,直到現在,中國仍用這個法律聲明來合理化對美國軍艦和飛機的持續騷擾行為。

這裡要清楚澄清一點,中國的立場根本沒有任何實際條約內容的根據。事實上,中國的經濟海域把戲,等於是在亞洲高舉門羅主義大旗,單純只是另一種極為創新的「三戰」策略,試圖透過非動能軍力而非動能途徑來控制新的領土。

當然,如果中國的「封閉海域」主義,在東海和南海區域中被接受,這種修正主義式的法律規則,將會讓中國實際掌握兩條最具價值的貿易路線。同時,這種封閉海域原則不只會將美國軍艦逐出大部分的亞洲區域,也會讓美國無法在「現在占全世界三分之一的經濟海域」中自由航行。

基於這些強烈的經濟與國家安全理由,美國激烈反對國際規則做出這種改變,拒絕重新接受塞爾登十七世紀的「封閉海域」論。二○○一年,在中國海南島的領空上,就曾因武裝和理念上的不同,而發生了驚人的撞機事件。在稍後的例子中,我們將會看到,管轄權衝突已經造成中國和美國多次軍事衝突。

自由飛行的權利遭到剝奪

你可能還記得之前的章節談過中國的潛艇實力,以及遊客如織的海南島可以作為中國最重要且最多樣化的軍事設施。這座島不只有大量好操縱、負載著飛彈的俄羅斯戰鬥機,同時也有非常精密的情報設施,可以監視美國的通訊,以及在該區域行動的軍事力量。

最讓人佩服的是,榆林海軍基地在海南島廣大的地下基地,有能力隱藏中國數量漸多的晉級彈道飛彈潛艦。這種船艦現在有充足的能力,可以將核子彈頭運送到遠至舊金山、聖路易斯和波士頓等地方。美國軍隊密切關注海南島,不是沒有原因的。

二○○一年四月一日,在接近海南島的領空附近,美國海軍EP-3 偵察機在執行正常任務時,遭兩架中國殲-8 戰機攔截。事實上,美國飛行員很熟悉中國飛行員中隊隊長王偉和他的飛行技術,他在事件發生前,就有幾次冒險與美軍飛機衝突的紀錄。

這一天,當美國 EP-3以自動飛航模式直線飛行時,飛行員王偉經歷了非常致命的「伊卡琉斯時刻」,他的戰機尾翼不小心撞擊EP-3的左副翼,當王偉的殲-8 戰鬥機斷成兩半時,他跳機逃生,卻自此不見蹤影,撞擊力道同時也讓美國戰機急速墜落。機上有二十四名美國機組人員,飛機在三十秒內掉了八千英尺,在飛行員沙恩・奧斯本(Shane osborn)上尉讓飛機回到水平飛行狀態,並拉高機頭前,飛機又再掉了六千英尺。

在危急之時,奧斯本上尉做出了命運交關的決定,他選擇緊急降落在海南島的陵水機場。雖然國際法允許緊急降落措施,但降落後,他的機組人員很快被逮捕並監禁。

在之後的外交斡旋中,中國反覆宣稱,他們有權禁止軍機進入兩百海里的經濟海域,美國也多次低聲下氣地道歉。最後,美國人員在十天後獲釋,但中國已經成功地從飛機的硬碟中,取走重要的機密資料。

二○○一年的EP-3撞機事件所引起的後續國際事件中,最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即使到今天,中國戰機和狂野的飛行員仍然定期使用高度危險的飛行方式,不斷騷擾美國的偵察機。其中最特別的一個例子是,二○一四年八月十九日,中國戰機還採取「正面衝突」的動作。五角大廈指出,中國飛行員的嚇阻行為包括,在P-8海神式海上巡邏機上方進行橫滾,以九十度角從P-8機頭前面飛過並展示武器,並且尾隨P-8領航機,距離不到二十英尺。當然,這些事牽涉到的,不只是飛過中國在亞洲稱霸的領空的自由。在有自由航行權的海域中,也曾發生過數次衝突。

經典的例子是所謂的「無暇號事件」(Impeccable Incident)。美國無暇號是一艘相對較小的非武裝雙體型監測船,任務是使用拖曳在船艦後方和下方的先進「拖曳式」感應聲納系統,來監測潛艇的活動。

這個在美國海軍之間惡名昭彰的事件中,無瑕號在中國領海之外的中國經濟海域內正常運作時,中國戰鬥巡防艦在一百碼左右的距離內經過無瑕號的船首,以海軍的標準來看,這是會發生危險的距離。這樣的霸凌行為持續下去,並再度發生經過船首的舉動,中國Y-12海軍偵察機經過至少十一次,而且飛機距離無瑕號的甲板只有六百英尺。

兩天後,藉著聯繫無瑕號的甲板無線電,中國民間的海上偵察艦進一步威嚇,宣稱它違法通行,警告它應盡速離去,否則「將承受後果」。後果就是軍用無瑕號被五艘中國民間船艦,包括兩艘拖網漁船,以五十英尺的距離尾隨。

最挑釁的是,當無瑕號試著離開該區域時,拖網漁船擋住去路,試著用緊鉤破壞無瑕號拖曳的聲納陣列系統。最後,美國最高指揮官歐巴馬總統,下令美國導彈驅逐艦鐘雲號(USSChung Hoon)保護無瑕號,這件事也清楚顯示,小型衝突如何能讓情勢惡化。

秉持「開放海域」的美國與「封閉海域」的中國,諸如此類的管轄權之戰已經不勝枚舉。危機在於,其中的某一個事件就可能會導致戰爭。

我們可以清楚預見可能的未來。其中一個可能的情況是:飛機相撞,飛行員喪生,引發雙方民族主義者的激烈反彈,然後情勢快速惡化。

除了這樣的情況外,最大的戰爭導火線可能和意外全然無關。中國的軍力可能會擴張,它可能會故意嘗試將其「封閉海域」的主張強加於世,以阻擋美國軍力進入亞洲的海域和天空。

當然,沒有任何一個美國總統願意容忍這樣的行為,因為這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和經濟發展將是一記重擊。因此,雖然「台灣獨立」可能是中國、美國和台灣不敢越過的紅線,但自由航行和飛行可能會是美國在亞洲的紅線。

相關書摘 ▶《美中開戰的起點》:因為中國,世界無法對「經濟合作推動亞洲和平」抱以希望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美、中開戰的起點──既有的強權,應該如何面對崛起中的強權?川普時代的美國,應該對中國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中國與美國,是否終須一戰?》,光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
譯者:鍾友綸

彼得・納瓦羅是誰?

彼得・納瓦羅是一位美國經濟和公共政策學者,他在二○一六年時被延攬成為川普最重要的亞洲政策顧問,也是川普團隊中少數的學者。川普當選後,他被川普委任為整合原有美國國家安全會議(NSC)、國家經濟會議(NEC)及國內政策會議(Domestic Policy Council)而新設立的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National Trade Council)主任。

而在納瓦羅上任後,他並同時主導對中國的匯率戰,以及美國對WTO的戰略部製。向來被視為仇中派的他,究竟對中國有什麼想法?

或許只有他,認清真正的「中國」

除政治與經濟外,納瓦羅並進一步指出:中國的經濟發展,不會為中國帶來民主,只會更加鞏固共產黨對中國的專制統治。他並進一步指出:通常因為國家發展而得以成形的中產階級是國家民主化的重要角色,但在中國,中產階級就像是與政府達成無聲的默契:要政府幫忙賺錢,就閉上嘴。

這樣的見解,則正與中國的普遍認知:「莫談國事」「拚經濟優先」不謀而合。習近平上台後,在歐巴馬時代的妥協、合作政策時期,他趁隙在國內剷除競爭者——甚至是繼任者,並且緊縮國民在各方面的權利與自由。

中國發展了經濟嗎?中國的確發展了經濟。但中國民主了嗎?中國不但沒有走向民主化,甚至在北韓都已經嘗試與世界接壤的現在,逆向步上鎖國之路。由這個角度看,或許被認為是「仇中」的他,才真正看清中國政治發展的本質。但川普是否會採用他在本書中提供的解方?

或許當我們回過頭看川普在經濟、政治與軍事上的政策,就可以找到關於這個問題的線索與解答。

美中開戰的起點
Photo Credit: 光現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